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全職國醫 >

第五百零六章 一次成功(四更)

    江州省醫院除了田義濤,還是有好幾位行家的,哪怕有些人做不了這個手術,眼力和見識還是有的。

    “如果癌細胞不能切除干凈,那么患者術后的化療頻率必然是相當高的,可要是肝組織切除的過多,患者的術后恢復也會受到影響,嚴重的話有可能下不了手術臺。”

    “陳主任也算是這方面的權威了,難道他手術之前心中就沒有方案?”

    這會兒一些行家也開始質疑了。

    比如田義濤,田義濤為什么不愿意接手這個手術,正是因為他害怕遇到這樣的兩難選擇,一旦開腹,手術進行了,到時候卻不能做好,那還不如不手術。

    無論是切多亦或者切不干凈,后果那都是相當嚴重的,要是這個結果,那最初還不如選擇保守治療算了,何必多此一舉。

    秦大柱年紀大了,如果這個手術做成,哪怕多活三年,秦建明的心中也絕對是感激的。

    正所謂七十三,八十四,閻王不叫自己去,哪怕現今社會人均壽命已經大大提高了,可對于七十歲以上的老人,患者家屬的要求都不會太高。

    畢竟是癌癥,扛過去能多活一年賺一年,指望患者長命百歲,這不扯淡嗎?

    七十來歲的患者,哪怕沒有癌癥,都是活一年賺一年。

    可手術做了,過三五個月,又復發了,亦或者患者抗不過化療,三五個月都活不過去,這個時候你就沒辦法給人家患者家屬交代了。

    患者要是普通患者,一切按程序走,倒也沒什么大錯,可問題秦建明是那種好說話的人嗎?

    人家要是碰運氣,何必花費心思請你陳培忠前來呢?

    不同的情況,那就是不同的應對方式,對有些患者家屬來說,患者倘若真的到了某種程度,那就是聽天命,盡人事了。

    可對秦建明來說,人家請飛刀的目的可不是聽天命,盡人事,秦建明不差錢,人家之所以花錢請飛刀,正是為了讓自己的老爹多活幾年。

    倘若你陳培忠做的手術效果和田義濤做的效果一樣,人家秦建明和又何必折騰呢。

    “甘主任,您的意思是?”

    秦建明這會兒已經隱隱感覺到什么了。

    “估么著陳主任的把握也不算太大,現在陳主任應該是打算碰運氣,不過方醫生好像卻有別的想法。”

    手術室內,陳培忠臉色難看:“那么以方醫生的意思,現在改怎么做呢?”

    “您是主刀,我只是一助,我只是把該說的說明一下而已,沒什么別的意思。”

    陳培忠道:“做手術之前,我自然是有心理準備的,可有時候計劃不如變化。”

    這會兒陳培忠也有些無奈,說實話,他有些高估自己了,手術之前,陳培忠雖然覺得這個手術比較復雜,心中卻還是有著幾分底氣的。

    可到了現在,陳培忠才發現,他好像有些過于樂觀了。

    這種情況在陳培忠的職業生涯中已經好長時間沒有出現過了,要不然他此時也不會面對方寒的質問只是心中惱怒,語氣卻沒有太過強烈。

    方寒看了一眼陳培忠,這個時候也不是和陳培忠爭執的時候,他細細的回想了一下昨晚上在模擬空間的場景,伸手一指:“這兒,這兒,陳主任從這兒切,切短一點,然后從這個方向。”

    陳培忠目瞪口呆。

    心說我這一刀下去沒把握,你這么切難道就有把握?

    一時間陳培忠更是有些生氣了,他索性讓出主刀位:“看來方醫生對我的手術很有意見啊,既然如此,我退位讓賢,方醫生自己來吧。”

    說著話,陳培忠就站到了邊上,果然是不打算再插手了。

    他這會兒本就有些騎虎難下,方寒既然想上手,那么他索**給方寒算了,雖然這一臺手術他是主刀,他要負責人,可方寒真要敢亂來,他到時候就敢把責任推卸給方寒,

    方寒影響了他手術,他心態亂了,心亂了就沒法把握了,這個借口合情合理。

    手術室是有著監控的,而且有錄制視頻,到時候一看視頻,一目了然,在手術室鬧事,本就是要負責任的。

    我的地盤我做主,在手術室,主刀那就是絕對的權威,邊上的人誰要是和主刀對著干,那就真是找死了。

    別說方寒只是一個小年輕,這會兒哪怕江州省醫院的院長站在邊上,那也要尊重陳培忠這位主刀的。

    “怎么回事?”

    觀摩室潘科龍的臉色已經變了:“這個方寒,怎么這么冒失?”

    “還是太年輕啊。”甘主任也忍不住插嘴。

    雖然他們看出陳培忠可能沒有太大把握,可手術到了這一步,方寒和陳培忠對著干那就是相當的不明智了。

    善意一點的猜測,陳培忠懶得和方寒計較,惡意一點的猜測,陳培忠這會兒可能巴不得找一只替罪羊呢,方寒就這么傻乎乎的沖上去,豈不是自己給自己找不自在?

    “怎么可以這樣,陳培忠怎么可以這樣。”

    秦建明這會兒也急了,語氣也有些不客氣:“還有那個方寒,他什么意思,這是在做手術,不是開玩笑。”

    一般來說,觀摩室那也是不允許患者家屬進來的,手術視頻那都是內部視頻。

    可凡事都有例外,秦建明一定要觀摩,潘科龍也只能退步。

    這會兒其他醫生還能保持理智,秦建明卻已經急了:“潘院長,聯系手術室,怎么回事這是,這是把人命當做什么了?”

    手術室里面,田義濤也有些目瞪口呆。

    方寒剛才和陳培忠說話的時候,田義濤在邊上聽著,他之所以沒插嘴,是因為方寒說的也是事實,沒曾想陳培忠脾氣這么大,直接撂挑子了。

    陳培忠站在邊上,冷眼看著方寒,他也不是真的撂挑子了,只是被方寒說的有些煩躁,他不相信方寒真的敢接手。

    在方寒和田義濤的目瞪口呆中,方寒毫不猶豫的搶過了主刀位。

    “手術刀。”

    邊上的器械護士急忙遞上手術刀,方寒握著手術刀,毫不猶豫的按照自己剛才對陳培忠所說的部位開始下刀切除。

    方寒在模擬空間已經做過一次了,因而做起來更是得心應手,速度相當快,很快就完成了切除。

    “送去檢查,看看邊界。”

    邊上一位小護士急忙接過方寒切出來的肝組織,拿去送檢了。

    陳培忠依舊目瞪口呆,這個方寒竟然真的敢?

    觀摩室,甘主任也是眼睛圓睜:“方寒上手了,他竟然真的接手了?”

    “初生牛犢不怕虎啊,這是真的無知者無畏啊。”

    “不見得吧,這位方醫生可不是普通的新人,或許方醫生真的有把握呢?”

    這會兒潘科龍也是一個激靈,他突然想起來了,昨天晚上田義濤通知方寒的時候,方寒好像說過,陳培忠不行,最初的時候方寒是極力要求自己主刀的。

    只不過陳培忠名氣大,秦建明也是支持的,主刀位是不可能換人,因而方寒退而求其次,要求參與手術。

    難道說方寒是真的有把握,這才要求一定要參與手術?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么這個方寒的水平那可是真的要比陳培忠高出不少了。

    秦建明這會兒已經有些傻眼了,方寒動手切除,速度很快,快的他都沒來得及回神。

    “潘院長,如果手術出了什么意外,我是一定會追求貴院的責任的。”這會兒秦建明的臉色已經相當難看了。

    開什么玩笑,手術室隨便換人,主刀醫生甩脾氣,這是醫生應該做的事嗎?

    這會兒秦建明不僅僅恨上了江州省省醫院和方寒,對陳培忠也沒什么好印象,你說你生氣歸生氣,正在做手術撂挑子合適嗎?

    手術室內,陳培忠的臉色已經相當的難看了。

    方寒竟然真的上手了,方寒這么一上手,反而徹底把他涼在了一邊,如此一來,秦建明必然會怪他的。

    原本是想著和秦建明攀上交情的,現在看來還要因此得罪人了。

    “罷了。”

    陳培忠嘆了口氣,他是希望和秦建明交好,可到了這一步,他也不怕秦建明,秦建明雖然了得,可還不能把他陳培忠怎么樣。

    一則,陳培忠在燕京醫院地位不低,秦建明也輕易影響不到燕京醫院。

    二則,這么多年,陳培忠也認識不少大人物,給不少大人物做過手術,人脈還是有的,最多也就是和秦建明老死不相往來。

    田義濤看向方寒:“方醫生。”

    方寒不緊不慢:“等結果吧,結果應該很快就會出來,一個小時之內問題不大。”

    田義濤不再吭聲了,方寒的水平田義濤是見識過的,說實話,確實要比陳培忠厲害,事已至此,只希望方寒真的能夠力挽狂瀾吧。

    稍微等了一回兒,就有電話打了進來,護士接起電話:“喂,什么,嗯,知道了。”

    放下電話,護士就興奮的對方寒道:“方醫生,結果出來了,邊界清晰。”

    “什么?”

    陳培忠滿臉呆滯,邊界清晰,就這么一刀下去,都不需要第二次,一次就成了?

    開玩笑的吧?

    這是真的運氣好還是水平高?

    田義濤也下意識一愣,吃驚的看向方寒,一次成功,方寒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方寒卻沒有功夫理會陳培忠和田義濤,緩緩道:“閉合,關腹。”

    :四更到,求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百易街机真人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