一個月后。 如長嶺。 某個正在緩慢運轉的法陣之內,一名黑衣女子緩慢睜眼。 從茫然之中,逐漸回神,再驚坐而起,看到眼前無比熟悉的密林! 怎么…… 正詫異間,眼角一襲白紗劃過,她長眼一瞇,轉過頭去。 一襲白衫,仙氣飄然的女子就站在她側面,背對著她。 “云、長、霽!”黑衣女子咬牙切齒道。 云長霽回過身來,看著眼前與自己一模一樣的另一張臉。 “那我該如何稱呼你?云常?” 已墜魔道的“云常”冷笑一聲:“你便是從那時候起,便察覺我的存在了?” “正是。” “那又是何時起,借機遁逃?” “魔守衛之夜。” 云常長眼一瞇,旋即懊惱地掐了掐掌心。 之后她道:“你可真是愚善。我這樣的人,你也不殺,莫非你有自信,再一次贏我?” 云長霽微微一笑:“我為何非要贏你?……你又為何非要與我爭斗?” 云常冷哼:“一體雙識,本就注定有你無我。” “現下不就有你也有我?” “……”云常抬眸看她:“你究竟想怎樣。” 云長霽笑道:“你是我心魔所化,證明我有那樣的念頭,殺你,并不代表我的邪惡念頭也會隨之消失,不是么。” “你想怎樣。” “自從被你占據主要意識,我便意識到,我并非自己想象中那般,清心寡欲、無欲無求,甘愿為世間奉獻而不求回報。” “那又怎樣?” “魔界君主已死,身為前輩的摩伽爾也亡,魔界如今,群龍無首,秩序混亂。” “……你該不會……” 云長霽道:“我既有你那樣的野心,云門在仙界之地位與立場,又變得尷尬,哪怕云門組織解決了本次禍亂,但在有些人眼里,我們也還是禍亂之源。” “說正題。” “既然已有有色眼鏡,云門即便全體恢復仙體,回到仙界,在有心人眼里,還是隱患,也有可趁之機。” “說正題!” “正題就是,”云長霽撤開囚住云常的法陣,走到她身前,居高臨下,氣勢霸道:“每次人間大禍,總是云門自我消耗,又落不得個好下場、好名聲,我們為何還要如此費力?” “你既然是魔,不如便讓你到屬于你的魔界,成全你的野心,我也不必再為這人世,裹足不前。” 云常眼睛驟瞇:“你不怕我伺機作亂?” 云長霽道:“你是我,我是你,你會如何,我最清楚不過。” “我既放你自由,隨你施展的情況下,以你傲氣與作風,你無需再使陰險手段。” 云常沉默。 云長霽又道:“魔界歸你,你可以盡力施展你的能為。云門歸天下,他們歷經如此多的劫難,也算是我領導不佳,便讓他們自己決定去留,決定他們往后的方向。” 云常微微挑眉:“那你?” “我?”云長霽立于山嶺之間,抬頭看向天際。 又穿越天際,看向那更為神秘縹緲的全新領域,忽而一笑。 “神魔神魔,魔既有歸處,神者,自然該有神者的去向了。” 聞說那神者之域,更兇險,更復雜,更具挑戰性。 為人千年,為仙千年,日日之知守護,如今,該更進一步了。 —全文完— 仙道不正百易街机真人捕鱼 捕鱼达人3安卓免费下载 友友广西麻将南宁牌 上海定牛11选5彩票网 街机捕鱼无限金币版 喜乐彩票是正规的吗 打长沙麻将视频下载 极速赛车公式大全图解 股票行情走势图 福彩20选8玩法中奖规则 宝博棋牌游戏下载地址 北京pk拾免费预测软件 上海nba中国赛 正版二尾中特 快乐857什么意思 安徽手机麻将 赛车pk10开奖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