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破天錄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075章 強嫁肉山三千斤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看著眼前這一幕,李乘風簡直想轉身就跑。

    這他娘的什么事兒啊?

    可此時老頭子已經悄無聲息的轉到了李乘風和大師姐的身后,一副虎視眈眈的模樣。

    李乘風暗恨,心中正飛快的盤算著逃出去的辦法,可他卻見那肉山一般的女子站在了大堂中央后,不住的拿著手中像毛巾一樣大小,可在她手中卻仿佛只有手帕一樣嬌小的手絹往自己頭巾下面不住的擦拭著什么。

    一旁的老婦人見狀笑道:“女兒啊,今日可是大喜的日子,哭什么呀?”

    李乘風心中立刻破口大罵:你他娘的不會是在流口水吧?

    隨后卻聽見這肉山嬌滴滴的哽咽說道:“女兒只是覺得即將與家人分離,心中哀傷罷了。”

    她掀起頭巾往李乘風處瞥了一眼,秋波流轉,雖然眼中含笑,可瞅見李乘風時卻嬌羞一笑。

    這一笑,李乘風頭皮都麻了!

    他知道東南的士紳有一種玩法,那就是針對每年一度的花魁選美活動開辦了極其另類的花魁選丑,一年一度各大青樓選出一個最丑的丑魁來。

    花魁選美多是春初舉行,意味春天來臨,百花齊放之意,而丑魁選丑則是秋末舉行,意味凜冬將至,萬物凋零之意。

    選丑過程中各大丑角極盡各種賣乖弄丑之舉,令人捧腹同時,有些丑得驚天動地的也令人齜牙駭然。

    李乘風瞧見眼前這肉山,只覺得她若是去到東南選丑,立刻便是花中丑魁,丑中狀元,因為……他還從未見過一個頂著豬腦的女子。

    這分明就是一頭野豬精吧!!

    肥頭大耳,蒜頭凸嘴,大眼豆目,黑毛粗皮!

    李乘風不敢多看一眼,連忙挪開目光,可他這一目光躲閃,卻瞅見一旁大師姐繃著個臉,一臉神情嚴肅,死了爹娘的模樣,如果不是瞧見她嘴角微顫,五指用力握拳,一副強行忍笑的模樣,他還以為要進洞房的便是大師姐。

    李乘風惡狠狠的剜了大師姐一眼,卻聽見老婦人哈哈一笑,道:“誒,娘將你嫁出去,又不是讓你離開我們,以后咱們一家人都在一起快快活活的過日子。”

    這肉山先是一喜,繼而又悲聲道:“可是女兒是嫁人了,女兒的妹妹們卻還待字閨中,苦候春閣……”

    這話說完,這老頭子連忙點頭道:“還是豬娃兒有心!”

    喂喂,你們也知道你家娃兒長得像豬啊!!

    李乘風心中忍不住再次吐槽。

    老婦人接著又道:“無妨無妨,回頭一塊嫁了便是,嫁一個是嫁,嫁兩個也是嫁!”

    李乘風聽得目瞪口呆,眼角抽搐:你特么的還沒完了是吧?抓著一只羊猛薅?

    一旁的大師姐使勁繃著臉,手指甲都插到了肉里面去了,李乘風別過臉去瞧她,希望她說句話,但大師姐立刻腦袋別向另外一方,嘴角抿得抽動起來。

    李乘風心中惱恨,一扭頭,咬牙切齒的說道:“行行行,老子娶一個也是娶,娶兩個也是娶!還有什么歪瓜裂棗,破銅爛鐵,臭魚爛蝦的,一并叫出來,老子一股腦兒收了便是!”

    老頭子頓時大怒:“混賬,你方才說什么?”

    李乘風立刻賠笑道:“岳父大人息怒,小婿能娶到這么好的千斤小姐,那可真是開心極了,胡言亂語,童言無忌,別當回事,別當回事……”

    大師姐快要忍不住了,她已經開始渾身抽抽。

    反正目前這火燒不到她身上來,看熱鬧不嫌事大,看出殯不嫌殯大!

    老頭子一聽李乘風這般說話,立刻咧嘴笑道:“賢婿客氣了,無妨無妨,反正都是一家人了。”

    李乘風皮笑肉不笑的打起哈哈,兩人正說笑間,里屋兩名侍女又引出兩個鳳披霞冠的新娘子,李乘風一瞧,倒吸一口冷氣。

    好嘛,肉山三千斤!!

    可緊接著,李乘風忽然一臉費解的看著里面又走出兩名身著新郎服的男子,這男子一個比一個精瘦,賊眉鼠眼,尖嘴猴腮,那模樣簡直就像是柴火棍成精,細胳膊細腿的讓人覺得一個小娃娃碰他一下似乎都能折斷他胳膊大腿。

    難不成這家飯菜都讓肉山三千斤給吃了?

    這家重女輕男是祖傳文化啊?!

    李乘風哈哈拍腿狂笑起來:“哎呀呀,大師姐呀大師姐,你也跑不掉啊……”

    大師姐臉色煞白,惡狠狠的剜了李乘風一眼,卻見李乘風笑吟吟的得意道:“眼看他起高樓,眼看他樓塌了!”

    沒等他說完,這老婦人便道:“丑大、丑二,你們也便隨著三位姐姐一塊兒嫁了吧!”

    李乘風的笑聲戛然而止,仿佛被掐住了脖子的鴨子一般。

    隨即一旁的大師姐終于忍不住了,哈哈大笑起來,笑還不算完事兒,她學著李乘風方才的樣子拍腿大笑。

    李乘風怒不可遏:“喂,他們可是男的啊!”

    老婦人眼中閃爍著危險的目光,她陰惻惻的說道:“方才誰說的臭魚爛蝦、歪瓜裂棗、破銅爛鐵來著?哼,老娘這里什么沒有,就是臭魚爛蝦,歪瓜裂棗,破銅爛鐵多!你都一股腦兒收了吧!”

    李乘風呆若木雞,他眼角抽抽,已經開始悄悄打量四周,尋思著是不是要撇下大師姐自個兒逃了算了。

    可他身后的老頭子卻是嘿的一聲笑,他從懷中掏出一盞九華燈,然后往空中一托。

    這盞九華燈便自己亮了起來,放出一道紅光,將這本來就紅艷艷的洞府照得腥紅滲人,光亮直透洞府外面。

    “九華燈?”大師姐臉色一變,眼神中流露出恐懼之色。

    “什么九華燈?”李乘風壓低了聲音道。

    大師姐低聲道:“專門攝人魂魄的妖燈,你看那九華燈中流轉的都是被攝取無法逃脫的魂魄。”

    李乘風一瞧,果然瞧見則九華燈外面像是在走皮影戲一樣的人影的確都是一個又一個被關在里面的魂魄。

    李乘風眼角抽搐,他此時心中無比的期盼混沌與朱厭能再殺過來,總好過眼下這逼婚的場景。

    此時四周的樂手們吹拉彈唱得越發起勁,有九華燈在后面斷后路,老頭子也放心的來到上首處與老婦人一塊坐下,然后一旁也不知道從哪里鉆出一個人模狗樣的司禮,拉扯著尖銳的嗓音高聲道:“吉時已到,上前拜堂!”

    很快旁邊鉆來兩名膀大腰圓的侍女將李乘風挾持在其中,李乘風一臉生不如死的被帶到堂前,他掙扎著回頭看了一眼大師姐,卻見她抿嘴而笑,見自己望過來時,又忍不住撲哧一聲,扭過頭去。

    李乘風悲憤不已的被帶到堂中,眼看著就要一拜天地時,忽然間聽見洞外傳來一個聲音:“李真人?李真人可在里面?可讓在下一陣好找啊!”

    聽到這聲音,李乘風簡直眼淚都要下來了,艾瑪,親人吶,這時候來的不管是什么妖魔鬼怪,生死大敵,那都是親人吶!!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百易街机真人捕鱼 天津快乐十分奖金多少 河南体彩泳坛夺金规则2019 吉林11选5高手指点 河北快3开奖今天 安徽十一选五玩法 炒股股票平台 合肥定盘星配资公司 青海快三123位走势 辽宁快乐12选5开奖 陕西11选五开奖结果一定牛 2013急速赛车节 安徽快三今日推荐号码 十一选五特殊规律 腾讯分分彩定位公式 股票配资平台诈骗案 加拿大28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