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回大明之還我河山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621章 啟蒙教育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第六二四章啟蒙教育

    “對,我說過,”

    林嘯點點頭,沒有否認,“讓孩子們上學,是好事……”

    “不過……現在就辦掃盲班,是不是太倉促了?”

    他撓了撓頭,扳著手指頭說道:“人員、場地、還有時間等等,都是問題……”

    “可以分兩批呀,白天和夜校,”

    司徒正愣了愣,馬上辯解道,“孩子們白天上學,成年人就上夜校。”

    “你想得太簡單了,”

    林嘯卻搖了搖頭,“就算找得到先生來教,就算時間岔得開,人呢?有幾個愿意來的?”

    “……”

    司徒正眨了眨眼,表示沒聽懂。

    咱們這兒好幾千人不說,光村里的鹽民,就好幾百呢,怎么就沒人來了?

    “鹽民們的勞動強度,你也看到了,”

    林嘯看著他,蹙眉道,“一天忙下來,都累得要死要活的了,除非你拿槍押著,有誰真心想來上你的夜校?”

    “額……”

    司徒正一想也對,撓著頭,一時無話可說。

    “你想啊,”

    林嘯耐下心來,解釋道,“他們祖祖輩輩,都是這樣過來的,在沒有認識到掌握文化的好處之前,就想吸引他們來掃盲認字,是很難的,所以……”

    “所以,您的意思……”

    司徒正猶豫著接話道,“先挑幾個骨干,做個榜樣?”

    “就是這意思嘛,”

    林嘯咧咧嘴,說,“我看,就先從民兵隊開始,大規模的掃盲班,就留給土改工作隊吧。”

    “民兵隊?”

    司徒正愕然,“太多了吧?”

    不是挑幾個骨干嗎?怎么又一下子弄這么多?

    “六十個,不算多,”

    林嘯卻點點頭,反問道,“咱們的鹽場自衛團,人選都挑好了嗎?什么時候開始第一次訓練?”

    “挑好了,三百人,今天下午開始,每次脫產訓練半天。”

    “訓練地點呢?村里?”

    “對,就在祠堂前,打谷場上。”

    “嗯,那你去通知一下那個……施望晴,叫他們下午不用出工了,一起參加訓練。”

    “好!那……孩子們呢?”

    司徒正還是不死心。

    林嘯轉過頭,似笑非笑地看著他,眼神有些奇怪。

    “怎……怎么啦?”

    司徒正目光躲閃,有點心虛。

    “沒事,”

    林嘯一咧嘴,露出一口大白牙,“我,突然想到了一句話……”

    “什么話?”

    “關心則亂!”

    “……”

    司徒正的臉刷的一下就紅了。

    “不過,這沒什么不好的,”

    林嘯一揮手,笑道,“行,我答應你了,答應了啊……”

    “答應了……辦學校?”

    “辦!辦辦辦!這是好事,啊!”

    林嘯一手叉著腰,一手連甩,“去,找一下那個沙成哲,再跟那個誰……對,老村長,跟他商量一下,就辦在祠堂里。”

    “好……是!”

    司徒正都有點手忙腳亂了。

    “去吧,好好跟他說,記住,每天上午,就上半天課啊!”

    “是!”

    司徒正得令,立馬興高采烈地去找了沙成哲,轉達了林嘯的命令,要他牽頭,再找幾個讀過書的人來,擔任識字先生。

    沙成哲一聽,心里卻有些納悶。

    首長明明答應了自己,不是說專心做好營地的事,以后會有重用的么?

    不過他轉頭一想,首長又給自己壓擔子,或許有著能者多勞,同時再考驗考驗自己的意思在里頭……

    不過,他不急于去找先生,卻拉著司徒正,先正兒八經的一起去找村長施修德。

    到了他家,司徒正因有了私心,也不知道小蕓在不在家,面對施修德卻一陣心虛,訕訕地不知道怎么開口。

    還是沙成哲老成,大大方方地說,首長想給孩子們辦個學堂,教他們認字,還有學打算盤什么的。

    施修德卻面露難色,說,“村里的孩子們,平日都要幫忙干些農活,要他們去上學,恐怕……爹娘都不會同意。”

    司徒正這才記起侯爺吩咐的那句話,連忙解釋:“每天只上半天課,保證誤不了農活。”

    施修德這才勉強點頭,答應去說說。

    司徒正立功心切,本來還想許諾——來讀書的孩子,可以免費供應午飯。

    但是又一想,侯爺手上什么都不缺,就數糧食最緊張,這個承諾,實在有些過分了,萬一惹得侯爺不高興,那就反而不美,于是,他沒敢說出口……

    最后,答應來的孩子倒不少,并且,出乎意料的是,還有好幾個是女孩。

    多數村民覺得,剛受了人家的恩惠,白花花的大米剛剛倒進米缸,眼看著他們無論做什么,都是一番好意,哪還好意思拒絕。

    他們雖然認為,自己的孩子讀了書也沒什么用,反正輪不上去做官,但是能多少識些字,算個帳什么的,對農家來說也沒甚壞處。

    再者,上學不過半天,倒也不太影響田間的勞作,所以,大多欣然同意了。

    大功告成,沙成哲這才去民工隊中游說,動員了兩個跟他一樣,雖然沒有功名,倒也像模像樣讀過幾年書的童生,臨時改行當起了先生。

    不過,第二天一早,當林嘯過來巡視的時候,才猛然驚覺,這幾個先生的教學方法,實在談不上高明。

    象沙成哲這樣的儒生,自古以來,所受的啟蒙教育,都是灌輸式的。

    學生剛入學,總是先從三字經、千字文、百家姓、弟子規等開始讀,學寫字則是先用筆描紅,再慢慢發展到臨帖,無論描紅還是臨帖,都從楷書開始。

    對于讀的內容,先生基本不講,只是每天帶孩子讀一段,讓他們反復朗讀、逐句背誦。

    這樣的教學方式,一直要到學完“四書”才結束。

    雖然方法簡單粗暴,一般來說,好的學生基本能把內容念得滾瓜爛熟,字也認得差不多了。

    到了這個時候,先生才開始講解經文,進入應試教育的模式……

    了解了這些,林嘯的心中,又生出一段感慨。

    這樣的讀書方式,艱澀生硬姑且不論,僅僅其所用的滿口土話,就很不利于學生的成長。

    他暗想著,下次去欽州,一定要把盧華帶回來,讓她從電腦里找找資料,用心編一本小學語文教材出來。

    因為,后世流行的語文啟蒙教學,都是先從拼音字母開始,先教孩子們學習拼音字母的標準發音。

    用拼音來進行教學,對于語言學習能力遠勝成人的兒童來說,學習起來必定事半功倍,至少,對于認生字的速度,要快了許多。

    甚至,有些聰慧的孩子,根據課本上的標注拼音,自己直接就能認字了。

    更重要的是,學會了拼音,也就掌握了普通話的正確發音。

    畢竟,在他們穿越者的愿景中,國家的發展要走上快車道,僅僅書同文是不夠的,還要大力推行普通話。

    唯有如此,各行各業,來自五湖四海的人才,交流起來才容易得多。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百易街机真人捕鱼 内蒙古十一选五结果查询 幸运赛车开奖官网 广东好彩一号码走势图 四川快乐12官网下载 云南省十一选五五开奖结果真牛 甘肃快3今天专家推荐 嘉兴 招聘 配资公司 福建快三app免费下载 分分pk10人工免费计划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2oo期 吉林11选五遗漏一定牛 京东方a股票走势分析 安徽快三豹子走势图 内蒙古快三走势图50期 哪里有1.5分彩精准计划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机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