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 玉人將輕輕脫離楚楓手掌,吐出一絲香氣后,指尖伸出,在楚楓掌心輕劃。 心靈相通, 她一直知道,這個男人有心事。 但這一次,她感覺,楚楓本就石沉大海的心,又重了一點。 不過她沒問。 只是抓住楚楓手掌,自然而嫻熟。 默契如真正的夫妻。 “繼續。” “老婆,你都當武林盟主了,你老公還是天下無敵,你還這么拼干啥?” 慕芊芊只是白了他一眼:“呸呸,你這笨蛋,還天下無敵呢?再給我些時間,我都能超過你。” 楚楓笑了笑。 確實,除了自己,沒見過有誰比老婆靈氣提升速度快。 芊芊體內的寒氣,像是能自然而然生成般,源源不斷,慕芊只需要配合他的靈氣,去不斷吸收那些至寒之氣。 提升速度,可以說一日千里。 楚楓自己都不清楚,若是當初,不泡那么多藥浴,修煉速度能不能比得上老婆。 “這是好事啊,老婆要是比我厲害,我就不用這么累了。” 他只是隨口玩笑, 但。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 絕美女子不顧額頭細汗,目光如水波動,回過神又瞪了他一眼:“臭乞丐,一定超過你。” 深夜靜謐怡人。 沒人注意到。 每個夜晚,他們修煉之時,都有一只白狐跳到窗沿, 一雙大眼,望著兩人良久, 隨后,悄然盤身,安靜守候。 數日。 清晨。 楚楓一如既往,大咧咧坐在沙發上,打了個哈切。 說也奇怪, 家里足足三位美女。 老婆慕芊芊,女警姐姐,還有總裁伯母,好像都在刻意疏遠他一般。 前兩日,芊芊說可以自己去上學,不用麻煩他接送, 而女警姐姐,從那日龍虎論劍回來,就不怎么回家,就算回來,也對楚楓不怎么言語。 這就算了。 就連要求自己必須每天去上班的伯母,都給他放了幾天帶薪假。 正想著,穿著一身職業裝,風韻猶存的總裁便拿起車鑰匙,想要出門。 剛剛走兩步,楊雅淳便停了下來。 看見楚楓的眼神后,她嚇了一跳。 “你,你看我干什么?” 這小子的眼神也太奇怪了, 給人感覺苦笑中夾雜無奈,幽怨而又深沉。 楊雅淳臉上有些不自然:“把你這表情收起來,騙騙小女生還可以,我是你伯母,你敢做什么?” “伯母,我沒那個意思,我就是想上班。” “不行。”楊雅淳脫口而出,見到楚楓疑惑眼神,又連忙改口:“放兩天假,讓你做自己的事情,還不滿意?” 迎接她的,是楚楓更加懷疑的目光。 平白無故放假? 楊雅淳臉上掛不住了,轉移話題:“你不是要找藥給人治病么?” “找不到啊。” “那” 楚楓瞇起眼,打斷她的話:“伯母,你不讓我去公司,莫非是在怕啥?” 楊雅淳聲音戛然而止,又搖頭:“你想多了。” “我聽說公司來了個明星代言” 誰知,這話出口,楊雅淳再也忍不住:“你又想做什么?” 她正是擔心這個。 這混小子,來蘇州多久啊,身邊就從來沒缺女人過,她這么多天,可是一直聽著六一商盟幾位家主抱怨,各家千金,好像都對這混小子念念不忘! 究竟哪里來那么大魅力? “伯母,我的人品你還信不過么,其實,我只是那位大明星的小粉絲,就是想去要個簽名” “大明星的小粉絲?那好,你跟我說說她唱過什么歌?” 楚楓啞火。 他連是誰都不知道。 楊雅淳瞪了他一眼:“算了,你跟我一起去吧。” 沒等楚楓高興,緊接著,這位總裁話語便傳來:“反正她與公司的合同簽完了,現在已經不在南盛,估計過兩天就飛回去了。” 想著,她嘴角勾起,看了楚楓一眼。 本以為會看到一張失望的面孔,誰知楚楓像個沒事人般,已經坐在車后座,朝著楊雅淳揮了揮手。 “你給我去開車!” 南盛。 業務部。 剛剛進門,楚楓便老老實實給戚水云倒了一杯水。 誰知,對方只是淡淡地說了句謝謝,便繼續盯著電腦。 楚楓愣了許久。 一個個的,究竟怎么回事 “戚經理,在忙那大明星的合同啊?”楚楓試探著詢問。 “沒有啊,是另一個大客戶,真煩死了” 戚水云話說到一半,看到楚楓后,連忙閉嘴。 甚至不忘把筆記本合上。 “楚,楚楓,暫時不需要你,你在那邊歇息。” 楚楓皺起眉, 看來,他還是猜錯了,楊雅淳隱瞞的,不僅僅是明星代言這么簡單? 他隨即攤起手:“電腦給我。” 戚水云搖頭,眸子里滿是堅決:“不行,楊總交代過,絕對不能給你看” 下一瞬,她便看見青年身影壓了下來。 “要么你把這個給我,要么把欠老子的東西還了。” “不行,真的不行。” 戚水云抱住筆記本,將頭埋住。 只露出透紅的面頰。 她只是一個小小經理啊,楚楓這般高高在上的大混蛋,怎么還記得她欠的那個吻!? “你要親,你就親吧!我我,我豁出去了,我死都不能給你看。” 不知道為何,這話出口,她的心撲通撲通跳了起來。 “這可是你說的。” 感受到青年身子湊近,戚水云臉頰上的紅潤,直接蔓延至耳根。 真,真的要來啊? 她懊惱擔心之余,甚至還有一絲難以言明的興奮。 同時,心中卻不斷罵著自己。 戚水云啊戚水云,你這女人怎么這樣啊。 他可是總裁女婿,你這是在偷情了。 不對,不對,這一切都是總裁交代,為了總裁,豁出去了! “乖,臉抬起來。” 男人聲音,近在咫尺。 戚水云嬌軀再顫,死死閉上眼。 這,這都是為了完成總裁命令! “我警告你,別想占便宜,只,只能親一下!” 正當她微微抬起臉, 一只手忽然伸出,抓住筆記本,猛地扯出。 緊接著,便是楚楓夸張而又欠揍的笑臉:“桀桀,死妞,藏啊,繼續藏啊,還不是讓老子拿到了。” 戚水云呆了許久。 一抹怒意,油然而生。 羞憤惱怒之余,操起一杯水,猛地砸了過去。百易街机真人捕鱼 资产配置5大类 幸运农场预测号码推荐 足球直播视频 苹果6s怎么下载海南琼崖麻将 原油配资可信吗 上海福彩4d选四走势图 河南22选5哪个台开奖 英超延期 江西多乐彩视频开奖 北京pk拾开奖视频 捕鱼来了人工客服电话 99捕鱼游戏中心手机版 海南4+1开奖结果查询 四肖期期免费四肖资料 股票入门基础 pk10是正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