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穿越小說 > 三國之武皇 >

第十九章 閻志的渴望

    被孟力那樣的眼神盯著,蕭老太卻依舊保持著一副從容之色。

    時間一長,到是孟力率先敗下了陣,自知無法嚇住這蕭老太后,他也懶得再繼續和他演戲,再次哈哈一笑,便直接問道:“不知蕭大娘你今后有何打算。”

    “大人這是要放了民婦?”蕭老太第一次露出了驚容。

    “哈哈哈……”孟力卻是第三次發出大笑,不知是不是因為馬上就要去清點收獲的原故,他這心情竟突然變得很好。

    “蕭大娘,你莫不是以為本官也想要得到那勞什子的韓信兵,你放心,我對那東西可沒什么興趣。”

    孟力方一說完便轉道去了狼寨倉庫,至于那蕭老太,就任她行事好了,只要她不作亂惹事,要走要留都沒關系,孟力此刻是真沒心思去理會這些。

    不說這蕭老太有沒有韓信兵書,就算是有,那東西對于孟力,也沒什么大的作用,他根本就不是學那東西的料。

    就算是得到了它,必定也會被他丟給手下的謀士,可問題是,他身邊根本就沒有像樣的謀士。

    甚至可以說,沒有謀士。

    至少孟力是這樣認為的,若崔大友知道他的想法,卻不知會作何想,好歹他也為孟力出過主意,雖然最后,孟力在他提出的策略上進行了一些加工和補充,但那也是他提出來的策略不是。

    當孟力來到狼寨倉庫之時,那里的財物清點工作已基本完成。

    最后統計下來,這狼寨之內,最多的卻是那五銖錢,足足有著200萬枚之多,其后便是糧食,有著近100擔,除了這兩項以外,便只有一些鐵制的兵器,以及一些鐵制農具,其他寶物以及金銀卻是一樣沒有。

    這些收獲,比起那丁家自是要差了太多,但卻絕不算少。

    孟力此刻,嘴都樂歪了。

    有了這200萬錢的補充,他孟力至少也能再多招200名私兵,有了500之數的私兵,再加以訓練,這黃巾起義一旦爆發,那便也能走了一些防備之力,或許還能奪下一份功績。

    ……

    “娘,娘還活著。”

    閻柔一行,終于來到了狼寨,眼尖的閻志更是一眼看到了婦人群中的蕭老太,孟力雖放任了那蕭老太自由,但她卻并沒有離開,甚至還重新回到了那群婦人之中。

    “娘。”

    閻志遠遠的便大聲喊了起來,整個人更是如同瘋子一般的向著蕭老太飛奔而去。

    聽到一陣久違的熟悉的聲音,蕭老太亦是有些不敢相信,直到看見孟志那熟悉的身影,他才終于確定了來人的身份,并同樣激動的出了人群。

    “娘。”

    閻山終于來到了蕭老太的面前,并直直的跪了下去,整整被狼匪擄掠去了三個多月,他這心里充滿了愧疚。

    “娘。”見蕭老太愣神,他又再次喊了一句。

    “哎。”

    蕭老太終于回過神來,他的眼框之內已布滿了淚水,此刻再也沒了之前面對孟力之時的那股從容和冷靜。

    “娘。”后方的閻柔也走了上來,并同樣的跪了下去。

    “你……”蕭老太幾乎不敢相認。

    “娘,我是阿大啊。”閻柔抬起了頭,并湊近了一些,以方便蕭老太看清,阿大也是他的乳名。

    “娘,他真是大哥,大哥他活著回來了。”閻志也跟著開口。

    三年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這閻柔的變化更是頗大,原本只長出一點苗頭的胡須,如今已成了一觸長須,原本臉上帶著的青澀更是消失的一干二凈。

    “阿大,真是啊大,我的兒啊……你可算是活著回來了,老天爺開眼了啊,這賊老頭終于開眼啦……嗚嗚嗚……”

    蕭老太竟是哇哇大哭起來,他這哭聲之大,竟是驚動了那在狼寨倉庫內的孟力。

    “外頭是怎么回事?”

    “大人,好像是那蕭老太的兩個兒子尋她來了。”

    “蕭大娘的兩個兒子,走,快點抬我出去。”

    聽到來了兩個兒子,那蕭老太的兒子,孟力豈能不眼中發亮。

    經過之前和蕭老太的一番對話,他對那蕭老太可是相當佩服,此等女子所養出來的兒子,想來不會差到哪去,如今正缺手下的孟力,豈能放過了這樣的機會。

    “大膽狂徒,這qīng tiān bái rì之下竟敢如此放肆,蕭大娘,您不用擔心,有我孟力在此,定不會讓人欺負了你。”

    坐躺在擔架上的孟力遠遠的便開始了大喊大叫,除了這耍賴一般的胡言亂語,他實在是想不出更好的介入進去的方法。

    “大人,這二人皆是民婦的兒子,并非歹人。”那蕭老太到是沒有揭穿孟力。

    “原來是兩位公子,本官卻是誤會了,既然犯了錯,那就得賠償,這樣吧,本官這手下到還各自缺了一個功曹和撰官,那就把他們交給二位公子以作賠罪好了。”

    “大人萬萬不可,小民何德何能,豈能當此重任。”

    閻志立馬拜了下去,他這到不是推脫之言,而是真心實意的覺著自己不行。

    “哪里,閻公子太謙虛了。”

    “大人,我家志兒他并非是謙虛,其實他除了種地比他人強上一些以外,其他的其實什么都不會,就連字都沒認全,我看大人您,還是收回剛剛的話吧。”

    蕭老太竟補了自己兒子一刀。

    孟力震驚的望著那蕭老太,他簡直都要懷疑這閻志是不是她的兒子,乃有母親會如此貶低自己兒子的。

    “蕭大娘此言當真?”

    孟力一本正經的詢問道。

    “自然是真的。”

    蕭老太說的頗為鄭重。

    “那簡直太好了,我這里如今最需要的便是志公子這等種地的人才,蕭大娘您這兒子,我今天要定了。”孟力突如起來的巨大轉變,讓蕭大娘一陣莫名其妙,就連旁邊未發一言的閻柔也不由的多看了孟力幾眼。

    “大人,您說的是真的嗎?我這種只會種地的人,也能算是人才嗎?”閻志希翼的望著孟力。

    從小到大,他一直都活在閻柔的陰影之下,無論是讀書、寫字還是騎馬射箭,他就沒有一項能夠比的上大哥,以至于人們在介紹他的時候,都會用閻柔之弟來形容他。

    面對這等情況,閻志自然不甘,他同樣渴望被尊重,更幻想著,會有人用閻志他哥來形容閻柔。

    只可惜,幻想就是幻想,他整整努力了5年,情況卻依舊沒有絲毫改變,于是,他便自暴自棄的放棄了所有學業,一門心思撲到了種地之上。

    如今突然遇到孟力這么一個看中他種地本事的人,他內心的那種渴望竟是又一次的爆發了出來。

    我閻志,就是閻志,

    即使我只會種地,

    那我也是閻志,

    而非閻柔之弟!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百易街机真人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