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寶珠一愣,抬起頭來正對上陳添金的眼睛,沖他笑了笑表示自己沒事。如人飲水冷暖自知,嫁到小山村又怎么了,嫁個鰥夫又怎么了,也許對別人來說徒增笑料,但對她來說順從地嫁給陳添金卻是她做得最好的決定,這一刻,她是幸福的。 那桌客人的閑話還在繼續,趙寶珠端起茶杯抿了口,笑瞇瞇地聽著……說吧,最好說的更詳細點,她就能把趙家的事捋清了。 翠竹看看陳添金再看看趙寶珠,眼里有擔憂有憤怒,他們又不認識小姐,憑什么說小姐啊!不過小姐的臉色也不像是生氣,更不像傷心啊,怎么還笑瞇瞇的,翠竹不解地看著趙寶珠,眼里透著疑惑。 等那桌客人最后感慨完可憐趙家夫人九年前年紀輕輕就走了,留下個十歲的女娃如今被趙家打發給了鄉下的鰥夫,轉而說起其他八卦,趙寶珠等人也吃得差不多了。 結完賬,坐在牛車上讓陳添金牽著往回走的時候,小黃牛年份不太夠,陳添金不敢累著它,只能牽著走。趙寶珠還在感慨這古代的老百姓啊真是比前世的八卦記者還厲害。別人家的事說得有板有眼,仿佛他們親身經歷過一般,不對,他們知道的可比她這個親身經歷的人多多了。 陳添金有點擔憂地回頭看了看趙寶珠,從剛才聽到那些人說起趙家的事,她就變得很安靜,話也不多說了,笑容都淡了許多。 其實趙寶珠只是為了聽清那些人說的話…… 趙寶珠沉浸在自己的思緒里,沒看到陳添金凝重的表情,倒是摟著栓子的翠竹注意到了他,栓子玩了大半天,一上牛車頭就一點一點地睡著了,翠竹便把他摟進懷里,讓他睡的舒服點。看著擔憂地望著自家小姐的姑爺,翠竹想說什么又不好開口,她只是個丫鬟,主人的事不是她能說的。小姐一直低著頭不知在想什么,翠竹的眼光不禁也帶上了一絲擔憂。 一時,幾個人之間的氣氛有點低迷,突然,趙寶珠雙眼發光抬起頭興致昂揚地說,“相公,等回去我們就把院子里的地翻一翻,然后把菜籽種下去,過不了多久我們就不用買菜吃了。” 陳添金愣了下,隨后笑著應道,“行,回去我就把地翻一翻,明天一早應該就能把種子撒下去了。” 翠竹傻眼,敢情小姐低著頭是在想怎么種菜呢?? “不用那么急,你今天也累一天了,走回去天都快黑了,今天先歇歇,明天去鎮上我們早點回來再翻地。” “好,都聽媳婦的,”陳添金笑著應了。 聊著怎么種菜,牛車的氣氛又暖起來,而栓子至始至終都在翠竹懷里睡得香甜…… 三人時不時說句話,一個半時辰終于優哉游哉地進了虎山村村口。村口的榕樹頭下在納鞋底閑話的婦子一看陳添金牽著輛牛車回來都露出羨慕的眼神,有兩三個婦子還上前去摸小黃牛。其中就有陳添金的二嫂小劉氏。 “添金啊,剛結婚就買上牛車啦,了不起真是了不起,瞧瞧這牛,真是精神,”小劉氏看到陳添金牽著牛車進村,看得眼睛都直了,乖乖,去趟鎮上拉回一車的東西還買了頭牛,這老三真是發了! 陳添金不自在地站在村口,皺著眉頭,小黃牛被這么多陌生人圍著有點煩躁地踢踏了著蹄子。 “娘,到家了嗎?”栓子迷迷糊糊地睜開眼,問他娘。 “馬上就到家了,栓子坐好了,別動哈,”趙寶珠安撫了栓子,才轉向那些婦子說,“各位嬸嬸、嫂嫂好,天快黑了今個還是先家去做飯吧,莫餓著家里的漢子孩子,要是喜歡我們家小黃,以后有空了上我們家看便是,寶珠剛嫁過來也想跟各位嬸嬸嫂嫂說說話呢。” “哎喲,添金家的真是會說話,添金媳婦,我是你杏花嬸子,改日我們一起說說話啊,”李杏花笑呵呵地說著縮回手退回了榕樹頭。 “誒,改日杏花嬸子可要跟寶珠說道說道,”對于識相的人趙寶珠是很好說話的,可是總有些人聽不懂人話。 “嘖嘖嘖,這牛真好,老三這牛花了不少錢吧?還有這么一車東西,嘖嘖嘖,真不錯。”小劉氏瞇著三角眼看著牛車,又摸摸小黃牛的背,盤算著怎么順點東西回去。 “這牛剛兩年份還要教教才能下田,不值多少錢,二嫂,天快黑了,你還是趕緊回去幫娘做飯吧。” 小劉氏混不吝地揮揮手,“沒事,今天大嫂在家,該她做飯。” 趙寶珠皺皺眉,這人是真聽不懂人話啊,“二嫂好福氣不用做飯,寶珠就沒這福氣了,孩子走了一天都餓壞了,還等著我們回去做飯給他吃呢,今日怕是不能跟二嫂在這閑聊了,等改日得空了寶珠再跟二嫂好好嘮嗑嘮嗑。” “對呀,二嫂,你看栓子都餓了,二嫂還是趕緊回去吧,晚了娘怕是要找。” 小劉氏這才不舍地縮回手。 陳添金見她讓開一邊說,“二嫂,我們先回去了,”一邊牽著小黃牛趕緊往前走。 小黃牛走出不遠,趙寶珠聽到小劉氏在后面嘀咕,“切,不就有了點錢嗎?有什么了不起。” 小劉氏瞇縫著三角眼盯著牛車越走越遠,突然沖回榕樹頭拿了針線筐就奔回家去,她要不到東西,就不信娘去要他們敢不給。 趙寶珠等人可不知道小劉氏要做什么,栓子現在睡醒了,拿著小木劍在車上揮來揮去,哈哈大笑,惹得跟在后面的小孩子羨慕不已。 趙寶珠吩咐翠竹顧著他別讓他摔著,就不管他了,笑瞇瞇地對圍著的孩子說,“你們都是我家栓子的朋友啊?” 有些小孩子可能還不懂什么叫朋友,仰著頭疑惑的看著趙寶珠,更多的小孩則是或咧著嘴或允著手指頭,就陳方家的虎子揮著手叫,“栓子,栓子,劍給我玩玩,給我玩玩……” 陳添金停住腳步,彎腰一把把虎子抱上了牛車,高興得他嘎嘎大笑,惹得其他孩子都眼巴巴地看著陳添金。 陳添金摸摸鼻子,僵硬地繼續往前走,腳步都快了許多,趙寶珠看得噗呲一聲笑了出來,這憨貨。 陳添金耳尖發燙,傻笑著摸摸頭,結巴地說,“牛車……車,太小了,坐……坐不下那么多人,等會到家給你們糖吃。” 趙寶珠好笑地搖搖頭,這男人真是太老實了,被群孩子唬了去。百易街机真人捕鱼 波克棋牌游戏手机版 闲来安徽麻将手机下载 捕鱼游戏机设备 吉林心悦麻将官网下载安装 足球运动员 优乐精江西抚州麻将下载 彩金捕鱼 下载吉林市麻将 酒鬼酒股票分析 欢乐棋牌平台下载 股票开户哪个证券公 申城棋牌ios怎么下载 股票怎么玩法 广西棋牌合浦十三张 讧苏11选5基本走势图 五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