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破天錄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025章 黑暗之主引混沌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李乘風站在擂臺上承受著這四面八方撲面而來的喝彩聲以及咒罵聲,漫天紙屑仿佛繽紛大雪從天而降。

    如果說之前,李乘風還在多多少少有些享受在擂臺上不斷征戰不斷連勝后睥睨四方的快感,那現在李乘風卻覺得有些驚悚。

    雖然他戰勝了傀真人,但李乘風很清楚,這并不是他一個人的功勞,盡管傀真人設計布局,又是主場作戰占盡優勢,可是李乘風還是見識到了這樣的大修行人一旦走投無路以后爆發出來的力量有多么的可怕。

    他們這一場連番大戰中,有一個環節失誤,那便是全軍覆沒的結局!

    這當中有很多偶然,也有必然。

    可真正讓李乘風警惕的是,這個傀真人在交戰之前他搜集過對方的資料,打聽過對方的名聲,知道他兇名赫赫,可真的一交手起來,立刻便知道盛名之下無虛士!

    神京臥虎藏龍,這些人當中又有多少人像傀真人一樣呢?

    又有多少人對他充滿了敵意?

    李乘風在經過休息后重新返回賽區等待第十四名挑戰者,而當李乘風離去后,這里的人們依舊議論紛紛方才發生的事情,一個個意猶未盡。

    在看臺一個角落中一名彪形大漢正雙手抱胸的站在觀戰臺上,他旁邊趴著一只癩皮狗,滿臉皺紋,眼角嘴角盡是白須,看起來又老又丑。

    這個巨大的觀戰臺四處都是人山人海,到處都是摩肩接踵人頭涌動,可唯獨這里空出一大片區域來,沒有人敢跟他站在一起。

    因為他們都認了出來,這人正是當下最炙手可熱的種子選手,甚至已經超過了頭號種子選手趙飛月,他便是鳳歌楚人狂。

    楚人狂用手婆娑著自己胡子拉碴的下巴,滿是疤痕的面孔仿佛大理石一般沉靜,他的雙眼死死的盯著擂臺下的李乘風,眼窩里面似乎在燃燒著火焰,那是興奮與狂喜的火焰,是見獵心喜的狂熱。

    這是一個真正的武癡,他從出生開始便被家人以秘藥泡水,又用秘膏擦便全身,也就是說,許多人修行是從他們明事理懂世事開始,可楚人狂卻是從娘胎里面出來的那一剎那,他就被家族開始著手培養,不斷打熬他的肉身鼎爐。

    合一門本身的修行功法就極其逆天,違背人理,而到了楚人狂這一代,歷代的資源砸在他的身上,再加上他天賦又確實超越了歷代先祖,這使得他達到了合一門有史以來的最高境界,金身玉身合二為一已經超過了不壞不死的境界,直追最高的不朽境界。

    楚人狂的戰斗功法狂暴兇厲,幾乎沒有人能夠正面阻擋,他從小嗜武如狂,看見強者就要上去挑戰,勝了不以為意,敗了卻不怒反喜。

    到了楚人狂十八歲的時候,他已經找不到對手,于是他開始游歷天下,縱橫江湖,直到多年后他回到家中發現合一門慘案同時慘遭誣陷后,悲憤交加的楚人狂發誓要復仇洗冤,于是他找到了四皇子。

    四皇子急于用人,幫楚人狂暫時洗清了“冤屈”,條件便是答應幫四皇子做兩件事。

    “楚真人!”

    旁邊傳來一個聲音,楚人狂扭頭一看卻見是四皇子身邊的幕僚董道明正滿臉堆笑的看著他。

    楚人狂微微斜睨了董道明一眼,用冰冷的目光告訴他:有屁快放!

    董道明被這目光一盯頓時仿佛被人打了一拳一樣,胃部痙攣,渾身冰冷,手腳發麻,他立刻垂下目光不敢再看,顫聲道:“殿下請大真人移步敘話。”

    楚人狂鼻子里面噴出一道氣息,他冷哼道:“是讓我對付這個李乘風吧?”

    董道明點頭道:“確有此意。”

    楚人狂目光中流露出一絲狡猾之色:“那這就算第一件事了!”

    董道明道:“那是自然。”

    楚人狂道:“那我便不去了,跟你們殿下聊不來!”

    董道明心中暗自吐槽:廢話,您老人家跟人聊天都是用拳頭!那能聊得來嘍?!

    楚人狂盯著李乘風離開擂臺后,他喃喃低語道:“希望他會是一個好對手!”

    ……

    隨著乾坤斗法場迎來另外一場焦點戰役后,李乘風與傀真人的一場大戰很快被人們置之腦后,他們當中絕大多數人都不知道在擂臺之外又發生了什么。

    甚至在神京一隅的地下幾百米深處的黑暗石窟之中又埋葬了一個怎樣的可怕惡魔,他們也同樣毫不知情。

    “哎喲!”坐在馬背上正貪婪喝著水的趙小寶忽然放下水壺大驚的呼喊了一聲“我們忘了一個人!”

    李乘風等人紛紛回頭,趙小寶咬牙切齒的說道:“那個叫薇薇安的!我們把她給漏了!”

    李乘風微微笑了笑,道:“我把她綁在下面,她應該跟著傀真人一同葬身地底了。”

    蘇月涵道:“那樣的沖擊和地震,她活不下來的。”

    趙小寶恨恨道:“她可不是人,只是機關傀儡,沒那么容易死的!”

    李乘風嘆了一口氣,道:“是啊,但她也沒有法力和力量,如果沒死,那被困在下面,反而是世界上最可怕的懲罰了。”

    趙小寶怒哼了一聲,道:“那便便宜她了!”

    小鈴鐺這時候回頭,笑吟吟的看向趙小寶,道:“小寶,姐姐知道一個很賺錢的地方喲!”

    趙小寶臉色劇變,腦袋搖得跟撥浪鼓一樣:“不不不,小寶身子尚未安好,不行不行。”

    小鈴鐺笑容越發甜蜜:“無妨無妨,那地方無需費力。”

    趙小寶臉色煞白,求助的看向李乘風,哀聲道:“少爺!”

    李乘風繃著臉對小鈴鐺說道:“小鈴鐺真人,你若是真知道這樣的地方,也請一定告訴我,我會好好讓小寶‘賠謝'的!”

    趙小寶帶著哭腔嘶喊了起來:“少爺!!你就別欺負小寶了!!”

    周圍的趙飛月等人忍俊不禁的笑了起來,街道上充滿了快活的氣息,但唯獨戴著黑色帽兜的大師姐面目冷峻的將目光投向了另外一個方向,她冷峻的目光似乎透過時空看到了極遠的地方。

    ……

    神京距離兩千余里的小村落,一條小河靜靜的沿著村落蜿蜒流淌著。

    這里原本是一個恬靜秀美的村莊,生活在這里的人們農耕女織,打漁謀生。

    可是現在這條清澈的河流變得無比殷紅,便是上游源源不斷的流水也無法讓河水徹底清澈下來,因為上面河邊不斷的有浮尸一具一具的漂流下來,他們死狀奇特,有些渾身上下已經幾乎被吸干仿佛骷髏,有些則是被整個撕裂成幾截,五臟六腑有些沉入河中淪為魚腹美餐,有些飄在河面上隨波逐流。

    在這條蜿蜒的河道邊緣,這個村莊已經杳無人煙,連雞犬之聲也不見聞,村莊四周所有的花草樹木都呈現出一種詭異的狀態,有些花草竟然像打結一樣糾結在了一團姿態歪曲的生長著,它們有的長到齊腰高,有的則伏低地面,長得彎彎曲曲。

    有些樹木則瘋狂無序的生長出極長的枝干將整個村莊掩蓋吞沒,讓這里看起來像是一片原始叢林。

    在這片叢林之中緩緩走出一個人影,她并不著衫,身上半邊身子透明得可以看見跳動的心臟,半邊身子則是漆黑腐壞的血肉凝結而成的厚厚硬殼。

    這不是別人,正是與混沌合為一體的黃霓裳!

    與混沌合二為一后,黃霓裳便幾乎喪失了自己的主觀意識,只剩下殘余的潛意識在行動,只不過她走到哪里,便將災難與無序帶到哪里。

    直到她忽然間感應到了一個極為強大的黑暗力量在神京方向短暫出現后,她漫無目的的目光猛然間投向了神京方向。

    黃霓裳身形一閃,身子劃過一道黑霧飛快的向神京方向而去。

    可在她離去后,三名黑衣人緩緩現身,他們彼此之間面面相覷,眼神焦急。

    “怎么回事?為何混沌會往神京方向去了?”

    “不知!”

    “快攔住她,把她往河陽引!”

    “攔不住!你我功力未復此時上前阻攔,那是螳臂當車!”

    “必須立即通報尊主!”

    一名黑衣人語氣凝重,目光沉凝的緩緩說道:“混沌……要進京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百易街机真人捕鱼 股票数据怎么看 湖北快三中奖技巧 在线配资开户直选选择卓信宝 甘肃快三中奖规则 湖北快三湖北开奖结果 秒速赛车看号技巧规律 吉林11选5五码分布走势图 002456股票分析 北京快三走势图基本图 辉煌配资怎么样 江苏2020年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一分钟彩票是骗局吗 浙江20选5官方开奖 四川快乐12开奖手机版直播 北京赛车是官方彩票吗 pk10app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