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天命相師 >

第2367章 引為知己

    如果所羅門王早知道唐丁已經逃出去了,恐怕所羅門王會制定新的行動計劃,比如在這里設置一個陷阱,等著唐丁的到來。

    可是現在,說這些,已經晚了。

    如果現在開始尋找唐丁,無疑就是低頭追趕唐丁的節奏,而在唐丁這個可以把陣法當做弈棋的高瞻遠矚的戰略家這里,低頭追趕是肯定不行的,一步輸了先機,就會步步失去先機。

    更何況,這先機已經輸了好幾步了,即便是智商發達如所羅門王,現在也猜不透唐丁的下一步計劃。

    甚至別說下一步,就說這一步,唐丁為什么要給自己來這一出,他想干嘛?所羅門王急切之間都想不到。

    所以,所羅門王并不打算追著唐丁跑,他必須彎道超車,首先要想明白唐丁究竟要干嘛?才好制定他下一步的行動計劃。

    所羅門王想的一點沒錯,唐丁的確是來了。

    唐丁逃出那個鐵籠子的第一件事,就想到了趕緊跟三清大廈的幫眾們會合,畢竟三清大廈不能支持太久,而那個熟悉自己的人的到來,恐怕很快就會威脅到三清大廈的陣法安全,甚至有可能直接對剛剛建立的三清城動手,所以,唐丁必須趕來。

    于是,唐丁就來了,正好遇到了所羅門王。

    所羅門王把唐丁視作自己念念不忘的宿命之敵,而唐丁同樣也視所羅門王為自己的一生勁敵,這或許是高手的惺惺相惜。

    雖然驟然遇到所羅門王,唐丁心中惴惴不安,所羅門王的陣法之術,雖然變通性或許不如自己,但是其構建陣法的強大實力,讓唐丁都望塵莫及。

    尤其是所羅門王在沒有望氣術的情況下,竟然構建了復制亞特蘭蒂斯和令自己起死回生這樣偉大的陣法,就算讓唐丁現在來做,恐怕也做不出來。

    所羅門王的到來,要破三清大廈的陣法,是輕而易舉。

    雖然所羅門王非常強大,但是唐丁并沒有慌張失措,唐丁明白自己必須冷靜。所羅門王的實力強大,不能硬來,只能智取。

    于是,唐丁并沒有急著動手,而是在等一個最佳時機。

    終于,所羅門王開始布置陣法,唐丁知道自己的機會來了。

    三清大廈占地頗廣,要布置陣法,不能一蹴而就,而這事所羅門王不能假手他人,只能自己親自動手,于是所羅門王在前面布置陣法,唐丁就在后面“渾水摸魚”。

    唐丁并沒有多偷靈石,盡管他知道楊鳳宓只給了所羅門王一百枚靈石,而唐丁也根據所羅門王的布置,看出了所羅門王的陣法要用上其中的九十九枚。

    唐丁的本意是偷三顆靈石,讓所羅門王的陣法無以為繼,盡量拖延時間,唐丁想用這拖延的時間,讓仍舊被困在三清大廈的陸戰天等人分批次逃出去。

    對,唐丁的目的,就是讓陸戰天等人逃出去。因為守在三清大廈這里,只有死路一條。

    可是要想逃出去,必須拖延時間,還得盡量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其他方面。

    于是,唐丁就制定了故意挑起事端的方案。

    這個方案自然不能由唐丁本人親自來做,因為他是個男人,在這種遍地都是女人的軍營,唐丁高大的身材一下就會被認出。好在唐丁并不是孤軍作戰,他身邊還有白冰冰和劉黑妹等一起逃出來的“干將”。

    劉黑妹出身城衛軍,而且還是從最底層一步步升上來的,最是了解這群**們的心理,而白冰冰作為主管蓬城情報工作的副總長,極擅計謀,這“挑事”計劃讓這兩個人來實施,可能全天下也找不到比兩人更合適的人選了。

    事實證明,兩人配合默契,出色的完成了這個任務。

    如果單單一個人出手,就算可以讓這群城衛軍們按照唐丁提前設計的劇本走,恐怕事后也得被懷疑。因為發聲引導的人只有一個,大家也都會聽的熟悉。但是現在是劉黑妹在這邊發聲,那邊白冰冰配合,一唱一和,兩人還可以互換,這邊唱,那邊和,這一番下來,就算是所羅門王這樣的高手,也不知不覺的中了套,更何況是這群聽風就是雨的城衛軍了。

    最后,為什么要把偷來的三枚靈石都丟了出去?這三顆靈石當然不是本來就在那幾個城衛軍身上,是白冰冰見情況特殊的隨機應變。因為不丟靈石,很快就會被發現這里的人并沒有偷靈石,那么所羅門王和楊鳳宓就會懷疑到靈石到底是誰偷的?

    丟出去靈石,也能為撤退的陸戰天等人爭取到寶貴的時間。而且這三枚靈石,并不能起到決定性的作用,雖然能夠阻擋所羅門王一時,但是他要想補齊三枚靈石,其實并不難。

    所有的這一切,看的最清楚的人,莫過于曲折了。

    當然了,曲折能夠提前看出這一點,也不奇怪。首先曲折也不是一開始就發覺不對勁的,曲折也是脫身出來之后,才感覺到有人似乎在調動大家的情緒。其次,曲折是旁觀者清,另外,曲折的智商之高,就算是唐丁也得被她玩,所羅門王雖然比唐丁智商也不弱,但是相比之下,曲折的更高。

    其實,普通人的智商幾乎相差無幾,聰明人之間其實也差不多,但是聰明人和普通人比起來,那就差大了。

    所以,曲折和所羅門王,還有唐丁這些人,為什么都能混得好,除了她們的實力之外,智商也是個很關鍵的因素。

    在普通人都懵懵懂懂跟風的時候,聰明人的思維早就在思慮其他。比如現在所羅門王正在思考唐丁這么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而曲折已經想到了唐丁做這一切的原因,知道唐丁是為了將三清大廈中的人安全撤退,故意耽誤時間,實際上,曲折已經在思考如何神不知鬼不覺的配合唐丁了。

    楊鳳宓并不算是個聰明人,她能夠修煉到現在的境界,并不是因為她多聰明,而是她有著強大的家族資源,背靠著被譽為楊家老神仙的超級高手楊中一,又是跟城主楊鳳楠一脈相承的楊家宗親,這種關系,決定了楊鳳宓從一開始就站在別人仰望的高度。

    所以,楊鳳宓并沒有什么布局謀劃,她剛剛聽了所羅門王的話,讓人打掃了遍地的尸體,現在還在想著怎么剛剛所羅門王所說的唐丁在這,她還在等待著所羅門王趕緊幫她抓到唐丁,她好跟城主交差。

    可是,所羅門王沒空理會楊鳳宓的小心思,甚至說,所羅門王也沒有把握抓住唐丁,他還在思考唐丁的目的。

    不過所羅門王沒空幫楊鳳宓,曲折卻是知道楊鳳宓的心理,她走到楊鳳宓身邊,“楊將軍,你怎么讓軍士在這閑著不動?”

    “啊?這個,所先生還沒說要怎么做呢?”

    “不知道將軍是方丈國的將軍?還是所先生的將軍?”

    “我是蓬城城衛軍的大將軍,曲總管,你這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將軍不趕緊行動,恐怕貽誤軍機。所先生是方丈國派來的特使,雖然答應了城主抓捕唐丁和陸戰天,但是即便他抓不到,城主也無法責怪于他,可是楊將軍就不一樣了,楊將軍肩負剿匪重任,而且唐丁的逃跑,雖說跟將軍沒有直接關系,但是將軍能脫開干系嗎?”

    聽到曲折說唐丁的逃跑跟自己沒有直接關系,楊鳳宓松了一口氣,但是隨即又緊張起來,因為現在并沒有抓到唐丁,城主還是會怪罪自己。

    但是曲折一番話,真正展現她的高情商,聽的楊鳳宓很舒服,也讓楊鳳宓有了對曲折言聽計從的想法,“曲總管,還請教給我怎么做?”

    楊鳳宓態度懇切,對曲折是真心求教。楊鳳宓已經將對所羅門王的倚重對象,轉變成了曲折。

    曲折想了想,“現在要做的事情就是趕緊將兵士們全部集中起來,搜捕唐丁和三清派的余孽,絕不能放跑一個,如果唐丁就在其中,那我們正好一網打盡。”

    聽到曲折的話,楊鳳宓趕緊執行命令,因為她覺得曲折說的很有道理。

    曲折的話,就如同當年周瑜用計建議曹操將船只用鐵索相連一樣,看似是為曹操著想,克服北方士兵不善舟楫的因素,但是卻是為后來的火燒連營打下基礎。

    曲折的建議,聽起來句句都是為楊鳳宓著想,讓她趕緊抓唐丁,實則卻是讓楊鳳宓把人全部都集中起來,更加方便唐丁的轉移。

    如果唐丁能被這種集中起來的城衛軍抓住,那么他就絕對不會成為楊鳳楠的心腹大患。

    曲折對唐丁非常了解,盡管她跟唐丁相處的時間并不長。但是曲折卻心甘情愿的這么幫唐丁,而且她現在還見不到任何回報。

    如今的蓬城實力對比,誰都知道唐丁根本無法與城主相比,但是曲折卻一直認為唐丁不會這么被打敗。

    事實上,唐丁確實一次又一次的躲過了滅頂之災,

    趁著兵士集中的工夫,楊鳳宓又向曲折虛心請教,怎么跟城主解釋唐丁的逃脫?怎么才能讓自己脫罪?

    “那將軍首先得告訴我,唐丁究竟是怎么出去的?”

    “哦,對,對,”楊鳳宓就把手下報告自己的唐丁如何用汽車連續數十次的撞擊,撞破了關閉他的鋼板屏障,如實的告訴了曲折。

    曲折壓低了聲音,說道,“如果這么說的話,那么我覺得唐丁的逃跑跟將軍關系不大。”

    “哦?這怎么說?”楊鳳宓聽了曲折的話,就是一喜。

    曲折是城主楊鳳楠座前首席女官,雖然不能決定城主的意志,但是卻可以影響到城主的決定。

    “將軍想,將軍已經把事情都做到了極致,困住唐丁的鋼鐵盒子,是將軍準備的吧?選用的最好鋼材吧?焊接也毫不馬虎,困住唐丁的地方,也是重兵把守,沒人擅離職守,是吧?”

    聽到曲折的話,楊鳳宓重重點頭,“對呀,我都是撿最好的,每個步驟都沒馬虎,可是就這樣,人還是跑了,真他媽的點背。”

    “我覺得人跑了這事得賴那位,”曲折朝遠處一直一動未動的所羅門王努努嘴,“我覺得是不是有人故意給唐丁留了個后門?讓他方便逃走?要不然為什么要把一輛馬力這么大的車留在里面?”

    曲折雖然沒明確說就是所羅門王放跑的唐丁,但是話里話外的就是這個意思。

    “可是,如果是他要給唐丁留后門,那么當初為什么要幫著城主抓人呢?”所羅門王不解問道。

    “這事怎么說呢?幫忙抓人,并且抓住了人,是因為這事可以讓城主重視并感謝他,如果人抓不住,城主會認識他嗎?至于最后又把人放了,可能是有他不可告人的目的,也可能是為了養虎為患,在蓬城養一只讓城主大人都頭疼的猛虎,你說對方丈國有沒有好處呢?”

    曲折這么一分析,楊鳳宓連連點頭。

    “說的太對了,你這么一說我也覺得是這么回事。”

    楊鳳宓聽到曲折把自己的責任給摘除大半,她非常高興,這可是事關自己烏紗帽的大事,有曲折這個首席女官給自己辯解,可比自己哭喊著求情要有用多了。

    楊鳳宓簡直有種將曲折引為知己的感覺,只感覺曲折的出謀劃策,可比自己手底下的所有人都管用,“曲總管這么一說我就明白了,我之前跟城主說姓所的破陣需要一百枚靈石,但是我卻不明白城主為什么這么想抓住唐丁和陸戰天,但是卻并沒有給我靈石,原來城主也不信任這個姓所的。他媽的,姓所,這是什么怪姓!一聽就不像是個好人。”

    曲折的話,成功的將楊鳳宓的思想給帶彎了。本來楊鳳宓還想借助所羅門王的力量抓住陸戰天和唐丁,可是現在楊鳳宓心里已經確信不疑這個所羅門王一定是有目的的。

    “曲先生,您說我現在應該怎么辦?”

    楊鳳宓對曲折的敬重表現在稱呼上,把原先對曲折總管的官稱,變成了尊稱“先生”,把你也換成了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百易街机真人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