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超級制造商 >

第一千七百八十六章 花錢養市場

    “笑什么笑!”甄小鵝撅了撅小嘴,表示出對沐小美的不滿來。

    沐小美含笑著說:“想知道就去自己問他,我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蟲,哪能知道人家心里在想什么!”

    “你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蟲,但是你天天跟他在一起呀!”甄小鵝嬉笑著。

    “我真不知道!”沐小美哭笑不得。

    甄小鵝眨了眨眼睛,坐在那里也不生氣,往椅子上一靠,小二郎腿一盤,笑嘻嘻的說:“你不知道,那我就坐在這里不走了哦,反正你沐大小姐是忙人,我可不是,每天都閑的要命,正好沒事跟你聊聊天,解解悶哦!”

    耍無賴!

    甄小鵝還真就敢了,你能怎么著她?打又打不得,罵又罵不得的。

    “好像在弄什么農業公司,做什么水果店,送外賣什么的,具體的在干什么,我是真不知道。”沐小美算是服帖了,苦笑著搖頭說道。

    甄小鵝眨了眨眼睛:“真噠?沒騙我吧?”

    沐小美老老實實的搖了搖頭:“怎么敢騙你小鵝大小姐呢,騙誰都行,唯獨騙你不行!”

    甄小鵝眼珠子轉了轉,然后……抬屁股一蹦一跳的走了!

    沒錯,就是以一蹦一跳,很歡快的樣子。

    沐小美笑著搖頭,李智也是的沒事兒招惹人家‘漫畫女王'做什么,大家又不是生活在一個次元里的人。

    甄小鵝也不是那么好忽悠的人,你們不是都不說嘛,那好,自己就親自去調查!

    ‘宅急送公司',南門風辦公室里,出現了一位臉帶大墨鏡的高貴大小姐!

    “你就是南門風呀?”甄小鵝上下打量著他,三十歲出頭的樣子,給人的感覺挺精神的。

    第一眼看上去不錯,第二眼看上去還是不錯!

    既然能被李智挖來獨當一面,那‘本事'‘能力'方面應該是都算不錯的!

    “對,在下是南門風,不知道這位小姐您是?”南門風詫異的問。

    甄小鵝眨了眨眼睛,嬉笑著說:“我呀?……你別管我是誰,我知道你是南門風,你知道我不是壞人就好了啦,說多了,容易露餡!”

    壞人?

    這么漂亮可愛的小姑娘,還真任誰都不會和‘壞人'兩個字扯上關系!

    “那不知道接下來,您想做什么?”南門風笑著問。

    甄小鵝非常自來熟的坐到了南門風辦公桌對面的椅子上,眨了眨眼睛嬉笑著說:“李智給你多少工錢呀?我翻三倍,你跟我走行不呀,到時候還是負責現在的工作,我們另起門戶!”稍微停頓了下,又繼續說道:“另外我在給你新公司百分之十的股份,如何呀?”

    上來二話不說,先挖人!

    三倍薪水溢價,外加新公司百分之十的股份,甄小鵝就不信對方一點不動心。

    甚至如果對薪水方面不滿意,大家還是可以談的嘛!

    自從有了上次的經歷,甄小鵝就感覺,原來挖李智的墻角,截他的胡,感覺是那么那么的爽快呀!

    南門風看著對面可愛女孩,也是一臉蒙逼狀,什么情況,家里有礦不成?

    上來就三倍工資三倍工資的來挖人,話又說回來,自己什么時候變的這么搶手了?

    李智不知道甄小鵝,竟然比自己還囂張,至少自己去神藏文化之前,是先跟陳安然打過招呼的,而且,不管陳安然是不是真的生氣,如果南門風真的不能放,也不會讓李智帶走的。

    可她到好,偷偷摸摸就過來了,上來就花費重金,要把李智的‘墻'給挖倒了。

    “這位小姐,您不會是過來拿我開玩笑的吧?”南門風苦笑著問。

    甄小鵝嬉笑道:“怎么會呢,人家的話從來都是一言九鼎,從不食言的哦。如果不信的話,我們可以直接簽合同,我甚至可以給你預付款都可以噠!”

    “……”南門風實在猜不出來這位大小姐是誰,能找上門來,又指名道姓的挖自己,還知道自己背后老板是誰,應該不算是外人吧?

    三倍薪水?

    說實話,南門風現在對這個確實不怎么動心,‘宅急送'公司在他手里,幾乎是從無到有,現在小有成績。不否認,這里面肯定有他的功勞,但并不是所有的功勞都取決于自己!

    如果沒有老板提供的‘宅急送'app軟件,就算自己有翻天之能,也未必能在這么短時間之內,把‘外賣業務'運營起來啊。

    挖走去了別的公司,先不說環境不環境,就是技術,和現在老板對自己的信任態度,新公司能給予嗎?

    還要熟悉新人際關系,這些東西都是他不擅長,也不愿意搞的!

    “抱歉,我暫時還沒有想要跳槽的想法!”南門風笑著拒絕了對方的好意。

    “我覺得,這個事情咱們還可以再聊聊的!”甄小鵝眼珠子轉了轉,并沒有那么簡單就放棄。

    嬉笑著說:“你是不是有所顧慮?放心,你要答應過去跟我混,李智肯定不能把你自己樣的,甚至連陳安然陳姐那里,我都可以去幫你解釋。真的,只要你愿意跟我走,一切事情我都能幫你搞定!”

    嚇!

    聽著對方的話,南門風苦笑著更不敢亂說什么了,聽著這意思,大家都是熟人啊,先不說自己不愿意走,就算愿意走,為了三倍薪水,不僅把老板得罪了,還的得罪老板身邊的朋友,顯然是不智的行為!

    “還是那句話,抱歉,辜負了這位小姐的好意,我暫時還沒有離開公司的打算!”

    “五倍薪水,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新公司你說了算,我只負責投資,如何?”甄小鵝咬牙,加大了籌碼說道。

    南門風笑著說:“這還真不是錢的問題!”

    甄小鵝翻了翻白眼,撅著小嘴嘟囔了聲:“膽小鬼!”

    “……”南門風苦笑著摸了摸鼻子,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這明顯是要尬聊的節奏嘛!

    “不走就不走吧!”甄小鵝主動岔開話題,她還沒傻到讓對方趕自己走的地步。

    轉著眼珠子問:“既然不愿意走, 那我也不勉強,當然你要什么時改變主意啦,都可以直接聯系我哦,包括李智那邊,我都可以幫你擺平的,這個絕對不瞎說,他不敢拿我怎么地!”

    沒等南門風說話,甄小鵝又繼續說道:“接下來就進入下一個話題,你們這家公司是做什么業務的,能詳細跟我聊聊嗎?我對你們這家公司很感興趣呀!”

    噗!

    南門風差點把自己舌頭咬了,無奈的問:“你,您連我們公司是做什么的都知道,就要挖我過去你的公司?”

    “對呀!”甄小鵝眨了眨眼睛,很直爽的說:“你們做什么都不要緊,只要是李智那家伙做的,就肯定是好項目,插上一腳怎么算都不會吃虧的嘛,你不會當我傻吧?”

    南門風明白了,對方不是傻,而是聰明的有點過勁兒了!

    “好!”南門風苦笑著甘拜下風。

    甄小鵝嬉笑著說:“說說吧,你們這家公司到底是做什么的,怎么開展業務的,這總不算是什么隱私吧?”

    南門風苦笑著搖頭:“不算,我們是一家……嗯,簡單說就是給人跑腿的公司吧,暫時主要業務,就是給人送外賣為主!”

    “送外賣?”甄小鵝眼睛眨眨道:“還真是送外賣的呀?”

    “對,送外賣的!”南門風苦笑著點頭。

    甄小鵝歪頭考慮了會,又詫異的問:“那你們這家公司靠什么盈利呢?現在收益狀況怎么樣?”

    南門風遲疑了會,才笑著說道:“其實這個也沒什么不好講的,我們公司是從商家利益里分成的,按訂單金額收費,并且收取下單用戶的快遞費用……不過呢,現在效果并不是很好,對于商家要扶持,暫時也是在培育市場時期,所以配送費是減免,等于不收費的!”

    “不收費?”

    甄小鵝瞪大眼睛:“不收費你們靠著什么賺錢?”

    “不賺錢……現在是干賠錢!”南門風苦笑著。

    甄小鵝皺眉問:“這個情況,你們老板知道?”

    “知道,而且這也是我們老板的意思!”南門風點頭。

    甄小鵝很快就抓到了重點:“你們‘老板'的意思?你們老板是什么意思,快點跟我說說!”

    南門風道:“我們老板的意思是,暫時不賺錢,也要培育市場,讓大家適應網上叫外賣的習慣,用他的話說,就是要培養懶人習慣,讓懶人更懶!”

    “讓懶人更懶?”甄小鵝把這句重中之重,在嘴里反復念叨了好幾遍。

    “他還說什么嗎?”甄小鵝眼神閃爍著問。

    南門風笑著搖頭:“沒有了,暫時我們這家公司就是在燒錢,培養市場!”

    甄小鵝靠在椅子上想了會,當著南門風的面,拿出手機來給李智打了過去!

    電話里傳出李智懶洋洋的聲音:“拜托,大小姐,咱們不說好了,沒什么事情不聯系的嘛!”

    “對呀,說好了,人家現在不是有事情跟你說嘛!”甄小鵝也不生氣,嬉笑著回道。

    “得兒,您講什么事情!”李智道。

    他不想跟甄小鵝廢話,人家甄小鵝大小姐還不想跟他瞎掰扯吶,有那個時間去干點什么不好呀!

    “培養懶人市場,你想干嘛?”甄小鵝問。

    李智稍微愣了下,摸了摸鼻子有些詫異的問:“你想干嘛呀?”

    甄小鵝也不做作,直接了當的說道:“我在宅急送公司,準備把南門風挖走,再弄一家‘外賣公司'出來呀!”

    “……”

    靠!

    李智差點罵出聲來,最好還是硬生生的忍住了,哭笑不得說道:“大小姐,你什么時候臉皮這么厚了呢?”

    “嘻嘻!”甄小鵝不但不生氣,還非常自豪的說:“怎地呀,人家臉皮從來就沒薄過,你咬我?”

    “我可不敢咬你,怕把牙夲了。”李智苦笑著搖頭。

    “少跟我說廢話啦,你就告訴我,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就好啦,我看看能不能借鑒一下!”甄小鵝話里話外,明白著在告訴李智,這事情她‘山寨'定了。

    “南門風沒告訴?你直接問他,就說我說的,你想知道什么,就讓他告訴什么!”李智冷笑著道。

    現在進來玩,李智還真不怕他,團購,外賣,都可以搞,但是最后誰能笑道最后可就不一定了。

    這得燒錢,要燒很多年錢!

    ‘宅急送'公司,李智已經做好,三年燒掉三百億的打算了,甄小鵝有那么大的資本進入這個市場,硬拼硬干?

    她要干進來,最后肯定會讓她領悟領悟,什么叫‘商場如戰場',什么叫‘痛'的領悟!

    “我不想聽他說呀,人家就想聽你說嘛!”甄小鵝竟然對著李智撒嬌。

    李智忍不住打了個寒顫,苦笑道:“大小姐,咱們能正正經經的,不搞這些歪門邪道不?”

    “嘻嘻,不能呀,人家就愿意搞邪道嘍!”甄小鵝嬌笑油鹽不進,反正就是跟你沒皮沒臉,有招就想去吧。

    “外賣市場前景可期,不過短時間之內想要盈利,癡心妄想,三年之內要燒錢培養市場,三年之后上市融資,再接著燒錢,或許五到六年之后,能賺點回頭錢,當然,也可能會賠的血本無歸。反正我是不怎贊成你進入這個市場,最后哭鼻子的可能,遠遠高過開懷大笑的可能。”李智推心置腹的說著。

    “那你為什么還要搞?”甄小鵝才不相信李智的話呢,或者說,不是太信服這家伙說的話。

    李智笑著說:“佛曰,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這個市場總要有人來搞不是,我不搞,那誰搞?你要愿意搞,那讓你來搞也行!”

    甄小鵝眼珠子一轉,嬉笑著說道:“好呀,那我來搞,你把宅急送公司賣給我吧!”

    “三年我準備燒掉三百個億,你愿意這么干?還別說,你要真愿意這干,賣給你就賣給你!”李智笑著道。

    “三年三百個億?”甄小鵝眼睛瞪的老大。

    “對!”李智笑著說:“誰撒謊誰是小狗!”

    “……”

    甄小鵝好半響兒才嘀咕了句:“鬼才信你呢!”

    有三百億做點什么不好呀,弄個狗屁外賣公司,直接把李智的訂花掛斷了。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百易街机真人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