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玄幻小說 > 劍道毒尊 >

第1544章 最佳時機

    第二輪地劫之雷聲勢極為可怕,即使只聞其聲,蘇玄亦是有一種靈魂將要面臨崩散的趨勢,而且隨著地劫之雷數量越來越多,蘇玄也開始死死咬著牙,半空中的那道元神開始變得虛弱透明,隨時都有可能會當場逸散……

    而作為親身經歷地劫之雷的嗜血紅蓮,此刻狀態更加凄慘,一襲紅裙此時已經辨別不清,究竟是原本的色彩,還是鮮血染成了此副景象。

    通過她的手掌,蘇玄能夠感受到嗜血紅蓮的掙扎與顫抖,更能夠體會到她此刻每一寸肌膚都在發抖,體內的無數經脈更是緊緊繃著,周圍的元石奇陣破碎了一道又一道,很顯然完全不足以對抗此刻兇悍的地劫之雷。

    相較于第一輪的地劫之雷,這一輪的劫雷似乎才是真正的地劫。

    轟隆隆……

    天地間劫雷滾滾,從地平面向上看,眾多修者只能看到連成一片遮蔽天穹的陰云風暴,除了時而聽到陣陣劫雷聲響以外,他們根本不知曉陰云之上,究竟還發生了什么事情。

    唯有此時置身在朧月神界的月天崖,很清楚外界發生了什么。

    但現在的他已經是有心無力,即使知曉嗜血紅蓮正處于突破地劫的關鍵時刻,卻也無法出手對其造成阻礙。

    他現在自身已是強弩之末,又怎會有能力阻擋別人。

    “父親……”殿前,月慕白不知何時又悄悄出現了。

    月天崖向下瞥了一眼,注視著渾身氣息終于上漲的月慕白,原本灰暗的臉色,終于恢復了些許血色。

    他注視著月慕白,淡淡問道:“何時突破了天命境六品?”

    “回父親大人,就在三天前的夜里,慕白仿佛受到冥冥中的指示與感應,心中雜念突然完全摒棄,接著便順理成章的突破了六品天命境。”月慕白半跪著,神色認真道。

    聽其一言,月天崖的臉色更好了一些,此刻甚至能夠稍微坐直一些,露出一絲極淡的笑意,說道:“你能想通,便是一樁好事,此刻念頭通達,想來距離命劫之境也不會太遠了。”

    月慕白心中期待不已,表面上則是沉聲詢問:“父親大人,外界正進行突破的……可是那嗜血紅蓮?”

    提起嗜血紅蓮,月天崖的雙手逐漸緊抓住王座扶手,神情時而扭曲時而舒緩,直到數次糾結之后,他才終于點一點頭:“沒錯。”

    “父親大人,慕白認為……此時定是嗜血紅蓮最為虛弱的時期,如果這個時候我們給它添一把火,會不會給它帶來些許麻煩呢?”

    月天崖默默的聽著,心中則是暗自一驚。

    自己這個幼子,當他念頭通達以后,沒想到思考事情的想法,竟會比自己還要瘋狂大膽。

    這種想法自己不是沒有過,但每當這個時候,他都會想起當初那一個凄慘的夜晚,原本還在心頭跳躍的念頭,便會在這時被月天崖死死壓制下來。

    沒有想到,今日月慕白前來,除了告訴月天崖突破的好消息以外,還再次提出了曾經令月天崖猶豫不決的想法。

    “父親大人,關鍵時刻何須猶豫?本界的幾位神衛前輩狀態都處于巔峰之境,由他們出手,定能將此時的嗜血紅蓮牢牢困住!”

    “難道父親大人你……不想報仇嗎?”

    月天崖緊緊皺著眉頭,這件事情非同小可,一旦要做,就必須要做的滴水不漏。

    萬一走漏了風聲,被其余界域的人知曉,怕是會徒增麻煩。

    正常情況下無論是攻城還是死戰,都不會有人非議,可一旦選擇了趁虛而入,在對方最不加以防范的時候突襲,就會令人感到反感,甚至會令不少人對朧月神界產生反感的情緒。

    如若真的變成了這樣,那他月天崖苦心營造了半生的中立姿態,就會徹底蕩然無存了。

    可是,月慕白的提議,的確十分誘人。

    平心而論,嗜血紅蓮與她的血剎魔界,一直都是南域眾多神界的心頭大患,尤其是月天崖父子二人,每次都感到要低對方一頭,還會擔心對方會不會有朝一日對朧月神界下手。

    如果能夠除掉嗜血紅蓮,那么在南域朧月神界便失去了大敵,從此也就無須太過擔憂了。

    一面是道義與心結,另一面則是朧月神界的未來處境……

    月天崖正在沉思,結果殿外突然傳來一個聲音:

    “界主大人——”

    月天崖被這聲音驚醒,停止思考之后,便正襟危坐道:“進來吧。”

    來者,身高近八尺,一襲月白色戰甲,身材雄壯且目光凜然,在面對月天崖時,此人不卑不亢,僅僅是抱拳說道:“界主大人,據可靠消息,此番正在渡劫之人……乃是嗜血紅蓮!”

    這人正是朧月神界的神衛之一,實力更是達到了天命境的極境,隨時都有可能突破命劫。

    在其踏進殿內的瞬間,月慕白面色頓時微微一變,感受到對方周身磅礴的靈力,竟能震懾著自己抬不起頭來,不禁對天命極境更加向往了。

    “嗜血紅蓮如今狀態如何?”月天崖思索再三,終于忍不住詢問道。

    這名朧月神衛便道:“已堅持到第二輪劫雷將要消散,如今似乎還在堅持,如果撐過第三輪地劫之雷,便將渡劫成功。”

    月天崖心領神會,問道:“你也想勸本王,此刻派出部下趁機殺了嗜血紅蓮?”

    “正是此意!”

    朧月神衛深深的看著月天崖,道:“界主大人,如今正是萬年難尋的最佳時機,如果能夠殺了嗜血紅蓮,從此以后……南域便再也沒了最大的隱患!”

    經過月慕白與朧月神衛的相繼提議,月天崖蒼白的臉色,終于漾起了一層異樣的血色,他用力按著扶手起身,道:“好!既然如此,那便依你所言,立即再聯手兩名朧月神衛,加上本界千余名天命境護衛,勢必將嗜血紅蓮徹底擊殺!”

    “屬下領命——”

    朧月神衛猛地一抱拳,隨后轉過身便離開。

    月慕白這時則是淡笑著問道:“父親大人,慕白可不可以,隨神衛前輩一起前去東域?”

    “去吧,自己多注意安全,莫要沖在最前面。”月天崖點頭道。

    聞言,月慕白頓時大喜,連忙也抱了抱拳,興奮的轉身便走,迫不及待的想要跟隨朧月神衛出發太淵魔界了。

    待到月慕白也離去,月天崖才重新坐了下來,目光注視著殿外的大地,臉上浮現出一抹滿足的表情:“這一次,本王倒要看看,你嗜血紅蓮究竟還能往哪里逃?”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百易街机真人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