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玄幻小說 > 九龍圣祖 >

第2568章 反咬一口

    “霍英,你勾結蒼龍帝宮意圖不詭,真當我們都瞎了不成?”

    強壓下心中怒意的穆極,目光在那邊的摩尋身上掃過,而此言一出,不少長老都是暗自搖頭,暗道這樣的說法,未免太過牽強了點。

    雖然說火烈圣鼠一族和蒼龍帝宮沒有多少交集,但也曾并肩作戰過幾次,那幾次的聯合還算是融洽,雙方不僅不算是敵人,甚至勉強能算是朋友了。

    這一次帝宮三長老摩尋來到火烈宮,不少長老都是知道的,而且像三長老這樣的實權長老,還知道摩尋是一名圣階高級的醫脈師,是二長老專程請來替赤炎驅毒的。

    更深層次的一些細節,諸多長老并不知情,但至少在這明面上,霍英做得極其到位,擯棄多年嫌隙,主動延請名醫來給赤炎看病,這份心意諸長老都看在眼里。

    可不知道為什么,大長老突然之間深夜放出傳訊煙火,并誣指二長老勾結外人意圖不詭,這怎能讓這些火烈圣鼠一族的長老們相信?

    “大長老,這凡事都講求一個證據,現在你身上半點傷勢都沒有,單憑你紅口白牙,可不能定我的罪!”

    霍英胸有成竹,說出這番話的時候,臉上還故意露出一抹委屈之狀,讓得諸長老更加相信他的話,而其所說也是事實。

    此刻穆極根本就拿不出剛才發生之事的證據,單憑云笑一個外人的一面之辭,也不足以讓這些火烈圣鼠一族的長老們取信。

    最大的原因,還是因為穆極完好無損地站在這里,若是他身上帶傷還好說,至少單憑一個帝宮三長老摩尋,是傷不了這位火烈宮大長老的。

    “云笑是我請回來救治赤炎的,難道憑他身上的傷勢,還不足以說明問題嗎?”

    穆極也知道從自己身上很難讓這些長老們相信,因此見得他側身讓出身后的云笑,然后指著這個氣息極度紊亂的粗衣青年,開口說道。

    對于此事,倒是有不少長老得到了消息,而且以他們的情報系統,也能得知云笑在人類疆域鬧出的那些大動靜,對于這個名字并不會有太多的陌生。

    “大長老,你這話就有些可笑了,一個人類小子身上的傷,豈能證明我霍英的叛族之罪?”

    聞言霍英不由冷笑一聲,聽得其口中侃侃而談,將所有長老的目光都吸引過來之后,他其實已經是有了另外一番說辭。

    “想必諸位長老也應該知道,云笑在人類疆域的時候,乃是蒼龍帝宮的通緝要犯,摩長老的嫡系后輩也曾死在云笑的手中,那么在看到云笑的時候,一時沖動之下忍不住動手,也是在情理之中吧?”

    霍英將心中的想法整理了一下,然后緩緩道出,讓得不少火烈圣鼠一族的長老們都是微微點頭,暗道這果然是人之常情。

    云笑是蒼龍帝宮通緝要犯之事,在整個人類疆域都不是秘密,如此大事自然也傳到了北妖界之中,位處北妖界南域的火烈圣鼠一族強者,盡都知道一個大概。

    現在從霍英的口中,諸人還知道了云笑和摩尋有著另外一種大仇,在這樣的情況下,所謂仇人見面分外眼紅,那也是說得過去的。

    霍英的這番話,將摩尋和云笑之間的矛盾,定義為了人類內部的仇殺,將自己完完全全地摘了出來,如此一來,穆極的“誣蔑”,可就和他沒有半點的關系了。

    這位火烈宮二長老老奸巨滑,這也是他在剛才及時收斂脈氣的原因所在,就是怕被這些闖進來的長老們看出破綻,從而生出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現在看來,這一步走得真是精妙之極,任穆極如何“誣蔑”,霍英都有話說,單單比口才的話,他自問就算是十個穆極,也不及自己的一張嘴巴。

    “諸位,霍某好心請回摩長老,替赤炎驅毒治病,沒想到卻引來大長老如此猜忌,若你們相信他的話,那就將我綁了吧,我霍英絕不反抗!”

    此刻的霍英,將自己偽裝成了一個被誣蔑者,聽得其口中之言,這些火烈圣鼠一族的長老們雖然不盡相信,卻更不相信剛才穆極所說的話。

    霍英都坐到火烈圣鼠一族二長老的位置了,而且這些年來族長和大長老都不太管事,幾乎可以說是霍英一家獨大。

    都到這種地步了,他還有什么不滿足的呢?需要冒這么大的風險對大長老出手,難道就是為了一個大長老的位置嗎?

    這樣的動機是經不起推敲的,諸多長老們,實在想不通霍英有什么理由這樣做,更何況此刻的大長老穆極,還好端端地站在這里呢。

    “不過大長老的心情,我還是能理解的,所謂關心則亂,畢竟是自己的寶貝外孫,所以今日之事,我權當沒有發生過,也希望赤炎能早日康復!”

    霍英一臉的委屈之狀,這一番話出口后,不少長老都是微微點頭,暗道果然還是二長老大度,這份風骨,比起大長老的隨意攀咬來,簡直好了不知多少倍。

    “你……”

    聽得霍英之言,穆極差點忍耐不住噴出一口老血,直到今時今日,他才算是見識了這位二長老的演技,那簡直就是妙到毫巔啊。

    在霍英刻意的表演之下,他這位二長老赫然是成了一位胸襟廣闊,不計前嫌的大義之輩,受到如此委屈還能既往不咎,簡直就是長老們的楷模啊。

    反觀大長老呢?卻是一個因為舊怨刻意誣陷族中長老的卑鄙小人。

    兩者之間的情操一目了然,火烈圣鼠一族都是性烈如火,當即就有長老朝著穆極投去了鄙夷的目光。

    感應著這些目光,就連云笑都知道今日之事,恐怕要讓霍英占一次上風了,這位火烈宮二長老的口才和心智,果然是非同一般。

    “摩長老,說起來此事你也確實不對,怎么能當著大長老的面動手呢,不如這樣,你跟大長老道個歉,這件事就算是揭過了!”

    霍英好人做到底,壓得穆極說不出話來之后,便是將目光轉到了摩尋的身上。

    只不過他這番話出口后,卻是見到那個帝宮三長老有些神不守舍,心頭不由暗暗升騰起一絲不妙的感覺。

    說實話,剛才穆極和霍英之間的斗口,摩尋真是充耳不聞,因為他體內的天血噬散已經是蠢蠢欲動了起來,讓得他很有些心驚肉跳。

    在這樣的情況下,摩尋又怎么可能有心思去聽那邊無關緊要的對話呢?他的眼中只有一個云笑,因為這是他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

    今夜之事,霍英倒是可以憑著自己的一副好口才撇清關系,可即使摩尋能壓下和火圣鼠一族的矛盾,他身上的天血噬散又該怎么辦?

    因此在這一段時間內,摩尋心頭一直都在糾結,他知道要是自己偃旗息鼓而走,等待著自己的必然是血氣被吞噬一空,天血噬散劇毒的厲害,作為帝宮三長老,他知之甚深。

    “摩長老?”

    這邊霍英在話落之后,看到摩尋失魂落魄的樣子,心頭的不安愈發濃郁了幾分,忍不住再次叫了一聲,而這一道聲音,明顯是讓摩尋心中的最后一根弦也繃斷了。

    嗖!

    就在這眾目睽睽之下,所有火烈圣鼠一族的長老們,都是目瞪口呆地看著那個帝宮三長老摩尋,赫然是身形一動間,如同一只大鳥般朝著某個粗衣青年怒撲而去。

    看來摩尋在心中糾結一番之后,還是覺得自己的這條老命更要緊一些,天血噬散劇毒一旦爆發,那可是比死更加難受的痛苦折磨啊。

    反正結果不可能比這個更壞了,在摩尋心中權衡之下,終于是忍不住出手了,他還打著主意,或許穆極在和霍英斗口時,來不及出手阻止自己呢。

    此刻云笑祖脈之力已經收斂,重新回到了至圣境初期的修為,而其之前已然身受內傷,摩尋相信在這樣情況下,自己一招之間將其拿下,有著極大的可能。

    雖然說這里乃是火烈圣鼠一族的總部火烈宮,云笑還是穆極請回來的,但摩尋有理由相信,只要云笑被自己擒住,這些老家伙們除了穆極之外,未必便敢撕破臉皮。

    再加上摩尋還有霍英這一張底牌呢,到了那萬不得已的時候,這火烈宮二長老終歸是要相幫自己的。

    只是摩尋不知道的是,在火烈圣鼠一族長老們都現身之后,霍英的心境已經有了一些變化,只不過這樣的變化,根本沒有表現在人前而已。

    摩尋突如其來的出手,確實是將所有人都嚇了一跳,尤其是大長老穆極,簡直怒不可遏,他從來都沒有想過,在這樣的時候摩尋竟然還敢出手。

    “好膽!”

    只聽得穆極一道厲喝聲出口,身上熾熱的妖脈氣已是不要命地冒將出來,既然這位帝宮三長老如此不識抬舉,那就讓其永遠留在火烈宮吧!

    在穆極看來,此刻的霍英應該是不敢出手的,如果這老家伙出手倒是正中下懷,可以證明自己剛才所說的話并不是空穴來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百易街机真人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