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玄幻小說 > 破天錄 >

第903章 孤注一擲百倍注

    李乘風很清楚,眼前這個女莊家的確是在賭場廝混的常客,同時又是一個斗法經驗豐富的高手,她看來對自己的能力有所了解,同時又十分忌憚。

    所以她封鎖了可以被透牌的一切可能,努力的將雙方拉到一個普通人的境地,然后通過自己豐富的博戲經驗與技術來擊敗李乘風。

    如果只比麻將的技術,李乘風可不認為自己是這種老油條的對手,即便他有著超人的智商與智慧,可麻將一道千變萬化,它不僅僅是智力游戲,同樣也是經驗游戲。

    經驗豐富的頂尖高手可以通過對方不停的出牌來猜測和推理對方的牌型究竟是什么,要吃什么牌,碰什么牌,在提防的同時,不斷的完善自己的牌型,當中涉及到誘導、欺詐等心理戰術。

    智慧高超的人會去算牌,像李乘風這樣便是如此,他能夠在對方不斷打出牌的時候來不斷的計算概率來推測對方的牌型概率。

    可真正頂尖的高手,這些數據全部都在腦子里面,而且能夠憑借直覺與經驗來進行牌桌上的戰斗,這是無數次千錘百煉凝練出來的寶貴經驗,絕不是李乘風這種業余選手可以比擬的。

    趙小寶和韓天行兩人見李乘風和女莊家都將牌蓋在桌上,兩人飛快出牌,飛快摸牌,牌桌上唯一被翻開的只有桌面上已經打出去的牌。

    韓天行低聲道:“師兄記得住么?”

    趙小寶用只有兩人能聽見的聲音低聲道:“少爺記牌很厲害!”

    說話間,女莊家抓住了李乘風打出的一張一筒喊了一聲“碰”,隨后李乘風又打出一張九筒,女莊家立刻又道:“杠!”

    一記明杠后,女莊家摸來一張牌,連翻都沒有翻開,就直接往桌前一拍,銳氣逼人的喝道:“胡!!”

    她將剩下的牌推開,韓天行瞪眼一看,神色惶然,顫聲道:“這就輸了?結束了?兩百萬兩就沒了?!”

    兩百萬啊!

    兩百萬兩白銀啊!!!

    有些一城之地,一年的稅收都沒有這么多啊!!

    這就浪沒了?

    韓天行正惶恐顫栗時,趙小寶卻翻了他一個白眼,道:“你這個白癡!這是麻將,不是骰子!麻將不可能一局定輸贏,否則屁胡贏了,那也算贏?”

    韓天行頓時覺得自己是一個一無所知的弟弟,他縮了縮頭,小心翼翼的問道:“什么是屁胡?”

    趙小寶道:“屁胡就是最小的胡法,贏最少的錢。如果雙方是賭屁胡決勝負的話,那就沒必要用麻將牌了,直接用骰子不就完事兒了么?”

    韓天行是寒窗苦讀出來的士子,麻將牌也僅僅只是限于懂得基本規則,哪里懂這些其中的道道,他滿臉茫然的點了點頭,便見李乘風扔出桌前的一堆籌碼,然后繼續面色不變的開始了下一局。

    趙小寶繼續為韓天行低聲解釋著:“麻將桌上的籌碼是各自兩百萬,而麻將是以番數進行計算,每局保底押上十個籌碼,即為一萬兩。”

    “一局過后,贏家拿走兩人籌碼,同時按照牌面計算番數,不同牌型番數不同,一番為一個籌碼,即為一千兩,屁胡就是最低,番數最高者為可以達到三百二十一番,也就是說,一局理論上最多可以贏三十三萬一千兩白銀。”

    韓天行反應了過來,低聲道:“也就是說,要贏下對方手中所有籌碼,至少要完勝對方六七次?”

    趙小寶點了點頭,隨即又搖了搖頭:“理論上是如此,但實際上這種牌可能你一輩子都摸不到一次,所以……真正想要打光對手手中的籌碼,以目前的籌碼和番數定比來看,幾乎是不可能的……”

    似乎為了應證趙小寶所說一樣,李乘風和眼前的美艷女莊家此時像是進入了機器人狀態一樣,兩人重新又開始了一局,局面幾乎和之前一模一樣,兩人盲打,你來我往的出牌,李乘風從不吃碰,但女莊家似乎非常謹慎,根本不想著做打牌,不僅碰,而且能吃就吃,連胡三把屁胡。

    連敗四盤后到了第五盤,李乘風也學乖了,他放棄了做大牌的想法,乖乖吃碰,一方面遏制對方的連勝勢頭,不讓對方起勢,一方面讓對方摸不清自己的實際想法。

    這一來,李乘風很快止住連敗,連續兩次胡牌,一次聽牌一次**,可即便是這樣,也僅僅只是將之前輸出去的籌碼給贏了回來,兩人幾輪打完,局面幾乎完全持平。

    一旁的韓天行看得頭大如斗,低聲對趙小寶道:“這要打到猴年馬月去?”

    趙小寶低聲道:“所以麻將和骰子不一樣,骰子是一擲定江山,但麻將是水磨功夫,需要非常細膩的觀察力,縝密的推理能力,以及強大的忍耐力和無比的定力!”

    韓天行低聲道:“可……也不能沒完沒了啊!師兄和這個……女真人看起來好像勢均力敵,這打起來,要到什么時候去?”

    兩人小聲說著話,女莊家似乎意識到了這一點,她微笑道:“李真人,這樣打下去,只怕幾天幾夜也分不出勝負……”

    李乘風點了點頭:“不錯,不如我們提高下注如何?”

    女莊家微笑道:“好!十倍如何?”

    李乘風笑道:“敢不從命!不過,就算提高十倍注,短時間內也未必能分出勝負,不如……我們打‘孤注一擲'?”

    女莊家深深的盯著李乘風看了一眼,微微點頭:“可以!”

    兩人很快再次洗牌摸牌,但這一次,兩人飛快的打牌,卻再也沒有吃碰。

    韓天行看得滿頭霧水,低聲道:“他們怎么又不吃碰了?”

    趙小寶低聲道:“他們在打孤注一擲,這是一種不吃碰的玩法,只做大牌,不胡則以,一胡驚人!這種玩法,運氣好的話,三四局就能定勝負!運氣不好的話,也能在十幾二十局中分出勝負來。當然……如果運氣特別好……甚至可以一局定勝負!”

    兩人說話間,李乘風和女莊家你來我往已經個字打出二十張牌,在打到第二十一張牌的時候,女莊家忽然將蓋牌翻了出來,道:“胡了!”

    “哇!”趙小寶猛然間瞪大了眼睛“**,單釣,嵌張,無字,三色三步高……這就是十番呀!加上籌碼……少爺這局……輸了二十萬兩!”

    韓天行眼珠子幾乎都要瞪了出來!

    之前李乘風和女莊家兩人來回糾纏了好幾個回合,李乘風才輸了兩千兩,這會兒功夫……他卻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就輸掉了二十萬!

    李乘風卻看也沒看被挪走的籌碼,他微微一笑:“繼續!”

    女莊家看了李乘風一眼,兩人繼續快速的盲打,出牌摸牌的速度比之前竟然又快了一倍,以至于讓旁邊觀看的人都有些目接不暇,更不用說要去記牌了!

    眾人瞪大了眼睛看著,可他們很快發現,即便是提高了十倍注,兩人還是殺得難解難分,李乘風第二局很快靠混一色門清**扳回一局,兩人你來我往,一時間進入到了最純粹的賭術比拼。

    趙烈先自己開了個百戲坊是為了跟自己的哥哥打擂臺,可他自己并不喜歡賭博,這幾圈麻將看下來,只看得他昏昏欲睡,哈欠不斷。

    這時候李乘風和女莊家已經糾纏到了第二十輪,在李乘風的努力計算下,他只輸了二十多萬,他目光飛快瞟了一圈四周,見周圍人都有不耐之色,他心知時機已然成熟,便道:“這樣打下去,我們熬得住,只怕殿下先熬不住了!不若我們痛快一點,一百倍注,如何?”

    韓天行和趙小寶倒吸一口冷氣!

    一百倍注是什么概念?

    十倍注就已經是每一局的基本籌碼是一萬兩了,一百倍注那基本籌碼就是十萬兩,更不用提番數了!

    在一百倍注的放大下,哪怕是一輪屁胡也非常恐怖!

    如果一不小心胡了一盤稍微大一點的,那就直接結束了!

    這是……要一盤定輸贏了啊!

    女莊家盯著李乘風,意味深長的笑了笑:“恭敬不如從命!”

    李乘風手指摸了摸藏在袖子中的那兩張法寶牌,心中清楚:勝負手,便在這兩張缺失的法寶牌上了!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百易街机真人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