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慕詩懷疑地看著趙寶珠,她可不像佳慧那么單純,看寶珠的表情明顯有些古怪,難道傳聞是真的?陳家幾個兄弟不和?想到這里心底便有些急。 她自己嫁得好,林家上下一團和氣,公公婆婆明理,小叔子和小姑子又好相處,當初見自己視如親妹妹的寶珠被退婚又匆忙許了個鄉下漢子本就很擔心,要還家里還不和睦,要受氣,那還怎么行? 趙寶珠見李慕詩擔憂地看著自己,心里感動的同時也有點好笑,其實她真的過得挺好的呀 “那這事便交給佳慧了,不過不用叫他們到我跟前,你們只要告訴我哪個夫子好,我等會自己到書院看看他們上課的情況。” “就這樣?!”林佳慧不敢相信地反問道,見趙寶珠肯定地點了頭,摸著下巴就嘀咕起了,“哪個夫子好呀?” 李慕詩看得好笑,拉著趙寶珠說,“別理她,我們姐妹進去喝喝茶聊聊天,等會找安子大叔來問問便一清二楚了。我們平常連書院都很少去,哪里知道得那么清楚。” 趙寶珠一聽覺得很有道理,便牽著栓子跟著李慕詩向后院大屋走,“姐姐說得不錯,那就麻煩姐姐了。” “還是大嫂聰明,我怎么就沒想到呢?把安子大叔找來一問不就什么都知道了。” “你呀老是這樣毛毛躁躁,”李慕詩伸手點了點林佳慧的額頭,“寶珠嫁了人倒是穩重許多,都跟姐姐客氣上了。” “姐姐你取笑我。” “誰叫你跟我那么客氣,以后可不許這樣。你現在身子都好了吧?你說我們就送小叔去縣里考試順便玩了幾天,你就發生了那么多事,今天你要是沒來,過兩天我都要去看看你了。” “沒事,我現在吃嘛嘛香,身體倍棒,你們就別擔心了,我這是因禍得福呢,要不然怎么能嫁給相公這么好的男人。” “哎呦,怎么才一段日子沒見你就變得這么沒臉沒皮啦,這種話都敢往外說,不害臊。” “這不是沒外人嘛,”趙寶珠貼近她蹭了蹭。 李慕詩掃了一眼跟著的丫鬟婆子沒說話。 林佳慧在旁邊看著,咯咯笑起來,“大嫂,我覺得寶珠姐姐嫁了人變得更好玩了。” “你個小丫頭,又胡說,你寶珠姐姐一個大活人是給你玩的嗎?寶珠我們別管她,進去坐下把你這些日子發生的事跟姐姐好好說說。” “嗯,別理她,讓她不會說話。” 進了屋子,李慕詩吩咐人上了茶點,便把那些丫鬟婆子都遣了出去,只剩他們姐妹三伴一個栓子說說貼己話。 趙寶珠給栓子拿了些點心糖果,讓他坐在一邊自己吃,然后簡略地給姑嫂兩人說了一下這些天自己身上發生的事。從落水被救到林平順退婚,她爹許婚,再到出嫁等等都簡單地說了。 “聽你這么說,林平順確實不是個好的,只是陳添金是個鄉下漢子,還是二婚,實在委屈你了。” 栓子聽到自己爹的名字抬頭往他們那邊看了看。他本就是個早慧的孩子,這么多年自己照顧自己,對人的臉色更是敏感,他能感覺到這兩個娘讓他叫大姨和小姨的女人并不喜歡自己家,尤其是那個大姨。 趙寶珠感受到栓子的目光,轉頭沖他安撫地笑笑,讓他繼續吃,才端正了臉上的神色,轉回來看著她姐姐認真地說,“姐姐,我相公挺好的,真的,對我好,聽我的話,什么都順著我,嫁人不就是要嫁個對自己好的嗎?我現在就覺得很好。從小看我娘跟那些姨娘斗法,我早就明白了,嫁人就要嫁一個老實對自己好的,錢啊學問啊那些都是虛的。以前祖母給我定了林平順,我不好說什么,可是經過這次,我就覺得幸虧自己沒真嫁給他,不然以后要是發生什么,那傷心的還不是我自己。” “大嫂,我覺得寶珠姐姐說得對,鄉下漢子怎么啦,窮怎么啦,只要對自己好就行了,寶珠姐姐那么多嫁妝又不會餓著她,以后我也要找個對自己好的人,才不管是不是有學問有沒有錢。” 李慕詩見趙寶珠的神情不見一絲勉強,知道她是真這么想,心里那一點嘆息才真的放下來,笑容都輕松許多,“好個不害臊的小姑娘,要是你哥聽到你說這些話又要說你。” “我大哥和四哥天天都在書房里,二哥和三哥又每天在外面不回家,哪會聽到我說的話,四哥考秀才也快有結果了吧,今天都十二了。要我說,當時李奶奶要是沒把寶珠姐姐許給林平順那廝,許給我四哥” “佳慧!以后你這話可不許再說!四叔已經和許家姑娘定了親,秋后便要完婚,你這話以后要是給你四嫂聽到了你讓她怎么想?不過四月都快過半了,這成績是該出了。” “姐姐說得對,佳慧你以后可不能說這些話,我跟相公,你四哥跟你四嫂這才是剛剛好。” “哎呀,我看就是你這個姐姐教壞她,瞧你說的什么話呀,不害臊。不過呀,既然你這么說,我倒是放心了,等會把安子大叔叫過來,我也出去見見你相公,等過些日子再去你們家看看,這時候該麥收了吧,聽說鄉下的風光不錯,我們也去見識見識。” “那敢情好,現在鄉下的風景還真不錯,青山綠水,還有一片片的麥地,金黃金黃的,可美了。” “你呀,真是個慣會享受的,去哪都能發現美,”李慕詩笑著說了她一句,朝外面喊來個老婆子讓她去書院把林安子找來。 老婆子應聲下去了,林佳慧才說,“寶珠姐姐說得我心都癢了,不如就今天吧,大嫂,等會我們跟著寶珠姐姐回去好不好?” 趙寶珠看了眼林佳慧,不愧是書院院長的女兒,雖然說話大大咧咧的,卻也知道看場合,等老婆子走了才出聲。 “你現在跟我過去可不行,事情辦完回到虎山村估計都快傍晚了,我家那院子就兩個房,可沒地方給你住的。” “只有兩間房?!”林佳慧驚訝的問道,眼睛都不敢相信地瞪大了。 “對呀,就兩間房,以前他們家就相公和栓子兩個,兩間房也夠住的。不過現在我們買了一大塊地,已經在準備蓋新房了,等麥收后便動工。以后你要來愛住多久都行,現在嘛,你們要來的話只能一早出發,到那玩一天傍晚便回轉。”趙寶珠一點不在意讓她們知道陳家的情況。百易街机真人捕鱼 贵州快3开奖走势查询 11选5遗漏北京 买平特尾的中奖高 欢乐大众麻将新版本 大盘涨股票跌 手机直接赚现金 广东好彩1开奖号码 商中在线股票行情 怎么样互联网赚钱 江西优乐抚州麻将 手机炒股app制作 3d对应码查询表 手机打麻将怎么才能 青海体彩11选5一定牛 2020年09期什么时候开奖 宜昌麻将血流换三张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