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仙武戰帝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561章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山谷中,趙風盤膝而坐,四周霧氣濃郁,花草間,趙風的身影若隱若現,只是他既沒有修煉,也沒有睡著,而進入了一種奇特境界,這種境界是趙風的心境,修煉到了如今,趙風才勉強感悟到一絲心境,這比趙風曾經悟出的歲月更加奇特,畢竟,歲月還能形容一二,而心境,妙不可言。

    對于心境的修煉,趙風也問過騰玉昆,騰玉昆想了半天就說了一個字:滾。

    心境有多少層?怎么分?當然更加不可確定。

    它之所以玄妙,便在于如此。

    “我勸你還是不要太注重修心,境界提升才是王道,畢竟這條路很少有人走的。”騰玉昆道。

    “如果走上這條路呢?”

    騰玉昆的語氣一頓,忽的豪氣道:“那必然氣概壓群雄,可視天上真仙如螻蟻,一旦擁有上乘心境,你可見真仙而不跪,至于怎么修煉,沒有功法。”

    沒有功法?!

    趙風沉默了。

    “我給你講個故事吧,以前,在天河星域某個地方,那時候還沒有十大玄門,也沒有三大魔庭,只有一群凡人,有一個叫肅寧的書生,意氣風發,拔劍斬了一只黑魔,那時候他確實是一個凡人。后來他開立道場,光收門徒,創立了一個學堂,收了七名弟子。這七人各有千秋,但都成不了氣候,都達不到一劍斬殺成年黑魔的地步,他們甚至手無縛雞之力,肅寧死后,又出現一只黑魔,擁有毀天滅地之威,百萬生靈中,最后,竟然是一個農夫站了出來,一鋤頭捶死了黑魔。肅寧那群弟子知道后,心態爆炸了,沒想到學了半輩子竟然不如一個農夫。然后他們向農夫問道,農夫笑了笑,答:我也不知道怎么修煉,就是相信,老子就是相信一鋤頭下去能把他捶死,所以我的道是:相信。后來農夫也死了。但他們的道都沒有留下來。這些人的生命都很短暫,不如修仙者,但他們的心境卻能超越絕大部分修仙者,從而獲得驚人的偉力。”

    騰玉昆沉默了一下,又說道:“這么跟你說吧,修心的并不都能成為強者,但每個強者必然是一個修心者。不過這條路啊,別走。為什么?因為我聽說,不修心也是一種修心。真他媽無恥啊。”

    趙風苦笑。

    果然夠玄。

    “不錯,或許根本沒有修心這種東西。”趙風忽的一笑,釋然了,他知道大道很玄妙,但也知道,以他目前的境界是掌握不到這種力量的,不如活在當下,先解決眼前的麻煩。

    “我有些生氣。”趙風道。

    “為什么?”騰玉昆問。

    “我放走了應慶文,華真武卻殺了他。”

    騰玉昆沉默:“不錯,這華真武是個天才,但與你為敵,若是換成我,我就拔劍而起將他殺了。”

    趙風一笑:“我也是如此想的。”

    趙風拿出了青城七十二飛劍,輕輕撫摸立刻發出劍鳴,騰玉昆一愣,便猜到趙風想干什么。

    “不錯,這些飛劍確實應該重新煉制,青城劍法那種劍法,白白瞎了這么多飛劍的上好材質。”

    趙風點頭,抬指一揮,眾多飛劍立刻沖天而起,在半空中瘋狂旋轉,纏繞,竟引起了天地異象。

    蒼古派眾多長老,弟子,以及四周居住的凡人紛紛抬頭看向天空,眼中流露出驚奇之色。

    “竟然引起了天地異象?莫非是老六又在煉制法器?”

    “罷了不去管他,區區異象成不了大氣候。”

    “是的,我等還是繼續修心吧,進行到哪里了?”

    “忘了。”

    眾長老點頭,復又閉眼,誰能想到,在小小的蒼古派,小小的這座殿堂內,竟然匯聚了五名觸碰到心境的修仙者。

    只是他們的修心,卻有“方法”,當然,這種方法只是他們自己總結而成,能否奏效,尚未可知。

    弟子區域。

    眾人看到頭頂的異象,紛紛安耐不住了。

    “臥槽,好強的異象。”

    “媽的,我長這么大還沒見過異象。”

    王明月笑了笑,搖了搖頭道:“師弟,你所言不對。所謂異象,無非是超乎常理的天象,凡打雷下雨,天空雷鳴電閃亦是異象,只是少見而已,有強弱之分罷了。上官雄你說對吧?”王明月看向上官雄。

    上官雄一怔,反問道:“照你這么說,老子隨手都能引起天地異象了?”

    王明月點頭:“本來就是如此,我們在凡人眼中,即是超乎常理者。”

    “可這異象已經超乎我們的常理了。”那師弟道。

    “那說明引發異象的人還在我們之上,應該是某位長老吧。”

    眾弟子點頭。

    “應該是五長老,他練出高品丹藥都能引發天地異象。”

    “不,是六長老,只有煉器才能引起如此強大的異象。”

    “五長老。”

    “六長老。”

    眾弟子爭論不休。

    而在凡人區域,無數凡人走出房屋,對著天空異象的方向頂禮膜拜,祈禱天地太平,萬物生長。

    “餅兒,你為何不跪?”那娘親拉扯了站立在身邊的孩童。

    孩童約莫七八歲,眼睛炯炯有神。

    他望著天空,冷哼一聲:“這蒼天無道,我為何跪他?”

    “胡說八道。”一位年老長者憤憤咒罵道。

    孩童不顧一屑,然后道:“蒼天有道,為何大旱不降甘霖?蒼天有道,為何頻繁招蝗災?蒼天有道,為何路有凍死骨?蒼天有道,為何洪水致災民?蒼天有道,為何……”

    啪!

    一聲響亮的耳光。

    那老者一巴掌摔在孩童臉上。

    “瘋了,他瘋了,竟敢不敬上天!”

    “瘋子,傻子。”

    人群中不知是誰喊了一聲:風半仙。

    “來了,來了。”

    一個猥瑣道士走了出來,看著孩童,頓時眼冒精光。

    “交給我吧。”風半仙又跳又崩。

    在孩童面前手舞足蹈。

    作著古怪動作。

    口中念念有詞。

    “魂兮啊,歸來。迷失的魂兒請你找回回家的路。冥冥中的主宰請你放過這弱小的靈魂,魂兮啊,歸來。”

    這招魂儀式,深得人心。

    可在孩童眼中。

    這蹦蹦跳跳的道士像極了一個……傻子!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百易街机真人捕鱼 吉林11选5计算奖金 江苏十一选五任五遗漏 陕西十一选五预测免费推荐 福建体彩31选7官方网 昨天湖北十一选五走势图 疯狂飞艇视频直播开奖 佛山期货配资公司 内蒙快3和值概率走势图 免费股票分析软件排名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结果遗漏 高频彩票论坛 股票开户哪家券商好 福建11选5遗漏统计 股票补仓差价计算器 山东11选5第18080631期 安徽快3走势图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