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皺了皺眉:“怎么了?” 突然,兩滴眼淚從從秦樓月的眼里滑落了出來。 她落淚的這一刻,空氣似乎凝結了一般。 鋁盤在我油膩膩的手上突然滑了一下,一個沒端穩,鋁盤成功脫手落在地上,89元的烤串就這樣沒了……… 鋁盤落在地上砸出哐當聲后,秦樓月便突然轉身,一把將圍腰解下扔在燒烤車上,然后向街上跑去。 這一幕正好被走出來的馬站看得一清二楚。 馬站幾步跨上前來:“戈哥,你惹月兒干嘛?” “沒有!”我一臉懵比的看著馬站說道。 馬站卻鄙夷的說道:“她都哭了還說沒有?我可看得一清二楚!” “那么小滴眼淚你都看得見?”我擠了擠眉。 馬站頓時不爽了:“廢話!都反光了能看不見么?你大爺的,還比比個鳥蛋啊趕緊去追吶!” “可現在還忙……” “忙你大爺!”馬站直接打斷我的話,拉住我的手就將我甩了出去:“趕緊去追,我來烤!” “哦……”我頓了頓,立馬解下圍腰,然后追了上去。 秦樓月跑得不快,半分鐘時間我便到了她的身后。 “月兒!”我在她身后喊道。 結果不喊還好,一喊她就跑得更快了。 見她跑得更快,我再次開口:“月兒!地上滑別跑……了!” 呵呵……我對自己的烏鴉嘴也是服氣了! 剛剛說地上滑別跑,秦樓月就便腳下打滑,一個不穩!摔倒在地上…… “啊~!” 見狀,我立馬沖了上去:“月兒!” “月兒,你沒事吧!”我蹲了下來,伸手去扶住她。 “嗚嗚……疼!”秦樓月痛苦的說道,眼淚也隨之掉了下來。 “摔到哪兒了?”將秦樓月扶起來后,我問道。 她慢慢伸出雙手翻出掌心。只見,手掌沾滿了泥水,而左手的掌心已經擦掉了一大塊皮! 衣服和褲子也都被弄臟。 “嗚嗚嗚~好疼……嗚嗚!”秦樓月哭著哭著,似乎因為太過疼痛而弓起了身子。 見她這樣,我立馬就心疼了:“對不起……都怪我!扶你去診所看下吧。” 秦樓月卻流著眼淚拒絕道:“嗚嗚~不要!不要!馬上00點了,嗚嗚我要回去………” “不行!先去看一下在回去!”我直接否決了她的話。 而秦樓月的眼淚突然止住了。慢慢抬起身子,露出一副失望的表情看著我:“馬上就00點了,你不是答應過我陪我跨年的么……” 見她這樣,我立馬愣住了,好半天才回道:“抱歉!” 秦樓月冷淡的看了看我:“先打輛車回去吧!” 我點了點頭,便扶著她在路邊攔了一輛出租車,直奔鐵路腳。 到達鐵路腳時剛好23點55分! 爬到二樓,23點56分。 一上二樓,只見一個可愛的雪人屹立在寒風中。 “這是……你堆的?”我驚訝的看了看正被我扶著的秦樓月。 “嗯,先別說這個,屋里有煙花趕緊拿出來!”秦樓月說著,立馬用沒受傷右手掏出鑰匙遞給我! 我愣了愣,接過鑰匙:“那你站穩!” 屋里有五根煙花,是手拿式一長根的那種! 拿出來后,秦樓月急忙說道:“趕緊插在這兒!”說著,秦樓月指著破舊護欄上面的銹孔。 我點了點頭,將煙花準確無誤的插進去。 五根全部插穩后,我正要說話,秦樓月卻拿著手機繼續說道:“現在是58分40秒!59分20秒準時點上,這煙花有30秒的延遲。” 我點了點頭急忙掏出打火機,對準第一根煙花的引子。 秦樓月則在一旁秒道:“59分1秒,2秒,3秒………18秒,19秒!” 秦樓月念到19秒時,我準時按下打火機,20秒剛好點著! 然后點下一根,下一根……點著五根只花了十秒,相隔的延遲并不大。 做完一切,秦樓月讓我陪她默默地站在雪人旁,等待00點! 00點00分! 咻~~~ 嘭~~~ 00點整,不僅僅有我們的煙花沖上夜空,城方向的各處也準時在00整有煙花沖上夜空! 第一根煙花發射,沖上夜空綻放出奪目的花火,第二緊隨其后!而當第二根沖上夜空綻放后,第三根也緊接著………如此到第五根! 而當第五根沖上夜空后,第一根發射一次后的延遲也剛好完成!然后緊接著發射!!! 12345,12345………如此反復9次,因為這是9發的煙花! 當我們的煙花全部綻放完后,城方向的夜空上還在綻放著無比耀眼奪目的花火! 嗯,沒錯,城方向的煙花比我們的沖得高,比我們的綻放得美! 但……我個人得并沒有我們的好看。 我這樣說,并沒有別的意思。或許是因為我們的帶著不一樣的意義吧! 但這個意義似乎卻又因為我的個人原因,變得不是那么有意義了…… 真是一種很矛盾的感覺,很復雜的意義…… 煙花結束后,我靜靜地點上一支煙。 這一次,秦樓月沒有奪過我手中的打火機,而是淡淡的看著我點上煙,直到抽完煙! “抱歉,害你受傷了!”我扔掉煙頭,帶著濃濃的歉意說道。 秦樓月對著我苦澀地笑了笑:“顯然,我這個傷受得是值得的。” “嗯?”我奇怪的看了看她,不明白她的意思。 秦樓月頓了頓:“要是我不跑,某些人就不會追上來,不追上來,承諾我的陪我跨年恐怕就要失信了吧?” 聽完她的話,我不禁臉紅了起來。是啊,不臉紅難道臉白? 還不都是自己自顧自的忙,把這事給忘了…… 我沉默了好半晌,才不好意思的看著她,說道:“你先進屋去吧,我去買些藥給你抹抹傷口。”說完,我便要轉身下樓…… 結果,秦樓月卻冷冷的看著我,說道:“謝謝你的好意!我屋里有藥,不用你去買……” 秦樓月說完便不再理會我,直接轉身朝屋里走去。 聽了她的話,我能感覺到她生氣了,真的生氣了! 看著她的背影,我心里突然冷冷地揪了一下,想想……也是自己活該! 答應別人的事,自己做不到還能怪誰?怪自己滿腦子只曉得忙罷了! 所以!對此……我難道要轉身……走人么?百易街机真人捕鱼 股票今天为什么下跌 重庆麻将换三张血战到底技巧 山西11选五走势图直选 通天六肖精选论坛 闲来陕西麻将下载 广西11选5官网开奖 长期不变平特肖公式 贵阳捉鸡微乐麻将 广东11选五玩法规则 大富翁网站 湖南幸运赛车综合走势图 广东好彩1开奖结果 股票行情数据怎么看 网上赚钱 长春麻将游戏免费下载 安徽25选5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