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穿越小說 > 至尊特工 >

第2268章 一個人,兩種身份

    陸天生沒直接回答秦陽,卻是反問道:“是不是覺得很諷刺?”

    秦陽搖頭:“這沒什么值得諷刺的,每個人活在世上都得找尋自己存在的意義,就算是這混亂之城的惡人們,他們也得找到自己生活的目標,哪怕只是最簡單的用各種手段賺錢然后花天酒地,逃避追捕活下去,這也是一種目標。”

    陸天生冷笑道:“對啊,殺人放火,也是一種生活態度。”

    秦陽反問道:“那你想做點啥呢?”

    陸天生沉默,輕輕的旋轉著手里的酒杯:“對啊,我應該做點啥呢?”

    秦陽看陸天生自己似乎也有些迷茫,或者說不確定,試探著問道:“這次的行動你會參加嗎?”

    陸天生看了一眼秦陽,緩緩點頭:“我自然是會參加的,這樣的盛會可不是經常都有的。”

    秦陽微微一笑:“我覺得這樣的事情便很有意義嘛。”

    陸天生冷哼一聲,臉上露出幾分嘲諷的神色:“怎么,難道你想建議我像你一樣擔當正義衛士,地球衛士啊。”

    秦陽絲毫沒在意陸天生話里的嘲諷之意,笑道:“至少我心安理得,而且我覺得很有意義。”

    陸天生嗤之以鼻:“誰知道?就算你拯救了世界,他們依舊什么都不知道,依舊忙著生存,忙著勾心斗角,忙著爭權奪利……有誰在乎你?”

    秦陽呵呵一笑:“我剛說了,我心安理得,我并不是為了讓誰來崇拜我,記得我,感謝我,你覺得我缺那些嗎,又或者你覺得我是追求那些的人嗎?”

    陸天生看著秦陽的眼睛,秦陽平靜的回頭對視,絲毫沒有示弱。

    半晌,陸天生舉起手里的酒杯,沖著秦陽舉了舉。

    秦陽微微一笑,也舉起了手里的酒杯。

    接下來兩個人并沒有太多的話語,頗為沉默但是卻并不尷尬和拘束的吃完了這頓飯,一瓶酒也被兩人分得干干凈凈。

    兩人溜達回住處,分開,各自回各自的住處。

    秦陽對于今天陸天生的說法有些意外,他發現這次見到的陸天生和以前相比似乎有些變了。

    他無法準確的定義這種變化是好還是壞,因為陸天生所謂的有意義未必就是秦陽所認為的有意義,或許只是對他自己有意義,但是對其他人沒意義,甚至是一種傷害都是完全可能的。

    第二天上午,秦陽便跟著薩麥爾出發了,人數并不多,他的貼身管家負責開車,剩下就是薩麥爾和秦陽兩個人。

    “我們這是去哪里?”

    “到了你就知道了。”

    兜兜轉轉,甚至還換乘了直升飛機,但是一路行來,秦陽卻詫異的發現他們似乎依舊在這塊大陸上,按照秦陽的估計,也就離開了混亂之城一千多公里。

    既然薩麥爾要保持神秘,秦陽也沒有死勁追問,但是心中卻默默的在計算方位以及記住這些經過的地方。

    終于,薩麥爾在一座有著幾十萬人口規模的城市里停了下來,這樣的城市在發達國家來看,也就是一個小城市,但是在這片貧瘠的荒蕪之地上卻已經算是頗有規模的城市了。

    “好了,到了目的地了。”

    秦陽略微有些疑惑,這里就是目的地?

    “那我們現在要做什么?”

    薩麥爾輕輕笑道:“什么都不用做,好好休息,等待。”

    “等誰?”

    “等一個知道我想知道事情的人。”

    秦陽略微有些明白了,恐怕薩麥爾帶著自己來這里,應該是為了抓某個人,然后用自己的能力從他口中問出關鍵的信息,然后再組織行動。

    薩麥爾為了不引人注目,取下了他那副面具,露出了一張頗為平凡的面孔,但是秦陽一眼就看出來薩麥爾的臉上也是經過易容的。

    秦陽所看到的臉并不是薩麥爾的本來面目,這是一張偽裝后的假臉,這讓秦陽略微有些疑惑。

    “薩麥爾先生,你身為一名巔.峰強者,為何總是隱藏自己的真面目呢,就算你有什么敵人,難道誰還敢來對付你不成?”

    薩麥爾轉頭沖著秦陽露出一個絕對算不得自然的微笑:“小心駛得萬年船,更何況,我也不希望別人煩我,取下面具,又有誰知道我是誰呢,總歸會少很多麻煩。”

    秦陽感嘆道:“你可真是小心。”

    薩麥爾毫不避忌的回答道:“哪怕是巔.峰強者,但是也終究是個人,人力有窮,更何況我做的事情,不知道多少人將我視為眼中釘,恨不得將我除掉呢,如果輕易的暴露真面目,那麻煩會增加太多。”

    秦陽好奇的問道:“難道你很久很久以前就帶著面具了嗎,以至于別人都不知道你是誰,畢竟你連名字都是假的。”

    死亡天使薩麥爾,這薩麥爾的名字自然不是他的真正名字,只是他的一個新代號。

    “是的,從死亡天使薩麥爾出現時,我自己就消失了,我就是薩麥爾,薩麥爾就是我,一直如此。”

    一個偽裝的身份嗎?

    如果是別人偽裝,或許在混亂之城里會生出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但是在這里,無人敢造次,畢竟不管他怎么偽裝,他的實力是偽裝不了的。

    只是不知道薩麥爾會不會在摘除面具后用他的本來面目本來身份在另外一個層面上過著另外一種完全不同的生活呢?

    一個人,兩種身份,兩種不同的生活。

    秦陽沒再追問,畢竟這已經牽涉到薩麥爾的隱私,肯定是不會輕易示人的。

    三個人入住了城里最大的豪華酒店,三個人乘電梯上樓時,薩麥爾很是輕松的口吻說道:“不用緊張,你的工作很輕松的,而且也沒那么急,我只是提前過來做準備確保萬無一失,你可以放心大膽的休息或者出去玩,有行動我會提前給你說的。”

    薩麥爾手指了指電梯里的廣告:“三樓有美女按——摩,可以去享受一下,放松一下,看起來好像有全套服務……”

    秦陽眼光掃過那個毫無遮攔的廣告,眼光略微有著兩分尷尬,畢竟和他這么說的不是普通人,而是一個巔.峰強者。

    這確實有點尬啊……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百易街机真人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