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康人壽大廈內,在一間空曠的倉庫內,一個瘦削的身影正在行著茍且之事。彌漫的腥臭味,沉重的喘息聲以及少女的哭泣聲構成了一副亂象。 “咕嗚!”吳達滿足的長嘆一聲,從少女的身上爬了起來,看著身下已被折磨得不成樣子的少女,吳達的心里涌出了一股滿足感。 末世之前,這種日本高中生打扮的女生根本不會瞧上他一眼,如今時過境遷,他成為了高高在上的超能者,主掌著這座大廈里的幸存者生死權! 現在的他,可是這座大廈里的最強頭領,因為他是5級的超能者! 吳達眼中閃過一絲淫光,蹲下身體用手抓起少女的長發,將她的身體揪了起來,讓她的雙眼目光和自己相視。吳達看著雙目無神的少女,嘿嘿一笑。 “你的那個姐妹,今天就會品嘗到做女人的滋味,等老羅完事后,今天晚上我們兄弟4個好好的招待你們!”聽到吳達赤裸裸的羞辱,葉欣雨的眼中劃過一絲屈辱的神色。 “哈哈!好好休息,今晚我們會好好的開發你們4個姐妹的!”倒地的葉欣雨看著離去的吳達,傷痕累累的左手緊緊地攥著,良久卻又松了開來。 “吳老大好!”吳達向著大廈的辦公室走去的路上,一個個染著各種發色的小混混向著吳達點頭哈腰,這讓吳達顯得非常的受用。 “老吳!”吳達一腳踢開了辦公室的大門,看到徐偉兆正在等著自己。徐偉兆也是其中的超能者之一,只不過只是一個3級的飛行系超能者罷了。 看到徐偉兆臉上陰沉的神色,吳達大咧咧的一屁股坐在了辦公室的沙發上,翹起了二郎腿。“怎么了,老徐,有屁就趕緊放!” 看到吳達的態度,徐偉兆心里有些不舒服。以前二人的關系還不錯,可自從吳達成為了5級的超能者后,徐偉兆明顯感覺到吳達對自己的態度已經變了很多。 徐偉兆強壓下內心的不爽,對著吳達說道:“老吳,那個老東西還是不肯交出他的孫女!”聽到徐偉兆的話,吳達的臉色立即一變,一股強大的力量震碎了身下的沙發。 “他媽的!這老東西真把自己當回事了!老子今天非要當著這個老家伙的面把他孫女搞了!” 吳達甩手向著前面的辦公室大門一揮,一股無形的氣波震碎了辦公室的玻璃門。 “艸!” 看著眼前碎裂的玻璃門,徐偉兆神色一動跟了上去。 “老東西!你他媽的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吳達一腳蹬碎了看管幸存者的房間大門,大踏步向著一個穿著樸素的老人走去。看到吳達的出現,這些幸存者人群出現了騷動。 田天祿看向暴怒的吳達目光沉穩,將身后的孫女交給了身后的一個女人,主動站了起來。吳達迎上了田天祿平靜的目光,一把攥住了田天祿的衣襟。 “撕拉”吳達大力之下,直接將田天祿的簡樸上衣撕開了一道口子。看著眼前滿臉都是皺紋的老人,吳達直接用另一只手的手指戳上了田天祿的太陽穴。 “你媽的老東西!老子告訴你,今天你必須把你的孫女給老子交出來!老子知道你是抗戰老兵,那又怎樣?信不信我今天就弄死你!” 聽完吳達的話,田天祿的眼神終于有了變化,一記手刀迅速的劈向吳達的脖子。而吳達的身體素質已經超出了常人的5倍,反應速度也是一樣的快。 “他媽的,你找死!”吳達看到田天祿居然還敢對自己動手,直接一拳搗中了這個老兵的太陽穴,把他錘倒在了地上。 即使吳達只是用了蠻力,5倍的力量對于這個抗戰老兵來說,也是足以致命的。 “媽的!今天老子就要當著你這個老家伙的面,把你的孫女給上了!”吳達朝著倒地的田天祿臉色吐了一口唾沫,邁步就要去強奪被一臉驚恐的女人護在懷里的小女孩。 “嗯?”吳達突然感覺自己的右腿被一股力量拖住動彈不得,低頭一看是被打倒的田天祿,用他的雙臂死死地箍住自己的右腿。 “給老子松手!”吳達眼中劃過一絲殘忍的神色,將體內的超能匯聚于自己的左腳,一腳碾上了田天祿枯皺的雙手,碾碎了他雙手的骨頭。 骨折! “哼!”田天祿的身體劇烈的顫抖著,劇烈的痛苦折磨著他的神智,但是他依然用全身的力量箍住吳達的右腿,拒絕不讓它移動一分。 哪怕是一分都不行! “可惡!”一旁觀望的幸存者們,一個武漢高校的大學生看著被吳達凌虐的抗戰老兵,眼角瘋狂地抽搐著。但是他的身體,并沒有動! “呵,范大英雄,你怎么不上啊?你不是天天喊著,要是有人敢在我面前欺負老兵,我一定搞死他嗎?上啊,現在正是你表現的時候,怎么不上了?” 這個大學生一旁的另一個男生,看著自己的同班同學身體沒有起身的意思,不由得繼續譏諷道:“你們這種喜歡在網上聲張,維護正義的衛士們,怎么到了關鍵時候就不說話了?” “我這人怕死,所以我不敢上!你們不是說要維護抗戰老兵嗎,上啊?” 被自己的同學譏諷的大學生臉色一陣青一陣白,雙手暴露的青筋預示著他的怒火即將到達了一個極點,可當他看到了瘋狂的吳達冰冷的眼神時,心中的熱血又迅速褪了下去。 “嗤,網絡和平衛士!”男生看著自己的同班同學不屑的笑了,看向田天祿的慘狀眼中掠過一絲不易察覺的悲哀。 “呼呼呼”此時的田天祿雙臂全身的骨頭全部被吳達踩碎,一道道的血蛇順著田天祿的額頭蜿蜒而下,劃過了他的眼角。力竭的田天祿,終于還是松開了那雙曾經擊殺了無數日本鬼子的手掌。 “老東西!這個時代早已經拋棄了你們,不好好安度晚年,裝尼瑪的老英雄呢?”吳達一腳踢開了田天祿的雙手,探手抓向了女人懷中的小女孩。 “不想死,就給老子把她交過來!”吳達滿以為這個先前目露驚恐的女人,會把懷中的小女孩交給他,卻沒曾想到這個女人竟然一巴掌扇在了他的臉上。 “啪!” 一聲清脆無比的巴掌聲響起,吳達驚愕的看著這個竟敢反抗自己的女人,緊接著是無窮的怒火。 “你他媽的找死!!” 就在吳達的拳頭要落在女人的腦袋上時,一個俄羅斯壯漢突然站了起來,一把抄起旁邊的鐵凳打在了吳達的額頭上。即使吳達是5級的超能者,還是被俄羅斯壯漢的這一下打出了血。 “啊!!”就在吳達慘叫時,一旁的進化者小弟們驚呆了,趕緊握著鋼管抽向了這個俄羅斯壯漢。“俄羅斯萬歲!俄羅斯人是無敵的!” 這個俄羅斯人看向茍延殘喘的田天祿,眼中充滿了怒火。每一個幸存的抗戰老兵都是值得后世的人們敬重的,在俄羅斯抗戰老兵是一個無比神圣的身份。 吳達的行為徹底激發了這個俄羅斯男人心中的血性,這些人,都該死! 但在殘酷的現實下,僅憑著一腔熱血的俄羅斯壯漢依然只有死路一條,最終他被吳達手下的一群進化者小弟們活生生的打死。 抱著田天祿小孫女的女人看到,那個素不相識的俄羅斯男人臨死之前,沖著自己的方向豎起了一個大拇指! 害怕的女人掃視了一圈所有的幸存者,沒有人敢和她一樣,站起來! 女人沖著這些幸存者喝道:“作為一名中國人,我為你們而感到羞恥!你們的血性,都被狗吃了!” “一個外國人,都要做的比你們更優秀!” 聽到女人的怒喝,這些人都不禁低下了頭,尤其是那個之前被譏諷的大學生,更是深深地低下了腦袋。 “很好!很好!”胡亂抹去血跡的吳達看著毫不畏懼與他對視的女人,氣極反笑的說道:“一個個都是硬骨頭是吧?老子今天就把你和這個小女孩一起殺了!” 吳達說罷,空氣中的氣流向著他的手中凝聚,化作了一柄半透明的氣矛! “老子殺了你倆,再殺了這個老東西!” 吳達正要出手時,毫無動靜的田天祿突然暴起抓住了吳達的腰部,神色猙獰的吼道:“老兵不死!!” “不!!!” 在吳達驚恐的咆哮中,田天祿猛然跳起,抱著吳達撞碎了房間的玻璃窗戶,一起從5樓高的窗戶上栽了下去!百易街机真人捕鱼 幸运28预测杀组凤凰6 股票微信群推荐 福州麻将技巧汇总 二肖中特开奖结果 江苏七位数100期 老奇人四肖三期必开 湖北福彩30选5走势图 25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pk10赛车冠军有规律吗 分分彩ios软件下载 宁夏11选五规则 买十一运夺金的方法 在线股票实时行情 金宝棋牌游戏? 华宇软件股票 河南11选五电视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