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御史不好當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一百零四章:一筐黑炭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跟在魏公公身后,沈筠棠當真希望去往御書房的路能再長些,可惜魏公公的步伐很快,好似“奔命”,這讓沈筠棠拖延都拖延不了。

    眼看離御書房越來越近,前方長廊卻被幾位低等宮女和太監堵住。

    幾個人不知為了什么吵了起來,其中一位宮女和太監還動起手來。

    沈筠棠精神一怔,視線落了過去,真心希望這幾個太監宮女能拖住魏公公。

    魏公公臉色一沉,朝著跟在身邊的兩個年輕太監使了個眼色,隨后對著沈筠棠笑了笑,客氣道:“侯爺先等等,雜家去處理些小事,耽擱不了多久。”

    沈筠棠巴不得他多耽誤一會兒,“公公請便。”

    魏公公帶著兩位太監走到了幾個爭吵的宮女太監旁邊,幾個宮女太監立即惶恐地跪下請罪,顯然不知道會在這么偏僻的地方遇到攝政王身邊的管事大太監。

    只要是在皇宮里當值的太監宮女,都知道這位是宮中頂頂嚴厲的人,魏公公還沒說話,幾人就嚇的腿軟。

    魏公公板著臉,訓斥著這幾個低階太監宮女,幾人驚恐的恨不得整個身體匍匐在地上。

    沈筠棠站在一邊無事可做,正無聊,離的魏公公這些人又不遠,于是,魏公公教訓犯事太監宮女們的聲音不斷傳到了耳里。

    開始她臉色還沒什么變化,隨著時間推移,她眉頭漸漸擰了起來。

    過了會兒,她視線慢慢移到了幾位太監宮女的身后,只見他們身后傾倒了一只竹筐,竹筐里是一塊塊黑黑的木炭,瞧成色,就是最普通的黑炭。

    幾個太監宮女就是為了這一筐黑炭爭吵起來的。

    宮中雖然看似富麗堂皇、高人一等,但宮中生活卻并非百姓想的那般容易順遂。

    在宮中有些人脈地位還好,起碼能吃飽穿暖,但那些最低等的太監宮女卻是生活困苦。

    浣衣局的小宮女一到嚴冬總是會沒了幾個,多半是受不住酷寒沒的,何況今年又格外寒冷。

    深宮中這些低等太監宮女可能還不敵貴胄家中的愛寵,每年沒了些,根本不會有人關注。

    如此,這些最普通的黑炭在這里就更顯得泥足珍貴了。

    “為了一筐炭爭執,不管如何,都有罪,全部給雜家拖到慎刑司!”魏公公聲音尖利中帶著怒火。

    這幾位宮人一聽慎刑司的名字一臉死白,兩位宮女反應過來后絕望的哭喊,“魏公公饒命!魏公公饒命!奴婢再也不敢了!這……這是圣上賞給奴婢的炭,奴婢沒有偷!奴婢沒有偷!這是圣旨……”

    可魏公公話音一落,旁邊就有身強力壯的侍衛上來拿人,哪里還管他們說什么,強行就要將他們帶走。

    聽到兩位宮女這么爭辯,魏公公冷哼一聲,“賤人,你們居然還拿圣上名義脫罪,大膽!快捂住她們的嘴!”

    兩個小宮女立即被侍衛捂住了嘴,只能發出“嗚嗚”的哀求聲,眼淚鼻涕流了滿臉,可憐至極。

    沈筠棠瞧著不遠處的一切。那幾個宮人匍匐在地的時候,雙手都凍的通紅腫大,有兩人臉頰耳朵也生了凍瘡,可見確實是宮中最低等待遇最差的宮人。

    兩個宮女本來就身份低微,行事謹小慎微,到了這個時候,在魏公公面前怎么可能敢說假話。

    只可能這筐黑炭真的是朝武帝賜的。

    沈筠棠想到剛剛見到的在乾清宮后小書房的小皇帝,為了暖和點,在小房間的窗邊曬著陽光看書寫字,卻把炭留下救濟這些要熬不過這個冬日的低等宮女。

    這一刻,沈筠棠心口像是被人用力捏了一下,酸酸的。

    而魏公公的出現,這兩個小宮女不但用不到這筐黑炭,反而連命都要提前丟掉。

    可見攝政王在宮中的勢力是多么猖狂!

    魏公公恐怕從來都沒將小皇帝秦澈放在眼里。

    眼看著幾位低等宮人要被拖下去,沈筠棠突然喊了一聲,“慢著!”

    她這聲來的突然,幾個拖人的侍衛一下子都愣住了,隨后看向發出聲音的方向,見是不遠處的永興侯說的話,侍衛們都不約而同看向了魏公公。

    魏公公顯然沒料到這位侯爺這個時候會多管閑事,他眉頭擰了擰,下意識想要出言諷刺沈筠棠,可話到嘴邊又強逼著自己忍住了。想到攝政王殿下對這位小侯爺的不同,他扯了扯嘴角,露出個假笑,“小侯爺有何指教?”

    魏公公既然說話了,拉人的侍衛們也都停了動作,站在一邊等候。

    沈筠棠背著手走到了魏公公身邊,笑道:“魏公公何必為了這件小事動怒,不過是一筐黑炭而已,低等宮人不容易,魏公公也是過來人,你看這樣行不,本侯再貼上十車黑炭,給這些低等宮人過冬。”

    聽到沈筠棠的話,那邊幾位要被帶走的低等宮人立即震驚地瞪大眼,反應過來后就滿眼期翼看向魏公公,同時還不忘無聲哀求著磕頭,希望他能饒恕他們,答應沈筠棠的條件。

    魏公公愣住,顯然沒想到沈筠棠在這個時候為了這幾個毫不相干的低等宮人求情,并且還說出了這番條件。

    這下,他眉頭擰的更緊了,眼神死死落在沈筠棠臉上,他仔仔細細將這位年紀輕的不得了的小侯爺打量了一遍。

    沈筠棠大大方方站在魏公公不遠處,目光澄澈清明任由魏公公打量。

    時間這一刻過的很慢,魏公公晃了神,等他回過神,猛然移開視線,隨后朝著不遠處狼狽的宮人們瞥了一眼,他腦中一閃而過自己剛入宮時的模樣。

    家貧,兄弟又多,為了一家七八口人能活下去,父母選了自己賣入宮中,去了勢,當了太監。

    那年的冬天特別冷,比今年還要冷許多,他高燒縮在角落,要不是那老宮人給自己搶了幾塊黑炭,他恐怕早就死在了那個冬日里。

    魏公公朝著幾個侍衛揮了揮手,板著臉,嗓音卻瞬間低啞了許多,“滾!”

    侍衛們聽到這個字,互相看了兩眼,而后一起走到了一邊。

    幾個低等宮人如蒙大赦,跌跌撞撞地爬起來就要跑。

    沈筠棠提高聲音叫住他們,“別忘了炭!”

    宮人們這才大著膽子將黑炭一一撿起放進竹筐,他們動作的時候,見魏公公帶著侍衛站在一旁毫無動作,這才慢慢放下心來。撿完了炭,幾人朝著沈筠棠和魏公公所在方向磕了幾個頭后,互相攙扶著迅速離開。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百易街机真人捕鱼 黑龙江22选5预测 证券股票代码 山东11运夺金开奖结果在线 北京快3和值走势图表 免费手机股票行情软件 北京体育彩票十一选五 秒速时时彩票下载安装 广东11选五玩法规则 湖北11选五任五基本走势图 股票竞价时间交易规则 青海快3开奖公示 ic股指配资 湖南快乐十分基本走势 体育彩票排列三 网络炒股平台 广东十一选五中奖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