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刻,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做出一副等待別人發言的模樣…… 這次,依舊是馬站先開口:“馬秋哥我沒意見!但……以后戈哥做店長,你干嘛啊?” 聽聞,馬秋皺了皺眉:“我要管理新店,你們不知道?” 這時,一旁的我尷尬的笑了,然后對著馬秋解釋道:“呵呵……我沒和他們說過這些事!” 馬秋無語的瞅了瞅我…… 眾人茫然的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馬秋…… “咳咳,是這樣的,最近我新開了一家連鎖店。因此我不可能一個人管理兩個店,所以老店便由經驗較多的小戈子打理,你們懂了吧?” “嗯……”眾人點頭表示明白。 “哇喔~馬秋哥,那以后我們這就是連鎖燒烤店了是吧?”馬站一臉白癡,還帶著驚訝的味道問道。 馬秋無語的看了看他:“不都說了么,新開了一家連鎖店……” 得到確定,馬站便激動的站了起來:“哪以后要不要開第三家?” 對于馬站的問題,馬秋的嘴角僵硬的動了動,似乎在笑,卻又因為臉僵無法笑起來。 “生意好!做得好!那別說三家,多少家都要開!”馬秋肯定的說道。 得到馬秋的回答,馬站興奮的問道:“那那那,開第三家家新店以后,我可以做第二家店店長不?” “可以啊!你到時候熟悉所有事情,有能力上任的話那就讓你做!當然,其他人也一樣。”馬站秋豪爽的說道。 馬秋這一說,把馬站激動了好半天…… 眾人又扯上了一會兒,而馬秋也安排清楚所有的事……… “戈店長!恭喜恭喜~哈哈哈哈………”馬站臨走時,老套的對著我拜了拜拳,故意說道。 而所有人離開后,馬秋便親自帶著我,教我結算一天的收入。 做完一切,馬秋就要離開。 “馬秋哥,這么晚了你還出去?”我追問道。 “我帶著人加班裝修新店勒。” “那蕓姐呢?”我又問道。 “忙裝修凍貨店。” 我驚訝的問道:“那小欣顏怎么辦啊?” “沒事兒,你洗洗早點睡!”馬秋和我簡單的聊了幾句,便匆忙離開。 然后……整個店里就剩下我一個人。 看著桌上亂七八糟的碗筷碟子,掏出一支無奈的煙點上后,便開始收拾起來。 做好這一切,天邊快要放亮是,才拖著疲憊的身子,鉆進冰冷的被窩大睡了起來。 ………… ………… 14點30的鬧鐘一響,我便急忙起床,洗漱過后便出了門上街買菜。 往常這些事情都是馬秋做,現在馬秋不在當然由我做咯。 在菜場里的小攤上買一碗3元的水粉吃過后,便開始了討價還價的買菜。 按道理我給老板買菜,應該是直接買了就行,沒必要討價還價! 然而我的計劃是這樣的,討價還價能省錢,而省下來的錢自然就是我的咯! 雖然不多,只能省下八九塊左右。 但這八九塊已經能用來讓我吃上一頓不錯的早餐了! 我覺得我這樣做沒什么問題,費勁買菜的人是我,討價還價的是我,所以省下來的錢我拿來吃個早餐怎么了? 再說了,如果不討價還價,不就沒那八九塊錢了么…… 就算馬秋在這兒,我也敢明目張膽的把那八九塊錢裝進自己兜里! 別問我為什么,因為我捫心的覺得這壓根就沒啥問題。 韭菜,白菜,蓮花白,小瓜,洋蔥,小蔥,胡蘿卜,魔芋豆腐,大方豆干,豆腐皮,糍粑辣椒,糟辣椒,雞蛋……… “天!”這么多菜,一次完全帶不走。 無奈下,只能做兩次帶回去了,又舍不得花錢打車。 只能,將帶不走的菜寄放在賣菜老板這兒,然后先帶回去一趟,再回來一趟…… 整個下午,我完全就是在買菜來回來回的路上。 等將所有菜買好,馬站他們才到店里。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光是買菜就得累死人! 看樣子,得和馬秋商量一下,給我弄個電瓶車騎騎,雖然我不會騎車,不過可以學唄! 要不然,以后買菜不得累死我? 馬站他們一到店里,便開始忙活起來。 蔬菜類的串串都是自己一顆一顆穿,因為凍貨店只售肉類串。 生活反反復復…… 反反復復…… 每天買菜,穿蔬菜串,然后營業,最后下班,洗碗,算賬,洗漱睡覺…… 醒來后,又繼續買菜………又重復一天。 生活真是一層不變,不過對于這樣的生活我倒是不覺得枯燥。 反而感覺挺充實的!因為有事做,有飯吃,有錢掙! 轉眼,31號。 新店的裝修在29號已經完成,到31號時馬秋便安置好的所有用具。 而楊蕓的凍貨店也進了大批凍貨,明賬完1號就可以準時發貨。 晚上21點,正在忙碌中的我突然接到秦樓月的電話。 “喂,戈哥!” 我用肩膀配合腦袋夾住手機,一邊忙活著手上的事情,一邊問道:“干嘛?” “你現在很忙嗎?” “嗯,怎么了?”我問道。 “是我過來找你,還是你過來找我?”秦樓月問道。 我愣了愣:“什么?” “你忘了嗎?陪我一起跨年呀!” 我又愣了好半天:“沒忘,沒忘!你過來吧,先這樣!我現在忙著呢。” “哦~”秦樓月回應后,便掛了電話。 我長長的舒了口氣,心想:“我勒個乖乖,差點忘了陪她跨年的事………” 最近秦樓月沒來過這里,而我因為忙得不可開交也沒去過她那兒。 “不知道她身上還有沒有錢用。” 真是蛋疼,這幾天忙得把她都忘了。 半個小時后,秦樓月出現在烤吧。 看著正在燒烤的我,秦樓月有些不開心的問道:“戈哥,00點之前能忙好嗎?” 我飛快的操作著手上的串串,一邊回道:“應該能,蕓姐不在,你先找個地方自己玩一下吧。” 秦樓月愣了愣:“沒事我幫你們忙吧。” “那你小心點兒。” 23點整,秦樓月帶著圍腰朝我走來:“戈哥,23點了。” 我點了點頭沒說話,繼續忙著做手上的活。 23點半秦樓月再次走過來:“戈哥,23點半了。” 我直接忽略了她的話,將烤好的串串放進裝燒烤串的鋁盤中,然后遞給她:“3號桌的,順便幫忙記一下賬89元!” 秦樓月靜靜地看著我,沒有伸手接過鋁盤的意思…………百易街机真人捕鱼 星悦陕西麻将官网 天天街机捕鱼无限金币 赚钱的手机网游 星星武汉麻将约战下载苹果 广西快3一定牛号码推荐 炒股杠杆平台 精准平码三中三公开 黑桃棋牌官网 黑龙江36选7开奖 陕西体彩11选5电子图 网络上打鱼有人控制吗 多狐河南棋牌下载? 黑龙江6+1开奖结果 上证大盘股票行情 2019年精准六肖期期中特 姚记棋牌官方唯一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