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玄幻小說 > 無限升級之穿越諸天 >

第1683章 生意人

    玄翦。

    一個曾經走在黑暗中的人。

    曾經年少時的衛莊和蓋聶與其交過手,那時的他,卻已經不是衛莊或者蓋聶單個就能輕易對付的了。

    如今十幾年過去,蓋聶和衛莊一直以為他已經死了。

    可是很顯然,迎面走來的這人,是個活人。

    從樹林里走出一個活人,這是多么正常的一件事兒,但是此時,衛莊和蓋聶心中卻是感覺到了一陣冰寒。

    這并不比從樹林里走出一只鬼,來的可愛許多。

    但慶幸卻又讓蓋聶和衛莊感到疑惑的是,玄翦的出現,竟然讓衛莊多了一線生機。

    無論是蓋聶和衛莊都知道,六劍奴的一劍絕殺沒有得手之后,他們便再也不可能殺掉衛莊了。

    因為縱橫已經有機會合璧,即便是同時面對羅網的掩日,驚鯢,還有六劍奴,想走,也是能夠做到的。

    唯一可惜的是,農家,這一次是真的要毀滅了。

    農家幾位堂主自然也是一份不小的戰力,但是在六劍奴和掩日,驚鯢的圍攻下,能夠活下來的希望很小。

    玄翦慢慢的走到插在地上的白劍旁,伸手從地上拔出了白劍。

    蓋聶又疑惑了。

    這白劍曾經已經斷裂,玄翦也說過,他不會再握起這守護之劍。

    “看來,傳說是真的。”

    蓋聶已經慢慢的走到了衛莊的身旁,兩雙眼睛灼灼的看著就在自己二人面前的玄翦。

    傳說中,已經死掉的玄翦在咸陽城的當鋪,當掉了自己的靈魂,換自己一條命。

    然后當鋪的那位不是十分神秘的神秘掌柜,就從地府將這原本已經死掉的厲鬼給帶了回來。

    這當然是不可能的。

    人怎么可能去地府,怎么可能,還能將已經死了的人帶回來。

    這其中當然有很多不為人知的秘密,不過聽說活了之后的玄翦,手中的劍再也不是殺人的黑劍了,而是守護的白劍。

    今天看來,這傳聞倒是不錯。

    六劍奴退開了去,眼睛往身后的樹林里面看了看。

    什么也沒有看見,胸口提著的那顆心不由的是平緩了許多。

    數十人的混戰在這一瞬間徹底停滯了下來,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玄翦的身上。

    不,現在應該說是,大林,當鋪的大林。

    很快,所有人也都知道了這個名字。

    “閣下,是當鋪的人?”

    千人前面的朱家,一個個子矮小的圓滑之人,似乎這耳朵倒是十分靈敏,消息靈通。

    這江湖中發生的大事兒,他豈能不知道。

    他非但知道,而且比一般人要知道的更多些。

    “大林,當鋪的大林。”

    大林呵呵笑道,隨后看了農家慘淡的模樣:

    “看看這農家,原本的農家六堂,若是個個拿出真本事對抗羅網,莫說是羅網,就算是再多些敵人,怕也是能夠輕松擋住的。

    但是現在,農家六堂,能剩下三堂就不錯了,背叛的背叛,身死的身死,剩下的這些,還各有小心思,一代俠魁田光之后,這農家啊,早就不是農家了。”

    朱家臉上的面具變成了愁苦:“羅網無孔不入,在他們的挑撥下,極少有組織,能夠不被瓦解的。”

    大林聞言忽然是一笑,這一笑嚇得朱家等人是心中一條,以為是發生了什么大事兒。

    大林笑完,搖著頭說到:“來之前,掌柜的說了,農家之所以覆滅,卻是因為一直只是將自己當成一個組織而已。掌柜的話一向是高深莫測的,我大林是不太懂,不過現如今看見你農家這模樣,倒算是明白了幾分。”

    朱家愣了一會兒,臉上的面具忽然是連續變化了好多下,最終似乎不知道該用什么表情,便再次定格在了愁苦之上。

    “這諸子百家,豈非大多都只是一個組織?”

    朱家說到。

    “所以掌柜的還說了,這諸子百家,大多都是要泯滅的,就算不被羅網滅了,也終究要被歷史的長河所泯滅。我嘗與掌柜的探討諸子百家,掌柜的說,凡是能長存于世的諸子百家,無一不是存的到,而不是存的人。人命終有盡時,而道無盡。

    你農家,倒是被掌柜的多提起了數次,次數甚至要比儒家和道家更多。可這兩家在掌柜的看來,已經入道,而你農家,卻是遲遲未曾入道。”

    大林淡淡的說到,不知為何,朱家背后的冷汗已經下來了。

    然而在流汗的同時,心中卻是又有什么明亮的光芒在明滅的閃動著。

    可那光芒太過頑皮,朱家抓了許多次,都未曾抓住。

    “我今日來此本不該有這么多廢話,但是為了讓你們做出最正確的選擇,我便,也只能多說了幾句。”

    大林看了看農家眾人,農家眾人卻是不知大林是什么意思。

    “以下的話,是咱掌柜的話,各位可要聽好了。”

    大林隨后正了正色,仿佛是一名傳圣旨的宦官,雙手拄著劍,微微揚起頭,清了清嗓子:

    “我在咸陽有座當鋪,天下無物不可在此處當,近日聽聞農家選舉新一任俠魁,鬧得無盡風雨,實在是煩人。什么是農家,什么是俠魁?所謂俠魁,是否就是農家最高的追求?這是件極無聊的事,在我看來,倒不如當了農家這塊牌匾,在我這換些東西,各自散去!”

    陳勝吳曠站在了一起,眼神看向大林已經有些不善:“當鋪,也要對我農家動手?”

    大林輕蔑的一笑:“掌柜的可沒這個興趣,要當便當,不當拉倒,反正話我是送到了,怎么抉擇,隨你們。”

    說完,大林便提著長劍,準備走了。

    “我們若是當,能得到什么?”

    就在大林準備走的時候,朱家忽然說話了。

    聲音不在是那種圓滑的奸商語氣,而是變得無比凝重。

    大林笑了笑,回頭看了看朱家,然后伸出兩根手指:“兩個字,和幾條命。”

    大林說完便不再開口了,就站在那邊靜靜的看著朱家和農家那些人,等待著他想要得到的結果。

    商人嘛,為了一件自己想要的東西,總是會愿意多等一會兒的。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百易街机真人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