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修仙界移民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485章 世事如棋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一個月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

    但是用來決定未來的命運,怎么看都毫無意義,因為這種事情與時間長短無關。

    所以,段橫也只是沉吟了片刻,就淡淡道:“我選擇接受,不論后果如何。”

    那山鬼凝神望了段橫一會兒,卻并沒有再說什么,只是突然上前一步,捧住段橫的下巴,然后那張絕美的面容就迅速接近——

    可惜段橫并沒有享受到什么蝕骨銷魂般的待遇,才一接觸,一只華麗無比的火鳳之魂飛快地從那張櫻唇里吐出,下一刻他就被硬生生地疼暈過去。

    ——

    段橫做了一個夢,或者他也說不清是否在做夢。

    因為他變成了一棵樹。

    一棵小小的,才剛剛破土而生的小樹苗。

    他不知道這是在哪里,因為他無法移動,但他能看到巍峨雄壯的山巒,能看到悠悠垂天之云,能感受到清風徐徐,能沐浴到驟雨陽光。

    時間似乎也變成了無意義的事情。

    最初他還能記得自己是段橫,記得自己的記憶,但是漸漸的,他開始覺得,自己就是這一棵樹,他每日里看著日出日落,聽著山風呼嘯,吸收著大地的養分,逐漸成長壯大,數百丈高的樹身,似乎連大山都要踩在腳下了

    然后,在某一個夜晚,電閃雷鳴,狂風大作,暴雨如瀑,一道道紫色天雷轟擊下來,樹冠被摧毀,樹干被摧毀,連樹根也不復存在。

    那種痛楚,錐心刺骨。

    可是段橫所化的樹依舊沒有死亡,當第二日風雨消散后,又有一株小小的樹苗緩慢又堅定地從廢墟一樣的大地中鉆了出來。

    可還未等他欣喜地感受那陽光的溫暖,一個巨大的陰影就遮擋住了一切。

    段橫看到了一個人,一個老頭兒,似乎很熟悉的老頭兒,似乎在哪里見過,他微笑著點頭頷首,自言自語道:“九雷之木,妙哉妙哉!”

    緊跟著,那老頭兒右手微微變幻,也不知道是因為什么,一種完全不能抗衡的力量將段橫從那樹苗中抽離出來。

    一個只有拇指大小的嬰兒——

    “從今以后,你就叫小九——”

    那老頭兒再次笑瞇瞇地道,但是段橫卻彷如被冰水澆了一頭,瞬間驚醒,然后他發現他還躺在白玉平臺上,他只是做了一個夢,夢里他變成了一棵樹苗,而這個樹苗還能變成一個小孩,然后這個小孩叫小九,我勒個擦哦!

    這不是夢,是那山鬼的記憶,也是她的心魔,只是,只是,這事情怎么說的?

    那夢中的老頭兒,不就正是他在天機中看到過的那個古仙人,而小九,不出意外的話,九絕天帝不也是叫小九的嗎?

    可這太巧合了吧。

    一翻身爬起來,段橫四下張望,卻不見了那山鬼,他連聲大喊,也不見她出來。

    真是沒有想到,她居然是九絕天帝的老相好。

    這個事情是巧合還是陰謀?

    段橫心中很蛋疼,他現在注定和九絕天帝勢不兩立,將來沒準要大打出手,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可他卻偏偏在這個節骨眼上碰巧遇到這個與九絕有舊的山鬼,傻瓜也不會相信的啊。

    想歸想,段橫沒有任何的辦法,那山鬼甚至都沒有給他提出疑問的機會,所以他只能等待,順便打坐修行。

    但他一開始嘗試靜修入定,卻立刻發現他又被卷入那個奇怪的夢境之中。

    這一回,他仍然是以那個小九為自身視野,不過,時間顯然已經過去了很久,這個原本只有拇指大小的小家伙已經長成到了七八歲,最重要的是,她居然是女孩子。

    好在段橫的意識在這一回并沒有混淆,他就像是看紀錄片一樣,看著這一切。

    小九之所以叫小九是因為排行第九,那個古仙人身邊一共是十二個童子,六男六女,但全部來自不同種族,似乎這老家伙有異族收集癖一樣。

    這十二個童子之中,有兩個是魔族,有兩個是山鬼一族,有兩個是羽族,還有一個是龍族,一個麒麟族,一個木妖,剩下的都是人族。

    小九就是木妖,然后段橫很快也就找到了那個山鬼,不錯,就是如今這個大乘期的山鬼。

    后面的夢境就開始斷斷續續,也不知道那古仙人用了什么方法,幾百年過去,當初的小孩子還是小孩子,而這十二個童子也各有所好,像是這木妖小九與山鬼小五,彼此的感情就很好。

    然后,有一大段夢境被掐去了,反正很混亂。

    最終,這夢境定格在了某個很模糊,又很熟悉的畫面上,段橫敢打賭他曾經見過這個畫面。

    正在苦思冥想之際,他就再次蘇醒,但這一回,他一睜眼,就看到那山鬼的那張精妙絕倫的臉孔就在咫尺,呼吸可聞,唔,這一次他倒是感受到了唇間那種溫潤如玉的美妙感覺。

    可這不是重點,重點是——難道時間才過去一剎那?

    再查看自身,沒有任何變化,方才都是幻覺?

    段橫一時間也不敢開口了,現在他不得不承認,大乘期的高手道行不是他可以窺視的,簡直神鬼莫測。

    “有什么問題嗎?”那山鬼緩緩退后一步,面容淡淡。

    “小九是誰?”段橫想都不想就問道,他必須確定這一點,如果小九真的是九絕天帝,那么他就算打不過,也得拼了,或者干脆自殺算了,這還了得,兜兜轉轉一圈回來,他竟然一頭撞入敵人的老巢。

    “她是誰很重要嗎?”

    那山鬼微微皺眉,隨后才有些異樣地問道:“你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了什么?你難道不知?”段橫立刻從這句話里聽出一點端倪。

    “我為什么要知道,我方才正準備將火鳳之魂送給你的,誰想到僅僅一瞬間你身上就發生了某種不可言狀的變化,似乎像是被心魔控制,但又不像,所以我才要問你呢?”那山鬼皺眉道,然后立刻補充道:“我沒有騙你的必要,而且這火鳳之魂,好吧,火鳳之魂是我的一個故友與我一同煉制的,但是,你怎么可能認得她?”

    段橫愕然,使勁地搖晃了一下腦袋,不能置信地道:“你確定,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而不是在算計我?”

    “算計你?我用得著嗎?我是請你來幫我渡劫的,這個時候我有什么理由要算計你啊,而且你方才的魂魄似乎受到了不小的損失,這對于我來講都是非常不能接受的,所以問題肯定還是出在你的身上,你是不是被人動了手腳?”那山鬼想也不想地道。

    “不對,這事情絕對有問題,拋去其他的,我就問你,你是不是認得小九,還有,你是不是曾經叫小五!”段橫沉聲道,他不認為自己被人動了手腳,包括那蛇族母神,沒有意義,所以這必然是某個地方出現了某種未知的變化,然后因為那一只火鳳之魂的緣故,被激活了。

    那山鬼愣了一下,好半天才不能置信地指著段橫道:“我就說,我就說為什么你身上會有一種讓我很親近的東西在,你是不是與誰?不對,你之前說你已經有了心愛之人,你們兩個人是不是已經——天啊,她叫什么?”

    “拜托,請你先回答我的話。”段橫此刻也是汗毛倒立,他已經想到了一種讓他毛骨悚然的可能。

    深吸了一口氣,那山鬼雙眸之中已經隱有淚光,然后才一字一頓地道:“我的確是小五,小九是我的好姐妹,因為我的緣故,她被——被流放到了一個我至今都不知道的地方,我一直以為她已經死了,可以說是她把我救出來的,找不到她,無法確定她是否還在世上,我就無法安心渡劫,這就是我的心魔,現在,回答我的問題!”

    段橫沉默了,然后他的右手在虛空中稍稍刻畫,一個八九歲,神情陰鷙的小男孩的樣子就憑空出現,這正是當初他在開啟天機后看到的影響。

    而那山鬼卻一下子哭出聲來,身體都搖晃了一下,嗚咽道:“沒錯,就是她,是小九,這是她的三百六十種化身之一,可是——可是你怎么可能,可能見過她?她現在在哪里,還好么?”

    段橫的臉上卻是在同時露出古怪的神色,然后他就木然問道:“你確定小九是木妖,哦,我是說,木靈。”

    “是的,她是九雷之木,乃是舉世無雙,萬載難逢,獨一份的木靈,當初也正是這個緣故,才被——。”

    “才被怎么?”段橫立刻追問道。

    “她——她才被煉制成青衣神劍的劍靈,從那個時候開始,她就變得很可怕,在外人眼里,從來都是這個小男孩的化身,只有與我在一起的時候,才會恢復本來面目,后來,她也是為了救我才——”山鬼泣不成聲地道。

    而段橫在此時卻是長嘆一聲,青衣神劍,呵呵,多么熟悉的名字啊。

    小九,九絕天帝,青衣神劍,然后再加上一個木靈的身份,那么如果他不是傻瓜的話,自然就能猜得出來,所謂后來的青木天帝,應該就是九絕天帝的一個金蟬脫殼的化身。

    青木天帝,就是這個九雷之木的小九!

    她一直都沒有離開那個修仙界,那么,與域外天魔合作的那個九絕天帝又是誰?

    而根據傳言,在段橫還沒有進入修仙界的三千年前,青木天帝就已經轉世重生,重生者又是誰?

    無數人猜測這個謎團。

    但是現在看來,只會有一個答案。

    洛青璃!

    她就是青木天帝的轉世重生者。

    因為若非如此,她又怎么能夠那么容易的駕馭得了青衣神劍的碎片。

    若非如此,她又怎么能夠在短短幾百年時間內從仙鼎被徹底擊碎的狀態,一躍成為劍仙,成為天劍宮之主?

    而天劍宮的那把神劍,本來就是仿制的青衣神劍啊!

    最后,若非如此,段橫又怎么可能看到那個夢境,完全是因為他與洛青璃之間的關系,而那火鳳之魂,就是那小九與這山鬼合作煉制的。

    好大一盤棋!

    (PS:填坑而已,大家莫要驚慌,順便拜求訂閱月票)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百易街机真人捕鱼 浙江体彩6十1专家 股票新股申购什么意思 湖北十一选五推荐号码 北京快三在哪里购买 股票涨跌最简单公式 排列五今晚开奖直播 像pc蛋蛋的 陕西快乐10分钟前三直走势图 多乐彩江西十一选五走势图 陕西11远5玩法 云南11选五任二遗漏 95配资 辽宁福彩35选7暂停 十分快三大小单双的玩法 绝对权重 河北20选5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