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九龍圣祖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3333章 你沒有討價還價的資格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徐良一,你什么意思?”

    張生盯著這個烈陽殿的天才看了半晌,終于是忍不住問出這句話來,其實這也是其他圍觀修者們想問的。

    眾所周知,張生就是孤家寡人一個,一人吃飽全家不餓,這才是他敢和烈陽殿天才放對的理由,也不怕得罪這么一尊龐然大物。

    沒有人相信徐良一剛才那幾句話是空穴來風,而這正是他們疑惑的地方。

    孑然一身的張生,怎么可能聽徐良一擺布,更何況那家伙一看就對木之極火志在必得呢。

    剛才的戰斗,雖然是張生落了一些下風,但遠沒有達到讓其退避三舍的程度。

    徐良一有很多手段沒有施展,他張生也未必就用了全力,他還要留著些力氣,去爭奪木之極火呢,或者說為了應付可能會出現的變故。

    “就是字面的意思,張生,如果我讓你出手對付那小子,你會不會答應?”

    徐良一也沒有拖泥帶水,這兩句話,算是將剛才那種隱晦的意思擺到了明面上,這無疑讓得諸多圍觀修者們,心頭的疑惑更加濃郁的幾分?

    “憑什么?”

    張生果然不是逆來順受之輩,聞言冷冷反問,這話的意思是,就算你是烈陽殿出來的天才,我張生也未必會怕了你。

    事實上剛才二人才在打生打死呢,轉眼之間徐良一就要讓張生掉轉槍頭幫自己對付星辰,不僅是張生自己不明白,所有人都不明白。

    只有云笑微微皺了皺眉頭,經過那次仙晶礦脈之戰后,他對于那個一向低調的頂尖勢力烈陽殿,無疑是有著極為深刻的印象。

    連月神宮和摘星樓的天才,當時都被陶治亭玩得團團轉,今日見到的這個徐良一,是不是也有那樣的本事呢?

    徐良一在烈陽殿的身份,比陶治亭還要高得多,本身的實力也達到了高品仙尊的層次,要說心智的話,恐怕也要在陶治亭之上。

    此刻徐良一既然說話,那就絕對是事出有因,只是云笑并不知道這個烈陽殿天才,到底要用什么手段來控制張生聽話罷了。

    “難道他是一名毒脈師?暗中在張生的身上下了劇毒?”

    云笑想到一個可能,畢竟烈陽殿原本就是火屬性修者居多,也是離淵界煉脈師最多的地方,之前徐良一沒有表現出來,并不代表他不是。

    事實上這一次云笑是真的想岔了,徐良一雖然有一條火屬性祖脈,卻并不是煉脈師,他之所以胸有成竹,其實是有一些另外的安排。

    “憑這個,可以嗎?”

    就在所有人都盯著徐良一的時候,這個烈陽殿天才忽然伸手在腰間抹了一下,然后一個金燦燦的圓環狀東西,便是憑空出現在他的手中。

    “那是什么?一件仙器?”

    不少人盯著那并沒有什么特殊氣息的金環,下意識地便想到一個可能,暗想這位烈陽殿天才,難道是想用一件不俗的武器,來讓張生效忠自己嗎?

    可是世間又有哪一件仙器的價值,比得上傳說中的神物木之極火呢?

    哪怕是一些下品神器,恐怕也遠遠沒有木之極火的價值高吧,那可是能永久提升自己脈氣修為,更能擁有一種特殊能力的絕世寶物啊。

    “不是仙器,更不是神器,甚至……不能稱之為武器!”

    或許也只有云笑那強橫的靈魂之力,才能感應到幾分真相,在他的感應之中,那金環之中沒有半點能量波動,就是一個普通的金環。

    這無疑讓云笑心中的疑惑再次濃郁了幾分,這么一件沒幾兩重的金環,難道就能讓那張生就范?

    “這……這東西,你……你是從什么地方得來的?”

    哪知道就在云笑認為一個普通的金環,根本不足以打動張生的時候,卻見得這位實力不俗的七品仙尊,身形狠狠一震,口氣都變得有些顫抖了起來。

    從張生顫抖的話語之中,所有人都能猜到那看起來并不起眼的金環,或許對于這位來說異常重要,要不然他不會如此失態。

    “我在前來古竹鎮的時候,在一個小村莊內遇到了一對母子,我看那孩子可愛,便用一枚下品仙晶,換了他頸上項圈,張生,你覺得這筆買賣算不算虧?”

    徐良一侃侃而談,從他的這番話中,旁觀修者們都想了很多,暗道自己所了解到的張生孑然一生,事實恐怕并非如此啊。

    “堂堂烈陽殿艮殿天王的大弟子,行事竟然如此卑鄙!”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張生深吸了一口氣,陰狠的目光盯著那位烈陽殿天才,如欲噴出火來,這就更加肯定了眾人心中的猜測。

    “既然知道你張生突破到了七品仙尊,我又怎么可能不早做準備?怎么樣,用你妻子和兒子的性命,換你一次出手,你應該不算太虧吧?”

    徐良一臉上噙著一抹淡淡的笑容,似乎并沒有因為被罵“卑鄙”而憤怒,反而有一些沾沾自喜。

    所謂量小非君子,無毒不丈夫,這是徐良一直遵循的理念,在某些特定的情況下,出手殺一些無辜之人,也是可以的。

    只要能達到自己的目的,徐良一可以說是無所不用其極,包括那早早投入他麾下的趙松柏,也是他用了一些非常規的手段,效果極其不錯。

    徐良一自詡算無遺策,在前來古竹鎮之前,便已經打探到了古竹鎮有哪些強者的存在。

    當然,以他的眼光和身份,沒有突破到七品仙尊的家伙,是入不得他法眼的。

    也就是趙松柏這個眼看就要突破到七品仙尊的修者,才能得到徐良一的另眼相看。

    而針對張生這個已經突破到七品仙尊的強者,他就是另外一番算計了。

    在別的修者眼中,張生無牽無掛,沒有宗門家族拖累,可徐良一卻是早早打聽清楚,這個七品仙尊在外邊,還有著一個私生子。

    那不知道是不是張生妻子的女人也就罷了,但徐良一知道,張生心中最重要的人,絕對非那只有幾歲的獨子莫屬,這才是他能控制張生的殺手锏。

    “我可以答應你,不過你得立個天劫毒誓!”

    張生臉色青紅交替,一看就處在爆發的邊緣,不過最后終究還是深吸了一口氣,他終歸還是放不下那個寶貝兒子。

    “張生,你沒有跟我討價還價的資格,答應,你活著,你妻子和兒子都活著,不答應,全都得死!”

    然而就在眾人認為徐良一會順著張生的話立下天劫毒誓之時,這位烈陽殿天才的臉色卻是忽然轉冷,說出來的話,再也沒有剛才的半點和煦。

    像徐良一這樣的烈陽殿天才,又豈會輕易立下天劫毒誓,那不是有可能受制于人嗎?

    更何況此刻徐良一根本就沒有放過張生的打算,這家伙無視自己的身份,竟然敢出手對付自己,簡直是死有余辜。

    要不是這家伙有著七品仙尊的修為還有點用,徐良一哪用得著費如此之多的唇舌,至于什么天劫毒誓,就當個笑話聽就行了。

    “你……”

    對方沒有順自己的意,張生肺都差點氣炸了,他心頭有著一抹濃濃的不安,徐良一的態度,似乎已經說明了一些什么。

    “還在猶豫嗎?我改變主意了,現在我給你的任務是殺了那小子,要不然就等著給你兒子收尸吧!”

    就在張生猶豫的當口,徐良一再次開口,而這一次給張生的任務,卻是比剛才要難得多,攔阻和擊殺完全就不是一個檔次的目標。

    “張生,再耽擱下去,說不定等下的任務,就是去殺白雙敬和曹曦文兩人中的一個,你覺得自己時間很多嗎?”

    徐良一口才是極好的,不斷給張生施加壓力,此言一出,頓時讓這位再無討價還價的心思。

    這對付一個黑衣小子都沒有太大把握了,要是再讓他張生去對付月神宮和摘星樓的天才,那他多半要吃不了兜著走。

    “小子,就怪你運氣不好吧!”

    心中打定主意的張生,下一刻已是將氣息鎖定了黑衣青年。

    說著這句話的時候,他自己的心頭也是一片苦澀,暗道自己才是那個運氣最不好的人吧?

    原本以來聯合了兩大六品仙尊頂峰的竹刀客和逍遙劍,可以在這諸強林立的混戰之中分一杯羹,沒想到竟然會是這樣的一個結果。

    這和徐良一的勝負還沒有分出來,竟然就要聽這個烈陽殿天才的命令,成為前者的馬前卒,張生可以想像,木之極火肯定是沒有自己的份了。

    甚至最后能不能保住這一條性命,或者說妻兒的性命,都還是兩說之事,因此張生這滿腔的怒火和不甘,全都轉嫁到這個黑衣小子的身上去了。

    此刻的張生,急需有個人來發泄自己的憤悶,更何況只有將眼前這黑衣小子打殺了,才能讓徐良一滿意。

    至于那個狡詐卑鄙的烈陽殿天才,在自己打殺了黑衣小子之后,還有沒有什么更加卑鄙無恥的算計,此刻的張生,已經是沒有心思去多想了。

    走一步算一步吧。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百易街机真人捕鱼 排列3开机号 贵州11选5平台 排列五200近期 吉林快3开奖快结果 管家婆期期准来料精选 福建11选五5前3走势图 甘肃快三遗漏走势图 pk10在线精准计划包赢 彩票精准计划聊天室 河北20选5奖结果查询 山东11选5走势一定牛 北京乐天化成配资公司 腾讯五分彩开奖结果 券商低佣金 辽宁35选7玩法特别号码 股票账户开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