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娘,還磨磨蹭蹭地干什么?要是把胖爺我餓瘦了,就把你這身肥膘割下來貼我身上!” 王樂大大咧咧地站了出來,一半開玩笑,一半威脅地說道。 胖老板娘看到面前這個身材臃腫的大胖子也穿著一身緊身衣,肚子上的游泳圈一輪一輪的,在緊身衣的束縛下有一種呼之欲出的感覺,不由地直倒胃口。 “各位別著急,我馬上吩咐后廚開足火力,好吃的立馬就得!” 胖老板娘轉身之前又忍不住多看了風毅兩眼,這才心情愉快地回后廚張羅飯菜去了。 “風毅小帥哥顏值高,身材靚,到哪兒都招人眼饞。” 蛇娘子也趁機往跟前湊,整個身子都快貼到風毅身上了。 風毅皺了皺眉,回頭瞪了她一眼,卻不便發作。 畢竟,他們這幫人已經到了正常的人類社會,要是動不動就大打出手,指不定會給自己招來什么麻煩。 飯堂正中央的墻壁上掛著40英寸的平板電視,正播放著肥皂劇。 風毅走了過去,拿過遙控器調到了新聞頻道。 “唉!你有沒有搞錯,不打聲招呼就換頻道!” 一張桌子上騰地一下站起來一名彪形大漢,上身穿著皺皺巴巴的羽絨服,下身穿著烏漆嘛黑的皮褲,也不知道多長時間沒洗過了,已經看不清褲子本身的顏色了。 風毅完全不理會對方的叫嚷,全身貫注地看著新聞頻道。 沒有任何關于東海市發生災變的新聞,好像這個地方已經被遺忘了,人間蒸發了似的。 不對勁,絕對的不對勁! 難道,東海市已經進入了另一個維度世界,和這個世界沒有任何關聯了? 不是的!東海市的wài wéi明明有重軍守衛,不讓任何一個獸人和變異生物闖出包圍圈。 風毅等人乘坐的隱形運輸機,是在軍隊無法覺察到的薄弱環節,偷偷地溜了出來,這才來到了這個鄉村旅店。 風毅依然不死心,又換到了軍事頻道。 依然一無所獲! “喂!你這個家伙是不是聾了,哥幾個說的話你裝聽不見是不是?還不趕緊把電視頻道換回去,找抽呢吧?” 又有兩張桌子上的人站了起來,人數有十幾個人,在聲勢一下子就把風毅等人壓了下去。 風毅回過頭來,掃了這些人一眼,皺了皺眉,問道:“你們最近誰去過東海市?” “你大爺的!裝聾還不算,竟敢反過來質問我們!” 嘩啦一下,十幾個人圍了過來,把風毅等人圍在了中間,一個個摩拳擦掌,準備好好地教訓這幾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 旅店里的這十幾個人,雖然來自天南海北,但是經常跑這條路線,彼此間也都混的熟了,早已經私下里拉幫結派,擰成了一股繩,一旦有什么風吹草動,所有人都會一起出手整治那些不服氣的外來人。 當啷! 廚房里突然傳來一聲清脆的聲響,聽起來像是碗碟摔碎的聲音。 飯堂里本來已經劍拔弩張,被這一個聲音打斷了一下,氣氛反而緩和了不少。 “我再問你們一遍,有沒有人最近去過東海市!” 風毅已經沒有多少耐心可以消磨了,如果不是因為又回到了正常的人類社會,他早就大打出手了。 “你小子找死!” 一個膀大腰圓的中年男子率先跳了出來,掄圓了膀子朝風毅的臉上打了過來,竟是要直接給個下馬威,扇風毅一個大嘴巴子。 風毅嘆了口氣,舉起右手,伸出小拇指輕輕彈了一下對方的掌心。 啊——啊! 中年男子突然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呼,手掌上一片血肉模糊,整條胳膊都耷拉了下來,一動都不能動彈了。 臥槽!已經盡量收斂力氣了,怎么還是出手過重了? 風毅此刻是萬般無奈,沒想到自己輕描淡寫地一下攻擊,竟然讓對方受到了這么嚴重的傷害。 咣——當! 廚房里又傳來一聲更加響亮的脆響,比之前的聲音大了好幾倍有余。 緊接著,廚房里叮叮咣咣的聲音絡繹不絕,數不清的碗碟都落到了地上,摔得稀碎。 不好!廚房里肯定出事了! 風毅一個箭步,朝著廚房的方向跑去。 圍攻的這十幾個人早就嚇傻了,哪能想到對方只動了一下小手指頭,就直接干廢了自己這邊最牛逼的一個人物,這不是典型的雞蛋碰石頭,找死嗎! 風毅還沒進到廚房里,迎面就撞上了三個獸人。 每個獸人都穿著白色的廚師大褂,上面煙熏火燎,積了厚厚的一層油污,看上去骯臟極了。 變異了!這里也發生了變異! 風毅沒有絲毫猶豫,一拳搗向了一個獸人的腦袋,直接把一枚碩大的頭顱搗飛了出去。 緊接著,他一記漂亮的肘擊加側踢,又干碎了其他兩個獸人的腦袋。 轟—— 三具獸人的無頭尸身幾乎是同時倒地,可見這一套動作之快,殺掉三個獸人幾乎是同一時間完成的。 風毅的心沉了下去,懷著僅存的一絲希望向廚房走去。 廚房里已經徹底亂套了。 地上躺著幾具人類的尸體,有的腦袋被咬掉了半截,有的面部被咬的鮮血淋漓,有的被咬斷了四肢,胳膊和腿灑落地滿地都是。 最慘的就數剛才那個胖老板娘,肥嫩油膩的肚子被咬開了,腸子和五臟六腑都被掏空了,只剩下一些殘渣散落在尸身旁。 直到最后一刻,胖老板娘的雙眼都瞪的老大,眼神中充滿了恐懼和絕望,全身的肌肉已經開始僵硬了,很顯然是在剛走進廚房的時候就遭遇了毒手。 風毅嘆了一口氣,轉身走出了廚房。 雖然只是剛剛到達這里,風毅的心中卻隱約感覺到環境中的五行能量正在逐漸變強,范圍在不斷地擴大,而生物的變異也隨之而來。 事已至此,不能在這里繼續停留了! 外面還有那些無辜的平民,必須讓他們盡快逃離這里! 風毅打定了主意,重新回到了飯堂中。 十幾個大漢無一例外全部躺在了地上,一個個發出痛苦的悶哼聲,整個身體因為極度的疼痛在不停的顫抖,有的人甚至已經大小便失禁了。百易街机真人捕鱼 广东南粤福彩36选7 富贵棋牌手机版下载手机版 黑龙江11选5走势图正好网 在网络上怎么赚钱 黑龙江36选7近100期 怎么用网络赚钱 韩国快乐8|开奖视频直播 浙江省11选5任选开奖结果 足球分析推荐 2019姚记棋牌真人的网址 快乐8app下载 捕鱼达人3经典版官方 武汉赖子麻将ios 英超 网上棋牌软件开发软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