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樂剛遲疑了一下,那條巨蛇突然發出了嘶嘶的哀鳴聲,整個身子像一根枯萎的樹干一樣,直挺挺地橫在了地上。 巨蛇的腹部位置,出現了一個微微的隆起,里面似乎有什么硬東西在死命頂著,馬上就要從蛇肚子里面破殼而出。 下一刻,一種布帛撕裂的聲音響起,巨蛇的腹部出現一個細小的孔洞,紫紅色的鮮血汩汩地向外流出,很快就把地面染成了一片暗紅色。 王樂等人把眼睛都瞪大了,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巨蛇的腹部上。 每個人都心知肚明,馬上就會有了不得的事情發生,而這個事件的主角,十有八九就是那個男人——那個被巨蛇吞下去的男人! 呼! 風毅長出了一口氣,右手奮力地揮動著巨蛇的毒牙,把蛇腹切開了一個更大的口子,這才把自己的腦袋露了出來。 娘的!重見天日的感覺,真好! 風毅吐出一口腥臭的鮮血,整張臉因為缺氧被憋的煞白。 “叮!宿主獲取異獸毒牙,可通過系統背包升級為毒牙武器,是否繼續?” 風毅剛剛從蛇腹中爬了出來,就聽到了系統的提示音。 系統不是正在升級嗎,怎么還有這樣的功能可以繼續使用? 風毅來不及好奇,直接選擇了繼續。 下一刻,風毅突然發現自己兩手變得空空如也,剛才握在手上的兩根毒牙,全都安安靜靜地躺在了系統背包中,狀態顯示正在鍛造,倒計時24小時。 風毅差點爆粗口,這不是坑人嗎? 本來兩手各拿一根無堅不摧的毒牙,還可以肆無忌憚的砍殺一通,現在卻硬生生被收走了,而且鍛造時間長達24小時,要是再遇到什么怪物和猛獸該怎么辦? “瘋子!你沒死?” 王樂一看到風毅露頭,就屁顛屁顛地跑了過去。 剛才他雖然大體上猜到了風毅沒有死,卻怎么也想不通巨蛇嘴里發出咯嘣一聲脆響是怎么回事。 “死胖子,你是不是天天盼著我死啊?老子的命硬的很,誰也別想收走!” 風毅抹了一把臉上的血污,整個人像個血葫蘆似的,比在尸山血海里爬出來還要慘烈幾分。 “這也不怨我啊,胖爺我明明聽到了巨蛇把你咬住以后,發出了咯嘣一聲脆響,不信,你問問其他人,他們也都聽到了!” 王樂不服氣地回過頭看著其他人,可惜所有人都被風毅這副模樣驚呆了,完全沒有理會他說的這番話。 “就憑這畜生也想咬碎我?那聲脆響,是老子把它的毒牙掰下來了!” 風毅回了王樂一句,轉身又埋頭伏在巨蛇的尸體上,用兩只手順著腹部的傷口用力向外扒拉。 大量腥臭的鮮血再一次噴涌而出,把風毅的臉上和身上又一次沖了個徹徹底底。 刀疤哥等人本來還想湊過來看看熱鬧,這一下又被驚得倒退了幾步,生怕自己身上被鮮血沾染到了。 鮮血他們倒是不怕,關鍵是這個味道實在是又腥又丑,距離這么遠都忍不住想吐了。 真想不通這個風毅到底是何許人物,怎么能夠忍受這么極端的氣味,而且一點反應都沒有。 “胖子,上來幫忙!” 風毅看了王樂一眼,努了努嘴。 娘的,老子的隔夜飯恐怕都保不住了,一準要全部吐出來! 王樂皺了皺眉,心下一橫,翻身跳上了蛇腹,幫忙一起扒拉蛇腹的洞口。 嘩啦—— 王樂的力量何其之大,只稍微一用力,立刻把巨蛇的尸體硬生生地撕成了兩截,鮮血像噴泉一樣涌了出來,徹底給他澆了個通透。 “瘋子!你娘的!嘔——” 王樂剛罵出去半句,就強烈地嘔吐起來,先是從嘴里吐出大量的紫黑色血液,然后是各種飯菜殘渣,最后實在是吐不出什么了,整個人依然趴在蛇肚子上干嘔。 風毅苦笑著看著王樂,這個死胖子怎么那么虎呢? 明知道蛇血腥臭,手上的勁也不知道收斂一些,把自己整的這么慘,這是跟自己有仇吧! 刀疤哥等人直接都看懵了,這個胖子到底是哪路神仙,這絕逼是個狠人啊! 坑隊友算什么?坑敵人算什么? 坑自己才是真正的牛逼啊,而且坑的如此壯烈,如此的慘絕人寰,簡直是令人發指! 以后,無論如何,都要離這個胖子遠一點。 以他為中心,方圓十米開外才能勉強算是安全距離,否則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風毅深吸了一口氣,把整個人埋進了蛇腹之內,開始摸索起來,好像在尋找什么東西。 這一回,別說刀疤哥等人了,就連王樂都驚呆了。 這個家伙,絕對配得上自己瘋子這個外號! 如果他這樣都不算瘋子,那么全世界的精神病院早就關張大吉了! 找到他們了。 蛇腹中傳來風毅的聲音,可是并沒有絲毫的驚喜。 不一會兒,風毅從蛇腹中鉆了出來,兩只手上各拖著一具尸體。 尸體全身的衣服顯得破爛不堪,整張臉好像被強硫酸給腐蝕掉了,身體上的肌膚幾乎都已經潰爛了,部分位置甚至露出了白森森的骨頭架子。 很顯然,這兩個家伙都死了! 唐裝男子站在一旁遠遠地看著,整個人的冷汗都汩汩地冒了出來。 如果不是風毅果斷出手把他救下,自己也將是這樣的下場! “還有個家伙,已經完全泡在胃液里找不到了。” 風毅輕嘆了一口氣,把這兩具尸體扔到了地上。 “挖個坑埋了吧,總比死在蛇肚子里要強!” 風毅吩咐完,又扭頭鉆進了蛇腹中,再一次消失的無影無蹤。 “瘋子!你又要去干什么?” 王樂有點發懵,不是說另一個家伙已經找不到了嗎?還鉆進蛇肚子里干什么? 這個瘋子,不會是鉆蛇肚子鉆上癮了吧! 這個習慣可了不得,必須想辦法根治才行! 王樂憂心忡忡地蹲在地上開始挖坑,扭頭看到刀疤哥等人遠遠地站在一旁袖手旁觀,一時間氣不打一處來。 “你們這幫沒義氣的!這兩個死鬼,好說歹說也曾經跟你們一起沆瀣一氣,狼狽為奸吧?現在尸體是瘋子從蛇肚子里撈出來的,還要勞煩胖爺我為他們挖坑,你們就等著撿現成的呢?”百易街机真人捕鱼 陕西体彩11选5八码遗漏 正邦科技股票股吧 麻将的玩法和规则 二分彩计划手机软件 捕鱼大富翁红包版官网 双人急速赛车游戏 如意彩票网app下载 今日股票大跌 河南快赢481网购平台 辽宁体彩11选5出奖号 江苏7位数预测汇总 安徽11选五遗漏top10 网赚项目博客 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时间 平特王日报论坛网站 河北20选5选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