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修真小說 > 秀甲天下 >

第四百九十五章 強行偽裝

    “你這妮子,居然能夠將這一招靈活到這般程度,連我老婆子都分不出真假來,而且你明明只有一雙手,嘿,居然多出了一份力,我雖然擋住了其中的兩份,卻還是讓一份留了下來,不錯,不錯!”

    率先開口的人,是沐雪。

    她這話里面,贊揚的味道很濃郁,而且呢,似乎也是就這事實在說話,感情先前聽到的三聲響,其中的兩聲是格擋住對方的肉掌發出來的,而另外的一道,卻是用身體去硬抗的節奏,這從沐雪此刻的狀態來瞧,似乎已經說明了點什么。

    “我哪兒能夠比得上前輩你呢?”

    劉雯忍不住的將那頭搖了搖,那種失落感隨著對方的話變得更加濃郁了幾分“明明是我在進攻的,嘿,這倒好,不但沒有能夠拿前輩怎么樣,甚至全身的經脈因為反震之力,還有些酸麻的感覺,一時半會之間,恐怕在難施展出來,要比起能耐來,還是前輩你更厲害一些!”

    這話一出口,有些問題就容易想明白了。

    難怪劉雯會是那樣的一幅神情,對方明明是讓著自個三招,可現在倒好,經脈被封,靈力無法調動,無論是進攻還是防守,基本上都是不可能的事情,也就是說,她就算是再不怎么情愿的去承認,結果已經是注定了的事,半點都改變不了。

    即便是沐雪受了傷,但只要稍微的向前那么一丁點力,隨時都能夠‘收拾’了她,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都明白這個意思的緣故,齊刷刷的,好幾道身形都站到了劉雯的面前,似乎想要通過這樣的方式將她保護起來。

    “你走吧!”

    沐雪輕輕的搖了搖頭,身形啥的,緩緩的朝著蕭天戰所在的方向走了去。

    得到了這樣的答案,黑衣人的目光自然而然的落到了劉雯的身上,就像是在等著她的命令一般,當然了,這樣的舉動也顯得很正常,他們畢竟是受命而來,就算是此時此刻可以不受這妮子的約束,也不能不顧及她身后的力量,又怎么能直接抽身走呢?

    “撤!”

    劉雯稍微的有點兒猶豫,但那種猶豫感持續的時間并不是很長,很快,她便下定了決心,以幾個黑衣人的能耐,的確不算弱,但是要去招惹沐雪那個老婆子,卻依舊沒有多大的勝算,如果這一下再撕破臉的話,我滴個乖乖,恐怕自個是想要走都不可能了。

    她雖然『性』子有些年輕人的沖動,但此時此刻,行事作風卻顯得十分的謹慎,這般冒險的事情如何能去做呢?

    這聲命令一下,齊刷刷的,好幾道身形已經跳了出去。

    整個速度啥的,來的相當的快,只一眨眼的功夫,已經瞧不見所謂的人影的,而基本上是同時,沐雪身形已經走到了蕭天戰的身旁。

    “前輩,為什么你不”

    那個不字還沒有說出口,沐雪又哇的一聲,一口更大的鮮血又涌了出來,很顯然,她是受了極重的傷,連自個的經脈氣息都完全的控制不住,否則絕對不會有這樣的一出,甚至夸張的地方,她連站立都顯得十分的困難,只能夠將身形依靠在一顆大樹之上,這樣呢,才能夠讓自個稍微的好受一些。

    瞧著她,蕭天戰自然再也說不下去。

    他很清楚,以眼下三個人的狀態,若果非要去強留那些個人的話,恐怕到頭來吃虧的只可能是自個了。

    “老婆子,你現在的狀態好尷尬,我還是第一次瞧見你這個模樣,這似乎有些不正常啊,你是不是先前就已經受了傷,所以才會?”

    像是突然間發現了點什么,藏龍的眼神里也滿是詫異感。

    被他這么一問,沐雪輕輕的搖了搖頭,像是在回應他的說法,但她卻并沒有開口的打算,而是快速的調息著自個體內的靈力,氣息若是『亂』了,就必須得盡快導正,任由他那般的折騰下去,恐怕到時候還不知道會是個什么樣?

    四下的氛圍又有些寧靜了起來,隱隱的只能夠聽到風聲,就這般的,大概持續了半個時辰的樣子,沐雪的狀態才基本上恢復了正常,即便是如此,她的神情啥的,也不是特別的好瞧,依舊隱隱的有些蒼白感在。

    “老婆子可不是受了什么傷,只是先前動手的時候突然有種不祥的感覺席卷而來,讓我的氣息一下子變得有些凌『亂』了起來,所以才!”

    不祥的預感?

    這樣的說法任由誰都沒法接,而且呢,沐雪也沒有打算繼續的往下說,很顯然,那到底是什么東西,她自個都有些說不清楚,而且事情已經這樣來,想要再去折騰也沒有任何的意義可言。

    稍微的頓了一下,她又接著往下說了去“只是呢,有一件事情老婆子有些想不明白!”

    “什么事情?”

    蕭天戰追問得很直接,到了此時此刻,很多事情都已經白熱化了,沒有必要再去遮遮掩掩的,還不如干干脆脆的問個清楚明白呢?

    “這個妮子應該是和他哪個老爹站在一塊的,但是老婆子卻總有一種直覺,她并不是為了劉昶而來,而是自個還有別的目的!”

    還有別的目的?

    這個蕭天戰還真沒有去想過,被她這么一問,那思緒啥的,一下子發散了開來,有些問題啥的,自然也想得更加明白一些。

    “的確,如果他們是為了劉昶而來,有這份力量的話,為什么不早點拿出來呢,非要等到現在,試問一下,當今天下,要是沒有前輩和師傅兩人出手的話,誰又能夠阻止得了她呢?”

    這到也是!

    可如果不是為了那當爹的人,目的啥的,又會是什么呢?

    這個問題一時半會估『摸』著也想不明白,所以呢,三個人也只能選擇沉默,就那般的,又持續了好一會,蕭天戰才有些試探『性』的提議道“這些個問題咱們一時半會的也想不明白,又何必要在上面折騰呢,要不然還是先回去再說吧,消息啥的,應該已經完全傳開了,咱們還得趕回去做點準備才成呢?”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百易街机真人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