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的完美校花女神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533章 滔滔不絕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林戰拙嘴笨舌的,說不過她,只得隨著她的話哈哈大笑。

    小尋道:“對了,你這次出去好長時間,走了多遠,有沒有尋到出路,呆在這里悶也悶死了。”

    林戰說:“你要是悶得慌,等你腿好了,我帶你去看蜂鳥。”

    小尋道:“天天在山林里轉,蜂鳥有什么好看的?”

    林戰道:“蜂鳥是沒什么可看的,可是你卻沒見識過天狼谷的蜂鳥。”

    小尋道:“天狼谷的蜂鳥難道是三頭六翅嗎?我就不信還有我沒見過的稀奇事?”

    林戰神采飛揚道:“你還真沒見過,蜂鳥倒是不算稀奇,稀奇的是那些蜂鳥只在河南岸覓食,卻沒有一只到河北岸來的,你說怪不怪?”于是他把在河岸蜂鳥的見聞一五一十地說給她聽了。

    小尋聽他講完,心里一時竟按捺不下了,幾乎雀躍而起地說:“立哥哥,快帶我去看看,我悶都快悶死了,快,扶我起來,我要去看蜂鳥兒。”說著竟自己從躺椅里單腿站了起來。

    林戰道:“要想去,就等你養好了腿再去。”

    小尋急道:“等到養好腿再去?你還不如現在就拿刀砍了我,這樣的日子我一刻也不想過了,要么你帶我去,要么你拿刀殺了我吧。”

    林戰為難道:“好幾里路呢,看看你這腿,怎么個去法?難道就這么一跳一跳地走著去。”

    小尋萬分不悅,哼道:“你就是個大傻瓜,你就不能背我去嗎?”

    林戰摸了摸自己的腦袋,低聲道:“對呀,你說得對,好,我背你去。”

    兩個人正值情竇初開,一個少男鐘情,一個少女懷春,一路有說有笑,林戰體內內力正盛,無處排泄,背負起小尋,亦如空身輕步,行走甚疾,不一會便繞到湖東岸,遠遠便看到蜂鳥七彩群飛,便如一條舞動的彩帶,在河面上上下揮舞、跳躍、旋飛。

    小尋看到,一陣拍掌,贊賞喝彩,忽地一把擰住林戰的耳朵道:“立哥哥,我一直以為你只是敦厚質樸,而不是傻,今天看來,你真的不算聰明,竟然是左右不分,南北不辨。”

    林戰道:“我有這么愚鈍嗎?”

    小尋放開他的耳朵,手指河岸道:“你且看看,那些蜂鳥是在南岸還在在北岸。”

    林戰這才抬頭細瞧,立時愣住,竟忘記了挪腳移步,只見成千上萬的蜂鳥都聚集于河面的北邊,河面的南邊半拉水面上,一只蜂鳥也沒有。

    林戰大腦一片空白,沉思一會,道:“不對呀,我午時來這里,這些蜂鳥明明就在對面水岸覓食,我沒有記錯,千真萬確的。”

    林戰加快腳步,走近水岸,將小尋放在一塊大石上,眼睛卻始終沒離開那些蜂鳥,心中大惑不解,卻又不得要領。

    小尋心竅聰慧,識智明敏,對身邊事物感知異于常人,細察入微,一陣風由南面吹來,小尋便已覺察,風中有溫寒兩股氣流,心中已是明子三分,便拉著林戰的手道:“立哥哥,你去試一下,這水是不是溫的。”

    林戰趨到河邊,伸手一探,便道:“嗯,不錯,這河水是熱的。”

    小尋道:“這河水溫濕,上面便有飛蛾蠓蟲,蜂鳥愛吃花蜜,也喜捕食活蟲,他們便在河面上群飛亂舞,果然好看。”

    林戰道:“這個我也明白,可是它們為何只在半面水面上捕食呢?”

    小尋道:“立哥哥,你去河中心試試,那半面河水是不是冷的?”

    林戰怪道:“你要我趟進水里?”

    小尋道:“那又怕什么?你不是想弄明白這稀奇古怪的事嗎?你不下水怎么知道。”

    林戰看了看天,這天狼谷崖高谷深,太陽落得早,雖說西落,但離天黑還有一個時辰。這個時間濕了衣服,想晾干是不可能了,可是小尋要他探試一下,他對她又愛憐有加,不愿拂她心意,便卷起褲腿,趟進河中,一入水中,雙腿立時冷暖自知,右腿原本寒涼,一入溫泉水中,倒是舒坦得很,他左腿原本灼熱,一入水中,更是熾烈難耐,試著趟到河中界,左腳探過去,那半拉河水果然是冰冷的,冰冷河水一下包裹灼燙的左腿左腳,說不出的安逸。

    林戰站在河中央,南北測望一番,這河約有兩丈左右,竟是一半溫水一半冷水,原是世上傳聞的一條溫涼河。

    林戰向小尋道:“尋兒,這半面水是冷的。”

    小尋叫道:“立哥哥,快上來吧,別冰到我,中了寒氣可不好了。”

    林戰道:“沒事,我覺得挺舒適的,我這半拉身子正好灼熱難受呢,站在這冰水里反倒泄去了熱火,舒服極了。”

    小尋道:“咦,你剛才不是怕濕了衣服嗎?這會還不愿意上岸來了。”

    林戰又道:“我這半邊身子冷得不行,站在半面水里正好驅我的寒氣。”他索性坐在水界中央,水深正好淹過他的脖子,沒到下巴處,只覺這河水一半冰涼,一半沸熱,體內原來的邪熱惡火俱被冰水奪走,腹中的酷寒陰毒也被溫泉帶走。說不出的愜意暢快,不由從胸腔內發出一陣長嘯,猶如虎嘯龍吟,悠然不絕。

    小尋見他得意,心里自然歡欣,說道:“看把你樂的。”

    林戰道:“這幾十天來,天天不是在冰寒中忍耐,就是在火燙中煎熬,把我折磨得死去活來,從沒像今天這么舒服過,我泡在里面便不想出去了。”

    小尋道:“你覺得舒服就在水里泡著吧,說不準就把你的傷給治好了。反正我也沒事,就坐在這里陪你。”

    林戰看看天色將晚,便道:“只怕夜里會冷。”

    小尋道:“只要能治你身上的病,我就不怕冷。”

    小尋這句話,又讓林戰心頭一暖,心中暗暗起誓:“我林戰若能治愈身上的病毒,便一生一世待她好。”

    他穩住了身形,挺身坐直了,忽然想起九死還生里的一句話:“須以內力催生陰陽互生,陰不遇陽至寒,陽不遇陰至熱,陰陽相遇,互生為氣,氣能生血,血不能生氣,然血雖不能生氣,氣必賴血以藏,氣血歸于神藏,一絲一縷,一而十,十而百,百而千,千成百萬,便如滔滔之水,源源不絕。”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百易街机真人捕鱼 聚融信配资 浙江11选5投注网站 长牛网 管家婆精准期期选一肖 河北11选五最大遗漏一定牛 甘肃11选5前3直选号码遗漏 1990至2018上证指数 快乐十分选五任选规则 上海快3豹子号遗漏值 山东十一选五当前遗 真准网内蒙古十一选五 辽宁11选5预测 股票交易手续费怎么算 福彩3d惊人的规律 加拿大卑诗快乐8开奖结果网 深圳风采最新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