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白手握著青歌劍,威風凜凜的站在銅甲人面前,一臉冷漠,雙目銳利宛如蘊含著不可抵擋的劍芒。 就在此刻。 那銅甲人雙劍齊齊一閃,銳利無比的劍芒沖碎虛無一般的斬殺而來。 恐怖的力量在劍芒之上彌漫而去,摧朽拉枯的毀滅萬物襲擊而來。 眨眼之間,這兩道劍芒便已經到了林白的面前。 “斬!” 在這兩道恐怖無比的劍芒之下,林白雙目一閃冰冷之氣,身形一晃,化作一道道的殘影畢竟銅甲人。 一劍沖天,怒斬而下。 轟隆隆—— 一片巨響傳來,壓碎天地的力量轟然落下。 只見一道驚天動地的劍芒,從天而降,將銅甲人的兩道劍氣擊碎后,從銅甲人的頭頂一劈而下,將銅甲人撕裂成了兩半! 銅甲人化作兩半,倒在地上。 嘩—— 全場石化! 一劍! 一劍就殺了銅甲人! 一劍就殺了讓他們恐懼無比,聞者傷心,看者膽寒的銅甲人! 曾經,多少武者被銅甲人虐得死去活來。 曾經,多少武者被銅甲人追得滿天亂跑。 曾經,多少武者被銅甲人打得狼狽不堪! 多少武者都知道,一旦被銅甲人壓制了,那就絕對不會有反敗為勝的機會。 可是此刻,林白的一劍,顛覆了他們對銅甲人所有的認知! “一……一劍……” “居然就只用了一劍便將銅甲人劈成了兩半!” “我的天啊,什么時候銅甲人都變得這么弱了。” 很多武者難接受面前出現的這個事實,紛紛驚叫起來。 而隨后,這些武者驚恐連連的看著林白:“他居然是一個劍修!” “他居然是一個劍修!” “他居然是一個劍修!” 這一句話,久久的回蕩在所有人的耳邊。 幾乎全場在圍觀林白沖關的武者都驚訝了。 原本以為林白會如此兇猛不凡的拳法,他應該是一個拳修。 可是誰都沒有想到,林白的拳法如此厲害,他的劍法更是恐怖至極。 他居然是一個劍修! “你麻痹,既然你是一個劍修,為什么從第一關開始不用劍,而要用拳。” “行了,知道你牛逼了,行了吧。” “太欺負了,這林白太欺負人了!單靠拳法就沖了第十關,老子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施展了全身手段連第五關都過不了!” “麻麻,這里有人欺負我!” “太欺負人了,現在林白出劍了,恐怕如今的他,才是他最強的實力吧。” 很多人都是愁眉苦臉的說道。 曾經多少的武者施展全身手段,連第五關都過不了。 而林白明明是一個劍修,卻依靠拳法就輕松的沖過了第十關。 如今出劍了? 那他會強到什么地步? 很多人都是期待起來。 就連那看守木人巷的長老都是一副驚訝得目瞪口呆:“沒想到啊,他的拳法如此之強,而他的劍法更加之強,他居然是一個劍修!” 誰都沒有想到。 全場除了白瀟瀟之外,誰沒有猜到林白居然是一個劍修! 齊耀瞪大了眼睛,滿臉呆滯的說道:“單靠拳法,就沖過了第十關,而他最擅長的還是用劍……,如今他已經出劍了,那他會沖到第幾關呢?” 姚風瞪大眼睛,氣急敗壞的叫道:“不不不不,這怎么可能,這怎么可能!他拳法這么厲害,怎么可能是一個劍修。” “騙子,騙子,大騙子!” 姚風怒吼道。 當所有人還在為林白是劍修事實而驚呼的時候。 第十一關已經開啟了。 一百一十個木人,從地面之上冒起來。 林白此刻面色平靜了。 一劍在手,天下我有。 一百一十個木人冒起來的一瞬間,林白聞聲而動,一道劍氣怒斬而出。 噗嗤—— 這一道劍氣從面前所有的木人面前,橫掃而過。 銳利無比的劍芒,宛如死神的鐮刀一般,在這些木人都還沒有移動的剎那之間,便齊齊將這些木人的頭顱斬飛出去! 一劍!一百一十個木人全部擊碎! 一個呼吸之間,第十一關以過。 而林白一劍便破了第十一關的時候。 外面圍觀的武者,居然沒有歡呼,反而是異常的安靜,連一點聲音都沒有。 這個時候,林白感覺這一片天地中的生靈都死去了一般。 寂靜! 死一樣的寂靜。 林白一愣,好奇的回頭一眼看去。 只見此刻站在木人巷之外的所有武者,如今都是一副宛如見了鬼一般的看著林白。 他們臉上驚訝的表情,已經呆滯了。 驚訝道了極致,都沒有表情變化了。 就連那看守木人巷的長老,一位看見很多武者挑戰木人巷的長老,此刻都是一副活見鬼一般的看著林白。 白瀟瀟站在人群之中,看見周圍武者呆滯的表情,微微一笑。 但白瀟瀟心中也知道,誰看見林白有如此之強的實力,也都會心驚的。 釘—— 不知道是哪一個武者身上的繡花針掉在地上了,林白聽見了聲音。 剎那之間,全場回過神來。 山呼海嘯的聲音傳來。 “我靠你麻痹的奶奶個熊的三舅老爺的丈母娘啊……” 有些武者更是驚訝得說話都說不清楚了。 “這還是一個人嗎?” “這簡直是一個妖孽啊!” “我終于知道為什么有些天才被之為妖孽級天才了,因為他們干出來的事,就不是一個正常人能干出來的!” “妖孽啊!這是一個妖孽!” 很多武者都是瞪大眼睛的看著林白,咬牙切齒的驚叫著。 齊耀震驚的臉色,久久難以恢復平靜,說道:“我輸了,林白的實力,恐怕不會止步于第十二關……,他甚至于會走得更遠,甚至于會走到當年林鐸的哪一步……” “林鐸,木人巷,千百年來,唯一一個十八關記錄的保持者,無人可以超越!” 齊耀震驚連連的說道。 姚風的世界崩塌了,宛如丟了三魂七魄一般,驚恐的看著林白:“不可能,不可能,你一個在第一關都要用兩個時辰才能通過的廢物,怎么可能沖破第十一關!” “長老,長老,是不是這些機關木人壞了,是不是機關木人壞了,怎么可能被他一劍就殺了一百多木人。” 姚風這個時候對著看守木人巷的長老大叫起來。 “是啊,是不是木人壞了?” “怎么會這么弱!” “這里面必定有問題啊!” 很多武者都看著木人巷長老問道。 看守木人巷的長老,滿臉認真說道:“機關木人和鐵甲人、銅甲人,都沒有任何問題。” “是林白的實力太強而已!” 是林白實力太強而已,這句話宛如魔音一般,從今往后一百年,都會回蕩在如今目睹這一幕的武者耳邊。 時過很多年,當這些武者對自己家族后輩說起,曾經看見一個逆天的劍修,一劍便過了木人巷第十一關的時候,他們的后輩武者都不信,并反問道:那有這么強的武者,如果有,那就是一個神了。 他們回答:或許他就是一個神吧。百易街机真人捕鱼 快乐血战到底麻将 贵阳捉鸡麻将技巧口 分分彩是不是骗人的 什么叫平特一肖怎么买 龙江福彩p62开奖o 王者娱乐app官方下载 麻将单机版破解版下载 少林足球国语高清 南宁麻将十三幺多少分 鸡的生肖号码是多少 广西快3开奖数据 兼职网络赚钱 广西快3人工计划网页 两肖2码期期准永久中特免费 琼崖海南麻将下载安 王者电玩城官方网站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