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萬古神帝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2781章 如此威勢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冥殿的四位偽神無不心生懷疑,意志動搖。

    因為,此事的確詭異。

    明明張若塵身上至寶無數,為何無疆真神和絕妙禪女不親自出手?

    空智嘴里念出一聲佛號,凈化另外三位偽神心中的雜念,道:“不要被張若塵的三言兩語亂了心境,我們已經沒有退路,一旦想著退走,只會都死在他的手中。”

    藍骨眼神重新變得堅定,道:“戰!不要聽信張若塵的話,他是想要破我們的意志。”

    張若塵輕輕搖頭,一指點在藏山魔鏡的背面。

    “嘭!”

    如同銅鐘被擊響。

    藏山魔鏡的鏡面,出現一圈圈水紋般的漣漪。此前,吸收進去的冰晶光雨,以更快的速度,反向涌了出去,沖擊向藍骨。

    在至尊圣器的加持下,冰晶光雨威力大增。

    “噗!”

    “噗嗤!”

    ……

    一道又一道冰晶光雨,擊穿藍骨的防御,打在神體上,形成一個個透明窟窿。

    可憐偽神,沒有神境世界,防御力遠遠無法和真神相比。

    “北極劍!”

    北雨的頭頂,出現一柄光芒耀眼戰劍,神光燦燦,劍氣縱橫。

    “嘩!”

    戰劍以無與倫比的速度,直向張若塵飛去。

    張若塵的劍道何等高深,豈會懼她?

    戰劍飛來,張若塵的沉淵古劍也是揮斬出去,卻不是硬碰硬,而是劍纏劍。

    沉淵古劍沿著飛來的戰劍的劍鋒畫圓圈,將所有力量都削斬。

    北雨察覺到自己的戰劍,威力越來越弱,并且與自己的聯系也若有若無,臉色為之一變,連忙施展出急速身法,追上去,抓住了戰劍的劍柄。

    “你進入我的道域了!”

    張若塵如此說了一句。

    頓時,北雨只感覺腳下空間塌陷,身體不受控制向下墜落。正要騰飛向上之時,卻發現一股強大的空間拉扯力量,從上空傳來。

    同時張若塵的劍,亦從上方斬來。

    北雨體內神氣涌動,掌心打出一片神光,光芒照耀千里。但,她卻發現,張若塵的劍,是從右側斬來。

    她連忙避閃。

    “噗嗤”一聲。

    腰部吃痛,大量神血飛灑出來。

    雖然躲避了被腰斬的命運,但,沉淵古劍的劍氣,依舊侵入她的體內。劍氣中,蘊含大量時間印記,斬掉了她不少壽元。

    與張若塵這種敵人交手,北雨感到難受至極。

    空間混亂,讓她難以鎖定對手。

    時間詭異,稍有不慎就會被創傷。

    “嘭!”

    從另一方向攻來的矮龍星,被張若塵打出的金剛月輪擊退回去。

    藍骨和北雨身上的傷勢痊愈,再次圍上來,各施手段,接連不斷攻向張若塵。這一次,他們配合得天衣無縫,一時間張若塵竟無法將他們擊退。

    盡管張若塵以一己之力,對抗三尊偽神,但,依舊顯得游刃有余,精神力完全集中在空智的身上。

    “嘩!”

    空智從天而降,倒沖向張若塵,一只手掌按了下來。

    張若塵、藍骨、北雨、矮龍星所在的戰場,方圓數百里地面沉陷下去,形成一個五指印。五指印覆蓋的范圍,完全被佛光籠罩。

    藍骨、北雨、矮龍星連忙急速后退。

    張若塵如被佛山壓住,而且壓力越來越強,腳下的大地被神紋覆蓋,無法從地底逃走。他抬頭看了一眼,道:“一個冥族,不修煉詛咒,修煉佛法,完全就是在玷污佛法。”

    張若塵雙腳向外開移,雙手虛抱。

    “嘩!”

    剎那間,頭頂上空出現陰陽太極印記。

    “沒用的,在黑暗之淵,陰陽和五行難有作為。”遠處,藍骨的聲音傳來,帶有嘲諷的意味。

    “誰說是陰陽五行?是無極。”

    張若塵這話,自然只是默默在心中念出。

    眼看空智能夠按殺末流偽神的一掌,就要落在張若塵身上。卻見,張若塵的右手,向上空按去。

    以小小的人手,對天空落下的滅世金手。

    天地間的黑暗之氣,源源不斷匯聚向張若塵。

    兩掌對碰。

    張若塵已是完全化為黑暗光球的形態,與數百里長的滅世金手相持不下,竟是勢均力敵。

    “怎么可能?在黑暗之淵,張若塵為何還能動用奧義,調動天地間的規則為己用?”矮龍星近乎咆哮的道。

    藍骨道:“不是調動了規則,只是調動了黑暗之氣。”

    “張若塵的黑暗之道有那么高明,在大圣境,就能調動如此多的黑暗之氣?他總不可能,還是黑暗掌控者吧?”北雨感到難以理解。

    他們哪里知曉張若塵的無極圣意,與天道平起平坐,可以調動世間一切力量。

    黑暗之淵的黑暗力量壓得了本源奧義,卻壓不了無極圣意。

    因為黑暗也在無極之中。

    無極之中,無所不有。

    “嗷!”

    “吼!”

    “嚎!”

    ……

    無數詭獸咆哮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來。

    而且,越來越近。

    藍骨、北雨、矮龍星臉色皆是變了變,意識到大批詭獸正在涌來,相互對視,各自催動自己的最強戰兵,激發出戰兵中的銘紋,向壓在滅世金手下的黑暗光球攻了過去。

    一劍,一星環,一骨牌。

    張若塵長嘯一聲,身周出現大量空間裂縫,以空間手段,強行打破空智的壓制,在三件戰兵攻到身上之前,抽身從滅世金手下方逃了出去。

    “轟隆!”

    長達數百里的金手,狠狠擊在地面。

    這場長達近兩萬里的黑暗空間大陸,隨之出現大量地裂。地裂擴大,以掌印大坑為中心,四分五裂,化為數十座大陸板塊飛向各個不同的方位。

    向此處奔涌過來的詭獸,死傷無數,慘嚎連連。

    要在黑暗之淵中破開空間,是一件很難的事,偽神都做不到。張若塵為此,自然是付出了代價,嘴角出現一道血痕。

    見張若塵受傷,冥殿的四尊偽神皆是信心大增,不理會大批趕來的詭獸,只想趁此機會殺死張若塵。

    既然冥殿的真神利用他們來送死,他們殺了張若塵,獲得了大筆好處,大可遠走高飛。

    有奧義,有至尊圣器,天下何處去不得?

    說不定還能憑借大量奧義,使精神力突飛猛進,以精神力渡元會劫難。

    他們的心中,如此計劃著。

    四方,出現大量詭獸的眼睛,都很兇厲。

    但,它們顯然也忌憚張若塵和四大偽神,暫時不敢靠近過來,似在等待著什么。

    張若塵用手抹去嘴角血跡,舔了舔,吞回腹中。

    他的血液中,蘊含白蒼血土,可不能隨意流失出去。

    “看來,冥殿的真神,是真沒有來。”張若塵道。

    “你還沒有意識到嗎?不需要真神出手,我們就可殺你。”北雨道。

    張若塵皺了皺眉頭,道:“女人就是話多。”

    “你……”

    北雨操控懸浮在張若塵頭頂的戰劍,揮劍斬了下去。

    張若塵手掌向前一推,掌心出現空間波動。

    空間波動的中心,一塊六丈高的殘碑飛出去,與那件七元君王圣器級別的戰劍碰撞在一起。剎那間,戰劍的光芒暗淡,威力消散。

    就連劍體中的銘紋,都淡化,接著消失。

    “嘭!”

    戰劍爆碎,化為廢鐵殘塊。

    “本神的劍!”

    北雨難受的欲要吐血,可是,卻又驚駭于那塊殘碑的力量。

    須知,至尊圣器都不可能,讓一件七元君王圣器一碰就碎。除非交手兩人的修為差距巨大,才能做到。

    張若塵騰飛起來,落到殘碑上面,長發無風飛揚。

    全身力量從雙腳涌出,盡數注入碑中。

    “嘩——”

    殘碑上,一個個古老神文浮現出不同的光澤,散發出奇異的氣息,令得整個天地都像是變得靜止。

    看著從張若塵腳下殘碑散發出的光芒,冥殿的四尊偽神,皆感覺萬箭穿心一般的難受。

    空智臉色大變,驚呼一聲:“逆神碑,怎么會是逆神碑,逆神碑怎么還會在世間,不是已經毀掉了嗎?你是逆神族?”

    張若塵踩在腳下的,正是逆神碑。

    一直以來,張若塵都害怕強大的神靈覬覦,給自己招來殺身之禍,因此不敢使用逆神碑。

    在黑暗之淵,自然是沒必要顧忌。

    張若塵露出詫異的神色,道:“你居然知道逆神碑?什么逆神族?”

    另外三位偽神,皆露出茫然不解的神色。

    空智卻是果斷至極,雙手抓斷掛在脖子上的佛珠,一共一百零八佛珠,上面都印有佛頭。所有佛珠,都向張若塵打過去。

    每一顆佛珠,都是一顆星球的星核煉成。

    打出佛珠后,空智轉身就逃。

    張若塵駕馭逆神碑迎向一百零八顆佛珠,頓時,響起神雷震動一般的爆響,所有佛珠全部炸開,化為齏粉。

    北雨、藍骨、矮龍星并不知道逆神碑是何等恐怖之物,反應速度哪有空智那么快?

    看見張若塵飛來,速度奇快,他們根本逃不掉。

    三尊偽神所幸不逃,各自調動全身規則神紋,施展出最強神通,同時向張若塵攻擊過去。

    只要這一擊,能夠將張若塵擊退,他們就能爭取到逃走的機會。

    張若塵不閃不避,全力以赴催動逆神碑。碑上,三個文字浮現出來,三股力量涌出,擊碎三尊偽神打出的神通。

    “嘭!嘭!嘭!”

    三個文字印在三尊偽神身上,頓時他們的神體爆碎而開,化為血霧和骨粉,就連神源都碎裂。

    殺死三神之后,張若塵去勢不減,追向空智。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百易街机真人捕鱼 一只股票分析全面分析论文 湖南动物快乐十分前三组选遗漏数据 在线配资 黑龙江11选5遗漏号 宁夏十一选五走势图 11选最强规律 复利投资理财怎么回事 江西快三一定牛走势图 普通人炒股能赚到钱吗 北京体彩网-快中彩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询0901029 北京pk拾是福利彩票吗 投资理财产品排行 哪里玩青海快三 有没有玩真钱的游戏可以提现 大乐透复式投注表中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