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外突然開來了一輛大號的馬車,不止如此,馬車的周圍還跟著一隊收割者士兵。 光是看到這一幕,屋里的紅毛等人就不得不收了此前自己兇神惡煞的樣子。 他們只是這條街的混混,還沒有傻到跟這些當兵的作對,萬一招惹了他們的上司,那么就算是自己的姐夫也保不了自己。 所以紅毛等人一下子只得當起了乖寶寶往旁邊挪,盡量別擋了這些兵爺的道。 紅毛在此過程中又警告的瞪了一眼老板和老板娘。 其用意自然是讓他們別亂說話,否則事后有他們好受的。 老板老板娘也是聰明人,自然知道該怎么去做。 與其在這時圖一時爽快得罪了紅毛他們,后患無窮。 還不如忍忍就算了。 于是乎夫婦倆就裝出一副啥也沒發生的模樣,打算上前去迎客。 雖然不明白為什么會有這么多兵爺來,但姑且先招待好是沒跑的了。 然而,卻未等兩人開口,前頭的那個士兵就突然對著屋里來了句: “隊長!香料和需要的東西我們全都買到了!” 那一刻,除了知情的十一他們,現場的所有人明顯都是一愣。 隨即,眾人把目光望向那士兵所打招呼的方向,毅然就看到了坐在角落吃著涼菜的十一那一桌人。 老板娘這時候才突然想起,先前這桌人聊天好像也是管那個喝茶的年輕人叫隊長來著。 可是老板娘沒想到的事,這里的隊長竟然指的是軍隊士兵方面。 老板娘原本以為就是什么生意單位的隊長而已。 那么換句話說,這個年輕人豈不是……軍官?!!! 老板娘稍一琢磨就回過了味來,她瞪大了眼,同時心里又有些忐忑。 看看那幾個混混滿桌子的菜,以及十一那桌的就幾個涼菜,她還真有些擔心十一會發脾氣。 —— 再來看看那幾個混混,此刻臉色一下子全都白了。 露露也是有些吃驚,直接就懵了沒回過味來。 “隊長,東西都在外面車里呢,呦,吃飯呢?怎么就這幾個菜?” 那領頭的士兵連忙過來邀功一般的說道。 事實上要按平常,采集東西是不可能這么快的。 但今天大家都氣不過,原本想和隊長多待一會兒的,結果卻被廚老二自私的給支開了。 于是乎大家就抓緊時間,迅速采集物資。 這不,一采好就立馬奔了過來,就是為了能和隊長多待一會兒。 而他們之所以知道十一他們在這里吃飯,原因也很簡單。 因為他們在被廚老二趕去買東西的時候,有人在依依不舍回頭的時候剛好就看到十一他們進了這家飯店。 “辛苦了!來,大伙都找個位置坐坐吧,今天就先在這里吃飯!我請客!” 十一謙和的笑道,這些人也不客氣: “好,隊長請客那我們可不敢不給面子啊,哈哈哈!” 眾人都笑著,不料其中一人發現了什么不對的地方: “咦~怎么這桌的人菜這么多?隊長那邊就幾個涼菜?” 眾人一聽這話,望向紅毛那一桌,都是一愣。 一個脾氣爆點的士兵直接開罵了: “艸,老板,你們幾個意思?看不起我們隊長是不?” 這士兵一發火就一臉兇相,老板老板娘見這架勢,當場就嚇的連話都說不全了。 “官……官官爺,這……不是我們要這樣的……” 老板話說的結巴。 那士兵一臉懷疑: “不是你們要這樣的?難不成是他們……” 士兵一指紅毛那幾個人,話只說到了一半。 因為他這才看到這幾個人一副二百五二流子的打扮。 旁邊又一人道: “哎?這菜里怎么還有蟲子?不像是才炒過的,好像是被人剛放進去的!” 隨著他這話一處,眾人都是湊過來看個兩眼,隨即,目光齊刷刷的盯著這六個混混。 那表情可都沒一個是代表著善意。 有一混混當場就腿一軟跪在了地上。 紅毛則是一臉哭喪著爬到十一這桌,他也不知道該給誰磕頭,只是一個勁的求饒: “幾位官爺,求求……求求你們放過小的這一次吧,小的有眼不識泰山,小的有眼無珠。” 說著,又啪啪的用力拍打著自己的臉。 那張哭喪的臉瞬間就腫了,而眼淚也是嘩嘩流個不停。 而其他的混混見狀也是爬了過來紛紛磕頭求饒。 十一這時倒是很謙和的說道: “沒事,不知者無罪,下次注意點就行了!” 那幾個混混一聽,心里頓時一喜,紛紛磕頭感謝。 而后,就見十一又道: “但死罪可免,活罪難逃,受點教訓張張記性也是應該的吧?” “應,應該的應該的!這個自然。” 紅毛一個勁的磕頭,只要自己不死,他就任憑十一處理。 隨即就見十一淡淡的說道: “拖下去把頭砍了吧,如果還活著的話今后請一定好好做人!” 紅毛起初沒回過神來,聽到這話剛想感謝,可馬上就回過味來,臉色頓時就白的可怕。 但聞聲的那些士兵已經動手了,紛紛動手把六人往外面拖著走。 有人還想反抗,可他們哪是這些上過戰場整天訓練的a隊士兵的對手,所以反抗根本沒用。 “大人,饒命啊大人!!!!” 凄厲的求饒聲聽的人心里發寒,然而,對于路屬于a隊的所有人,卻是沒有半點影響。 廚老二和花五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十一則是喝了一口面前的粗茶,如同什么也沒發生。 —— 隨即很快,其門外求饒的叫聲便全都停止。 有咕嚕咕嚕的什么東西滾動的聲音,十一知道,那是人頭落地在地上打滾的動作。 —— 房間里的a隊所有人都顯得很滿意,仿佛做了一件非常愉快的事。 然而,就對于此刻十一的內心而言。 這其實并沒有什么意義。 對于十一而言,無論是直接下手讓人把這幾個混混給砍了。 還是在死之前給他們虛假的希望,再然后又給出徹底的絕望,就這種玩弄人心的事。 十一都不認為有什么意義。 這不是他的風格。 而他之所以如此,無非也就是滿足一下廚老二和花五他們那想要出氣的心情罷了。百易街机真人捕鱼 丫丫陕西渭南麻将下载 天天爱捕鱼 一头中特免费资料 棋牌网上 香港麻将规则 市场配置资源 特肖公式规律大公开 棋牌斗牛牛 龙江福彩p62开奖 黄金股票代码 上下分捕鱼游戏平台 qq分分彩计划网 湖南闲来麻将App 广西快3计划软件下载 北方导航是权重股票吗 旺旺论坛一肖免费资料