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邊,馬站上了車后我立即問道:“怎么說?” 我這一問馬戰就嘚瑟了,直接給我演了起來:“我上去推了他一把,揪住他衣領后說,崽子,爹不陰你給你一次機會,今晚凌晨00點來開發區,不來……勞資玩廢你!” “本來我以為那狗雜會被我嚇到,結果他居然很有氣勢的罵到我,你tè mǎ的干什么,你誰找死啊?” 馬戰說著點上了支煙后,繼續張牙舞爪的演道:“被他罵了我自然要頂回去,崽子,你舔過攪屎棍是吧,嘴這么臭?勞資最后說一次,今晚凌晨00點到開發區來,不來還是那句話勞資玩廢你。” “然后你猜怎么著?那個shǎ bǐ真答應了,還挺牛掰只說了一句,那你等著要是勞資不來我tè mǎquán jiā sǐ guāng。哈哈哈……聽到這里我就樂了,不過我自然還要給他添一點火氣,先罵上兩句,崽子!記得晚上來找你爹我,勞資最喜歡給你們這些崽子換尿褲了,到時候多帶些崽子哈。說完,我煙頭一砸濃痰一吐,哈哈哈刺激真夠緩解壓力啊!” “不過……他敢答應下來,那就說明混得還不錯,看來今晚得多叫上些兄弟了。” 本來挺好奇的我,卻在馬戰的演繹下徹底無語了:“所以我這個觀眾該不該給你扔一支鮮花?” “一支?你起碼得帶上一百支,然后扔給我九十九支,剩下的一支你給我,我扔給你表示一下你有幸能成為我的觀眾,哈哈哈……” 額:“我特媽……” ………… 確定了今晚要干賀秋起后,暫時也沒了別的事,所以我就帶著馬戰去醫院看了看武寧,路上還順便給他和馬子續子買了兩份不錯的午餐。 而對于要干賀秋起的事對武寧只字未提,武寧也沒問我可能是因為馬子續子在的原因。 馬戰偶爾會去烤吧玩,所以也不用我怎么對他介紹武寧,或者對武寧介紹馬戰,畢竟他倆也算是認識雖然談不上朋友。 在醫院待了一會兒我和馬戰就離開了,讓我沒想到的是,馬戰到現在也沒問武寧為什么會被賀秋起打,好像一點也不關心的樣子。 離開醫院后我和馬戰去了他的ktV。 到了ktV,馬戰把我帶到了他的豪華辦公室:“我這辦公室牛比不?” 我掃視了一圈后,坐到了馬戰這個老總的皮沙發上,問道:“投資了不少錢吧?” 被我搶了他的專屬椅子后,馬一屁股就坐到了辦公桌上,翹著腿:“嗯,借了80萬。” 聽聞,我皺起了眉頭驚訝道:“什么借了80萬,你上哪兒借的這么多錢?” 馬戰扭頭看著我,嘿嘿一笑:“嘿嘿,我哥。” 額……:“你厲害。”其實,我早就想到是他哥給他的錢了,不過還是挺驚訝的。 馬戰從桌子上跳了下來,來回走了兩圈后,雙手撐在桌子上一臉認真的看著我,說道:“我還想開一家酒吧,你有沒有興趣?” “什么意思?”我不由地皺起了眉頭。 “和我合作,我們一起開一家酒吧。” 馬戰的話音剛落,我便毫不猶豫的拒絕道:“算了,沒資本。” “我也沒有啊,你以為我哥給我的錢是白給的啊?我們合作,我用我這家ktV貸款到時候一起還,怎………” 聽到這里我立即打斷了馬戰的話:“停,別說了我都懂,但是我現在這樣挺好的,并不想做老板。” 對此,馬戰看著我愣了一會兒:“嗯,行吧。” 其實,不想做老板什么的話都是自己騙自己罷了,畢竟有誰不想做一個趾高氣昂指揮屬下的老板,但老板是有那么好做的么? 所以馬戰邀請我和他合伙,對我而言就是玩笑哪怕他是認真的。 現在的我是什么樣我心里清楚,所以我并不想給自己添加多余的負擔,還是先慢慢把眼前的這番事業搞出點名堂來再說別的為好。 況且,我拿什么和馬戰比?他失敗了還有一個厲害的哥哥可以讓他從頭再來,而我失敗了就是一無所有,再說了現在的我本來就是一無所有,難道還要在一無所有的基礎上再建立一個負債累累么?這是不可能的事。 ………… ………… 晚上22點,馬戰的ktV里已是熱火朝天,馬金奇,黃杰,張瑞明他三人如今成為了馬戰真正的左膀右臂,從20點營業到現在他三個一直都在跑上跑下的,忙個不停。 說實話我很佩服馬戰,他有個有錢的哥哥是沒錯,可即使有錢也要看怎么去使。 所以馬戰能拿著80萬在這里立下自己的根本,然后把一切打理得井井有條的,這已經說明了他的能力。恐怕,將來的他還會更上不知多少層,畢竟現在的他才20來歲,所以我相信他的潛力還在不斷的發掘中。 22點半的時候,馬戰吩咐人在他辦公室里搞起了毛肚火鍋,然后叫上了馬金奇,黃杰,張瑞明他三個,當然我也在其中。 “吃點火鍋熱熱身子,晚上好干架。”馬戰一邊開酒一邊說道。 夾了一筷子毛肚在蘸水里滾了一圈的黃杰停下了手上的動作:“干架干誰啊?” 馬戰看了看我:“干人唄,吃完飯你們去找人就是了。” “哦~難怪今天大哥會來,原來是幫戰哥打架來了。”張瑞明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樣看著我。 聽聞,我一下子就笑了起來,解釋道:“不是,是我來找你們戰哥幫我打架了。 這頓飯,才吃到一半馬金奇就離開了,剩下我們四人慢慢的吃。 23點的時候外面飄起了小雨,又過了半個小時23點30分這頓火鍋才結束。 然后馬戰叫張瑞明給我找來了一雙材質很硬的馬丁靴:“打架的時候皮鞋雖然硬踢人帶勁,但容易崴脫下來,所以穿上一雙我為打架特意準備的馬丁靴絕對沒錯,這個我老有經驗咯。” 聽聞,我暫且相信了馬戰的鬼話,換上了他叫張瑞明給我找來的馬丁靴,而馬戰腳上穿的也是馬丁靴。 換好鞋子,便和馬戰同擠著一把傘出了門走進了飄飄灑灑的小夜雨中。 一出門我便問道:“馬弟弟,你叫的人什么時候來?” 馬戰竟輕蔑一笑:“我的人早就去了。” 我有些不信的看了看馬戰:“你可別騙我,這開不得玩笑啊,要是只有我們兩個人去那不得被那狗雜錘個半死啊!” 馬戰突然拍了我的屁股一下,一臉變態的說道:“放你的小心心吧。” “嘔~你tè mǎ要不要這么惡心。”其實,打心里我是相信馬戰的,再說了我此刻也只能相信他,而能幫我的人也只有他。百易街机真人捕鱼 一头一尾打一生肖 pk10直播视频 广西11选五5最新开奖 网赚项目都有什么 北京赛车公式官方网 互联网哪个平台最赚钱 上海时时乐走势 三码中特提前公开来看 白城52麻将下载 千炮彩金捕鱼手机版下载 捉鸡麻将贵阳 股票怎么玩的啊 最正规的棋牌游戏平台 黑龙江体彩11选5推荐号码 最近网上挣钱软件 天天彩选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