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修真小說 > 萬古界圣 >

第一千二百九十九章 賭注

    PS:新書《神祖紀》已經在小說網首發,大家可以前往收藏支持一下,離殤拜謝!

    眾人的意思,實際上就和三位異姓長老所說的差不多,歸結起來就是三點。

    第一,封王令事關唐府重現輝煌的重任,不能夠輕易浪費;第二,霧飛櫻幫助外人前來唐府索要封王令,明顯就是不念舊情,他們自然也不需要念及舊情;第三,玄天之門乃是當初玄天王煉制的,現在理應歸還給唐府。

    三十多位長老,你一言我一語,足足說了一刻鐘的時間,才終于結束,然后,都將目光看向了霧飛櫻,想要聽一聽她有什么好說的。

    “飛櫻奶奶,他們都說完了,他們的意思想必你也聽清楚了,不知道你有什么看法?”

    唐倫隨即沖著霧飛櫻問道。

    “自然有看法。”

    霧飛櫻回應了唐倫一句,隨即向前一步,視線在那些長老的身上橫掃一遍。

    “你們三個,不是我看不起你們,當初要不是老主人幫助你們,你們如何能夠修煉到大成歸元境?”

    “就憑你們的修煉天賦和悟性,就算再給你們幾億年,以你們的實力也休想在封王之戰中取勝。”

    霧飛櫻望著三位異姓長老,毫不客氣的說落起來,不留一絲的情面。

    三位異姓長老聞言,都是面露怒色,想要開口反駁,可是霧飛櫻根本就不給他們開口的機會,立刻將目光看向了其余的長老。

    “至于你們,就更加不濟了,就憑你們這些人的實力,想要重現唐府的輝煌,簡直就是癡心妄想,要不然的話,也不會過了兩億年的時間,依然無法在封王之戰中取勝了。”

    “封王令對于你們來說是非常的重要,至少這是你們實現崛起的機會,可是,從另一方面來說,封王令對于你們又是沒有絲毫的用處。”

    “就算給你們再多的封王令,你們也休想出現一個封號域王,封王令在你們手里才是真正的浪費,還不如讓其發揮真正的價值。”

    霧飛櫻依然是直言不諱的說落起來,這一次,同樣是將那些長老們說的臉色難看,怒氣上涌,但是又不敢發作。

    就連一旁的唐倫,此刻也已經面色陰沉,在盡力的壓制著心中的火氣,畢竟剛剛霧飛櫻的這番話,可以說是將他們唐府的長老們,說的一文不值。

    如果不是礙于霧飛櫻的身份,而是另外一個人這樣說的話,恐怕這些長老們早就已經按捺不住的出手了。

    “我們當初的實力是比不上飛櫻仙友,可是如今過去了兩億年的時間,我們和飛櫻仙友之間孰強孰弱還真的不好說。”

    “另外,你說讓封王令發揮其價值,莫非是說,咱們贈送一塊封王令給這個小子,他就能夠在封王之戰中取勝,成為封號域王了?”

    這一次率先反駁起來的,依然是那位仙風道骨的湛姓長老。

    他之所以認為,現在他們三位異姓長老的實力不會弱于霧飛櫻,乃是因為他們一直在唐府之中修煉,而霧飛櫻則是在兩億年前隨著玄天王的隕落而流落到低級空間世界。

    他可以肯定,霧飛櫻當初必然是身受重傷,而在低級空間世界之中,想要恢復傷勢已經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更不要說恢復當初的修為了。

    因此,霧飛櫻在進入圣域之前,根本就不可能恢復修為,自然也就無法精進修為,提升實力。

    這樣一來,他們三人就有足夠的把握,可以戰勝霧飛櫻了,自然也就有底氣反駁霧飛櫻了。

    另外,他從霧飛櫻的話語之中,明顯的聽出來,只要他們唐府贈送一塊封王令給羅平,對方就可以在封王之戰中取勝,獲得封號域王的稱號,這樣才是發揮了封王令真正的價值。

    對于這樣的言辭,他自然是不屑一顧的,畢竟他可是參加了好多次的封王之戰,知道其中的艱難程度,又豈是一個剛剛飛升的修仙者可以脫穎而出的。

    “這么說的話,你們三個是覺得都可以戰勝我了?”

    “既然如此的話,那咱們不妨較量一番,只要你們獲勝了,我和羅平二話不說,直接離開唐府。”

    “而要是你們輸的話,那你們就必須拿出一塊封王令給我們,不知道你們敢不敢賭一賭。”

    霧飛櫻開口,直接提出了比試較量。

    “哼,飛櫻仙友你這是當我們沒腦子嗎?”

    “按照你的意思,你們要是輸了,直接離開,沒有任何的損失,而我們要是輸了,就需要付出一塊封王令,你真當我們是三歲小孩,好耍嗎?”

    “對于比試較量,我們自然不會害怕,不過,對于這賭注,我們需要改一改。”

    “如果你們輸的話,這個小子就必須抹除玄天之門上面的烙印,將玄天之門交給咱們家主煉化。”

    “現在,就看你們敢不敢接受這個賭注了。”

    湛姓長老冷哼一聲,指出了霧飛櫻話語之中的漏洞,隨即,他將賭注給更改了一番。

    “有何不敢!”

    羅平此刻突然開口,沖著湛姓長老說道。

    隨即,他向前一步,站到了霧飛櫻的身邊,繼續說道:“既然要比試,那咱們不妨比試的徹底一點。”

    “你們不是認為我沒有資格和實力得到封王令,認為將封王令贈送給我乃是浪費嗎?”

    “那不知道,你們之中有沒有人敢和我比試一番,如果我輸了,我除了主動交出玄天之門外,我還可以立下心魔誓言,從此效忠唐府。”

    “而要是你們輸的話,那么就需要再送我一塊封王令,加上你們之前和小櫻子說好的賭注,你們總共需要拿出兩塊封王令。”

    “怎么樣,這樣的比試不知道唐府的各位長老們敢不敢接下,要是不敢接的話,也沒有關系,畢竟如今的唐府,已經不復從前了。”

    羅平毫不猶豫的答應了對方的邀戰,隨即,又是提出了新的比試和賭注,言語之間沒有絲毫的懼意,充滿了強烈的挑釁。

    “哼,找死。”

    “既然你不知天高地厚,那我就成全你,讓你知道猖狂的下場。”

    “家主,湛爺爺,希望你們答應這小子的要求,讓我來和他比試,我要打得他跪地求饒,”

    一個長相年輕的長老,突然從座位上站了起來,指著羅平的鼻子,看起來非常的憤怒。

    他乃是和唐倫同輩的長老,此刻被羅平的話語徹底激怒,自然想要出手教訓羅平,然而,他又沒有那個權力做主,只能夠沖著家主唐倫和湛姓長老詢問意見。

    家主唐倫和那位湛姓長老,也都是對于羅平的話語感覺到非常的惱火,當然,他們也都是聽清楚了羅平所說的賭注。

    對于羅平所說的,只要輸了就愿意立下心魔誓言,永遠效忠唐府,他們根本就沒有放在心上,畢竟他們唐府不缺少大成歸元境的強者,更何況,他們也看不上羅平。

    他們主要在意的,乃是玄天之門的歸屬問題,只要他們唐府取勝,那么玄天之門就可以重新回到唐倫的手中。

    然而,賭注卻要兩塊封王令,這倒讓家主唐倫和湛長老都是陷入了短暫的猶豫之中,不過,他么也僅僅是猶豫了片刻的時間,就默契的相互對望一眼,達成了一致。

    “既然羅仙友這么有自信,我們唐府自然樂意奉陪,否則的話,還真的讓外人以為,咱們唐府已經沒落到了膽小怕事的地步。”

    “就按照羅仙友和飛櫻奶奶所說啊,咱們比試兩場,如果到時候你們輸了,希望飛櫻奶奶不要賴賬啊。”

    家主唐倫答應了羅平的賭注,然后丑話說在了前面,提醒霧飛櫻不要賴賬,顯然是太了解霧飛櫻的脾氣了。

    “老娘是喜歡賴賬的人嗎?”

    “哼,廢話少說了,你們三個家伙,誰來和我一戰?”

    霧飛櫻老氣橫秋的反駁了一句,隨即沖著湛長老三人邀戰起來。

    “那就我來吧!”

    湛長老毫不猶豫的說道。

    他們三人之中,就屬他實力最強,雖然他們自認可以戰勝霧飛櫻了,可是為了保險一點,自然是由他出手。

    “好,出手吧。”

    霧飛櫻直接飛到了院落的中央,較小的身軀此刻釋放出無比強悍的氣勢,沖著湛長老說道。

    湛長老聞言,也不回應,臉色變得凝重至極,顯然是對于接下來的戰斗非常的小心謹慎。

    只見他調動全身的功力,瞬間就將氣息提升到了極限,隨即,心念一動之下,一把碧綠色寶刀出現在他的手中。

    “逆風斬法!”

    隨著湛長老一聲大喝,他手中的寶刀直接舞動起來,一道道刀芒激射而出,向著對面的霧飛櫻攻擊過去。

    每一道刀芒的前方,都有一層半圓形的氣浪,看起來就像是刀芒在逆風沖擊一般,威勢兇猛。

    而在這些刀芒出現的同時,周圍的虛空之中,風屬性力量完全被調動起來,開始向著霧飛櫻的位置碾壓過去,以此同時,也在增幅著那些刀芒的攻擊速度和威力。

    “風之法則!”

    “威力比當初提升了很多,不過想要對付我,還嫩了點。”

    霧飛櫻望著湛長老的出手,不但面色平靜,而且還開始了點評起來,顯然一副不將對方放在眼中的模樣。

    霧飛櫻的態度,更是刺激和惹怒了對面的湛長老,他不由得猛提功力,加強了刀芒的攻擊,準備一舉擊敗霧飛櫻。

    “虛無圣劍!”

    霧飛櫻輕喝一聲,周身釋放出浩瀚澎湃的虛無之力,瞬間凝聚成了一把巨大無比的寶劍,迎上了對方的攻擊。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百易街机真人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