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時候。 因為今天是葉昴陽值日,他要負責把所有學生的作業拿到辦公室,所以在他吃完午飯后,就獨自一人來到辦公室。 把東西都交給老師后,他從辦公室離開,看著窗外的陽光,不禁打了個哈欠。 因為昨晚三月沙識他們又來到他們宿舍睡,導致他昨晚又沒睡到好覺,而現在看著外面,因為此時正是九月中旬,天氣并不是很熱,微風吹過帶著些少太陽的暖意,正是睡眠的好時候。 正這樣想著的葉昴陽,不禁又打多了個呵欠。 “葉昴陽!”恍惚之間好像聽到了有人叫他,而且語氣好像還挺焦急,應該是聽錯了吧,葉昴陽繼續走著。 “葉昴陽!”再一次的聲音響起,這一次的聲音更清晰了,是從身后傳來。 葉昴陽轉過身,看到杜淳澈從身后拿著一張紙跑過來。 “怎么了老師。”葉昴陽看著站在面前的杜淳澈,不禁問道。 為什么班主任會來找他,不會是犯了什么錯吧,難道是昨晚他們宿舍太吵了,宿管把這件事告訴給班主任,所以現在是要來處罰他們? “在這里看到你就好了。”杜淳澈說:“你們是不是還沒交比賽的申請表了?” 原來不是來找他說關于昨晚的事啊,葉昴陽安心了。 看著葉昴陽點點頭,杜淳澈當場皺了皺眉頭,很嚴肅地問道:“難怪,剛才想去看看我們班的表格填寫得怎么樣,結果找不到你們的,所以你們為什么還不趕緊去交,你們不想去參加比賽嗎?” “可是比賽時間不是下個星期嗎?” “誰跟你們說比賽前提交就行了,下星期一就是初賽了,截止時間就是今天中午,雖然離那天還有幾天時間,但我們還要提前收集表格去整理,嘖,沒時間說這些了,再不交申請表你們是想棄權嗎?” “欸?是今天嗎?” 看著葉昴陽的反應,杜淳澈忍不住捂臉,“你們難道沒看背面的參賽說明嗎?” 這么一說,他們真的沒有看過,唯一看的那次,好像是看到必須準備演出服這一列,就去煩惱演出服這事了,其他的都沒仔細去看。 “那我回去跟他們說一聲。”葉昴陽說著,打算趕緊回到課室。 就在他準備離開的時候,手被杜淳澈抓住。 “等你回去后再交就來不及了,報名表和筆我已經帶來,直接在這里填吧。”杜淳澈把報名表和筆遞給葉昴陽。 “可是” “不要可是了,趕緊吧。”看著葉昴陽支支吾吾的樣子,杜淳澈催促道。 不是葉昴陽不想填,而是他壓根不知道該怎么填,這個表格要填寫的,除了班級姓名,還有組合名和演出的歌曲名。 他們直到現在都沒商量好組合名和歌曲名。 “怎么了?是有什么問題嗎?”看著葉昴陽的樣子,杜淳澈感到奇怪。 “我們還沒商量好組合名和歌曲名。” “你們。”杜淳澈無語:“都這么多天時間,這些還沒商量?” “恩。” “那我更加不能放你回去,你們組合的人都是有選擇困難癥嗎,這么久都沒決定好名字,放你回去想必一時半刻也不會決定好的。”杜淳澈看著葉昴陽,一字一字認真地說:“葉昴陽,你自己決定吧。” “可是,我” 這么重要的事交給他來決定?不行不行,這事太重要了他不行的。 “不要這么多廢話了,趕緊決定吧”杜淳澈說。 “可是我不知道叫什么好。”葉昴陽說。 “你,隨便吧,不,不能隨便,這可是你們的初次舞臺,可不能隨便。”杜淳澈說:“你練習了這么久,難道心里就沒有一個想法?” 那當然有啊,大家相處了這么多天,而且不僅歌曲,就連歌詞都已經非常熟悉了,他在心里早就想到了一個名字。 “葉昴陽?”杜淳澈出聲呼喚了正在走神的葉昴陽。 這孩子,這個時候還在想什么。 “老師,我真的可以決定嗎?”葉昴陽問。 “那當然,不然我找你做什么,你也是組合里的一員,你來決定吧,你把心里所想的寫出來。” “那我寫了。”說著,葉昴陽拿起筆,在申請表上作出了自己的決定,然后把表格交回到杜淳澈手上。 杜淳澈仔細確認無誤后,說:“沒問題了,我順便拿去幫你交吧,快要上課了趕緊回去吧。” “謝謝老師,那我先走了。”說完葉昴陽就回去自己的課室。 課室里。 “昴陽,怎么現在才回來了。”看到葉昴陽進來,三月沙識開口說道。 聽見三月沙識的話,沙候伽瀾抬起頭,說:“昴陽,你好慢啊,不會是回來的時候溜去洗手間大大吧。”說完,拿手捂著鼻子。 “我才沒有。”葉昴陽說。 “哈哈哈哈,不說那個了,昴陽你來看看,我剛才在x博里看到個笑話很搞笑。”沙候伽瀾把手機遞到葉昴陽面前。 但是葉昴陽卻沒去看手機上的內容。 “怎么了?”看見葉昴陽樣子怪怪的,三月沙識問。 “我剛才在回來的路上遇到班主任了。” “怎么了,不會是因為我們昨晚的事吧?”沈凌被葉昴陽的話吸引了注意力,放下了手中的書,過來問。 “不是,他是跟我說比賽申請表的事,原來今天中午就是申請表截止的日期。” “什么?”三人驚訝。 沈凌更是連忙掏出申請表去看:“對,上面寫的的確是今天。” “怎么辦,我們來得及去交嗎?”沙候伽瀾說,在心里想了一會:“要是現在填寫,再交給我跑去交的話,應該還來得及吧。” 說完,上課鈴響起。 “糟了,已經上課了。”三月沙識說。 “怎么辦,要不我現在沖過去讓他們等一等?”沙候伽瀾說。 “不用了,我已經交了。”就在大家一片混亂的時候,葉昴陽說了句。 “你說什么?”三人齊齊看著葉昴陽。 “剛才老師找我就是說這件事,還說了如果回去跟你們說,就來不及時間去提交表格,就讓我當場填寫了,然后老師就幫我們去提交。” “真的嗎?”沈凌問。 看到葉昴陽點點頭,三人松了口氣,然后又問。 “那組合名和歌曲名,你填的是什么?”三人一面期待地等待著葉昴陽的話。 葉昴陽張開口:“我們組合名是” 這時,課室門拉開。 “沙候伽瀾,你還站在那里干什么,還不趕緊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沒想到老師會在這個時候進來,見此,大家雖是好奇但也沒再追問,只好回到自己的座位坐好,專心聽老師講課。百易街机真人捕鱼 新疆11选5开奖结果 上海时时乐综合走势图 心水一点是什么生肖 武汉麻将开口技巧 今天开盘的股票 网上赚钱团队 河北排列7官网 手机篮球游戏 多多乐彩泥有效期 深圳风采2020008 2018中超联赛积分榜 东北填大坑群 北京赛车论坛网 免费捕鱼大亨游戏 大连棋牌娱乐网 幸运赛车开奖视频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