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里的飯菜果然很吸引人啊。”蘇立雪看著面前色香味俱全的石鍋拌飯,早已留著口水迫不及待的想嘗一口了,用勺子胡亂攪拌下后趕緊挖起一大勺的飯就往嘴里送。 “好吃!”放在嘴里細細品嘗后,蘇立雪立刻捂著臉開心的說。 沒想到這里竟然連韓國料理都有,簡直是驚喜,而且味道跟外面的小餐館不相上下,再想想自己就讀的大學,那味道簡直是還是不要去想了,只會越想越覺得氣憤。 午休時間一到,蘇立雪和杜淳澈兩人便來到學校食堂吃飯。 “我早說了這里的飯菜好吃嘛。”杜淳澈聽著蘇立雪的話有點沾沾自喜。 “哈?又不是你做的,你這么自豪干嘛。”蘇立雪快速的從杜淳澈的飯菜里夾了一大塊肉,恩果然這個也很好吃呢。 “是是,你備好課了嗎,等會第一節就是你的課,到時不要急得哭鼻子了。”杜淳澈并沒有在意蘇立雪搶了自己的肉。 “哼哼,你以為我是誰啊,當然準備好了,這點難不倒我的。” “哦,是嗎,不錯嘛一個早上就能完成。” 聽著杜淳澈的話蘇立雪當場覺得有點心虛,說是準備,其實只是把呂老師筆記上的內容差不多都復制到自己的筆記本上,干笑了幾下趕緊轉移話題。 “那個啊,張老師好像挺討厭我?”想起早上辦公室發生的事,張老師的冷嘲熱諷她還是記得很清楚的,要不是礙于自己的身份,她早就上前跟她開罵了。 “這個啊,我可以很肯定的說,不是。” “那為什么要對我說這樣的話。” “因為你是四班的老師。” “為什么,四班發生什么事了嗎。” “這個啊,說來話長了。本來不打算把事情告訴給剛來這里的你,怕你壓力太大了,但是我把一切想得太簡單了,沒想到他們比我想的更偏激,這有點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蘇立雪一邊吃著飯一邊安靜的聽著杜淳澈的話,看來是有隱情啊,這讓蘇立雪燃起了聽八卦之心。 “怎么說呢,先從最開始的說起吧,學校一直以來只設立三個班,但是今年不同,就在開學的前幾天宣布要增設多一個班,很多老師知道后都是反對的。” “是因為突然開多一個班,導致人手不足嗎。”所以才找她來當老師。 “不是,雖然的確是添了很多麻煩但這不是主要原因。” “那為什么要反對,不就多一個班而已嗎?” “你說的對,一個班的確還影響不了什么,而且學校是按照上課的次數來發獎金的,有些想賺多點外快的老師是支持的,每位老師負責的班也不是很多,所以多增一個班還是能應付的。”杜淳澈停下來休息一會,繼續說:“也有些老師是無所謂,例如我,所以一開始大家的意見是,支持和反對的人數是持平的。” “吶膩還嗦很do老師飯對滴。” “我話還沒說完呢,乖乖的吃你的飯聽我的話。”看著眼前嘴被飯菜塞得滿滿而說話有點口齒不清的蘇立雪,杜淳澈有點無語,這人也太心急了吧,就不能把飯吞了再說話嗎。 “那些反對的老師基本都是訓練課的老師,訓練課你知道吧,就是舞蹈和聲樂這種。”杜淳澈說。 “雖然我是剛來的,但這基本的問題我還是知道的。”蘇立雪默默的吃著飯順便給了個白眼杜淳澈。 而杜淳澈直接忽視了蘇立雪的白眼,接著說:“雖然每位老師表面相處融洽,但其實私下還是會分階層的,相比起普通課程的老師,訓練課的老師地位會更高。” 嗚哇,真是幼稚,還以為只有年輕人才會出現這種情況,沒想到大人也來這玩意,蘇立雪心想。 “余老師你還記得吧,就是剛才幫你趕走那些八卦的老師。” 蘇立雪點點頭,想起剛才辦公室的一幕,說:“是個好人。” 好人嗎,杜淳澈苦笑。 “他們那群人為首的就是余老師,當時是她第一個提出反對意見,接著其他訓練課的老師也紛紛站在她那邊,而且普通課程的老師也是趨炎附勢,漸漸的都倒戈到了另一邊,所以才發展成現在這樣的局面。” 蘇立雪聽著杜淳澈的話,但是好像說了很久都沒解釋當初的疑問,立刻發問:“所以為什么要反對。” “不要著急,我正要說到這點上。”杜淳澈看了對面那空空的飯碗,原來早已把飯吃完,難怪會搶話了,接著說:“學校分班其實是按照入學成績編排的,一班自然就是最好的學生,如此類推,所以四班你懂了吧。” “恩恩。”蘇立雪點點頭,說:“所以四班是” 沒等蘇立雪把話說完,杜淳澈趕緊打斷她的話,說:“而且按照以往的檔案記錄,一班的出道率是96.8%,二班是52.4%,三班是17.3%。” 看著一個班比一個班差的數據,三班甚至連20%的出道率都沒有,那四班可想而知。 “所以他們反對的是認為學校沒必要培養一批不會出道的學生,覺得這樣做只會浪費資源和時間,并且沒什么意義。” 蘇立雪小心翼翼的試探著問:“四班真的很差嗎。” “你覺得呢。”杜淳澈沒說話,而是把話題拋到對方身上后,低頭吃飯。 “誰知道我又不認識他們。”蘇立雪才剛到這里來就問她這個問題,她甚至連他們是什么樣子都不知道,這不是廢話白問嗎,轉念想了想又說:“不過嘛,我認為可不能因為這樣就隨便給他們打上標簽,既然大家都是同時進來這所學校大家都應是平等的,畢竟這里的每個人奮斗的目標都是一樣,而且我相信只要他們努力每一個人也是能發光。” “而且啊,既然大家都覺得那是不可能的事,那我們就讓他變成可能。到時候看到其它老師那驚訝得合不上嘴的表情,想想都覺得讓人興奮呢!我相信上天是會眷顧努力的人,而且這個世上還是有奇跡發生的啊。”蘇立雪笑著說。 “是的,希望如你所說。”聽著蘇立雪的話,杜淳澈很滿意的笑了笑說:“對了,你的牙縫里黏了條蘿卜絲,笑起來很丑。” “媽的,你不早說。” 杜淳澈看著慌忙掏出手機的蘇立雪忍不住大笑,幸好自己沒有找錯人,要是其它老師或許早已受不了而辭職了吧,或者已經倒戈到另一方。 不過想起一開始自己并不知道自己的發小竟然這么厲害會創作音樂,還是得到了校長的暗示才 等等,杜淳澈忽然有種寒意油然而生,校長的暗示?那個老頭子難道早已知道杜淳澈忽然在腦海里冒出個想法,他該不會早就預料到一切,他究竟在計謀著什么。 原本還覺得沒什么問題,現在想想才覺得此事有蹊蹺。 蘇立雪拿起手機開著自拍模式照了照,再三確認牙齒里沒東西后,繼續問:“所以大家就是因為這樣才不喜歡四班,順帶牽連四班的老師嗎?” 聽見蘇立雪對他的提問,連忙收回思緒說:“這個倒是沒有。” “那張老師是怎么回事?” “她啊,我覺得應該是趁機把不滿發泄到你身上吧。” “為什么,我又沒對她做什么。”而且還是今天才認識她。 “因為她是三班的班主任啊,剛才不是說了嗎,一直以來她的班都太差了,估計是受到了不少壓力吧,現在多設了一個班終于不是她的班在最后了,還不乘機把之前受的氣發泄出來,而且她不敢對我做什么的,剛好你來了,還不把你逮個正著哈哈哈哈哈哈。”想到今天早上蘇立雪那想生氣又不能生氣的委屈樣子真是太好笑了,“不用理她就好,反正也只會嘴巴說說而已,不敢做什么的。” “哦。” “順便一提余老師是一班的班主任。”所以大家才對她阿諛奉承。 “哇,好厲害。”蘇立雪瞬間一臉崇拜。 看著蘇立雪這樣子,杜淳澈不禁扶額,說:“你這家伙,不會是想倒戈吧。” “怎么辦好呢,如果有人給點好處我的話說不定就”說完,蘇立雪側著頭,故意沒把話說完,偷偷用眼睛瞄了瞄對面的杜淳澈,等待著他的反應。 “等會下班去趟商場,想吃什么買給你。”杜淳澈無語,這家伙竟然乘機敲詐他一筆。 “余老師真厲害啊,給人感覺就是英姿颯爽,如果可以的話我真想跟她學習一番呢。” “一個月的午飯。” “三個月。” “不行不行,只能一個月。” “那個好像是余老師啊,我過去打個招呼吧!” “兩個月!最多只能兩個月!” “成交!” 看著蘇立雪奸計得逞的樣子,杜淳澈就知道自己被她給坑了! 可惡,不僅被扣了三個月的獎金,現在連兩個月的飯錢都沒了!蘇立雪你等著吧,總有一天我一定要連本帶利討回來!百易街机真人捕鱼 重庆菜园坝麻将机批发 手机捕鱼棋牌游戏平台 江苏7位数开奖结果查询 吉林市麻将小鸡儿飞蛋 体彩福建31选7开奖结果19210 捕鱼街机游戏机价格 pk10稳赢公式 天才麻将少女真人在线 山东快3开奖结果查询 nba季前赛 20选5开奖结果 国际棋牌 拼牛安卓版 福彩30选七开奖结果 近期股市行情分析 李逵劈鱼单机免费版下载 pk10五码一把中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