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鎖龍人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二十九章斗法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書接上文,上回書說到鎖龍人一行穿過了鬼魅術的無邊黑暗,在已無去路的山洞之中站定。木青冥細細觀察下,發現是有人巧妙的施展了一個障眼法,攔住了去路。在木青冥用新能力破解了障眼法是,施術者一個老鬼忽然出現。一番對話后,老鬼即知木青冥他們來此的目的,但也提出要考驗一下,木青冥他們的能力。引出來百鬼乍現,陰氣森然。鎖龍人紛紛運炁,與老鬼以及百鬼,在這個山洞之中,紛紛各顯神通,斗法起來。一時間洞內電閃雷鳴,烈焰咆哮,狂風不息。】

    山洞之中無絲毫回聲,陰風也停了下來,安靜極了;來路上的黑暗也在木青冥他們的不知不覺間,漸漸地消退。

    障眼法被破,連著來路上的鬼魅術也已失效。

    一條狹長的山洞,顯現而出。

    果然是徐徐向上而去的,正如之前墨寒所說,他們一直在走下坡路的。

    這處山洞,在距離地面更深的地方。

    那個老鬼才說完話,木青冥就不假思索的問到:“讓我們來挑戰你?就能知道我們有沒有能力毀去金烏虺了嗎?”。

    “沒錯,你們可以選一個人出來與老夫一戰,也可以全員一起出擊,老夫也會全力以赴的。”老鬼還在凌空不落,繼續俯瞰著下方的鎖龍人們,激動的說到:“戰勝我,才有資格見到金烏虺的骨殖。否則的話,你們可以選擇離開,老夫絕不為難。”。

    木青冥聽得眼角肌肉,微微抽搐幾下。

    考驗他能理解,但這自己上陣找虐的鬼,還真的不多見。

    木青冥甚至害怕自己要是不小心,一個失手,就沒有輕重,把老鬼這把老骨頭給挫骨揚灰了。

    到時候才是真正的得不償失。

    這個老鬼似乎知道不少的隱情,再次等待也是為了把這些隱情告訴適合的人,要是木青冥誤殺了他,那真的是會痛哭流涕的。

    不過片刻過后,木青冥又收起了這樣的擔憂想法。

    他見老鬼自信滿滿,對他們也沒有絲毫的畏懼,想來是真的有些真本事的,對付這樣的老鬼不必擔心,但也千萬馬虎不得。

    在老鬼耐心的等候時,木青冥看向了墨寒。

    墨寒也同時轉頭,以丈夫四目相對下,知道了丈夫的決心。

    木青冥不會就此回頭離開的,他一定會勇敢的站出來,接受挑戰的。

    而墨寒,是會陪著他一直到見到金烏虺骨殖,將其毀掉的。

    于是墨寒對木青冥微微額首,表示他愿意留下來。

    木青冥見了,微微上揚了嘴角,繼而轉身后,看向兩個弟子。

    啊弘和張曉生,是一臉肅色,但都無驚懼神色。

    他們都已經下定了決心,不會拋棄木青冥和墨寒先行離開的。

    雖說木青冥之前已經千交代,萬叮嚀,他們可以有危險先逃,但是事到如今,兩個弟子也沒有畏懼,倒是愿意迎難而上。

    木青冥見了,想來這也是不錯的實戰經驗,正好可以也檢驗一下兩個弟子的修行成果,于是對張曉生和啊弘點頭道:“好吧,你們也可以留下,我們一起上吧。”。

    同時意念傳音身邊的所有人:“聽好了,啊弘背著的竹箱里的雄雞,啼鳴聲也能克制鬼物,只是不知道這個老鬼有多大本事。等我信號,一旦接到信號,啊弘你就用口技讓那兩只雄雞打鳴。”。

    木青冥自然是知道的,這種雄雞的血液和叫聲都是鬼魅的克星,但是也不絕對。

    一部分道行不淺的老鬼,是不會懼怕什么雞血和雞鳴的。

    當然,木青冥也不知道,雞鳴對眼前這個老鬼有沒有用。

    所以打算留著雄雞,當殺手锏使用。

    緊接著,木青冥轉頭看向前方,那個凌空不落的老鬼。

    “好吧,既然命運是這樣安排的,我們會欣然接受老人家你的挑戰。同時,我們選擇一起上。”木青冥這么說著,也同時用意念傳音,對其他鎖龍人又暗暗說到:“我和你們師娘主攻,啊弘助攻,張曉生保護好你師兄。你的符篆術是最好的防御,好好利用。”。

    其他三個鎖龍人聞言,默然點頭一下。

    “嗯,沒有選擇蠻干或是單打獨斗,很不錯的年輕人。”老鬼看向木青冥的眼中還在流血不止,一片血紅,但眼底已經浮現了一絲絲贊賞,一閃而逝。

    “好吧鎖龍人,讓老夫領教領教你們的本事,是不是像我的先祖說的那樣的驚天動地。”老鬼頓了頓聲,說完這句話后,臉上神色忽地變得嚴肅認真了起來。

    看來,他對木青冥他們也沒有小看和輕視,打算認真對待他的對手。

    木青冥踏前一步,老鬼身上鬼氣越來越濃。

    “老人家,請賜教。”站定在水池邊的木青冥一邊行禮著說出此話,一邊運炁,讓真炁在自己體內經脈之中急速流轉起來,其他鎖龍人亦是如此。

    那個厲鬼身上的鬼氣也開始暴漲,瞬間就比之前還要濃郁,倍增了不少。

    黑如碳,又似墨汁一般的鬼氣升騰下,把老鬼籠罩在其中,難見真容。

    但誰都知道,那個老厲鬼躲在哪里。

    木青冥隨手一揚,袖中一道奔雷乍現,電芒耀眼奪目。

    烈風憑空橫生,雷電如離弦之箭,飛馳向前,直撲籠罩著老鬼的鬼氣而去。

    轉眼過后,那道風馳電掣向前而去的雷電撞上了鬼氣,隨即潰散,連那些聚而不散的濃郁鬼氣一分一毫都沒有傷及。

    雷電反而一觸即潰,碎裂開來后瞬間消散。

    與此同時,鬼氣下方的石臺上也是陰氣暴漲,飄散四溢。

    清冷無聲的山洞之中,地上白霜越來越厚,周邊空氣氣溫驟降,整個山洞宛如冰窟一般寒冷。

    鎖龍人們要是沒有真炁護體,現在已然在瑟瑟發抖,被陰寒和白霜凍住了。

    而墨寒施展了一個小型的結界,嚴嚴實實地護住了裝著雄雞的竹箱,同時一個輕輕地跺腳,踏地之時,寬大的袖袍里,右手已經捏出了一個手訣。鏡花水月的結界隨之展開,把整個山洞籠罩在了其中。

    這樣一來,他們就算在山中鬧個天翻地覆,外面的人也不得而知。

    山洞中,陰氣所過之處,一個個穿著破銅爛鐵鎧甲,渾身上下皮肉蕩然無存,只剩下了森然白骨的鬼兵,從地下冒了出來。

    和老鬼一樣,這些鬼兵身上散發著濃郁的鬼氣。

    一時間,山洞里到處黑煙四散,黑暗中霧蒙蒙一片。

    黑霧之中鬼影重重,木青冥他們身前和左右兩邊,已經填滿了鬼兵,一時間也數不清楚倒底有多少。

    但退路上卻一個鬼兵都沒有,老鬼已經給木青冥他們留下了退路,鎖龍人們可以隨時選擇退去。

    但與老鬼不一樣的是,這些鬼兵似乎沒有自己的意識,臉上雖然布滿了猙獰,但也充滿了呆滯。

    他們青綠色的雙眼放光,有如黑暗之中飄飛的幽綠冥火,在山洞里靜靜的燃燒著。

    而鬼兵們手中武器造型也很奇怪,都是一些奇形怪狀的長斧,斧刃不是扇形,多是長方形或是梯形的。斧刃的上面中間一段還有著細小的齒孔。

    要不就是一些類似于內凹,月牙朝外的月牙鏟的兵器。

    木青冥他們甚至從諸多鬼兵里,看到了不少的騎兵。那些騎兵一個個都騎著一匹匹只剩下白骨,還在踏蹄嘶鳴的戰馬。而每一匹戰馬頭上,空洞的眼眶中充滿了敵意。

    這些白骨馬馬絡上有纓絡裝飾,馬前有攀胸,馬頸系鈴,裝備倒是齊全得很。

    騎在馬上的鬼兵,也要比腳踏地上的步兵,還要高大不少,更是健壯。

    “來吧鎖龍人,見識一下古滇國王師的厲害!”鬼霧之中,老厲鬼在霧中用鏗鏘有力的聲音,對木青冥他們說到。

    語氣之中,隱約有那么幾絲期待。

    不知道這個老鬼,是在期待著什么。

    地上的鬼兵們齊聲怒嘯,連白骨戰馬也高聲長嘯。嘯聲又如九天之上的驚雷瞬間落地,遠近地上沙石滾動,連水池之中池水也翻騰不停,連連掀起了巨浪。

    森然鬼氣所過之處,一片陰寒刺骨,能讓常人渾身血液都瞬間凝固起來。

    不過這些鬼氣之中,還有一些陳舊的氣息和腐爛的臭味,交織在一起,令人作嘔。

    木青冥他們警惕的盯著四周鬼兵,暫且沒有盲目行動,還在觀望。

    而鬼兵那邊早已在躍躍欲試下,不耐煩了。其中一騎鬼騎兵的戰馬率先人立而站起來,戰馬張嘴嘶吼下,木青冥身邊遠近的土地都似震動了起來。

    鬼兵們率先攻了過來;看來老鬼想要這些鬼兵先削弱一點,鎖龍人們的力量。

    十幾個鬼兵咆哮著,怒吼著,揮舞著手中兵刃就攻擊了過來,朝著木青冥殺了過去。

    凄厲風聲隨著烈烈陰風疾射四散,鬼兵們身上和手中兵器上,齊齊有血紅光芒閃動。臉上也無不是浮起兇戾之色,五官之間猙獰更甚。

    腥臭惡氣夾雜著令人作嘔的腐爛氣息,撲面而來。

    反觀木青冥,卻氣定神閑得很。不但沒有做什么防備,反而把右手背到了背后,一副悠然。

    他身邊的墨寒已一躍而起,瞬間離地數丈而不落,小腹再次鼓了起來之后,腮幫子也是一鼓。

    下一秒后,長大了嘴的墨寒口中炎風疾射,一道道青綠色的狐火噴吐而出,有如流星穿云,倏然落地,無一不是落在了沖向木青冥的鬼兵身上。

    轟然炸響連連響起,一股股粗達丈余的赤焰攜帶鼓舞炎風騰起,掀起了道道熾烈的熱浪,瞬間在木青冥身前四散開去。一道環繞在他身前的青綠色火墻騰起,已經置身其中的鬼兵身上破爛鎧甲,瞬間融化,化為鐵水落在了地上。鬼兵們原本白森森的骨頭,在烈焰之中立刻被靠到枯黃顏色。

    當這些鬼兵好不容易穿過火墻,已是渾身焦黑,隨之潰散,形神俱滅。

    灼熱的烈焰火狐,讓那些不怕死鬼兵們,想要沖過火墻,卻撐不過一息時間,就已魂飛魄散。

    墨寒落地,雙袖之中乾坤鐲亮起,青芒閃爍,撕開身邊四周黑暗。一對鐲子藏在她手腕上,急速飛舞了起來。

    與此同時,木青冥渾身上下是有道道雷電乍現,環繞全身,聚而不散。

    一瞬之間,木青冥好似身披雷電的上古雷神。

    這也是木青冥如今的能力;他能把原本的五行靈氣,揉合產生新的靈氣,并且能隨意控制。

    在火墻熄滅的那一刻,木青冥身上雷電道道,有如是萬箭齊發,隨心而動,疾射向了他身前和左右的陰魂惡鬼。

    所過之處,鬼兵哀嚎,凄厲之際,又無不是被雷電穿心而過的。

    雷電才穿過了鬼兵身軀,那些鬼兵當即魂飛魄散,化為一縷縷潰散的鬼氣,在呼嘯不斷的陰風中飄散無蹤。

    幾個鬼兵還能勉強強撐著上前,但也走不出一兩步去,這些鬼兵也逃不過魂飛魄散的命運。

    只是眨眼間,大半的鬼兵就已經被木青冥夫婦解決干凈。

    這場人鬼斗法才開始,似乎已經可以預見勝負了。

    那些鬼兵看著來勢洶洶,其實卻是不堪一擊。

    還有數十個鬼兵,被啊弘已經化為藤蔓的雙臂上,生長而出的堅韌藤蔓死死地纏住,一時間動彈不得。

    纏住鬼兵們的藤蔓,是啊弘用體內陽氣化為的柳條。專克鬼邪。

    電光閃爍下,張曉生把一張張蘊含著大量陽氣,準備辟邪誅鬼的符篆,飛貼到了那些鬼兵的腦門或是胸口上。

    符篆貼上去的那一刻,中了符篆的鬼兵體內紅芒乍現,下一秒后,一道烈焰炸出。

    烈焰中熱浪沸騰不止,不停的翻滾咆哮。

    在啊弘及時松開藤蔓的那一刻,灼熱的火焰,立刻把鬼兵嚴嚴實實覆蓋起來。

    渾身披著烈焰的鬼兵模樣有些狼狽,身上充斥著陽氣的烈焰形影不離,讓鬼兵們甩不掉,滅不了。也讓其他的鬼兵們,本能的避之不及。

    他們跌跌撞撞,橫沖直撞著。沒走幾步就渾身骨骼潰散,在附著其上的烈焰燒灼下焦黑,然后再漸漸地魂飛魄散。

    其他沒有被烈焰波及的鬼兵,也在靠近張曉生和啊弘之前,就被墨寒控制,急掠而過的乾坤鐲擊中。

    一擊之下,鬼兵們身上再次騰起了狐火。

    青綠的火焰吞吐火舌,化做也好擺著長尾的火虎,撕開鬼兵天靈蓋,沖上半空碎成點點火星落下。

    同時,也讓有狐火從體內噴薄而出的鬼兵魂魄化為灰燼,落得和其他大多鬼兵一樣,魂飛魄散的下場。

    半空之中,濃郁鬼氣籠罩下的老鬼,把這一切看得一清二楚。

    但他還是不想就此罷休,希望考驗繼續下去。

    就在此時,木青冥忽然抬頭,看向了半空中的那團漆黑鬼氣,問到:“老人家,我們就不要再玩這么無聊的游戲了。你不該只有這點本事吧,還是拿出些真本事來吧。”。

    說話間,木青冥看到老鬼身邊的鬼氣越來越密,讓他更是警惕。

    老鬼會用什么繼續考驗鎖龍人?欲知后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百易街机真人捕鱼 网上购买宁夏11选5 pk10技巧与实战攻略 吉林快3号码分布走势图 三明期货配资 四川快乐十二选5走势 中奖率高的时时彩软件 北京11选5一百期 天津体彩票十一选五 11选5前一盈利技巧 炒股的人一生穷 明天什么股票会涨停 广西快3遗漏查询 河南快3三不同走势工具 连云港配资开户 哪个平台有江西快3 吉林省快三走势图今天1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