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瘋狂農民工 >

第2432章 舍得的深義

    馬艷聽夏建這么說,她故意撒著嬌說道:“我說兒子就是兒子,怎么,你不樂意了?”

    “呵!你說我能樂意的起來嗎?三個兒子啊!這在我們農村來說,要蓋三院房,娶三個媳婦,這不是要了我的老命嗎?”

    夏建故意和馬艷開著玩笑。

    馬艷輕輕的打了一下夏建說:“看你的這點出息,生三個兒子就一定要窩在西坪村啊!你就不能讓他們好好的學習,將來出去混世界,再不濟跟著你混也行啊!”

    馬艷的話音剛剛落下,夏建的手機便響了起來,他忙掏出來一看,電話是胡慧茹打過來的,夏建心里不由得一驚。要知道,胡慧茹為了招標的事,好多天都不和他聯系了,這個時候打電話過來,難道真是被關婷娜說準了?

    夏建猶豫了一下,但還是接通了電話:“喂!胡慧啊!好久沒有聯系了,你現在打電話過來,不是請我喝酒吧!那我可告訴你,我現在已經吃過了,人在西坪村”

    “夏建!你這是跟我打馬虎眼是吧!你少扯沒有用的,如果還想跟我合作,馬上趕到我住的酒店來,我在急事和你商量,不來也可以,但你要想清楚了”

    胡慧茹依然是那么的霸道,她說完這些話,便把電話從她哪邊掛了。

    夏建手里拿著電話,一時間愣在了哪里。你說他好多天了沒有回來,這剛一回來陪老婆散個步,人家的電話又打了過來。而且聽胡慧茹的這口氣,就極其的不友善,她可是直呼夏建的名字。

    看著夏建有點難為的樣子,一旁的馬艷已經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她非常大度的說:“你把我送回家里,然后忙你的去吧!”

    “對不起了,這是一個大客戶,還真有點不敢怠慢,你就多擔待一點,等有機會了,我多陪陪你”

    夏建一臉的歉意,可這事他還真不敢耽擱,萬一是胡慧茹找他談轉讓她們在平都市的幾個項目的事,如果錯過了,那他后悔也就來不及了。

    馬艷呵呵一笑說:“得了吧!這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有什么好對不起的,你趕緊送我回去吧!”

    就這樣,夏建把馬艷送回了房間,然后偷偷的溜了出來,跑到村口,開上車直奔平都市。

    胡慧茹住的酒店夏建知道。這女人挺會享受,她一來平都市,一直就住在這兒。這酒店在整個平都市來說,算得上最好的酒店。

    夏建把車停在了酒店的門口,便有服務員過來給他泊車。夏建把車鑰匙一留,人便進了電梯。

    剛敲了兩下,胡慧茹便打開了房門。這女人穿著一身好看的睡衣,站在站里面輕聲說道:“進來吧!”

    夏建猶豫了一下,便走了進去。反正他又不是第一次見胡慧茹穿睡衣見她了。用胡慧茹自己的話說,穿著睡衣舒服。

    房內的茶幾上,擺了幾道好菜,另外還放了兩瓶紅酒。夏建回頭看了一眼胡慧茹說:“我吃過了,而且我是開車過來的,所以這酒更是不能喝”

    胡慧茹沒有說話,而是拉著夏建坐在了沙發上。她這才淡淡一笑說:“多大的事啊!喝了酒不開行不?就你哪破車,送別人也沒有人要”

    胡慧茹說著,便有夏建的面前坐了下來。夏建抬頭看了一眼胡慧茹,呵呵一笑說道:“幾天不見,胡總可是憔悴了不少。這錢可掙不完,你得注意自己的身體”

    “別說沒用的,咱們還是先喝酒吧!”

    胡慧茹說著,便自己動手,打開了紅酒瓶,然后給她和夏建,各倒了一杯紅酒。這女人二話不說,舉起酒杯先喝了一口。

    夏建看了一眼胡慧茹說:“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有的話就說出來吧!這樣憋著有點難受”

    胡慧茹呵呵一笑說:“我能有什么心事,一個人吃飽了全家不餓。來!再喝一杯”胡慧茹說著,又給她倒了一杯。

    夏建一看,這女人今晚的樣子就是賣醉。這可不行,胡慧茹真要是喝醉了,那他可就不好辦了。

    “胡總!這酒可不能這么喝。你兩下喝著躺下了,我一個人喝著還有意思嗎?如果你真要喝,那也不是不可以。先吃點菜,完了咱們一邊聊天,一邊慢慢的喝,好不好?”

    夏建耐著性子,伸手奪下了胡慧茹手中的酒杯。這女人除了在生意上認錢不認人以外,長時間接觸下來,夏建給她的評價是優點大于缺點。所以做朋友,倒不是不可以。

    胡慧茹看了一眼夏建,有點伸情的說:“我在生意場上縱橫這么多年,樹立的敵人倒是不少,可朋友還真沒有幾個。不過你夏建卻是個例外,你在我的心目中,還真夠得上朋友兩字”

    “別把我說的這么好,有事說事,我這人不經夸”

    夏建呵呵一笑,拿起筷子便吃了起來。雖然說他吃過了,可是面對這樣的美食,他豈能沒有胃口。

    胡慧茹在夏建的勸說下,終于拿起了筷子吃了幾口菜,然后長出了一口氣說:“夏總!東勝集團出事了?”

    胡慧茹這話一出口,夏建還是一驚。雖然說這事關婷娜早給他說過了,但夏建覺得,這事沒有從胡慧茹的嘴里說出來,這事就不算是真的。

    “問題大嗎?責任在誰?”

    夏建壓低了聲音,輕聲問道。

    胡慧茹嘆了一口氣說:“我們集團在海外的投資,由于局勢的問題,幾乎是全打了水漂。這事和我的關系不大,有海外投資部,而且還有專門的副總負責。可是這事一出,勢必會影響到整個集團。你也知道,我可是集團的總經理,多少也有關系”

    “但凡出了這樣的事,只能是丟車保帥了。你們在國內的項目做的太多了,該出手的就出手,這也是回籠資金的一個方法”

    夏建說到這里,便停了下來。因為這樣的事情,他不能說的太多,萬一胡慧茹對他產生誤會可就不好了。

    “你說的對,所以我才來找你商談”胡慧茹說著,又舉起了酒杯。

    夏建心里很清楚,這個胡慧茹雖說是一介女流,但在經商方面,卻實厲害,而且是六親不認,所以他也不敢多說,只是微微一笑:“胡總!這事你得根據你們的實際情況而定”

    “這個我知道。只是集團內部已經有人提出,如果要動項目,只能是先從平都市這里開刀。可是我覺得,平都市的這些個項目,都是長線項目,越往后,收益越大,我實是于心不忍”

    胡慧茹說著,又喝了一口紅酒。

    夏建長出了一口氣,抬頭看了一眼胡慧茹。只見胡慧茹白皙的面孔上已有了一絲絲的紅暈。

    夏建把瓶子里的最后一點酒全倒進了自己的杯子里,這才長出了一口氣說:“有些時候,有些事情并不是我們想的哪樣。該舍的時候,就得舍去,不是有一句話是這么說的嗎?“有舍才有得””

    胡慧茹不說話了,兩個人就這樣靜靜的坐著,他們沉默了好幾分鐘的時間。胡慧茹這才輕聲問道:“如果我想把平都市的有些項目砍掉的話,你們想接盤嗎?”

    “這個就難說了,一來我們是小公司,沒有這么多的錢。這二來還要看你們砍掉哪個項目,其次就是你們的要價我們能不能接受”

    夏建說著便長出了一口氣,按理說,胡慧茹現在經營的這些項目,都是他一手開發的。現在回到他的手里,應是名至實歸。

    胡慧茹準備打開第二瓶紅酒,可被夏建一把奪了下來。他嘆了一口氣說:“既然事情發生了,那就正面面對,你都開始賣醉了,那你手下的這些人可怎么辦?”

    “好吧!今天晚上就到這里,我本來是想讓你陪我醉上一場,可是落花有意,流水無情,我也算是死心了。本周三,我們準備開個拍賣會,賣掉東林鄉的所有項目”

    胡慧茹說著,沖夏建甜甜一笑。

    夏建一愣問道:“你確定是東林鄉的這個項目嗎?不會是先把不好的項目賣完了再賣其他的好項目吧!”

    “你什么意思?你怎么不問東勝集團賣不賣?”

    胡慧茹忽然之間勃然大怒。夏建這才意識到自己的話說的有點問題。

    夏建看了一眼胡慧茹,想了一下說:“你誤解了我的意思,東林鄉你們投資的并不多,光這一個項目就能解決你們目前的困境嗎?”

    “不能,但是平都市的其他項目,就像是我身上的肉,我實在是不忍心割下來。先把東林鄉的所有項目處理,然后看情況再定”

    胡慧茹恢復了一下自己的心情,這才長出了一口氣對夏建說道。

    夏建站了起來,沖胡慧茹點了一下頭說:“好的,到時候我們紅建肯定會到達現場舉牌”夏建說完轉身就走。

    “你既然來了,就不能坐下來,陪我聊會兒天嗎?難道我是一只會吃人的妖怪不成?”

    胡慧茹再次生氣了。

    夏建搖了搖頭說:“時間不早了,我該回去了”說完,快步而去。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百易街机真人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