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興平最終選擇了火葬。 被克蘇魯教徒感染的人,只有完全摧毀其肉體才算得上是消滅。 “長官,我們繼續前進吧!” 謝子安成為了這支小隊的臨時隊長,親眼看到自己的長官離逝,第一次見證戰友的死亡,這讓他明白了一些什么。 “穿上它們。” 姜磊拿出了9套外骨骼動力裝甲,這一款才是流浪地球時代真正版的裝甲,絕對不是當初給任鴻風的那種閹割版。 “執行命令。” 謝子安非常干脆的就地換起外骨骼動力裝甲,其他8人相視一眼也都換上外骨骼動力裝甲,10個人所在的地方只有“沙”“沙”聲。 “出發。” 伍興平臨死之前的請求,并不是希望姜磊帶著剩下的戰士完成救援任務,他希望姜磊能夠讓剩下的9人都能夠活下來。 這是一個可敬的軍人! 10個人在30名噴火兵的掩護下,向著群賢樓的方向前進。群賢樓位于圖書館的左方向,想要到達群賢樓還要經過4個路口。 在克蘇魯陣營關于母巢的劃分中,最低等的是克蘇魯據點,這一類小到一間被感染的商店,大到一間被感染的2層樓房都算是這一類。 次級母巢,這一類的劃分很雜,但是它們都擁有一個共通點—體內孕育著一枚母巢之心。 再往上一級就是初級克蘇魯母巢了,它們是克蘇魯陣營區域的核心中樞,能夠在極短的時間內感染一片區域內的一切生命。 初級的克蘇魯母巢,可以利用生物的軀體將其制造成克蘇魯陣營的單位。制造克蘇魯陣營的士兵,只有至少是初級母巢才能擁有的能力。 但如果只是制造克蘇魯陣營的士兵這一點,姜磊還并不會覺得有多么麻煩。但是克蘇魯初級母巢,有一枚克蘇魯巨獸之卵! 這枚卵,是克蘇魯初級母巢最后的自保手段。每一只克蘇魯巨獸的成熟,都需要大量的生命能量供給,如果能夠在巨獸卵成熟之前將其摧毀,那么初級母巢就不足為懼。 知行樓。 雖然軌道墜落的一些余波同樣波及了圖書館后方的知行樓,但終究還是有一些克蘇魯余孽幸存了下來。 “保護好自己的一切,但要得到它們的一切!” 姜磊身上纏繞著特斯拉電流,雙手一推激射出兩道扭曲的特斯拉電流,穿透了2名克蘇魯教徒的腦袋。 “攻擊!” 謝子安眼中充斥著仇恨的光芒,一枚枚的反物質子彈精確的沒入它們的心臟之中,湮滅掉它們的生機。 而30名噴火兵扣動噴火槍的扳機,50米長的火焰射流將克蘇魯教徒烤成了一具具的焦尸。 “燒了它!” 這一次不僅有噴火兵,還有100名征召兵的加入。雖然這些征召兵的莫洛托夫雞尾酒,對付機動目標時的準度感人,但是對固定目標依然是不小的威脅。 反正都是無限火力,瞎雞脖燒唄。 “消滅克蘇魯陣營據點,經驗+4400” 眼前知行樓的墻壁淪為了一片焦黑,壁面上到處都是章魚觸臂留下的黑印,知行樓的墻角早已被大量堆積的章魚觸臂所掩蓋。 “隊長,小心!” 姜磊身后突然響起了那個被叫做虎子的偵察兵的驚呼聲,姜磊回身一看,一條和之前在湖經校園門口一樣的巨大章魚觸手悄無聲息地出現在謝子安身后。 什么時候出現的! “阻止它!” 一道腕粗的特斯拉電流從田天祿的電磁炮炮口中激射而出,卻沒想到被另一只突然冒出的章魚觸手擋了下來。 “艸!” 姜磊看著齊根斷掉的章魚觸手,以及消失不見的黏液水池,他終于明白為什么這些章魚觸手會出現的毫無征兆了。 另一邊的謝子安已經被粗壯的章魚觸手攔腰捆住,向著那灘黏稠的墨色水池拖拽著。謝子安不停的開槍,但是在章魚觸手底端湮滅的下一秒就恢復如初。 好恐怖的恢復力! “隊長,先走一步了!” 偵察兵虎子突然大吼一聲,一把扯掉了別在腰間的高爆手雷環,一副躍撲式抱住了水池中的章魚觸手底端。 “虎子你要干什么!!” 謝子安心里一寒,主動向著偵察兵虎子的方向沖了過去。虎子看著眼前這個在隊伍里經常被自己欺負的年輕士兵,突然咧嘴一笑。 “小鬼,給老子好好活下去” 爆炸的高爆手雷撕裂了墨色水池中的章魚觸手,那一剎那的烈焰也同時吞噬了虎子的身體,謝子安就這樣無力的看著虎子的笑容定格在了那一秒。、 “咕嚕嚕嚕。” 沉寂的墨色水池突然暴動起來,空無一物的水池之中再一次出現了一條章魚觸手卷向了謝子安,謝子安神色猙獰的對著席卷而來的章魚觸手扣下了扳機。 “來啊!狗娘養的東西!!給老子死來!!!” 四兩撥千斤! 趕來的姜磊在章魚觸手進攻的前一秒出擊,淳厚的內力匯聚向了姜磊的雙掌之中,神色冷峻的姜磊雙掌一扣鎖住了刺來的章魚觸手。 “滾!” 姜磊雙掌驟然發力,腰間一沉將10米長的章魚觸手甩飛了出去。趁著空檔姜磊扯著謝子安的身體抽身回退,拉著他離開了章魚觸手的攻擊范圍。 “你是一個不合格的隊長!你這樣的行為只會害死更多的隊員,從現在開始這支小隊服從我的命令!” 姜磊毫不客氣甩手一巴掌扇在了謝子安的臉上,將這名年輕的戰士一把扇倒在了地上。 “你是軍人,不是熱血上頭意氣用事的街頭混混!” 姜磊毫不客氣教訓著謝子安,這樣的行為只會讓更多的戰友白白死亡。每一個人的生命都是被賦予了價值的,糟踐生命存在的價值,是一種褻瀆。 “現在,我以救援小隊隊長的身份命令你們,所有小隊成員救援任務取消,返回幸存者基地!” 姜磊的決定讓這些士兵內心一震,尤其是謝子安直接站起了身子就要辯駁姜磊的話。 “服從命令,立即執行!任務依然繼續,我會幫你們找到救援目標,或是他的尸體!” “哪怕他死了,老子也一定會把他的尸體扒出來!” 姜磊定定的看著謝子安的雙眼,一股屬于超能者淡淡的威壓籠罩向了謝子安。 “BD小隊隊員,任務結束,回返幸存者基地!” 謝子安艱難的開口,挺立的身軀第一次癱了下來。姜磊突然掏出了一個U盤,扔到了謝子安的手里。 “這里面有外骨骼動力裝甲,還有反物質槍械的設計圖紙,回去交給任鴻風!就當他欠了我一個人情!” 看著手中的粉色U盤,謝子安點了點頭,轉身帶著幸存的8名隊員踏上了回返的道路。 一直到暗中跟蹤的病毒狙擊手報告8人離開了湖經學院后,姜磊的眼神有了變化。 “莫斯,空軍基地建好了嗎。” “報告指揮官,已建設完畢,隨時可以投入生產。” “很好,是時候讓這些狗娘養的下地獄了。”百易街机真人捕鱼 手机上怎样玩qq麻将 幸运农场开奖 中国体育彩票e球彩 香港开奖结果2020+开奖记录 pk10计划专家在线计划 平特一肖下载 黑龙江22选5杀号 龙王捕鱼攻略 澳洲快乐8开奖 捕鱼少女游戏 福建麻将怎么打初学规则 福彩三地对应码 北京快乐8实时开奖 电玩千炮捕鱼街机版 琼崖海南麻将官方正版手游 捕鱼大师破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