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御史不好當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三百一十八章:看開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一大早上,老侯爺就起身了,還破天荒吃了兩碗小米粥,老侯爺這身子不好多年了,后來重病昏迷,被小侯爺找了藥引慢慢治好后,身子也大不如前,每日早膳能吃上一碗糯糯的米粥已經不錯了,哪里還有吃兩碗的時候。

    與他一道吃朝食的老夫人都被老伴這形狀嚇了一跳,她放下自己手中的碗筷,擦了擦嘴,蹙眉道:“侯爺,你這年紀可不小了,可得悠著點,吃多了撐得慌。”

    老侯爺爽快的一笑,放下碗筷,“吃飽了吃飽了,今天實在是高興,就多吃了一碗。”

    “什么事兒讓你這么開心?”老夫人也是多少天沒笑臉了,年還沒過利索呢,沈筠棠就被攝政王給帶走了,而后攝政王半途又被刺殺,沈筠棠跟著攝政王失蹤了,聽到這些扎心的消息,她能高興起來就怪了。

    要不是家里還有幾個孫女,她都不想管外事了,在佛堂里為沈筠棠吃齋念佛為她積福。

    老侯爺揮手讓身邊伺候的人都下去,這才低聲與老妻道:“老夫也是昨晚得到的消息,見你睡了,就沒打攪你。阿棠回京了,現在就住在咱們在京外的莊子上。”

    “什么!阿棠回來了!那你這老東西怎不叫她回府!京外的莊子再好能有咱們侯府自家里好嗎!這孩子,出去了幾個月,風里雨里,又那么危險,肯定都瘦脫相了!”老夫人激動道。

    看來菩薩還是憐惜他們侯府的,叫阿棠平安回來了。

    老侯爺見老妻這么緊張,攥著帕子的手都有些抖了,他連忙伸手拍了拍老妻的肩膀當做安撫,“老夫何嘗不想阿棠早些回府,可現在不是回來的時候!攝政王還未從榕城回來呢!”

    被老伴兒這么一提醒,老夫人緩過了意思,她的孫兒是跟著攝政王離開的,而且還是奉了攝政王親口下的旨意,現在的大燕,這攝政王與皇上也沒什么差別,權柄政事可都掌握在他手上呢。

    現在自己的孫子沒理由的這般自己跑了回來,撇下了攝政王,不知道的人還以為自己的孫子在與攝政王辦差的時候惹了什么事捅了什么大簍子,這才畏罪潛逃呢!

    京中都是攝政王的耳目,只要自家孫子一回府,定然能被人知道。

    可她的阿棠之所以要逃回來,那是有苦衷的,攝政王已經開始懷疑了,這要是真被攝政王抓到了把柄,牽累的可是他們整個侯府!

    他們還不知道攝政王在榕城什么情況,這個時候確實像是老侯爺說的那般,不能將沈筠棠接回來。

    如果想要她光明正大的回到侯府,少說也要等攝政王回京。

    但攝政王回京,自家這孩子就安全了嗎?

    突然,老夫人變得兩難起來。

    不管是沈筠棠還是侯府好似一下子都陷入了一個死地。

    老夫人原本臉上的欣喜想到這里也變得淡了。

    “侯爺說的對,是我沒想周全,孩子還是先不回來的好。”可沈筠棠也不能在外面一直躲著啊!老夫人當真是想沈筠棠想的緊了。

    老侯爺嘆了口氣,也沒了之前的高興勁兒。

    “這么一直下去也不是辦法,阿棠的藥已經停了,孩子大了,瞞不了多久。”老侯爺早就身體好些之后就在考慮侯府的退路。

    年紀大了,經歷過大風大浪,又經歷了病重,他是什么都看透了,那些往日里期盼的權力和榮耀現在放在他眼里,還不如一個孫女重要。

    一家人在一起開開心心、安全健康比什么都要緊。

    侯府日后的路他考慮許久,并且已著人開始一步步實施了,昨日來通報沈筠棠情況的人,他又打發回沈筠棠的身邊,與她通氣了。

    老侯爺朝著窗外侯府熟悉的風景看去,一雙老眼忽然變得幽深起來。

    “我們侯府到了隱退的時候了。”

    老夫人聽到老伴說這話,微微一愣,過了會兒才道:“侯爺這是考慮好了?”

    老侯爺笑了一聲,“還有什么好考慮的,什么富貴榮華也沒有我這些孫女重要。”

    “唉!”可不是這個理兒。

    永興侯中年離世,叫老夫人白發人送黑發人,現在她老人家最看重的可不是自己這些孫女們,以前老侯爺一直執著于為帝王效力,做文帝的重臣,人家文帝用一張破丹書鐵劵就將他們沈家三代都給捆住了,對于沈家,這是何等虧本的買賣。

    有些話,自己的老夫君沒看透時她不好說,現在他看清了,那就好辦了。

    老夫人眼眶熱熱的,這等的好時候,還是被侯府的幾個小姐給等來了。

    “侯爺,您能看開就好!這是阿棠她們的福分!”老夫人感動道。

    這話好似開口說著容易,可這世間能有幾個人真的能做到的,自己的老夫君若不是經歷了這么多,也不會在這個時候幡然醒悟。

    老侯爺苦笑著搖搖頭,“以前是老夫太執著了,害了阿棠。”

    自己這幾個嫡親的孫女,老侯爺最愧疚的就是沈筠棠了。

    讓她十幾年女扮男裝頂著侯府,往后的日子,他定要叫自己的孫女活的快快活活,做一個正常的姑娘。

    老伴真心,老夫人高興,即便現在見不到沈筠棠,老夫人還是為了她開心。

    “那侯爺可有章程了?”老夫人期待的問道。自己丈夫既然對她這么說了,那就說明至少幾個月前他就有了這想法,一起生活這么多年了,自己夫君是什么樣的人老夫人還是很了解的。

    老侯爺就是那種走一步想三步的人。

    一件事若是他不想好不下決定,他是不會對人說的,既然已說出口,他肯定是已經想好了安排,并且很有可能已經在做了。

    老侯爺伸手點了點老妻的方向,笑道:“那是當然,大致的法子我已經想好了。”

    老夫人心中又是一喜,她現在有些慶幸自己之前沒急著給二小姐相看人家,否則這個時候侯府突然想撤離了,這婚事可怎么是好,一切還都要等他們一家重新安頓下來才能考慮。

    老兩口正單獨在屋里說著安排,卜福突然在門口高聲咳嗽了一聲,而后才道:“老侯爺老夫人,宮中有圣旨到外院了。”

    什么?圣旨?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百易街机真人捕鱼 上海11选五开奖结果一定牛 股票涨跌是什么意思 中国福利彩票好彩1 德州明惠原油配资平台 宁夏十一选五走势图前三直 2019绩优蓝筹股排名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走势图 期货配资网站 好运快三免费计划 今期开码结果开奖今晚 江西多乐彩任四多少钱 浦发银行理财产品 加拿大28开奖号码显示 8月11日股票行情 广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百度 河北排列7历史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