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白夜獵兇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90】章:校長改話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這是一個開口就讓人跪的問題。

    我聽到這個問題之后,當場就傻眼了,他不知道對方為什么會突然問出這種問題來。

    自己根本就沒有往那個方面想,這個女人的想象力太豐富了吧,自己怎么可能會對小女孩感興趣,自己接近小女孩,其實就是為了查案子。

    但是我現在不能解釋自己是為了查案,因為我處理的這個案子,對方根本就不知道。

    歐夜的出現,其實完全是在我的意料之外的,這個人就像是半路殺出來的一個程咬金,把我全盤計劃給打亂了。

    我無奈的攤了攤手,對兩個充滿好奇心的女孩說:“在你們看來,我就是那種無恥之徒嘛?”

    我的這個辯解看起來有些蒼白無力。

    因為我自己拿不出更好的理由來解釋他為什么要接近那個小女孩,一般正常人的想法,肯定是沒有辦法理解的。

    旁邊校長的女兒說:“我們沒有說你是無恥之徒,但是你既然已經承認了,那我們也算認了吧。”

    那個妹子還真能借坡下驢,我一個辯解,沒想到轉到她那里的時候,竟然變成一種默認了。

    現在的我真的是太冤枉了,而且有苦說不出,一張嘴巴又說不過別人兩張嘴巴,反正就算我說什么,另外兩個女孩子都不會相信的。

    索性嘆了一口氣,無奈的對兩個女孩說:“好吧,我隨便你們了,你們怎么想就是什么吧,我也不想去辯解了。”

    聽到我這么說,那兩個女孩交換了一個眼神,看兩個女孩非常得瑟的表情,就像是打了什么漂亮的大勝仗一樣。

    歐夜說:“好的,我們今天明白了,你就喜歡這樣的口味,我們也非常祝福你,希望你心想事成。”

    這個話聽起來就不是什么真心的祝福,而且還有點諷刺的意味,就像尖酸刻薄的潑婦一樣。

    我不想理她,直直轉頭看著校長的女兒:“你爸現在在什么地方?我有事情想要跟他談一下。”

    “你難道想跟我爸申請,把你心里面想的美事給公開嗎?如果讓我爸知道了的話,你在這里面當不成老師的。”

    校長的女兒挑了挑眉毛,一邊笑嘻嘻的,一邊在跟他調侃著。

    我把臉拉得老長:“大姐,我求求你們不要開玩笑了,我真的找校長有事情。”

    現在是有苦說不出,比啞巴吃了黃連還難受,更可氣的是,這些女孩還喜歡把快樂建立在自己的痛苦之上。

    可能看到我一臉痛苦,對于這兩個女孩來說,是非常享受的一件事情,怎么會變成這個樣子呢?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到底到哪里去了呢?

    還好,那個校長果然是我的救星,就在我快要走投無路的時候,校長出現了。

    校長推開自己的女兒,走進了辦公室來,對我說:“去我的辦公室吧,我有點事情想要跟你商量一下。”

    看到校長直接找我,完全沒有理會他們兩個,那兩個女孩看起來非常的不開心。

    校長的女兒拉著校長:“老爸,你們有什么事情不能當我們面說嗎?為什么就像在演諜戰戲一樣,非得搞得這么神神秘秘的。”

    校長搖了搖頭,直接拉著我往自己的辦公室走了過去,一邊走他一天問:“她們兩個是不是來找你的麻煩了?”

    “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抹了一把頭頂的汗水,有點心有余悸的問旁邊的校長。

    他說:“看你那一張就像吃了死蒼蠅的臉,我就已經猜到了,你一定是被他們兩個找麻煩了。”

    “他們懷疑我對那家的大女兒有意思,你覺得搞不搞笑,我怎么可能對那家的大女兒會有意思?”

    我像一個受了委屈的孩子,一直在跟校長訴苦。

    校長頭都沒有回,直接對我說:“我勸你還是離這家人遠一點,因為這家人有著不光彩的過去,我怕你沾染上之后,想甩都甩不掉。”

    聽了校長的話,我整個人都緊張了起來。

    我雖然猜得到,這家人一定有什么問題,但是這個話從校長嘴里面說出來,已經變成一種現實了。

    這可能是一種讓人難以面對的現實,但是我們必須要去面對。

    看到校長說的這么玄乎,我說:“其實你是不是夸大了一點,雖然我覺得那家有點蹊蹺,但也沒有你說的這么玄乎吧!”

    可能任何一個正常的人,都會有跟他一樣的想法。

    一個普通的農民的家庭,怎么可能有這樣的厲害的背景,如果真的有這么厲害的一個背景,那為什么又會怕那些小混混?

    這兩者之間本來就有一些矛盾,而且這些矛盾如果解不開的話,就會增加更多的矛盾。

    聽了我的話,校長直接說到:“你不用質疑我的話,反正你記住我的一句話,那家是不能碰的,千萬不能碰的。”

    校長說的越來越嚴肅,看起來并不是開玩笑的樣子,為什么要這樣的表情?難道真的是不可以碰的嗎?

    我對校長說:“你要我去你的辦公室,難道就是談關于那家的事情嗎?”

    校長搖頭搖頭,他對我說:“你來了就知道了,我們要討論的事情,可能不是你想要打聽的事情,但是這兩者之間,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

    校長現在是學到誰了?為什么說話總是喜歡這樣玄虛?

    我搖了搖頭,也沒有說其他的話。

    反正馬上就要到校長的辦公室了,不管校長要跟自己討論什么,可能都是自己想要知道的東西,要不然校長不會這么親自來跑一趟。

    現在這個小鎮上,就像陷入了一團迷霧一樣,每個人身上都有一層迷,看起來是解不開的那種,就像面前這個校長一樣。

    不管這些迷到底是為了什么,反正既然已經來到這里了,那就坦然的面對吧。

    東西你也想逃避,可能也是你逃不開的東西,因為你沒有辦法逃開,所以你只有想辦法去把它解決掉。

    兩個人來到辦公室之后,我看到校長在辦公桌上放著三張照片,那三張照片里面的都是三個年輕的女孩子。

    我看著照片,好像明白了什么東西。

    旁邊的校長對我說:“我相信你看到照片之后,你應該懂得什么東西了。”

    我拿起一張照片,對旁邊的校長說:“你叫我來你的辦公室,是不是就是為了討論這三個女孩的事情,如果猜的不錯的話,這三個女孩應該就是埋葬在房屋里面的那三個人吧。”

    校長沒有直接回答,而是指著他手中的照片說:“你手里拿的那張照片,它的主人名叫易煙煙,這個人去世的時候,只有22周歲。”

    校長說到這里,兩個眼眶竟然紅了起來,看得出來,照片里的那些人已經觸動了他的每一根神經。

    其實從這個表現上看來,面前這個校長,并不是那么的冷血無情。

    其實他的心里面還是記著這些老師的這些女老師,雖然你已經去世了,但是校長還是把這些老師的照片留在了自己的辦公桌上。

    這就算是一段割舍不去的回憶一樣,他一直放在這里提醒自己有幾個年輕的女孩子,曾經在自己的學校里面當過老師。

    我盯著手里面的照片:“22歲,聽起來的確很年輕啊,到底是什么原因?讓這么年輕的女孩子,無聲無息的就走掉了呢?”

    不管是換成任何一個人,只要來到這個房間里面,對著這幾張照片的話,一定會問出這個原因。

    因為對于年輕的女孩子來說,芳華早逝,是沒有辦法可以接受的,要不是出現了意外,不可能三個人一起去世。

    我之所以這樣問,并不是想刨根究底,而是想從中間找出一絲絲的關聯。

    雖然不知道這些關聯跟自己經手調查的案子有什么關系,但是總希望找到一點蛛絲馬跡,就算能夠有一點點,那這一趟也沒有白來。

    校長對我說:“如果我告訴你了的話,你可能難以接受,但是我既然已把你帶到這里來了,我肯定會把所有的情況都告訴你的。”

    他為什么會說這樣的話,難道他是為了寬心嗎?

    想要穩定我的情緒嗎?如果想要告訴的話,那他直接就可以說了啊,為什么還要賣這么大的一個關子?

    校長對我說:“你先坐下吧,這些事情的前因后果,牽扯起來還是有很多事的,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說得清楚。”

    他既然示意我坐下,那肯定心里面已經準備好了,決定把所有的真相都告訴給我。

    我想了想,思考片刻之后,決定答應校長的話。

    首先還是坐下來,聽聽校長到底要講什么東西,反正來到這里的目的,就是要解開所有的真相。

    那這些真相是用任何方式解開的,反正只要謎底能夠最終的揭開,對自己來說未嘗也不是一件好事。

    看到我坐下之后,校長開口對我說:“你之前是不是有所懷疑,這些女孩子去世之后,難道她們的家人就沒有來尋找過她們嗎?”

    我眉頭一皺。

    沒想到自己心里面一直以來的懷疑,竟然被這個校長看穿了,而且自己沒有說出來,但是這個校長竟然親口說出來了。

    我點了點頭:“不錯,我一直以來都在懷疑這個問題,我甚至在懷疑,你們是故意隱瞞了這個消息。”

    之所以能夠直言不諱的說出來,那是因為我看見那些墳墓全部埋在房屋里面,這就是最大的蹊蹺點。

    而且剛來到這里的時候,那個校長三番五次的提醒我,不要打開房間里面的那個窗戶。

    從校長的各種表現來看,那就是在刻意在隱瞞這些問題,不想讓我發現那個房間里面的墳墓。

    后來雖然在陰差陽錯之下發現了那些東西,但是問到校長的時候,每一次校長都在支支吾吾的。

    校長的那每一種表現,在我看來,就是一種搪塞的表現,現在面對面的對峙,已經逼到這種地步了,就沒有再隱瞞的必要了。

    校長對我說:“其實我不妨告訴你,這些女孩子的家人們,都來找過女孩子。”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百易街机真人捕鱼 百家乐导航 河内一分彩后二论坛 秒速赛车9码平台 广西快三形态走势图彩经网 2019女篮总决赛 广东十一选五玩法技巧 百家乐合作 黑龙江p62和值走势图 佳永配资-牛哥配资 十一运夺金技巧稳赚 体彩浙江6+1开奖结果20038期 黑龙江36选7什么时候开奖 黑龙江11选五5 云南省十一选五走势 今天上海时时乐开奖走势图 燕赵福彩排列5开奖日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