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丑妃虐渣不從良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五百九十章 最后結局(下)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子軒!真的是你?!”

    南宮安荷的心跳紊亂了兩拍,臉上露出了喜怒交加的神色。

    她早就聽說,易名為“陌幽”的沈芷幽身邊,出現了一個實力莫測的神秘男人。這個男人常年戴著面具,讓人看不出他的真實容貌,但是,無論身形還是背影還是氣勢,都與墨子軒有著九分相似!

    她既希望能夠早日找到墨子軒,又不希望沈芷幽身邊的男人,就是墨子軒。

    而現在,她最不愿意看到的結果,出現了。

    墨子軒淡漠地看了南宮安荷一眼,唇角勾了勾,說道:“南宮安荷,你難道以為,用一個贗品來代替本座與你拜堂成親,你的這場婚事就能作數了嗎?”

    “子軒你……”

    南宮安荷早就知道,墨子軒不會輕易承認這場婚事的。

    然而,心里不承認是一回事,當眾說出來又是另一回事了。

    南宮安荷像是被人扇了好幾巴掌,臉上火辣辣地疼。

    南宮家族的大長老不干了,他指望著南宮家族和墨氏家族聯姻,能夠更上一層樓呢,又怎么能任憑這場婚事就此告吹?

    “墨子軒!無論你承不承認,你和安荷訂了婚是事實,你就得完婚!”

    “訂婚?本座不在場的訂婚,算是訂哪門子的婚?”

    墨子軒環視著眾人,一字一頓地說道:“本座的未婚妻,由此至終都只有一個,就是沈芷幽!如果誰打著強買強賣的主意……”墨子軒冷笑,“那就得看看,他們賣不賣得起了!”

    轟……

    強買強賣?!

    墨子軒這意思,是她南宮安荷上趕著倒貼?!

    南宮安荷的腦袋氣得七竅生煙,嗡嗡作響,真恨不得找個地洞鉆進去算了!

    “誰說安荷她是強買強賣?”一聲中氣十足的呵斥從廳外傳來,一名白發蒼蒼的老者走了進來,“本長老做主讓你迎娶的安荷,也是本長老親自主持完成的訂婚禮,難道你敢不承認?!”

    “墨爺爺!”

    南宮安荷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一下子飛撲了過去,埋在了墨慶余的胸前,嗚嗚地哭了起來。

    墨慶余,墨氏家族的首席長老,也是墨子軒的親爺爺。

    南宮安荷之所以敢如此囂張,也是因為墨慶余的原因。

    只要有墨慶余做后盾,她就不信墨子軒不會就范!

    南宮安荷低下頭,掩下了眼底的狠意。

    只是,下一秒墨子軒嘴里說出來的話,讓她差點以為自己幻聽了!

    “墨慶余,你憑什么覺得本座不敢?”

    墨子軒嘴角笑意不變,眼神卻犀利了幾分。

    “你……”墨慶余怒然,“如果你不迎娶安荷為妻,你就別想繼承墨氏家族!”

    “墨氏家族?那又算個什么東西。”

    墨子軒不咸不淡地拋出了一句驚天之語!

    “你以為憑你一人之力,可以抵抗整個墨氏家族?!”

    墨慶余冷笑,“如果你不繼承墨氏家族,那你就只有死路一條!”

    墨子軒看著墨慶余,神色里帶上了淬了冰的冷意——

    “就像當年我的父親那樣么?”

    墨慶余愕然:“什……什么?”

    墨子軒唇角露出了譏諷的笑意,朝他一步步走去:“你以為,本座為什么要離開墨氏,創立鷹盟?”

    墨慶余倒退了一步,雙腿竟有點站立不住!

    他這才發現,墨子軒早已不是當年離家的黃毛小子了,此時此刻的墨子軒,身上竟有著連他都比不了的威壓和氣勢!

    “當年,要不是你用我母親的性命來威脅我父親迎娶上官家族的小姐,我父母也就不會拋下年幼的我,早早仙逝了吧?”

    “而且,作為鷹盟的主人,你猜我發現了什么?”

    “我發現,當年居然是有人追殺著我的雙親,才導致他們在疲于奔命下,無力承受渡劫的九重天雷,在最后一刻神魂俱滅的呢。”

    “而追殺他們的人,居然是你!我的親爺爺!”

    墨子軒眸色冷厲地朝墨慶余橫掃了過去!

    “而你現在,還想重復當年我父母的悲劇?不好意思,我還真沒打算給你這個機會。”

    墨子軒冷冷一笑,攤開了雙手——

    一竄雷光從他的掌心閃過,頭頂上空,本是萬里無云的天空,居然開始凝聚起了朵朵黑云!

    “讓本座數一數,今天墨氏家族來了多少重要的人。”

    “一,二,三,四,五……”

    “不錯,全來了呢……”

    “你,你……你想干什么?!”

    墨慶余終于慌了,墨子軒這句意味深長的話,讓他起了巨大的危機感。

    “不干什么,只是想讓你們感受一下九重天雷的滋味而已……我父母當年可是在精疲力竭的情況下承受九重天雷威力的,比起他們來說,還擁有無數法寶的你們算是賺了便宜了。”

    墨子軒說著,天邊傳來了一陣陣轟鳴,空氣像是被粘稠的液體充斥著了一樣,直接堵到了眾人的眼耳口鼻里。

    在場所有人中,也就墨子軒和沈芷幽沒有受到任何的影響。

    “九……九重天雷?!不可能,你怎么可能操控得了雷劫!!!”

    墨慶余大受打擊。

    即便是仙帝巔峰,也不至于能夠操縱得了雷劫。

    操縱雷劫,據說,那是神級以上的人才會擁有的能力!

    而神級以上的級別,也只是存在于傳說之中而已,神魔大陸存在了那么久,墨慶余都沒聽說過誰有到達神級以上的。

    他不信,不信墨子軒有那么大的能耐!

    墨子軒冷冷地瞥著他,勾唇說道:“那就得感謝一下首席長老你了,要不是你費盡心思地想要篡改我的記憶,我又怎么會為了躲避你們的追捕,而得到了我的機遇?”

    當初,南宮安荷通過各種手段把墨子軒從玄武大陸帶回了神魔大陸,就是為了消除墨子軒腦海里那些專屬于沈芷幽的記憶。

    然而,墨子軒的精神力實在是太強大了,哪怕墨慶余動用了族地里最強大的陣法,也都只是消除了大部分而已,沒能徹底消除。

    不僅如此,在某個蘇醒的夜晚,墨子軒拼盡全力,從墨氏族地逃走了。

    這一逃,就是幾十年。

    無論是南宮家族還是墨氏家族,都沒再找到墨子軒的任何蹤跡。

    墨子軒掉進了一個布滿上古陣法的深淵之中。

    為了突破這些陣法,他歷經九死一生,終于逃出了生天,也一舉突破了神級!

    看著如今強大的墨子軒,墨慶余心里生出了無比的后悔之意。

    要是當初他能籠絡得到墨子軒的心,現在墨氏家族肯定已經是十大家族之首了!

    “我同意了!我同意你和沈芷幽的婚事!”

    墨慶余忙不迭地朝墨子軒喊道。

    “墨爺爺!”

    南宮安荷難以置信地朝墨慶余看了過去。

    墨慶余扭過頭,沒有理會南宮安荷乞求的目光。

    對于他來說,南宮安荷唯一的價值,也只是和南宮家族聯姻而已。

    如果墨子軒的實力已經達到了神級以上,那墨氏家族又何必需要通過聯姻來鞏固自己在十大家族中的地位?

    墨子軒冷笑了一聲,緩緩開口道——

    “遲了。”

    從墨慶余逼死他父母的那天起,他就注定和墨氏家族不死不休了!

    轟!轟隆!轟隆隆!!!

    一陣又一陣的雷聲在朱雀國皇宮上空響起,朱雀國都城的百姓忍不住引頸長探,朝朱雀國皇宮看了過去。

    原因無他,所有的黑云都集中在了朱雀國皇宮上空。

    “難道有人渡劫?”

    “威壓那么大的劫,渡劫之人肯定很厲害吧。”

    “朱雀國皇宮有那么厲害的人嗎?好像沒有吧。”

    “那這是什么云?看起來很像劫云啊……”

    轟!轟!轟!!!

    無數道亮光閃過,巨大的雷鳴音充斥在了整個朱雀國的上空。

    皇宮附近有不少人都被劫云散發出來的一絲威壓給直接壓吐了血!

    更勿論在朱雀國皇宮之中,直接承受著九重雷劫威力的眾人了。

    甚至可以說,這次劫云的威力,比渡劫時的威力更加強悍!

    數道閃光之后,一切又恢復了寧寂。

    眾人從家里探出頭,陸陸續續朝朱雀國皇宮跑了過去。

    “天哪!朱雀國皇宮被夷為平地了!!!”

    一個人驚愕地叫喊了起來,其他人也紛紛奔走相告。

    而在皇宮的一片廢墟之中,唯一存活下來的,居然是眾人眼中最“草包”的五皇子,以及他的母妃。

    “五皇子,發生什么事情了?是不是有人渡劫了?”

    有人小心翼翼地朝五皇子問道。

    “有一些事情,你不了解的話,最好別問。”

    五皇子神色冷淡地說道。

    歷經了那么多,他也成長了很多。

    朝臣面面相覷。

    緊接著,不知道是誰,忽然之間“撲通”地跪到了地上,朝五皇子喊道:“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在此起彼伏的聲音中,五皇子登基,朱雀國開啟了新的篇章。

    幾個月過后,神魔大陸的十大家族陸續倒下,死的死傷的傷,竟無一幸免。

    神魔大陸的勢力分布迎來了最大的動蕩。

    聽說,這十大家族,都是因為得罪了一個不該得罪的人,才被滅族的。

    據說,這個人還有著神級以上的實力,只存在于傳說之中的實力。

    然而,雖然傳言越來越玄乎,卻由始至終都沒人見過那位“神級以上”人物的樣子。

    而且,隨著十大家族在神魔大陸的消失,這位高人似乎也隱匿在了茫茫人海之中,再也找不到了。

    若干年后,玄武大陸。

    “娘,娘~又有一個自稱是我姐姐的人跑了過來,想要和娘您相認誒!”

    一個扎著兩條小辮子的姑娘蹦蹦跳跳地跑了過來,撲進了一個面色慈祥的婦人懷里。

    “唉,你跟她說,如果她不是真的芷幽,就讓她回去吧,免得你的爹又因為有人騙你的娘親而痛下殺手……”

    蘇氏摸了摸小姑娘的頭發,輕嘆道。

    “可是,這次的這位姐姐,給了這個給我誒……”

    小姑娘說著,舉起了手里的一塊玉佩。

    蘇氏倏然瞪大了眼睛,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

    乍一出門,她就認出了那個熟悉的身影。

    “芷幽……”

    蘇氏輕喚了一聲。

    她很擔心,這又只是一場夢。

    這些年來,她多次夢見她的女兒被人追殺,最后尸骨無存。

    她也多次夢見自己和女兒重逢。

    每一次,她都是流著淚醒來的,想要重見女兒的心也更加地迫切。

    沈芷幽離開后,蘇氏遇到了現在的丈夫。

    為了緩解她思念女兒的心情,她現在的丈夫也多次派人出去為她找尋沈芷幽的下落,結果都沒有下文。

    甚至有很多女的,沖著她丈夫的身份和地位,想要假冒沈芷幽來踏進這個家門,最后都在被識破以后,被她丈夫下了格殺令。

    而現在……她的夢,似乎成真了。

    “娘。”

    沈芷幽勾起唇角,走到了蘇氏面前,輕輕攬了攬蘇氏的肩膀。

    歷經三世,也就是蘇氏,成為了她真正意義上的娘親,讓她感受到了母愛。

    “外婆!”

    “外婆!”

    忽然,兩個小包子從沈芷幽的身后小跑著出來,一左一右抱住了蘇氏的大腿。

    “這是……”

    蘇氏驚喜地看著腿邊的兩個小包子,一個男娃,一個女娃。

    “這是我的孩子,也是娘您的外孫子外孫女。”

    “他們的父親是……”

    蘇氏順著沈芷幽的身后看去,發現那里站著一個氣場強大的男人,而容貌,也有著幾分熟悉感。

    “七皇子?”

    蘇氏不太確定地問道。

    墨子軒勾了勾唇角,走到了沈芷幽的身后,攬住了她的肩膀。

    算是默認了。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哪……”

    蘇氏的眼角漸漸地濕潤了起來。

    女兒也成家了,她懸吊在高空的心,也終于放下來了。

    沈芷幽攬住了蘇氏的肩膀,笑道:“是哪,我們一家人,終于團圓了。”

    也終于圓滿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百易街机真人捕鱼 黑龙江体彩11选5预算号 中国股市今日行情 内蒙快3开奖怎么安装 贵州11选5前三直遗漏数据 深圳风采怎样才算中奖 排列3和值走势图 中文在线股票 加拿大28永久算式 福彩三分彩 重庆幸运农场该怎么选号 江苏快3大小单双走势图 股票配资的定义 上海11选5走势图开奖完整版 十一选五复式胆拖投注表 同花顺配资 安徽快3今天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