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不死武皇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2333章、守陣如山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眼下!

    林辰穩守陣火,天風也是蓄勢以備,形勢一觸即發。

    “都說天塵陣火了得,現在就能判斷傳聞真假了。”

    “不過從我感受到的陣火威力,并沒有想象中的強,撐死也就六段元火的強度,豈能抵擋得住天風師兄的庚金劍火。”

    “可不是嗎,以天風師兄施加于劍道威能的劍火,就是八品半仙強者也未必能夠抗衡得住庚金劍火。以眼下天塵陣火的強度,怕是懸得很。”

    “傳聞都說這小子狂得很,注定是要吃虧的。”

    “吃虧事小,就怕連性命都得玩丟了。”

    ……

    傳聞過虛,眾人都對林辰的實力倍感質疑。

    天風目光一凜,跟之前的南豐一樣,對林辰甚至動了幾分殺機。

    不過,天風尚未看透林辰的虛實,而且林辰也是作為一個新人。眾目睽睽之下,天風自然也不敢這么快就狠下毒手。

    不由!

    天風蓄聚七層功力,先以試探的方式對林辰的陣火發起攻擊。

    “破!~”

    天風冷喝一聲,劍火如虹,鋒芒如鑄,去勢如電,攜帶著強勁霸道的劍氣,劃破虛空氣流,凌冽至極的直襲林辰陣火。

    面對這一擊,只要林辰喜歡,輕而易舉便可破潰。

    只是,為了能夠吸引更多的挑戰者,能夠賺取更多的貢獻點,林辰也不敢表現得太夸張。而是擺出一副全力以赴的姿態,穩守陣火。

    嘭!~

    劍火激蕩,熾焰咧咧,劍氣縱橫。

    林辰陣火震蕩,劍火貫透七分,似乎險些就要攻潰林辰的陣火。

    “守住了!”

    “是守住了,不過看來是有些勉強啊。”

    “只是初次交鋒而已,天風師兄明顯并未使盡全力。”

    “不過,天塵沒有一招敗陣,也算是不錯了,只是傳聞太過夸張了而已。”

    ……

    眾人本身對林辰的實力保留質疑,現在看到眼前這一幕,也確實證實了他們的觀點。

    天風微驚,戲虐一笑:“呵呵,還算不錯,能擋本少七層功力劍火!”

    “多謝師兄手下留情。”林辰故作感激。

    “竟然知道是本少對你手下留情,那你還不識趣?”

    “在下還是想要再試試。”

    “不自量力!”天風藐視道:“就是以本少七層功力你都守得有些牽強,若是本少再施加一層功力的話,不僅可以輕而易舉攻破你的陣火,甚至還可能傷及你自身。在本少愿意給你讓一步的時候,你也該識趣點退一步。”

    “若是我退一步,那么我以后就很難再進一步了。竟然比了就得分出勝負來,就是輸我也要輸得有骨氣。”林辰顯得桀驁不羈。

    “這么會裝,不去演戲真是屈才了。”洪飛嘲諷道。

    可在天風眼里,林辰就顯得自不量力了,便譏笑道:“有骨氣,也正合我意,要是你這么容易放棄,本少反而覺得無趣呢。”

    話畢!

    天風再度凝聚劍火,劍道威能隨著遞增,威力施加到八層功力。雖然只是提升一層功力,但所散發出來的威能卻是足足強了數倍。

    林辰見狀,迅速修復陣火,加以鞏固,穩守待抗。

    “傳聞確實對天塵的實力吹噓過高了,但這份狂妄自負的脾性反倒是真如傳聞所言。”

    “連七層功力都守得牽強,要是以天風師兄八層功力的話,那還不得直接就崩了這陣火。”

    “難得天風師兄大度愿意給天塵留給臺階下,竟然如此不知趣,非得把自己搞得完蛋不成,簡直就是自作作受。”

    ……

    眾人紛紛鄙視,壓根不看好林辰。

    “小子!這是你給我機會的,可別怪本少心狠手辣!”天風陰險暗笑,直接驅動劍火,以閃電驚虹之勢,強勁兇凌的直襲林辰的陣火。

    本以為,七層功力劍火就幾乎要讓林辰的陣火崩潰,現在以八層功力所施加的劍火,天風完全有足夠的信心大破林辰的陣火。

    殊不知!

    意外發生了!

    嘭!~

    劍火暴擊,依舊是木入三分。

    同樣是劍火貫透了林辰的陣火,可就是隔著最后一層難啃的頑固防線,感覺就像還是差了一股火候,依舊讓林辰勉強守住了陣火。

    “又守住了!”

    “都施加到八層功力了,沒道理啊。”

    “不急,天風師兄還是保留了兩層功力,也許天風師兄是想讓這小子多喘幾口氣而已,最后才有機會狠下重手。”

    “有道理,畢竟再怎么說天塵也是個新人,就是要對付他也不能做得太過,免得以后落人口舌。”

    ……

    眾人理了理想法,也就明白天風的做法了。

    可哪里知道,天風確實是御足了八層功力,也是有心要破林辰的陣火。本是心里信誓旦旦的他,反倒被林辰給難住了。

    “邪門了,同樣的陣火防線,本少已經再度施加一層功力,為何還是要差了股火候?看來只能施加到九層功力了。”天風心高氣傲,要他一下子拿出十層功力去對付一個新人,不僅面子上過不去,就是自尊心也得受到打擊。

    想到于此!

    天風再度蓄勢,劍道威能又是成倍飆升,四方氣流急劇呼嘯起來,流炎激蕩,就連氣流都變得火辣辣的刺鼻。

    “好小子!本事可倒真是不小,那不知以本少九層功力,能否攻破你的陣火!”天風沉聲道,已經跟林辰較上了勁。

    “師兄盡管施手,在下盡力而為便是。”林辰淡然道。

    “本少已經見識你的嘴臉了,別在本少面前裝!”天風面色變得陰沉下來,熾焰激耀,劍勢擎天,厲喝道:“給我破!”

    咻!~

    熾烈一劍,勢若霹靂,所向披靡,筆直劃破虛空,殘痕不散。

    這一劍!

    可是施加于劍道奧義之能,宛若怒海決堤,勢不可擋,更是強烈震爍眾人的眼球。

    嘭!~

    一劍暴擊,怒焰激蕩,虛空激起一圈圈勁紋。

    接著!

    詭異難解的一幕發生了!

    強勁熾烈的一劍,雖然能夠輕而易舉的貫穿林辰的陣火,可依舊難以徹底擊潰,林辰又是一副顯得極其勉強的樣子,頗為吃力的穩住了最后一層陣火防線。

    繼而!

    劍火逐漸崩離破散,林辰迅速修復陣火,穩穩屹立。

    “天!又守住了!”

    “為何總感覺還是差了一股火候?”

    “沒道理,感覺天塵的陣火威力根本沒有任何的實質變化,而天風師兄的劍火威力卻是明顯大增。為何在相同的陣火防御下,天風師兄卻是難以攻潰天塵的陣火?難道天風師兄并沒有實質意義的提升功力?”

    ……

    眾人唏噓不已,萬般困惑不解。

    “該死的!怎么又還是差了一點!”天風也是氣得要懷疑人生了,七層功力還是差一點,八層功力也是差一點,現在施加到了九層功力,為何還是要差一點?

    就是天風也想不明白,感覺總是差那么一點,就感覺像是一道無法逾越的鴻溝。

    “小子!你玩得是什么把戲?”天風惱怒成羞。

    “在下不懂,我能玩什么把戲?而且師兄你功力大增,我怎么也得拼盡全力。”林辰一臉冤枉。

    “可本少并沒有感覺你的陣火有任何的變化?”

    “我的陣火的確不強,但卻韌性極強,有著遇強則強的能力。”

    “遇強則強?那本少倒要看看你的陣火能強到什么地步!”天風勃然大怒,早已失去了原有的自信與風度,面色也變得兇厲起來。

    轟!~

    威能暴增,怒焰如浪濤洶涌,漫天劍氣縱橫肆虐。四方虛空氣流連同斗藥臺,都是強烈鼓動起來,兇烈劍氣,浩瀚磅礴。

    “好強!”

    “這是十層功力了吧?”

    “真不可思議,天塵竟能逼出天風師兄十層功力!”

    ……

    眾人心驚不已,開始對林辰的實力有所意識,看來傳聞也并非是完全不可信。

    的確!

    天風根本不知道,自己所面對的對手是豈等強大,那可是連洪飛都得折敗的封號藥皇強者。

    “天焱劍罡!”

    天風如雷暴喝,傾盡所能,熾烈劍芒,閃耀天地,視野變得迷離。

    十層功力,當是驚天動地。

    然而!

    面對如此劍勢,林辰依舊毫無懼色,鎮定自若,淡然一笑:“十層功力,可算是有點火候了,不過威力還是差得些。”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百易街机真人捕鱼 香港王中王精选中特网 辽宁12选5走势图表 排列五五官方计划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 江苏省十一选五走势图 今天上海时时乐开奖走势图 今日股市行情走势 吉林快三走势图手机版 万人龙虎计划 江西十一选五开奖数据 青海11选5全天开奖号 内蒙古11选5的开奖结果42期 中国铁建股票行情分析 七乐彩开奖结果 福建快3今天开奖结果一 配资炒股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