宓清淺這邊掛了電話,又回去……繼續打毛線! 經過這段時間都努力,她還真的打有點長度了,關鍵是對于宓清淺這種突然強迫癥來說,她打得很好,特別精致的那種。 有時候小博看著宓清淺打出來的那么一截,眼巴巴看著,兩只眼睛都透露著我想要的神色,宓清淺說了要是有剩的就打個曖昧小東西給小博。 小博開心得不行,畢竟這可是愛豆親手做的啊。 雖然宓清淺完全沒想好會打什么東西,因為她現在除了這個還什么都不會,關鍵是現在會的王凌也要走了。 沒過兩天蘇情就給王凌打了個電話,說了這邊有工作的事情,王凌也沒有耽誤,接到了蘇情的電話第二天就走了。 王凌一走,小博整個人都輕松了不少,畢竟王凌在的話,小博每天都還要花精力去看著她還是很累的。 宓清淺基本上每天給席慕卿打一個電話,打電話的時候就是她不打毛線的時候,和席慕卿甜甜蜜蜜說些話,總之每次給席慕卿打電話她都很高興,有時候也開個視頻看看,一開視頻,席慕卿做著自己的事情,宓清淺則專心致志看著視頻里的人。 這天宓清淺剛拍完今天的戲,下了場,導演說晚上聚餐,他請客吃飯。 劇組很是熱鬧起來。 這個地方不算太偏,但是也實在沒什么地方好玩,宓清淺有了自己消遣的活動,活得就跟著小老太太一樣,劇組不少人都好奇她是怎么沉下心做這么一件挺枯燥的事情。 宓清淺本來還想著工作完能回去打一小段呢,沒想到導演說請客吃飯,劇組都活動還是要參加的。 整個劇組都呆在一起挺長時間了,有矛盾的早就有矛盾了,沒矛盾的也是挺好的,反正都挺平靜的。 晚上宓清淺就跟著整個劇組去聚餐,導演讓場務找了一家店面看上去稍微好一點的店。 在這里再好的店爺比不上大城市的大酒店,但多多少少有些自己的風格。 整個劇組去到了訂好的餐館,一一找位置坐下,咖位大的坐一桌,宓清淺男一號女二號男二號都是和導演做一桌,其它的人想怎么坐怎么坐,關系好的和關系好的坐在一起,有話說的和有話說的坐下一起。 菜上上來。 宓清淺也沒有太說話,有些餓了,吃飯,導演總是先要喝兩杯才吃飯。 總得來說還是很熱鬧和諧的。 這邊的飯菜都做得很辣,宓清淺挺喜歡吃辣,但是吃不得辣,辣吃多了晚上胃就會不舒服,所以它也沒有吃多少,倒是喝了不少湯。 “怎么?不合胃口?”男一號見宓清淺不怎么動筷子了問道。 宓清淺笑笑,“沒,只是不怎么餓而已。” “想吃什么自己點。”導演在一旁聽見,又讓服務員把菜單拿過來,讓宓清淺點。 宓清淺沒點,她吃了些已經差不多見飽,她瞇著眼望著熱鬧吃飯的人,她坐了會,嘗了一點酒,太烈了沒喝下去,臉就有點紅了。百易街机真人捕鱼 山东11选5任三技巧 山东快乐扑克3开奖查询 欢乐捕鱼人官方正版 下载熊猫四川麻将 讧苏11选5基本走势图 四中四免费送平码 北京麻将胡法大全 涨停股票选股公式 下载澳门六和彩 北京麻将机专卖店 江西11选5历史开奖 2020生肖号码波色表图 云南星悦麻将下载安装苹果版 体彩福建31选7开奖结果 街机电玩捕鱼手机版下载安装 能回收金币的棋牌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