罷了,先徒步趕回東山市再說! 風毅一邊走,一邊撥通了胖子的電話。 “喂?瘋子?你回來了嗎,怎么有空給我打電話了?” 電話那頭幾乎是第一時間接聽了,立刻傳來了胖子的聲音。 “一言難盡,我把隱形飛機和張晚夕一起弄丟了。現在,能不能越過高墻回到東山市,還是個問題。” 風毅還是第一次在鐵哥們面前表現的這么狼狽。 這一趟出來打獵,雖說多少撈到一些財富值,卻無疑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邁克恰好也在胖子身邊,一聽到張晚夕丟了,立刻撥打了她的電話。 關機,張晚夕的電話依然是關機狀態。 風毅搖了搖頭,把手機收進了系統背包中。 現在,他依然處于變身狀態,行動速度是平日里的好幾倍,必須利用這寶貴的變身時間,盡快趕路,同時擊殺一些沿途的變異生物。 半個小時后,風毅又恢復了正常的體型,強大的疲勞感和虛弱感再一次襲上全身。 風毅已經走出了導彈bào zhà后的焦土范圍,又出手殺掉了一些小型的變異生物,積攢了幾百財富值。 現在,風毅的財富值已經接近3000點了,雖然不算太多,但是也足以解決燃眉之急了。 主線任務——聚集人口的時間限制還有一天半的時間,大約40小時左右,如果在最后期限來臨之前無法完成任務,將受到隨機刪除一項技能的懲罰,這個代價就太大了。 風毅停下腳步,從系統背包里拿出一些醬牛肉,開始慢慢地咀嚼起來。 無論任務的時間多么緊迫,翻越高墻的難度再大,他現在必須要做的是補充流失掉的體力,讓自己身上的傷勢盡快痊愈。 吃飽了肚子,風毅又灌下了兩升純凈水,平躺在地上,用最舒服的姿勢來恢復自己的體能。 周圍的變異生物都已經被殺的殺,逃的逃,沒有哪個不長眼的敢去打擾風毅休息。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風毅發出了輕微的鼾聲,似乎已經熟睡過去了。 不知道過去了多長時間,風毅突然毫無征兆地睜開了眼睛,一個鯉魚打挺跳了起來。 呼—— 傷勢神奇般地恢復了七七八八,他感覺自己的身體恢復能力又提升了一個很大的臺階,這應該跟狼王一階稱謂的覺醒有直接的關系。 藍天之下,荒野之中。 風毅像一道疾風一樣呼嘯而過,速度甚至達到了越野車在荒野中馬力全開時的速度。 一道巨大的圍墻逐漸出現在風毅的視野中,變得越來越高,越來越清晰。 東山市的wài wéi城墻已經趕到了。可是,墻面上布滿的高壓電線又該如何處理? 沒有了飛機的幫助,他該如何避開高壓電線,越過上百米的高墻? 風毅在自己的系統背包中搜尋了一番,大多是一些食物和日常的生活用品,并沒有發現什么有用的東西。 狂風肆虐! 風毅瞬間把狂風技能的威力催發到極致,同時用力向上一跳。 這一跳足足離開了地面七八米高,一股巨大的風力包裹著風毅的全身,可是僅能勉強維持他的身體不向下墜落,想要向之前那樣在空中上升和飛行,完全做不到! 風毅低下頭一看,道路兩旁有一排碗口粗細的楊樹,綠色的嫩芽正在枝頭吐露著。用不了多久,漫天的楊絮就會肆意飛舞。 為何不用樹干制成一個簡易的滑翔翼呢? 風毅收回了狂風技能,從空中輕巧地落了下來。 他拿出蛇牙寶劍,干凈利落地砍掉幾棵楊樹,削掉樹冠和樹皮,在把樹干切成一寸厚的木板。 接下來,風毅從系統背包中找出一些繩索和鉚釘,把木板一片連著一片固定起來。 不一會兒功夫,一塊長兩米,寬1.5米的簡易滑翔翼就制作出來了。 可是,看著這個做工極為簡陋的滑翔翼,風毅心里一點把握都沒有。 只能死馬權當活馬醫,先試一試再說了! 風毅用力地跳了起來,把滑翔翼高舉過頭頂,同時催發了狂風技能,巨大的風力托舉著滑翔翼,緩緩地上升。 有效果,沒想到居然會有效果! 風毅心中一喜,略微加大了一點風力,卻聽到滑翔翼發出咔咔的聲響,并開始發生明顯的變形。 不好!滑翔翼的木板太過脆弱,支撐不住這么大的風力! 風毅連忙把風力降低,整個人開始從空中往下滑落。 這時,一股風力吹拂而過,把風毅向高墻的方向吹去! 不好,這樣下去要觸電身亡了! 風毅連忙調整狂風的力道和方向,漸漸擺脫了危險的境地。 經過這一番折騰,風毅大概摸清了滑翔翼所能承受的風力極限,小心翼翼地向空中緩慢上升。 30米,40米,50米…… 風毅上升的速度慢如蝸行,每上升10米用的時間長達2分鐘,還要不斷調整風力大小和方向,應對自然的空氣流動所造成的影響。 漸漸地,風毅已經上升到了高墻一半以上的高度,距離最終的勝利越來越接近了。 咕!咕! 一陣熟悉的聲音傳來,猶如催魂奪魄的喪鐘。 這幫畜生,早不來,晚不來,偏偏這個時候出現! 沒錯,十幾個邪惡天使已經飛臨風毅的頭頂,正得意地看著他依靠滑翔翼艱難地爬升高度。 此刻,風毅在空中處于絕對的劣勢,對陣十幾個邪惡天使幾乎沒有還手之力。 咔——啦。 風毅手中的滑翔翼突然間裂成數塊,發出一聲木材破裂的聲音。 狂風肆虐! 風毅立即將狂風技能的威力催發到了最大限度,在半空中把自己的身形穩住。 邪惡天使們看到風毅突然穩穩地懸停在空中,一個個開始流露出遲疑的神情,不知道該不該趁機進攻。 僅僅是短暫的一瞬間猶豫。 風毅的手中突然多了兩樣東西——左手端著一把激光qiāng,右手握著蛇牙寶劍。 剛才,風毅赤手空拳的時候是最危險的時機,現在已經在對手的遲疑中度過了。 現在,風毅雙手拿著武器,誰輸誰贏還未可知! 邪惡天使們看見風毅手上拿著激光qiāng,眼神中流露出恐懼的神情。百易街机真人捕鱼 通达信股票涨停公式 黑龙江6+1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今期跑狗玄机四不像图 血流麻将胡牌牌型图 宁夏11选5哪个平台有 免费最准一波中特 上海麻将清混碰 福建11选5-一定牛 2020年王中王全年资料 欢乐斗牛棋牌下载 马耳他幸运飞艇百科 意甲5月恢复训练新闻 516棋牌游戏完整版 广东11选五28期开奖结果 香港彩现场开奖直播 辉煌棋牌老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