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蘇立雪沒有動靜,教導主任趁機從蘇立雪手上搶回了自己的評分表,拿起筆,又在上面寫了點什么,然后像是炫耀似的在蘇立雪面前展開。 那是自己班的另外三個組合,他們的那一欄同樣被劃上一橫。 這一次很肯定的確認,教導主任是故意的。 蘇立雪看著教導主任展現給她看的評分表,上面那很顯眼的三橫,就這樣展示在她面前。 自己到底要怎樣做才能幫他們,不,無論自己怎樣做都不行吧,畢竟四班這個標簽已經在他們心里根深蒂固很久了,就算怎么說,也改變不了他們的想法,難道自己要放棄?不行,不能放棄,要是連自己的放棄那就沒人能幫助他們了,蘇立雪想著,手上下意識地握了下拳頭。 如果這個時候揍她一拳,有用嗎? 就在這時,站在一旁的杜淳澈拍了一下蘇立雪的肩膀,蘇立雪回過頭,看到了杜淳澈向她露出的笑容,不知為什么,這一個笑容卻讓蘇立雪感到了安心,心里的焦慮一掃而空。 杜淳澈上前,對著教導主任說:“教導主任這樣做,不就是看不到我們班的演出了?” “這不是廢話嗎?我已經說過多少次了,不想浪費大家的時間,我也不想的,你要怪就怪三年級的學生吧。”教導主任說。 “這樣啊,的確,今年參賽的三年級生比以往的多,算上所有參賽的組合還有評分時間和公布結果,估計也要到晚上吧。”杜淳澈說。 “不愧是班主任,你能明白這點簡單的事就好,不像那些新來的老師,什么都不會就只會搶東西和頂嘴。”教導主任說。 “呵呵,我相信寬宏大量的教導主任是不會跟那些沒見過世面的小女孩計較。”杜淳澈說。 “當然。”教導主任說。 聽到杜淳澈的話后,蘇立雪感到有點不對,這家伙怎么這樣說話了,不是應該幫自己的學生說話嗎?怎么反而是在討好教導主任了,杜淳澈不會是不顧自己的學生,任由他們沒上場就被淘汰吧。 杜淳澈,看錯你了,還以為你是個為了學生的好老師!沒想到你也是那種為了討好上司,就六親不認的人。 蘇立雪心里想著,就想上前說什么,但是杜淳澈立刻回過頭給了個讓她閉嘴的眼神她。 你這家伙竟然讓她閉嘴!那好,那我就在旁邊看看,要是到了最后還是把學生賣了,我絕對不會放過你的!蘇立雪想道。 “不過,既然是為了時間不舉行到這么晚,不知道除了四班的學生外?還有其他要淘汰的學生嗎?”杜淳澈問。 聽到這,其他老師立刻警惕起來,安靜地聽著他們說話,生怕教導主任會提到自己的學生。 “沒有了,就你們班的學生。”教導主任說。 這一說,令所有的老師立刻安心了,但是也很明顯的說明了,這一切就是針對四班。 “哦,那就奇怪了,我班也就四個組合上臺演出,怎么算也就半個小時不到,也就節省那么短短的時間,這就足夠了嗎?”杜淳澈說著,然后看了一眼周圍的老師:“要不為了大家,干脆把所有一年級的學生都淘汰吧,這樣就可以更加早就結束呢,教導主任,這個建議如何?” 聽到杜淳澈的話,所有一年級的老師都用殺人的目光看著杜淳澈,但是杜淳澈卻不以為然,笑著接受大家的目光。 “不行,怎么可以把他們全淘汰了。”教導主任說。 “為什么不行,剛才也有老師提到了,一年級新生才剛到這里什么都沒準備好就要開始比賽了,想必他們的演出也不怎么好看吧,與其讓他們在臺上丟人現眼的,不如直接淘汰了更好吧,也省得讓他們知道自己不自量力,我們也可以更早地結束呢,一箭雙雕,多好。”杜淳澈說。 “我說不行就是不行,不用再說了,你是想為自己班的學生不被淘汰吧,我早就知道你想做什么的,我已經決定好的事是不會再去改變,半個小時就不是時間嗎,我說淘汰就是淘汰。”教導主任說。 “這樣啊,那就照教導主任說的做吧,不過,原來教導主任你也知道短短的半個小時也是時間啊,你就為了這半個小時的時間,隨意就淘汰他們,不讓他們上場,但是對于他們來說,淘汰的可不是對你而言的那半個小時,而是他們整整三個星期的時間。”杜淳澈說。 “而且你真以為那只是時間嗎,淘汰的還有他們的努力,你知道他們在背后花了多少的時間、精力和汗水去準備這一場的演出嗎?他們為這一天準備了多久,估計他們現在就在后臺興奮地準備著,幻想著這個能給他們帶來夢想的舞臺,而你竟然為了那短短不到的半個小時而否定了他們。”杜淳澈說。 “要是知道自己還沒上場就被人以一個搞笑的理由而否定了自身的努力,你猜他們的心情會怎樣?”杜淳澈說。 “杜淳澈,你這是對身為教導主任的我說教嗎?”教導主任說。 “不敢,區區一個班主任哪敢對教導主任說教呢。”杜淳澈說:“我只是以學生的角度來對教導主任表達自己的不滿而已。” “你!”教導主任沒想到杜淳澈會說出這樣的話,用手指著杜淳澈一時氣不過來,導致只能說出一個字后就沒再說下去了。 沒想到杜淳澈會對教導主任說這樣的話,就在蘇立雪還在為此感到驚訝的時候,杜淳澈拍了拍她。 收到暗示的蘇立雪,立刻就明白了杜淳澈的意思,趕緊趁教導主任還沒緩過氣的時候說:“抱歉了,我為剛才的失禮道歉,但是也請你收回剛才的決定,他們都是群很努力的孩子,為了今天而準備了很久,請不要讓他們的努力白費,我相信你看到他們的演出后會改觀的。” 聽完蘇立雪的話,教導主任依舊趁著臉,像是對他們的話沒有任何的改觀。 就在兩人都以為這件事就要到此為止時,一道聲音響起。 “我也有話想說。”百易街机真人捕鱼 捕鱼达人老版本2012年免费下载 星悦麻将辅助神器免费 北京pk10单吊一码计划 怎么玩股票零基础知 王者电玩城安卓版下载 海外联盟平台推广 丫丫转转湖南麻将红中 幸运赛车开奖网 博实股份股票 30选5中奖规则 四肖长期免费提前公开 湖北30选五每天都开吗 捕鱼来了怎么刷到1亿 大满贯棋牌官网下载 股市 行情 手机挂机项目每天3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