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8曾斷“斷紅塵”的劍客{←大綱看岔,標題又錯了,左邊才是正確的} 眾人聞聲轉頭,順著蘭望語指尖的方向眺望。 見是一片風格獨特的建筑群,有種當代沒有的古典風格,低調之中又透露著霸氣的恢弘。 云常兒與云曉年看著未有作聲。 倒是張子騫走過來后,看了一眼,笑道:“那便是云門。” 蘭望語一驚:“云門?云門建在江陽州的嗎?” “有問題?” “不是、不是應當在天上?仙界?”她指了指天空。 張子騫又笑了:“仙界有云門,蒼大陸的各大州,同樣有云門。” “嗯?”蘭望語詫異,“它以前也是這樣的?” “并不是。”張子騫走到她身側,一同眺望云門的新基地。 “確實它曾經只有仙界的根據地,但如今做出一些改變,也不是什么稀奇事,不是么。” 蘭望語心想這般改變,應當事出有因,比如當年的變故? 不過以她之身份,她自知不適合多問,便未有再往深處提。 但尚有一事,她實在太過好奇,便還是忍不住道:“劍師如今還算是云門的門人吧?” 張子騫點頭:“是啊。” “那劍師即是尚真派的劍師,又是云門的執法人,若日后只能保留一個身份,劍師又當如何抉擇?……必定是云門門人,是么?” “我本為救助門人而加入尚真派,若必須做出抉擇的話……不錯,我生是云門人,死也必須是云門鬼。” 蘭望語點點頭,油然生出敬佩之意,敬佩其能屈能伸,既為一門生,又為一門死的俠義之氣。 旋即話鋒一轉:“那么我們作為劍師的徒弟……我們算是哪里人?” 張子騫一愣,旋即了然:“你兜兜轉轉半天,其實想問的只有這一個問題吧?” 蘭望語不好意思地縮了縮脖子:“弟子純粹好奇……” “呵。”他回頭看著云門的基地,想了會兒,不答反問:“你想加入云門?” 蘭望語被問到這個從不曾細想的問題,慎重地想了許久:“加入仙界名門,應當是每位修士都向往的心愿吧……” “即便你發現名門背后,并非想象中光彩?” “嗯……劍師也說了,世間有好必有壞,那么無論仙人亦或神人,都無法盡善盡美對不對?那么背后不光彩,其實也是合理現象,我們不能因為看到它們不光彩的一面,便拒絕光彩了,也不能看到了壞人,便拒絕做個好人呀。” 她抬頭看向張子騫:“所以無論云門、凌云門、曦和門、紫幽門或者圣宗門,無論哪一門都好,個中的恩怨與對錯,對我而言都不重要。” “我向往的,是名門的實力,是發展的空間。對我而言,目前云門門主的實力看起來就很棒,所以,我還挺憧憬有朝一日,能夠加入其中,努力成長的。” 張子騫聽罷,頗有些贊賞地點了點頭。 旋即答道:“這樣的想法很好,希望你能夠一直保持初衷不變。那么便努力吧,或許哪一日,就能夠夢想成真了呢。” “至于你現下的身份……實力未到之前,即便給你冠上再厲害的名號,你應當也不會滿足,對么?” 蘭望語感覺言之有理,爽朗地笑了:“那倒也是。” 提劍往回走:“還是先學好吧。” 張子騫最后看了云門一眼,也往林中走了。 三人又練了兩個時辰,終于在月上枝頭的時候,回到民宿房。 到了深夜時分,蘭望語與云曉年都進入入定修煉狀態后,云常兒又離開房間,往張子騫的住處走。 打開門,看到內中已經等了三位魔將。 后者一看到云常兒,立馬站起來行禮:“門主!” 云常兒擺擺手,讓他們坐下,自己入門后關緊房門,再在原先的隔離法陣內,又設了一層以作防范,這才與眾人坐到一處。 三位魔將在她入座后,立馬匯報:“大將軍的封印位置已然確定。” “其余尚有一處大封印、三處小封印,這些封印屬下能夠破除,只有大將軍的封印,恐怕需要門主出手,因為經過屬下檢測,封印之力在九幽州陰氣的影響下,變得十分扭曲,屬下擔心貿然破陣,會傷害到青衣將軍。” 云常兒思索片刻:“變得扭曲?” 云門第一陣師方術回:“是,十分混亂,甚至形成反吸之力。但屬下檢測過后,仍是無法分清究竟是大將軍所為,亦或是封印自成的力量。” 云常兒斂眸:“連你也無法分辨?” 當即決計:“便讓我親自一探。” 方術又道:“除封印外,普羅世的下落……” 云常兒聽出他語帶猶豫,沉聲道:“怎么?” 方術道:“若屬下等人預估無誤的話,普羅世現下……應當在他人之手。” “什么?!” “門主某急,屬下的意思是,它正由他人看管。” “說清楚。” “是。屬下等人原先在九幽州查探,不曾發現普羅世的蹤跡。但在江陽州,卻發現一個名為‘劍門’的世家,專設斗劍擂臺,宣稱但凡能夠打敗當日所有比斗者奪冠,能夠領取大量賞金之余,尚有資格與上一任勝利者一戰,搶奪擂主之名。” “一旦成為擂主,賞金翻倍,還能夠挑戰劍門的數位劍術宗師。” “若層層往上均能勝利,便有資格挑戰劍門的少主——劍門最神秘的執掌人。若連少主也能打敗,便可以一睹劍門秘藏的不世神劍,并有資格嘗試拔劍。” 這時方術抬頭看向云常兒,語氣謹慎道:“此不世神劍,傳聞封于半山之中,被山石掩蓋,至今無人能觀其真實樣貌,甚至有人懷疑,那根本不是神劍,而是一塊似劍的石頭。” “然則劍門之人篤定此乃神劍無誤,并且年年以上述打擂的方式,重金尋找能夠拔劍之人。” “屬下等人猜想,若那神劍當真存在,很有可能便是普羅世,因為定太平的方位門主已然確認,與劍門的勢力范圍相距甚遠,可能性不大。” “猜想的依據之一,是屬下曾依照打探得來的消息,到那神劍所在的方位查探,發現那里布有極其復雜且強力的防御劍陣,而劍陣的布陣之主……” 云常兒斂眸:“誰?” 方術躊躇片刻,這才說道:“若屬下判斷無誤,那么這劍陣之主,便是當年斬斷斷紅塵,并重傷門主的少年劍客……”百易街机真人捕鱼 幸运28开奖网址 哈尔滨麻将红中满天飞 股票行情实时查询 分分彩开奖结果查询 浙江6+1开奖时间查询 刘伯温二四六精选免费料 广东闲来麻将 炒股app企业 二分时时彩是不是真的 澳洲快乐8开奖直播 英超宣布停赛 友玩广西棋牌代理后台 江西多乐彩基本走势 捕鱼游戏 网上棋牌作弊是真的吗 快乐8选一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