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復下心情的凌零,和葉雨欣一起,在廚房忙碌的收拾了一番,略顯疲憊的躺在了沙發上。 “吶,你的左臂?” 葉雨欣的目光有些躲閃,努力的裝出一副漫步盡心的樣子。 “呃” 他若無其事的站了起來,說道:“我們要加把勁了,趕緊升到10級,弄到那個什么召集令。” “你口中的‘傳說’小組,是個什么樣的組織?你就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重組?”葉雨欣問道。 “走了,等會我帶你一局,憑借你的直覺應該就會猜到一些什么。” 說完,他徑直的走進了書房。 “他們到底是一群什么人?” 這個疑惑自從耿超五人出現后,就一直縈繞在葉雨欣的心頭,揮之不去。但是,他告訴自己,現在有這么一個機會,讓自己親眼揭曉這個答案。她的心中不由的緊張了起來,趕忙的跟了上去,她不想錯過這一次能夠解開心中疑惑的機會 “拉斐爾,過來,添加‘曼殊沙華’為好友。” “正在申請,請稍后。” “對方已同意添加您為好友。” 凌零的腦海中突然閃過了一個想法,一臉壞笑的對著‘拉斐爾’說道:“拉斐爾,爸爸還有多久才能升級?現在服務器中,等級最高的是誰?勝率最高的是誰,叫什么?” “爸爸,您還需要94點經驗升級。現在服務器中等級最高的人是‘暮光晨曦’,等級3,勝率百分百的有30多萬人,您的排位在29萬多。” “爸爸吧,您的好友‘曼殊沙華’正在申請進入您的軍火庫,是否同意。” “是。” 凌零剛剛說完,便看到一道耀眼的光華在黑暗中亮起,隨后顯現出葉雨欣的身軀。 不得不說游戲中的葉雨欣身材更加傲人妙曼了,前后凹凸有致,具有致命般的誘惑力,就連閱女無數的凌零都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我們打多少人的對戰?”葉雨欣剛與他見面,只是粗略了掃了一眼,便開口問了一句。 “64人的吧,拉斐爾,開始匹配。”凌零直接喊過小精靈,對它下達了一個指令。 “正在進入等候室。” 下一刻,他們倆個出現在一個人滿為患的陰暗的房間中。凌零拉著她的手走到了一邊角落,仔細打量著這次地圖的內容。 “這是一個熱帶叢林的復雜地形,縱橫5公里,我們的出生點三點鐘方向,3公里處有一個高度大概在150米左右的制高點,將所有人的身影盡收眼底,我們等會就要第一時間得到那個制高點!” 凌零看著系統在一面墻上的地圖投影,一本正經的說道。 葉雨欣聽完一愣,僅僅幾秒鐘就將這個看似非常復雜的叢林地形,分析的如此透徹,頓時她看向凌零的目光中,帶著一股刮目相看的神色。 讀秒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眼前一黑,眾人出現在一片熱帶叢林之中。凌零的視覺一恢復,便不做絲毫停留,拉著葉雨欣的手,按照進來之前就指定下的作戰方針,飛快的朝著制高點抵進。 十分鐘后,二人已經抵達了制高點,一同將手中的jū jí qiāng架了起來。 “嗯?你的是巴雷特m82?“ 葉雨欣瞟了一眼他手中的m-107后,面無表情的拉了一下qiāng栓,迅速的調整了射擊姿態,口吻極為平靜的說道:“你不是說我不配‘曼殊沙華’這個名字嗎?” “呃” 他想起了自己是說過這么一句話,“怎么了?” 葉雨欣用一聲巨大的qiāng響,回應了他。 “一個!” 就在二人聊天的空檔,己方人員在飛速減少,似乎敵方人員進行了包圍式的協同作戰,一點都不像是系統隨機匹配的隊友一樣,配合起來還是有些默契的。 “他們好像要被包餃子了。” 凌零保持著臥姿射擊姿態,面無表情的迅速進行了連續三次的射擊。 “他們知道有狙擊手了。”葉雨欣看了他一眼,帶著一絲提醒的意味說道。 “知道又怎樣?” 他這一次進行了連續的兩次射擊,緊接著微微調整了一下qiāng口,又是一次射擊。 “他們呈包圍趨勢,朝這里移動了。”她有些緊張的提醒道。 “對面還有多少人,你知道嗎?”凌零問道。 “我看一下。” 葉雨欣調出了系統的本次對戰的信息,上面一共64人,均分成兩個陣營,其中紅色名字是已經陣亡了的,敵方陣營的全部是以敵對人員進行編號的。 “從信息上顯示,對方陣營存活著的,還有18名。我方人員,包括我們倆,還有五人。” 又是一聲qiāng響,不過并不是來自凌零m-107,而是遠處的一聲jū jí qiāng的qiāng聲。 “聽聲音,應該是awm,有效射擊距離跟我們相比,那是拍馬不及。” 凌零輕笑一聲,再一次調整qiāng口。這一次,他并沒有像剛才一樣,射擊非常果斷,而是進行了一次又一次的校準之后,才進入射擊狀態。 在葉雨欣的眼中,此時他非常迅速的就進入到了射擊狀態,遠距離射擊跟近距離射擊的差別是非常大的。他的呼吸非常均勻,并且很輕很輕,呼吸的頻率也在慢慢的降低。 一直到他停止了呼吸,身體也靜止了的那一剎那,巨大的qiāng聲也回蕩在這個熱帶叢林之中。 “中了?”葉雨欣問道。 “你不應該有這個疑問的。” 凌零面無表情的調整了姿態,重新將漆黑冰冷的qiāng口,對準了下方。似乎沒有了狙擊手的威脅,敵方就失去了抵抗的能力,慘遭凌零無情的屠戮。 連續的點射,幾乎不間斷的jū jí qiāng聲,肆意的在叢林中擴散,一股仿佛被死神掌控了生死的陰霾,深深的籠罩在叢林中,每一名敵方人員的心頭。 過了幾分鐘,似乎忍受不了這樣令人折磨的恐懼,絕望般的發出了最后一波看起來聲勢浩大的沖鋒。雖然還存活著的人員已經不多了,但是他們卻依舊默契的形成了包圍之勢,迅速收縮包圍圈,帶著一股勢要干掉他的無畏氣勢,大吼著沖了上去。 “這樣零散的沖鋒,真佩服他們的勇氣,但也只能到這里了。” 話雖然是這樣說,但是他的口吻中卻沒有一絲欽佩之意,如同往常一樣,不帶一絲情緒波動的扣下了扳機。 隨著最后一名敵對人員的倒下,系統大神特有的那種顯得極為死板的聲音,毫無征兆的在他的耳邊響起。 “恭喜您,您所在的小組殲滅了對方小組,獲得勝利!” “獲得獎勵:金幣500{其中mVP加成150},經驗值600{其中mVP加成200}。獲得物品:44式突擊步qiāng原型。” 獎勵剛一結算完畢,他們二人又回到了凌零的武器庫中。 剛一回到武器庫,凌零就立刻迫不及待的跑到了一旁放著新武器的qiāng架前,一把取下,就像是剛得到的新玩具,愛不釋手的把玩了一下,一臉滿足。 “你得到的就是這把古董?” 葉雨欣緩緩走到他身邊,看著這桿歷史悠久的步qiāng,一臉戲謔,“我得到的是美軍幾十年前打量配備軍隊的制式步qiāng,m4a1突擊步qiāng,運氣不錯吧?” “切,下一局我們就用突擊步qiāng,看看你還能笑得出來不!” 不等她說話,凌零就命令著‘拉斐爾’開始進行下一局的匹配。 很快,他們二人就進入到了與之前同樣的人滿為患的陰暗房間。他的右手在虛空中飛快舞動,在短短的幾秒鐘內,就換好了這一次對戰的武器,就是剛剛拿到手還沒有捂熱的44式突擊步qiāng。 “這一次是鋼鐵城市,縱橫8公里,其中超過5層的樓有七棟,12層的有3棟,其余盡是3層以下的樓房,星羅密布,只有8條縱橫在這些密集樓區的街道中。這一次使用步qiāng還真是個不錯的選擇,等會你可要緊跟著我的腳步!” 凌零僅僅是掃了一眼地圖,便將以上內容解析了出來,并且叮囑了還在懵逼中的葉雨欣一番。 “呃好的。” 這一次葉雨欣的反應還可以,不像上一局那樣,一直到對戰開始都沒有反映過來。 讀秒開始了,葉雨欣仔細擺弄了一番手中嶄新的m4a1突擊步qiāng,做著最后的戰前檢查。當她拉響了qiāng栓的那一刻,讀秒也已經結束了。 他們倆眼前一黑,周邊的場景瞬間裝換成了鋼鐵城市。街道邊停滿了各式各樣的車輛,路邊的店鋪,招牌都歪七倒八的,儼然一副破敗不堪的樣子。 “看來,這個地圖場景是經歷了一番戰火肆虐的鋼鐵城市,小心一點,跟著我!” 凌零拉動了44式突擊步qiāng的qiāng栓,身形矯健的閃進了一旁的矮樓中。 二人在矮樓中緩慢摸索著前進,未過多久就已經聽見了交火聲,當下不再過多停留,加快了前進的步伐。 “等等!” 凌零做了一個‘停止前進’的手勢,但是又怕她看不懂,開口提醒了一句,“前面似乎有腳步聲,注意隱蔽!” 葉雨欣一言不發的緊跟在他身后,目光中透著一股冷峻的警惕,將身形隱匿在陰暗的角落中,無聲摸索著前進。二人在黑暗中還未往前摸索多遠,有三個人果不其然的出現在二人的視野中,謹慎的摸索著。 “他怎么知道的?” 但是這個疑問,葉雨欣并沒有選擇在這個時候提出來。而是與他一同,將冰冷的qiāng口對準了那,顯然不是友軍的三個人。 急促的三聲qiāng響,三個人敵方人員應聲倒地。在他們陣亡之前,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死在誰的手上,他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中彈的。 “清除完畢,繼續前進!” 凌零冷漠的聲音輕輕的傳入到她的耳中,當即跟上了他的步伐,繼續在黑暗中摸索著前進。凌零所走過的每一個房間,他都會在床邊觀察一番,用他的話就是:看看能不能撿到傻不愣登的,光明正大的走帶大街上的白癡。 但是他們這一次匹配到的敵方陣營,智商似乎都挺正常的,竟然沒有被他撿到一個漏,這倒是出乎了他的意料,讓他好一陣傷心。 “這個地圖雖然不大,但是可以藏身的地方太多了,一定要小心,千萬別被人給偷掉了!” 凌零再一次叮囑了她一番,隨后撞開了一扇緊鎖的房門,順著緊急通道往上走。他輕悄悄的推開了天臺的鐵門,謹慎的環視了一圈,頓時失落的搖了搖,“沒有掩體,也不能從這里直接移動到別的地方,失算了。” 他剛一轉身,一顆子彈就穿過了他剛剛打開了一點的鐵門,在混凝土的墻面上,都留下了一個深深的凹痕。他條件反射的靠在另一面墻上,呼吸都緊促了起來,對她提醒道:“有狙擊手,我們去干掉他!” 說完,他不再做停留,迅速順著樓梯往下躥,腦海中模擬出這張地圖的立體影像,并且飛快的計算出了狙擊手的位置。 “這個狙擊手用的是sVD加掛了一個戰術消音器,方位在我們剛剛所處位置的水平兩點半,角度54,距離700米,跟我來!” 凌零猛地沖出了這棟3層矮樓,曾不規則運動軌跡,穿梭在街道上密布的車輛中。葉雨欣緊隨其后,跟著他走街串巷,這種感覺很是奇妙。她的心中突然閃過一絲苦澀,感覺她們并不像是在追捕狙擊手,而是像在瘋狂的、慌不擇路的逃竄。 他們倆這一次的行動,并沒有特意隱蔽自己的身形。相反,還弄出了不少明顯的動靜,吸引住了一些就隱匿在周邊的敵對人員的注意。 直線700米的距離,讓他們倆繞了足足超不多近兩公里的路,才堪堪的跑到狙擊手之前所處的12層的大樓之中。 剛一進大樓,凌零就迅速的進入到了警戒狀態,身軀微低,保持著一種隨時可以進入戰斗的姿態,帶領著他眼中的菜鳥,穿梭在寬闊且雜亂無章的樓層中。目光時刻保持警惕,遠離那透著微光的落地窗,行走在里面的墻角邊,緩慢的前行。 這時,外面的太色突然陰沉了下來,一道粗長的閃電,垂直的落在這棟大樓前,耀眼的電光將這一片都照個通亮,凌零也在這耀眼的光芒中,看到了令人絕望的一幕。 “RPg!!!”百易街机真人捕鱼 欢乐捕鱼大战 南粤36选7规律 万得股票开户 网上棋牌软件开发软 股票历史数据 至尊棋牌公司联系方 股票大盘什么意思 吉祥棋牌手机版 体彩新疆11选5开奖结果 江苏7位数彩票开奖 广西11选5 网上讲课平台如何赚 福建快3开奖走势图今天的 欢乐捕鱼人官方正版 黑龙江36选7开奖结果走势图 pk10讨论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