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庶妃驚華:一品毒醫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十七章 營救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客棧外。

    莫子玉他們兵分兩路。

    一路是莫子玉跟戈才一起去營救世子,一路是綠俏跟秦逸一起,為其他中毒的兄弟解毒,只有他們全部清醒過來之后,他們才有可能真正離開。

    只是就在莫子玉跟戈才欲想辦法進入客棧的時候,卻發現里面的人出來了。

    東平王出了客棧騎上馬,緊隨著他出來的是被兩個人架著的羋梓,靜瑤擔憂的陪在身邊。

    “現在該如何是好?”戈才問道。

    莫子玉垂眸想了一下,說道:“他們必要會帶走大部分的侍衛,留下的并不多,所以綠俏跟小逸還是跟原計劃一樣,將那些百來個兄弟喚醒,等他們醒來之后,立即前來接應我們。將軍,我們追上去,見機行事吧!”

    “沒時間多想了,只能夠見機行事了。”戈才說道,“走吧。”

    四人立即分頭行動。

    莫子玉與戈才瞧瞧的跟在了東平王大隊人馬后面,準備伺機而動。只是這百來人當中不乏有高手存在,想要人不知鬼不覺的救人,是不可能的,唯有依靠莫子玉用毒了。

    但是也有問題,他們一路馬不停歇,應當是與盡快趕回營地,莫子玉根本找不到下毒的機會。

    這跟了一路,眼見著離東平王營地不過二十里了,莫子玉與戈才的心里面愈發的焦急了,就在這個時候,對方停下了腳步,原地休息。

    莫子玉眼睛微微瞇了一下,說道:“這可能是唯一的機會了,我們必須抓住。”

    戈才堅定的點了點頭。

    這個時候起風了,莫子玉伸手,感受了一下風的方向與力度,驚喜道:“有辦法了!”

    “哦?什么辦法?”

    莫子玉嘴角一勾,從懷中取出了一枚藥丸,說道:“他們人太多了,我身上帶的藥物并不能夠將他們一次性放到,須得將軍引一些人過來,我們分批將他們擊倒!”

    “沒問題!”戈才那藥丸拿過來服下,“需要我怎么做?”

    雖然是三月末的天氣,下午的陽光還是有了兩分熱氣。

    靜瑤急急忙忙的往平東王那里跑去,嘴上叫喚道:“父王,羋梓哥哥怎么到現在還沒有醒啊,不會出什么問題吧?”

    平東王說道:“他中了**,若是沒有解藥至少得昏睡兩日,不會那么快醒過來的。”

    “既然要昏睡那么久,那為什么還給他帶著手鏈腳鏈,我剛剛看到他手腕都被磨破皮了!”靜瑤心疼的說道。

    “為了以防萬一。”

    “父王,羋梓哥哥昏睡著,咱們這里又這么多人,他怎么可能逃跑嘛!”靜瑤說道,“你把鑰匙給我,我給他打開,他又不是犯人,這么弄著,他醒來之后得多難受啊!”

    “靜瑤,別鬧!”

    “我不管,我就要給他解開!他可是靜瑤的心上人,你就這么任性對他,我不相信你是為了我們好了!”靜瑤跺著腳驕橫的說道。

    平東王沒法子,只好將鑰匙給了她。

    靜瑤拿著鑰匙,高高興興的將羋梓手腕跟腳腕的鏈子打開了。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冷喝聲傳來:“東平王,你這無恥狗賊,將世子還回來!”

    東平王臉色一變,急忙看過去,只瞧著原來是戈才才怒喝,他笑了笑:“方才一直沒有看到你的身影,本王還十分的貪心,派人去尋找你的下落,沒有想到你這蠢貨沒有回去,反而自己送上門來了!來人,將他拿下,生死不論!”

    “是。”

    隨著東平王一聲令下,一部分士卒便是起身上馬,朝著戈才的方向殺去。

    戈才見此,立即調轉馬頭離開。

    靜瑤有些擔心:“父王,不會出什么事情吧?”

    “放心好了。”東平王說道,“此處是我們的地盤,他們奈何不了什么的。”

    士卒們馬不停蹄的朝著戈才追去,戈才的騎術不錯,這一股腦兒追出去三四里,就在這個時候,忽然之間一陣白色的煙霧飄來,戈才鉆入了煙霧之中,那些人亦是追了上去,只是戈才可以安然無恙的從白煙之中穿過,后面的追兵而是紛紛的摔下馬來。

    “全部都倒下了。”莫子玉說道,“效果還不錯,我身上剩下的分量,對付剩下的人也差不多了。”

    戈才勒住馬韁,下馬問道:“接下來,我該怎么做?”

    “此處離東平王的營地太近了,為了以防萬一,我們做兩手準備。”莫子玉說道,“接下來我們分頭行動。”

    東平王等待著戈才被活捉回來,但是派出去的人去了許久,也沒有見到回來的身影,不過他心里面倒也不慌亂,看看時間,前來接應的大部隊也應該快到了。

    “父王,我要去方便一下。”靜瑤起身說道,隨著帶著兩個侍女去了遠一點的地方,找個了低洼處,準備方便,兩個侍女放哨。

    “郡主!”

    莫子玉清脆的聲音傳來,靜瑤嚇了一跳,急忙將褲子穿上,看了一眼周圍喝道:“什么人,出來!”

    “郡主,這么快就不記得我的聲音了?”莫子玉笑嘻嘻的說道。

    “姜柳?”靜瑤的眉頭深深的蹙起,“你怎么會在這里?”

    “我路過此地,看到了郡主,所以就過來打個招呼,不過看郡主的樣子,似乎并不希望見到我啊!”莫子玉笑道,“我還以為郡主,跟我一樣高興呢!”

    靜瑤冷笑了一聲:“你知道這里是什么地方嗎?”

    “知道。”莫子玉笑道,“是你的地盤嘛!不過郡主也別高興的太早了,你以為我只會一個人出現嗎?”

    靜瑤警惕的看了一眼周圍:“我父王就在那邊,只要我喊一聲,他就立即帶著人過來,你以為你跑得了?姜柳,這一次你是自投羅網!”

    莫子玉淺淺的笑著,朝著靜瑤走了過去:“是嗎?郡主千不該萬不該,單獨行動,如果以你換世子的話,你覺得你父王會同意嗎?”

    “你休想。”靜瑤抽出了腰上的鞭子,就朝著莫子玉甩去。

    只是鞭子甩了一半,她突然覺得渾身酸軟無力,她與她身邊的兩個侍女一起癱坐在了地上。

    靜瑤驚恐的看了一眼莫子玉,咬牙問道:“你干了什么?”

    莫子玉嗅了一下空氣,笑道:“這周圍全是我布下的藥粉,你呼吸之后,自然就中毒了。”

    “卑鄙。”

    “郡主有什么資格罵我卑鄙呢?”莫子玉笑著拿出了一根繩子,“郡主,得罪了!”

    與此同時,戈才再一次出現在了平東王的眼前,他冷冷的笑著:“平東王,先王待你不薄,你卻如此忘恩負義,你還配做人嗎?他日到了地下,你還有何面目,先先王!”

    平東王眸子瞇了一下,沒有想到方才那么多人居然拿不住一個戈才,他心里面倒是隱隱有幾分佩服,朗聲道:“本王倒是有些欽佩你了,你也算是一位英雄豪杰,本王也是惜才之人,你若是愿意棄暗投明,降于本王麾下,本王保證,世子給你的,本王都可給你,還會許你高官厚祿,希望戈才將軍能夠好好的考慮一下!”

    “呸,先王對我有大恩,我無以為報,只有盡力輔佐世子,你以為我我跟你一樣么?”戈才吐了口唾沫,“將世子還給我,不然我絕不饒過你!”

    “將軍似乎還認不出現在的情勢啊!”平東王嘲諷的笑了笑,“來人,將他拿下!”

    眾人上馬,朝著戈才的方向奔去,這個時候也見著戈才并沒有調轉馬頭逃來,而是與他們迎面而來,倒是教眾人心下一驚,正準備營地的時候,從最前排的人開始,一個個的都昏了過去從馬上摔下。

    “這是怎么回事?”平東王見此大驚失色,急忙命令左右的人,“帶上,世子,我們馬上走!”

    “是。”兩個侍衛帶上了昏迷的羋梓,立即離開,剩下五六人斷后。

    而這個時候戈才,快馬加鞭的沖了上來。戈才乃是一代猛將,那五六人根本阻攔不了,被他三兩下就沖撞開了,倒是無意跟他們糾纏,繼續朝著羋梓的方向追去!

    他手上的長槍一揮,便是扎進了前方一人的后輩,將那人挑下了馬,他隨后起身一躍,落到了對方的馬背上,那匹馬上正是拖著羋梓。

    而這個時候另一個護衛見此,立即揮刀砍來,戈才隨即揮舞長槍,將來人挑下了馬。

    東平王回眸見此,眉頭一蹙,不過沒有停留,繼續往前騎著馬,他此刻無暇他顧,這個時候沒有必要跟戈才硬碰硬,抓緊之間與他前來接應的部隊匯合才是正經事。

    戈才停住馬,將羋梓從馬背上抗了下來,找個穩妥的地方,放在了地上,將剩下的那五六人全部都解決了之后,方才從懷中拿出了一個瓶子,給羋梓聞了一下。

    “事情都解決了?”莫子玉跑過來喘著粗氣說道,“不愧是南楚第一猛將!”

    “姑娘的事情辦妥了?”

    “妥了。”莫子玉蹲下給羋梓把了脈,說道,“放心,他快醒了。”

    羋梓的身子素質本就高于常人,未幾,他便醒了過來,映入眼簾的是莫子玉的模樣,他嘴角微微一勾,露出溫柔的幅度:“我不是在做夢吧?”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百易街机真人捕鱼 股票投资收益怎么算 重庆快乐十分选号 体育彩票36选7走势图 重庆时彩包胆是什么意思 吉林快三走势 暴风影音股票代码 湖北11选五走势图任选走势图 股票入门书单 安徽快3开奖官网 洋河股份股票 宁夏十一选五开奖走势 宏悦出资 宁夏体彩11选5软件 湖北福彩30选5开奖视频 黑龙江快乐十分尾打法 十一运夺金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