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孩子圍著牛車浩浩蕩蕩地到了陳添金的院子門口,院子的籬笆門太小不能把牛車趕進院子,只能停在院子外。趙寶珠跳下牛車,從孩子堆里把栓子拉出來帶進院子里,對他說,“栓子,我們家的院子太小了,讓你這些小朋友排好隊,娘拿糖給你分給他們吃好不好?” 栓子扭著腿,氣鼓鼓地說,“他們不是栓子的朋友,欺負栓子,不給他們糖吃。” 昨天娘告訴他朋友是跟他玩,對他好的人,這些人才不是栓子的朋友呢! ……小寶貝,咱能不這么耿直嗎? 趙寶珠蹲下來,摸著栓子的頭,跟他對視,耐心道,“他們怎么欺負栓子的,等會他們走了栓子跟娘說說好不好,娘聽聽,要是真是壞孩子以后栓子就不跟他們玩,要是不是壞孩子娘的栓子就大人有大量,以后還跟他們做朋友,好不好?”見栓子有些不情愿的抿著嘴,趙寶珠的聲音越發溫柔,“栓子,娘跟你說,有些人啊他不一定就是想欺負栓子,或許他只是想跟栓子玩才欺負栓子的呢,人啊不能只看表面。栓子現在還小,很多東西還不懂,等以后長大了便會明白的。現在我們先讓他們排好隊,把糖分給他們讓他們回家,我們才能做飯吃啊。他們在這里娘也不能去給栓子做飯吃,所以栓子就當是幫娘的忙了好不好?” 栓子皺著小眉頭,一臉糾結,娘說的話好奇怪,為什么想跟栓子玩還要欺負栓子呢?不過他是乖孩子,要幫娘的忙的,所以雖然不怎么情愿,還是遲疑著點了頭。 趙寶珠松了口氣,小孩子也不好忽悠啊,別讓我帶歪才好…… 牽著栓子走會籬笆門外,院子外那些小孩子圍著牛車,陳添金一邊把牛車上的東西搬下來,一邊顧著那些孩子別磕到碰到,還要一邊跟周圍看熱鬧的村民打招呼,忙得團團轉。趙寶珠出來,趕緊對那些小孩子說:“小朋友們,你們跟栓子進院子里乖乖站好,讓他給你們糖吃好不好?” 那些小孩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沒人應聲,栓子生氣地說,“不進就不進,糖我自己吃,不給你們吃!” “要吃糖,栓子,我跟你進去!我要吃糖!”虎子第一個大聲叫了出來,沖進了院子。 這絕對是一個吃貨…… 有了虎子帶頭,其他人也嚷著要吃糖,鬧哄哄地進了院子,趙寶珠趕緊跟了進去,沖他們喊,“都別亂走啊,聽栓子的話乖乖站好才有糖吃。” 然后所有人都一動不動地看向栓子,栓子有點不知所措地看向他娘,趙寶珠安撫的拍拍他的頭,湊到他耳邊說,“栓子,你一個一個叫他們的名字,讓他們按順序站好,娘也認識認識他們,放心,你給他們糖吃,他們會聽你的。” 栓子點點頭,繃著小臉第一個喊虎子。 虎子乖乖地站到了他前面。 趙寶珠笑著夸道,“栓子真棒。” 栓子得了夸獎,咧開小嘴笑了一陣,然后又繃起小臉叫名字,有了開頭后面就非常順溜了,沒一會,十幾個小朋友便在院子里站了兩排,一個個眼巴巴地看著栓子。 趙寶珠摸摸栓子的頭,鼓勵他,栓子便大聲說,“你們站著不要動,我就給你們糖吃。” “我要吃糖。” “我也要吃糖。” “美桃要吃糖,”這是小劉氏家允著手指的二女兒美桃。 “娘給你拿糖去,栓子替娘看著他們啊。” “嗯,栓子會好好看著他們的,”栓子認真地點點頭。 趙寶珠去拿了一包糖和兩包點心進來,看著院子里乖乖站著的十幾個孩子,再次覺得前世自己沒去當幼師真是虧了。她不知道主要是她的穿著打扮跟這鄉下的婦人實在不同,才把這些小屁孩唬住的,不然就算是有糖吃估計都不能讓他們這么聽話…… 把糖和點心打開,說,“一會栓子給你們分糖哦,每個人都有,不要搶哦,誰不聽話就沒有糖吃知道嗎?來,栓子,一人三顆糖一塊綠豆糕,娘給你拿著,你去分給他們。” 栓子點點頭,拿著糖和點心一個一個分下去,做得有模有樣的,分完所有人,趙寶珠手里的糖還剩幾顆,全交給了栓子,然后說,“好了,天都要黑了,快回家去吧,不然爹娘該急了,以后再來找栓子玩。” 得了吃的,一群孩子也不再圍著陳添金的院子,哄地散了開去,找人炫耀去了。虎子平常就跟栓子玩得好,得了糖也不回去,纏著栓子拿木劍玩,趙寶珠也不管他們,拍拍手去找陳添金。 這時只剩翠竹在看著牛車,陳添金在搬米面這些大樣的東西,至于小件的物品,在趙寶珠給小屁孩當指揮官的時候翠竹已經一點一點搬進屋子里了。 趙寶珠站在翠竹身邊,摸著下巴看著那破舊的籬笆,這得拆掉一點把門留大點啊,不然牛車只能放倒扛進去了。想想每次陳添金要用牛車都得扛進扛出,趙寶珠搖了搖頭,還是拆點籬笆吧,省事。剛好這時陳添金出來了,趙寶珠便對他說,“相公,這門我們得開大一點才行啊,不然牛車進不去。” “媳婦,我也是這么想的,等我把這包雜糧拿進去就出來把籬笆拆掉一點,先把牛車拉進院子,還要給小黃建個牛棚。” 結果陳添金把雜糧扛進屋子拿著砍刀出來,還沒走到院子門口呢,就遠遠地聽到陳姜氏在嚷著,“老三,老三……” 栓子正跟虎子在院子外一臉得意地跟他介紹家里的新成員小黃牛呢,“你看,這是小黃,我娘說以后我可以騎著它帶它去吃草。” 趙寶珠一聽到陳姜氏的聲音渾身一個激靈,走到栓子和虎子跟前,對虎子說,“虎子,你帶栓子回你家玩好不好,嬸子過會再去你家接他。” “娘,栓子不要去虎子家玩,栓子跟虎子看小黃,”栓子嘟著小嘴不依,突然聽到奶奶的聲音,本能地就往趙寶珠身邊靠了靠,小聲地說,“娘,奶奶來了。” 我也知道你奶奶來了呀,這不才叫你躲出去嘛…… “娘聽到了,栓子先跟虎子去他家玩好不好,等娘把飯做好了再去接栓子,栓子聽話哦。” 栓子探出頭看了看陳姜氏來的方向,妥協地說,“那娘記得早點來接栓子。” “放心吧,娘把飯做好就去接栓子,虎子你帶栓子回你家玩啊,嬸子等會給你吃糖。” “嗯嗯,栓子快走吧,三奶奶來了。” 趙寶珠望著刺溜一下走出去的兩個小家伙,對陳姜氏真的無語了,能讓一個五六歲大親戚家的孩子都怕了她,那是多么的討人厭啊……百易街机真人捕鱼 江西优乐麻将怎么玩 麻将血流 龙头股份股票 腾讯5分彩走势图哪里能看 上海福彩选四走势图 海王捕鱼vip账号 吉林心悦麻将网页下载 模拟炒股app哪个 pk10牛牛正规平台 广西快乐双彩综合走势 手机下载捕鱼赢钱 至尊棋牌公司联系方 甘肃11选5中奖秘籍 一肖三码 闲来江西麻将手机版下载 股票期权的交易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