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白夜獵兇 >

第【58】章:意志對抗

    “你想聽我說什么?”

    我沉默了半天,才從口中里面憋出了這么幾個字。

    神秘人表情變得凝重,提醒到。

    “我想聽你講你的事情,所有事情。”

    我知道自己的這雙重身份,絕對不能輕易的外泄出去,否則將會給自己惹上殺身之禍。

    此時此刻最不想得罪的就是馬堯,而且也知道毒蛇神殿絕對不可能冒著自己暴露的風險來救我。

    現在唯一可以仰仗的只有自己。

    “行,我回答不是不可以,但我不會和你說。”

    最終還是選擇堅守自己的底線,沒有說。

    聽到這番話,那一名神秘人愣了一會兒,也沒有玩弄手里的匕首了,而是像雕像一樣直直的站著,沉默了一會。

    “這么說來你是一心尋死了是嗎?但是我告訴你,像你這樣的家伙,在這邊地方活不過一個月的,那么既然這樣……”

    神秘人慢悠悠地走到了我身后。

    下一秒,我就感覺到自己脖頸上貼了一個冰冷的東西,看來是那一名神秘人把刀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你有沒有聽說過人被放血而死的時候,甚至還會保持清醒這種說法?”

    神秘人好像在努力的壓抑著自己的怒火一般。

    “我覺得這是一種頗有藝術感的死法,讓一個人逐漸的見證自己的死亡,看著鮮血流滿自己全身……你想體驗一下嗎?”

    我從一開始都知道這名神秘人會跟自己動手,但是沒想到居然會這么快,他得趕緊想個辦法。

    “我現在到底該怎么辦?該怎么辦?”

    我急得就像熱鍋上的螞蟻,假如是平時的我,很有可能會起到有什么人注意到自己失蹤了,然后打電話給警察,讓警察來救自己。

    但是現在我卻完全沒有這么想,畢竟自己已經是守護者了,這就說明了自己一定有自保的能力,而且我雖然看起來受萬人敬仰,但實際上一直以來都只有一個人,就算悄無聲息的死去,也不會有人注意到,頂多就會換一個守護者。

    必須趕緊證明自己的價值……

    “等等,……”

    通過剛剛的談話,我已經知道神秘人早就把自己想要的東西拋了出來,而且講的很直白很清楚,他要的并不是我這段時間的經過。

    他要的是我身后的這兩個組織的相關信息,而這一點可以作為我談判的突破口,也能夠成為活命的籌碼。

    想到這里終于冷靜了下來。

    “我很清楚你要什么,假如你能把你的匕首拿開的話,我們要好好談談。”

    不過神秘人卻冷冽一笑,把手里的匕首貼得更緊了。

    “我雖然覺得你這個人不怎么樣,但是至少你膽子很大,敢威脅老子?你知道我手里這把匕首割過多少人的喉嚨?”

    不過這一次輪到我笑出了聲。

    只是我的笑聲跟神秘人的比起來更加的張狂了一些,畢竟現在很清楚,這名神秘人已經完全被套牢了,現在需要做的就是一步步的把神秘人趕進自己的陷阱里面。

    “你在笑什么?”

    這名神秘人似乎有點氣急敗壞,估計是剛剛我的那一陣大笑打亂了他的節奏,讓他有點不知所措,明明我只是一個被綁在椅子上面動彈不得,而且即將被處死的人,但是為什么他有這個膽量跟自己叫板?

    “你要的東西我有。”

    我停了一會兒,又說出了這一番話。

    只不過,這番話的分量可不小。

    看見這名神秘人沉默了,好像在思考著什么,乘勝追擊,繼續說道。

    “我知道你想了解的并不是我,而是我身后這兩大勢力,你應該調查了很久。”

    現在輪到這名神秘人沉默不語了,而且更加好奇我接下來要說什么,原來緊緊貼在我脖頸上面的匕首也松開了些許。

    “你對我的行蹤如此了解,并不是因為你真的想了解我,請容許我大膽猜測一下,是你在跟蹤調查這兩個組織的時候正好碰見我都在現場,所以你覺得我一定是一個很特別的人物,對不對?”

    神秘人聽到這里有些憤怒了,他感覺我是在嘲笑他,而接下來這一句話將決定我的生死,于是他依然沉默不語,只是靜靜的等著。

    “我還是那一句老話,你要的我都有。”

    聽到這里神秘的松了一口氣,他知道我果然沒有在騙自己,但是接下來他又緊張了起來。

    “那你前面跟我說的這些到底是為了什么?”

    “我還以為你知道我在說什么呢。”

    我搖了搖頭。

    “我在做的無非是在證明自己的價值罷了,換句話而言,假如我直接告訴你,我什么都不知道的話你會放了我嗎?”

    很明顯我參透了神秘人的心思,這讓神秘人有些意外,他又開始覺得我并不是一個普通的路人,他也是一個有點本事的家伙。

    “確實是這樣,你說對了。”

    神秘人頗為贊許的說道。

    他自己也很清楚,假如我一直在否認自己知道的事實,并且不停的求饒的話,那么自己將會毫不猶豫的處決,但是現在話說到了這個地步,那就有點意思了。

    “現在你繼續講吧,我聽著呢。”

    我卻搖了搖頭。

    “我剛剛說了,假如你把你的匕首拿開,我們可以好好的聊。”

    聽到這番話,神秘人一下才反應過來,他已經被我套牢了,但是現在一切為時已晚了,畢竟我手里有著至關重要的信息。

    “你現在當然可以殺了我,但是我想告訴你的是:像我這樣的人,你可能再等十年也碰不到一個,但是你殺不殺,我決定權在于你。”

    終于我放出了絕殺。

    這次談話的過程當中,兩個人仿佛兩名劍士進行對劍一般,而我已經打完了一整套流暢的劍法,將這名神秘人逼入死角,而下一秒就是絕殺的時刻。

    神秘人很顯然有些憤怒,但是又無可奈何,他現在已經徹底的被套牢了,但他還想做最后的掙扎。

    “你不要得寸進尺了!”

    神秘人一聲咆哮,把匕首深深的勒進了我的脖頸之中,這讓我又嚇了一大跳。

    “到底該怎么辦?”

    我知道假如現在自己一旦服軟就會失去之前所有的優勢,雖然依然可以跟這名神秘人談進行談判,但是這么做無異于就是把自己的腦袋交給他任他宰割。

    假如這么下去的話,那根本就不是談判了。

    為了不受制于人,組織只能咬緊牙關拼死一搏。

    “現在不是我在得寸進尺,而是你,我作為一個被你綁在椅子上手無寸鐵的人已經做到了這個地步,你還要我怎樣?!”

    我清楚自己的價值,在這時和神秘人叫板。

    我料定了神秘人絕對不會殺自己,而眼前這種辦法是我贏得對話優勢的唯一辦法。

    “現在我要說的事情就只有一點!把你的匕首放下,然后老老實實的坐到位置座位上去,我們開誠布公的談一談!要么你現在干脆一刀就把我給殺了,我們來世再見。”

    神秘人放棄了,他緩緩地移開了匕首,又再一次坐到了椅子面前,輕輕的將匕首丟在了桌子上,這個行為也很明顯,他還是不忘警告我,雖然現在我丟開了匕首,但是在必要時刻我會再次撿起它。

    “行吧,既然是這樣的話你就說吧,我倒想看看你能告訴我點什么。”

    我深吸了一口氣,開始整理自己的思緒。

    “你想知道什么?關于這兩個組織的事情。”

    不過神秘人還是搖了搖頭。

    “我現在對你的背景更加好奇。”

    對于這一塊我倒是沒有什么可隱瞞的,畢竟我也知道自己不過只是一個普通人罷了。

    “我?我不過是我們公司派過來跟馬堯洽談的一名業務員而已。”

    不過聽到這里神秘人卻搖了搖頭,放聲大笑。

    “你真的以為這種鬼話能騙得了我?”

    我還是鎮定自如。

    “我并不打算騙你,何況騙你我也沒有必要用到這種下三濫的手段, 我只是實話實說而已,你很清楚,我對你而言價值并不在這里。”

    神秘人點了點頭,認可了我的說法。

    接下來他又問出了下一個問題,而這個問題差點讓我驚出了一身冷汗。

    “上一次在瀑布,你為什么突然出現?”

    “你說什么?”

    我不敢相信原來一直以來在拷問自己的,就是自己一直想見的那一名,孤身一人反抗馬堯的孤膽英雄。

    “難道說你要找的人根本就不是我嗎?”

    神秘人嘆了一口氣。

    “我原本是想通過這種辦法把畢摩給引出來的,我要見的另有其人,不是你。”

    這一下就可以解釋之前的所有疑問了,只不過現在我自己有點惱火,原來是真的以為這名神秘人要找的人就是自己,以為這名神秘人孤立無援,所以開始尋找幫手了,但沒想到那一封紙條并不是給我的,而是給畢摩的。

    但是畢摩卻變相利用了自己,讓自己去踩**,而畢摩卻能夠穩穩當當的位居幕后,坐享其成。

    “我相信,你也想起來是哪一次了,你去干什么?”

    我咬了咬牙很明顯,對畢摩十分的不滿。

    “這還用說嗎?我當然是去幫畢摩趟渾水的呀,但是我沒有想到,她居然就這么把我騙了過去。”

    我話說到這里,狠狠的朝著地上吐了一口唾沫。

    “那該死的老婆子,沒想到居然這么心機。”

    不過對方并沒有因為我的行動,而放松警惕。

    “但是我更好奇的是你到底是干什么的?看這樣子你似乎并不是為毒蛇神殿賣命的。”

    我搖了搖頭。

    “我自然不是幫毒蛇神殿賣命的。”

    “那為什么在哈桑來的時候你卻沒有露面?我記得,馬堯應該是會庇護你的吧。”

    不過現在聽到這里我明白了,在事發當天神秘人也在那附近,不然絕對不可能如此清楚的知道整件事情的過程。

    “不,我的命也沒有賣給馬堯。”

    我這么說讓神秘人又有點糊涂了,他一臉疑惑的問我:“這么說來你到底是屬于哪一個勢力?”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百易街机真人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