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發生的太快,以至于梁如連反應的機會都沒有。 當他回過神時,球已經從他腦袋旁飛了過去。 “沒,沒打中我?” 梁如眼神中的驚恐變成譏諷。 叫你小子裝逼,失敗了吧! 當—— 籃球撞在金屬枝干上,隨后,急速反彈,直直朝著他的雙腿而去。 彭! 雙膝一軟,梁如瞬間跪地,臉上甚至還保持著譏諷的神情。 那球似乎沒打算完,做完這些后,彈射而起,撲通一聲,掉入籃筐,打了個空心球。 啦啦隊女生們的歡呼聲戛然而止。 梁萱上揚的嘴角猛地僵住,取而代之的,是錯愕。 她的哥哥,這個剛剛還風度翩翩,桀驁帥氣的梁王子,下一秒,竟然跪在了地上? 謝地以及一眾籃球隊員也張大嘴。 球彈射回來,撞到梁如就算了,為何球最后,會精準地落在籃筐里? “這,這是運氣吧?” “對,對,楚楓一定是運氣好”梁萱點了點頭,連道:“不過他完了,我哥不會放過他,哥,你快起來!” “楚楓太過分了,梁王子,不用給他留面子,一腳踹飛他!” 唯有梁如,一動不動,神色死一般的沉寂。 他的腳,在這一瞬,麻木了。 別說教訓楚楓,連站起來,都做不到。 “梁少?”一名籃球隊員疑惑看向梁如。 沉默良久,梁如咬著牙,近乎屈辱地開口:“扶我,起來” 當一眾女生見到梁如被人扶起,呼聲再次變小,最后,漸漸消失。 楚楓這一球,無疑狠狠打著她們的臉。 謝地陰沉地看著遠處,當他注意到楚楓丟出一球后,甚至都沒回過頭,直接離去,除了怨氣外,還有一絲驚懼。 那小子難道知道會這樣? 吞了口唾沫,他不由想起父親的話,后背一陣發涼。 難怪父親即使被他害的進去了,也再三囑咐自己,千萬不要去招惹那個人。 不遠處。 楚十一看著這一幕,良久后才微微一嘆,露出笑容。 光是這一手,他自認自己無法做到。 看著被攙扶而起的梁如,他眼里迸射出絲絲冷光。 “殺了你,估計得挨老哥罵,還是算了。” 正要轉身,他心神忽然一動,看著身后之人,重新咧嘴:“喲,什么風把您吹來了。” 他易容成了江宇文的模樣,現在是江家少爺身份,而身后之人,是身份和江宇文齊名,甚至稍高的一位。 李瀾天。 “呵呵,”李瀾天雙手背在身后:“我和那螞蟻還有一筆賬沒算,倒是你,你在這里” “想必,江少你和楚楓也有恩怨吧。” 楚十一聞言,嘴角勾起,點了點頭:“是啊,很深。” 淵源是很深,不過,有恩無怨。 “楚楓這螞蟻,似乎有些不簡單啊,”李瀾天眼睛閉上,似乎想起不好的回憶:“剛剛有人告訴我,他持有南盛百分之五的股份。” 楚十一笑了笑,補上一句:“而且還是慕氏未過門的女婿。” 這話出口,李瀾天的臉色瞬間冷了下來。 “江宇文,那是我的女人。” 見‘江宇文'不回話,他神色一怔,隨后搖頭:“念李江兩家是盟友,這話只聽一次就行了。” 不知道為何,他總覺得,這個江宇文,給他的感覺,不大一樣了。 楚十一臉色平靜下來:“我也期待那一天到來,不過,” 說著,他看了遠處的梁萱一眼:“李少爺,一個梁萱可不滿足我胃口,您回頭再找兩三個好點的女人給我唄?” 李瀾天微微一怔,隨后就哈哈大笑:“沒問題,回頭給兄弟你送去。” 表面豪爽,心中卻是冷笑。 還以為這江宇文轉了性子,他甚至察覺到一些危險,但現在看來,是自己擔心多余了,這根本就是個只知道女人的廢物。 至于為什么突然冷漠梁萱,看來,應該是玩久了沒興趣了。 “不行,”想著,他忽然抬頭,一臉鄭重道:“我這就給江老弟你找去,難得你求我。” 說完,他轉身,擺了擺手。 只留下楚十一,雙眼猩紅,將手心處的刀刃緩緩縮回。 “孫子,誰是你弟弟。” 他自認的哥哥,只有那一個,其他人,都不行! “不過,看樣子,李家是想聯合江家,開始對付南盛了,得提醒老哥一下。” 校門口。 “都說了不用你幫忙,你還”班小雨瞪著楚楓,半天說不出話來。 自己已經不知道欠楚楓多少次了! “反正你欠我也數不清了,多一次又怎么樣,對了,這些可都得還。” “唔”班小雨沉默良久:“錢還好說,至于之后兩次,我怎么還?” “對了,”她拍了拍手:“兩次都是胸口,讓你摸兩次吧!”百易街机真人捕鱼 多乐彩稳赚技巧 浙江11选5有什么规律 血战麻将技巧 大圣闹海手机版捕鱼 微信四人麻将在线玩 波克千炮捕鱼 国际顶级棋牌游戏下载 股票趋势图分析 幸运农场彩色走势图 湖北11选五遗漏查询 吉祥棋牌下载 上海11选5定胆 分分彩后二组选复式计划 福建11选5-一定牛 免费网上兼职赚钱平 江西多乐彩遗漏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